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渡河五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眼看着高丽人的围堵被李闲带着骑兵的冲击扯开了一条缝隙,在距离乙支德的人马只有百米左右的时候李闲立刻打了个手势,后面的亲兵吹响号角,三千多人的骑兵队伍跟着李闲的大黑马华丽的一个转弯向一侧冲了出去。~新笔下~这样骑兵成规模的高速冲击中如此突然的转弯对于骑兵的御马技术要求极高,很显然,大隋的骑兵虽然在规模上绝对比不了草原上的突厥人,但控马的技巧丝毫也不比草原人差。

    三千多人的队伍兜出一道极漂亮的大弧线,在高句丽人的枪阵前面转了个弯然后朝着围堵裂开的缝隙中杀了过去。

    “别急着过河!速度不要太快,让高丽人追过来!”

    李闲回身对独孤真说道。

    独孤真点了点头,他知道李闲的意思。用骑兵来回冲击扯开包围圈其实算不上什么太高超的战术,大隋的府兵训练有素,要完成这样突兀的转弯其实不算什么难事。独孤真之前也想到了这个办法,他出身大隋世家从小接受的教育远不是寒门子弟的孩子能比的。无论是兵法韬略还是个人的武艺,独孤真虽然在独孤家族中算不上最出色却是年青一代中有名的人物,所以,正因为如此他反倒是对寒门出身的李闲很欣赏,但更让他欣赏的,却是李闲之前的话。

    已经扯开了缝隙却不急着冲出去,而是带动高丽人追上来。

    这是疯子才能想到的主意,不过很显然,只要高句丽人上当,那数万围追过来的高丽人就会被大隋的骑兵牵着鼻子走。

    传令兵吹响了号角,大隋的轻甲精骑开始缓缓的将速度放慢了一些。果然,气急败坏的乙支德立刻调集人马追了上来。

    就这样,为了追堵李闲,高丽人的包围开始缓缓的分成两块。大部分人还在围攻分散开来的大隋府兵,大约六七万人的队伍分出来从两侧追击李闲带着的骑兵。包围圈的分开让一部分大隋士兵得以杀出,他们开始陆续往薛万彻带着的大队人马方向突围。

    整个萨水南岸十几里之内都杀的乱了套,失去指挥的隋军下意识的往人多的地方靠,只有大隋的战旗还能飘扬着的地方,他们才会感觉到一丝安全。

    薛万彻率领的步卒滚雪球一样已经收拢近两万溃兵,铁獠狼将李闲的话说给薛万彻后,薛万彻咬着牙点头,命令大军向萨水北岸突围。

    这时,铁獠狼带来的骑兵中,忽然有数十人开始大喊:“燕将军已经派人过河去寻宇元帅,弟兄们往河北岸杀啊,宇元帅会派人来接应咱们的!”

    这声音一开始只有几十个人喊,后来带动着其他骑兵一块跟着喊,千余人的骑兵来回奔驰着给步兵们打气,不多时整个队伍就都知道了这个消息。一时间大隋府兵们的士气就被这个希望彻底激发了出来,人群开始沸腾起来。

    “听到了吗?燕将军已经派人过河去了,宇述大将军答应派兵来接应咱们过去了!”

    “弟兄们往前冲啊,只要过了河就能跟大军汇合了!”

    “宇元帅没有丢下咱们,左屯卫的燕云将军已经派人过河请他来接应咱们了!”

    士兵们兴奋的吼着,他们的眼神中都是求生的。

    薛万彻诧异的看向铁獠狼问道:“燕云真的已经派人请宇元帅回军救援了?宇元帅答应了?”

    铁獠狼点了点头道:“燕将军已经派人过河去求宇元帅了。”

    薛万彻叹了口气道:“只怕求也是白求,你不该让人喊话的。若是弟兄们好不容易杀过了河,却根本没有援军只怕士气立刻就会低迷下来。这个时候,咱们的人已经经不起打击了。”

    “怎么可能!”

    铁獠狼故作惊讶道:“我们燕将军是请示了宇元帅之后带着人马从北岸杀回来的,如今已经收拢了这么多士兵,难道宇元帅会丢下咱们不管?”

    薛万彻苦笑道:“若是他肯管,你们燕将军又怎么会需要自己在军中乱喊?你看看,除了燕云手下你们这三个折冲营的兵,跟着你们回来救人的有几个?燕云还是太年轻了,官场上的事……他不懂!宇述才不会派人来接应咱们!丢在河道南边的人马都已经是他的弃子了,唯一的作用就是多阻拦一会儿高丽人的追兵!”

    他看了一眼铁獠狼道:“你知道为什么宇述没阻止你家燕将军过河来救人吗?别说是什么宇述元帅不会丢弃自己手下的士兵,别说是什么仁义道德什么扯淡的同袍情义,他之所以让你们燕将军带人杀回来,只不过也是想让燕云多冲几个来回,多挡住一回高丽人!咱们这些杀回来的人也一样,都是弃子!”

