第八百零八章 松寿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第八百零八章松寿

    晚风清凉,吹在人身上有一种透彻的舒服感觉。

    漳河河岸,垂柳依依。

    李闲和小狄缓步走在岸边,感受着夜风的清凉,听着河水的声响,两个人的心里都有一种宁静的感觉。穿了一身嫩黄色长裙的小狄已经出落的楚楚动人,这裙子是她自己做的,腰身处收的极合适,将她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

    李闲和她并肩而行,晚风将她身上的淡淡幽香送进了李闲的鼻子里。这味道淡淡的,却沁人心脾。

    虽然小狄整日都在药房里,但药材的味道也掩盖不住她身上这种令人着迷的香味。以前年纪还小的时候李闲不曾在小狄身上闻到过这种味道,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小狄身上的香味倒是越来越清晰起来。

    这种味道钻进李闲的鼻子里,就好像直接进了心里一样舒服。

    “安之哥哥……这下你总算能放下心了,阿爷和姑姑暂时没有什么事,估摸着用不了多久就会找机会出洺州与咱们相聚。这么多天了,也就今天才从你的脸上看到些笑意。”

    “你还不是也一样。”

    李闲笑了笑,自然而然的拉着小狄的手往前走。这样牵着手而行,从小就已经成了他们两个的习惯。只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夜这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动作,反而让小狄娇嫩的俏脸上浮现起一抹红晕。

    “安之哥哥,为什么你好像和长孙姐姐没有什么话说?”

    或许是为了掩饰自己的一丝慌乱,小狄转移开了话题。

    “和她只是见过几次而已,也算不得熟悉自然没有多少话说……你怎么突然间想起问这个问题。”

    “没什么……只是,只是长孙姐姐到了现在还没有嫁人,难道哥哥不觉得有些奇怪?”

    “必然是有心上人了。”

    李闲笑了笑说道。

    “她叔叔长孙顺德死在李世民手里,现在就只有长孙无忌这一个亲人。可长孙无忌一直在军中效力,倒是我疏忽了……想来她已经过了二十岁,确实早已经到了该嫁人的年纪。一般女子十四五岁就已经嫁了,我却把长孙无忌一直栓在军中,他忙着军务,倒是耽误了他妹妹的婚事。”

    “安之哥哥!”

    小狄瞪了李闲一眼道:“你聪明的时候天下无双,笨起来也是天下无双!”

    她气呼呼的说道:“若是她心里是旁人,我何必要和你提起?”

    李闲愕然,随即笑了笑道:“小小年纪就学人家做媒婆,还给自己丈夫做媒婆……真不知道是该说你傻,还是该夸你贤惠。不过这么好的事以后倒是多多益善,你还有什么要好的朋友没有,不如一并都介绍给我算了。”

    “你可恶!”

    小狄顿住脚步,气得几乎甩开李闲的手。

    李闲哈哈笑了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她和你亲近你想帮她对不对?可你这样就不怕我以后有太多的女人,没时间多陪陪你?”

    小狄脸上又是一红,看起来就好像开在春风里的一朵粉红色的桃花。

    “我只是觉着这样对长孙姐姐不公平,她一直在等你,长孙无忌不是没打算给她找个好人家,可她自己就是不应允,长孙无忌也没有办法。安之哥哥你没关系,可一个女人有多少年华可以虚度等待?”

    李闲站住,拉起小狄的两只手道:“我与她并不相熟,若是听你一说便将她纳了妾……或许对她才是真的不公平吧。”

    “叶姐姐说……安之哥哥是要做皇帝的。做皇帝自然是要有许多嫔妃,与其日后便宜给那些不相识的外人争权夺宠,不如全都让咱们自己人把位子占了!将来让那些年轻貌美的别家女子抢了你去,岂不亏了。”

    “呃……女人真可怕。”

    李闲忍不住在心里感慨道,这个时代最大的好处就是女人对于一夫多妻的赞成。这要是放在自己前世,若有一个女子这样跟自己说话,李闲肯定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不是做梦,就是说这话的女人是反穿越过去的。

    “等我陪着师父从草原回来之后再说吧。”

    李闲想了想嗷:“估摸着到那个时候,河北的事也已经了结的差不多了。也该把咱们的事再提一提,当初在东平郡的时候师父他们就提过,却因为战事耽搁了。”

    “噢……”

    小狄垂头,红着脸噢了一声。

    李闲看着小狄娇羞的样子忍不住心里一荡,他抬手勾起小狄的下颌,看着那一双如水的眸子,情不自禁的低头吻了上去。少女的嘴唇微凉但极柔软,那一条丁香小蛇更是带着一股甘甜。李闲肆无忌惮的在她的嘴里索取,这一吻久久都没有分开。

    或许是已经成熟的缘故,渐渐的小狄也动了情。双手环抱住李闲的腰,开始回应着李闲的贪婪。

    吻,如此深情。

    李闲的手缓缓的攀上小狄饱满而充满了弹性的胸-峰,十七八岁的女子正是青春美好的时候,那一座柔软让李闲爱不释手,在小狄的一声充满了羞涩和些许惊惧的低呼声中,他将手缓缓的伸进了衣服里面。

    温暖,柔软。

    那一粒还凹陷在山峰里的颗粒,渐渐的被他揉-捏挺起。

    “啊!”

    小狄忽然发出一声惊呼,挣脱开李闲的怀抱。

    “怎么了?”

    李闲不解的问道。

    “硌……硌着我了。”

    小狄红着脸声如细蚊般说道。

    “啊?”

    李闲一怔,低头看了看随即醒悟,忍不住也脸红起来:“这个……这个是自然反应,就好像……就好像是潮起潮落,日升日落……你是学医的啊,对这个……对这个应该不害怕才对吧。”

    “可是它打我!”

    李闲讪讪的笑了笑,低头看到时候那东西还在一下一下的跳啊跳。

    ……

    ……

    洺州

    顺朋客栈

    吴不善进门的时候顿了一下,守在门口的密谍往四周看了看见没有可疑的人随即微微颔首。吴不善嗯了一声,快步走了进去。这条街上有不少密谍在暗中布置着,只要大周的官兵靠近就会有人示警。

    王咆在洺州称帝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洺州城的城门总不能一直关着。对过往百姓的稽查虽然还很严格,但上面只要不监督着,守城门的士兵也懒得太过于仔细。那个道姑的画像贴遍了洺州城的大街小巷,可一个月已经过了,哪里能找到那道姑的影子。

    王咆已经是大周的皇帝,自然不可能整日亲自盯着。

    已经过了这么久,负责稽查那道姑的夏侯不让都不得不承认,或许那道姑早就已经出了城了,可怎么出去的却实在想不到。后来问宫里的人查到,当日王咆率军攻入万春-宫之前,那道姑还在曹皇后的寝宫里。可万春-宫被围的铁桶似的,她莫非真有道法飞出去的不成?

    才做上皇帝的王咆还在享受着权利的乐趣,这些日子对那道姑的事倒是过问的不多,夏侯不让也乐得如此,下面的官兵衙役自然也不是如以往那般查的卖命。

    吴不善进了客栈之后直接上了二楼,看了看没人注意随即进了张仲坚的屋子。

    “送出去了?”

    吴不善才一进门,张仲坚就忍不住急切的问道。

    吴不善点了点头笑道:“送出去了,姑奶奶身上有宫里的文书,现在的身份可是被遣散回家的宫女,出城的时候守军看了看那文书就放人出去了。关小树在城外接应着,不会有什么差池。”

    “那就好,那就好。”

    张仲坚忍不住松了口气,在椅子上坐下来说道:“咱们明日也要分批出城了,天一亮你就和王启年先出城,后天我再走,咱们一起的话人太多容易被人盯上。在洺州这段日子属实过的不自在,也该回去看看达溪长儒了。”

    “和城外的密谍已经联系上,达溪将军的身子还好。”

    “嗯”

    张仲坚点了点头,想了想说道:“只是可惜了,要是能偷偷摸进万春-宫里把王咆那个狗东西宰了,那这一趟才算完美。没杀的了窦建德,杀一个王咆也够了。”

    “别!”

    吴不善连忙摆手道:“老爷子您可别再吓唬我了,和您在一块我整日这心都在嗓子眼提着。您老还是明儿一早就出城吧,后天我和老王再走。”

    “也好。”

    张仲坚笑了笑问道:“王启年干嘛去了?”

    “他说去打探一下消息,估摸着也快回来了。”

    “打探消息,去哪儿?”

    “城里最红火的酒楼歌坊背后的老板就是那个背叛了都建的夏侯不让,平日里那歌坊进出的都是朝廷里的官员。想打探消息,那里是个好去处。老王干这个拿手,当初在洺州的时候他就没少笼络窦建德手下官员。”

    “别被人认出来就好。”

    “无妨,当初是我暴露了出来,王启年倒是没有暴露,再说过去了好几年,以前的官员差不多都没了。稍微化妆一下,就不会看出来。”

    正说着,就听见外面王启年骂骂咧咧的进了客栈。小伙计问怎么了,王启年都没搭理就直接上了二楼。

    因为还要避讳着,所以王启年是回了自己房间。到了天黑的时候,他才趁着没人溜进张仲坚的房间。

    “回来的时候听你骂人来着,怎么,遇到麻烦事了?”

    吴不善问道。

    “出去打探消息,在那歌坊里好不容易接近了几个不大不小的官员,消息倒是打探到了几个,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属实。本打算再拉拢个兵部的小员外郎喝花酒,结果生了一肚子气!你知道,兵部员外郎的官职虽低,但可是知道不少隐秘消息的,调动兵马这种事,瞒不住他们这样的小官。”

    “怎么了?”

    “那歌坊里有几个从西域来的女子,那水蛇腰啊,金发碧眼啊,丰乳肥-臀啊,据说是从火什么国买来的歌姬,和中原女子之美大不相同,风骚,太风骚了……那叫一个火辣……我看兵部那个员外郎眼睛都看直了,索性掏银子包下来两个。”

    “老吴你知道的啊,我可是个正经人。可既然是喝花酒总得做做样子吧,于是我慈祥的拉着那西域女子的手问,小妞儿啊,你叫什么名字啊。你还别说,那小手还真嫩,我本着做戏要做足的思想,就多攥一会儿呗。她就笑,那一笑胸口那两大团肉就在我眼前晃……”

    吴不善和张仲坚都等着下文,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

    “我拉着她手问她名字,他娘的那个狗扯的火什么国,名字真他娘的奇怪!”

    “叫啥?”

    “那妞一边往老子怀里拱,一边娇滴滴的说了她的名字。”

    “玛勒格碧-松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