    他苦苦的笑了一声:“所以,你不该让人喊那些话的。”

    铁獠狼一脸惶恐道:“那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薛万彻虽然性子直,但他毕竟也是世家出身,薛家虽然比不上宇家,独孤家这样的一流世家,毕竟从小的耳濡目染他见过太多的权谋诡计了。若是他肯静下心来仔仔细细的考虑问题,其实比谁都不笨!只是这个人性子太直脾气太急,所以和相对沉稳的薛万均来说显得过于毛糙了些。

    薛万彻摆了摆手道:“趁着现在士兵们斗志正盛,赶紧过河吧。至于过了河的事…....到时候再说!”

    铁獠狼连忙道:“那好,我带着骑兵先冲,将军您带着队伍跟上,杀过河之后我再带着人去接应燕将军。”

    薛万彻想了想摇头道:“河道中骑兵的优势发挥不出来,你带着人在侧翼接应,我亲自挑选精锐步兵开路!”

    “不必!”

    雄阔海站在薛万彻马前说道:“我奉燕将军命令特地前来相助将军渡河,请将军调派一千精锐步兵给我,卑职保证能杀开一条血路!”

    ……

    ……

    宇述在亲兵的保护下一路向前急冲,过了河他才发现,原来在与高句丽人谈判的这段时间内,乙支德竟然已经趁机调集了如此多人马。他一直以为大隋远征军虽然断了粮,但运气却不能不说好的离谱。先是高元自己送上门来求和,期间乙支德对隋军也没有攻势,这些都曾让宇述很高兴,他不止一次说过高元和乙支德是个蠢货之类的话。但是现在看来,战场上对敌人的轻视带来的,往往是巨大的打击。

    宇述叹了口气,想起之前那个叫燕云的少年拦在自己战马前面的时候,那种气势竟然连自己都有些为之折服。可惜,少年人终究还是太缺少经验了。那个时候还想着杀回去,也只有他这样寒门出身的人才会有如此勇气吧。

    宇述自嘲的笑了笑,已经想不起自己上一次同样冲动的带着人马杀回去救同袍是什么时候了。记忆中好像也有这样年少热血的时候,可是如今就连记忆都已经模糊了起来。

    我老了吗?

    宇述不由自主的想到。

    我是老了,可大隋还没有老!

    他自我安慰的想着,大隋才建国二十几年,正是朝气蓬勃的时候!有史以来,那个朝代能发动数百万人远征?辽水河畔,陛下意气风发的指着辽水东岸问那是什么地方的时候,士兵们的斗志是何其旺盛?

    可是……才短短半年的时间,这是怎么了?

    这个时候他和于仲等人在亲兵的保护下,已经将大队人马落下了很远。从过了马訾水之后队伍就开始限制粮草供给,只有他们这些大将军的亲兵依然每天保证三顿吃饱,只有这些亲兵们的战马还有足够的草料。八个将军,近三千亲兵,这是隋军逃亡的第一阵营,在他们后面,是放羊一样完全不成队列的大隋府兵。

    大将军们都已经先跑了,虽然后面的队伍过了河但一样是被抛弃的人。萨水北岸同样有数不清的高丽人围追过来,曾经见了大隋府兵就远远逃开的那些高丽小部族的人,现在竟然敢以几百人,千余人就敢对撤退的隋军发动进攻。而最让人悲哀的是,二十万过了河的大隋府兵,竟然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数不清的高句丽人从四面八方涌来,他们就好像一群一群的野狼,不断的扑上去啃咬撤退隋军这只大象。而这只饥饿的大象在面对危机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力气反抗。虽然它看起来依然强壮,毫无疑问,它已经连奔跑的力气都快没了。

    撤退逃走的隋军第一阵营中那些人,都清楚后面丢下的同袍会是什么结局。他们已经断粮很多天,每天一碗稀粥根本就补充不了多少体力。而那些早就已经守候在这里的高句丽人同样是饥饿的,但他们饥饿的不是肚皮,而是。

    宇述自己都很诧异,为什么此时,自己会如此平静。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看于仲等人,还有脸色惨白却依然咬着牙纵马狂奔的刘士龙。

    除了被吓坏了的刘士龙之外,好像于仲,薛世雄,张瑾,荆元恒等人的脸色都没有什么异样,平静的令人难以想象!

    是啊……

    宇述在心中叹了口气,他知道这是为什么。

    因为,这些人就算战败了逃回去,因为本身家族的庞大力量,只怕陛下也不会轻易的做出什么过分的决定。只要找两个替死鬼,这件事对他们对自己来说,其实……都不算什么。没错,这次远征将损失掉大隋最精锐的三十万府兵,动摇了大隋的根本,可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吗?那些兵是大隋的兵,是陛下的兵,不算他们的兵。

    至于替死鬼

    宇述心中早有人选。

    左屯卫将军辛世雄断后的时候畏战先退,导致大军陷入重围。这个理由,无论如何也还是说得过去的。

    至于其他人……宇述扫了一眼脸色惨白的刘士龙,心中一声冷笑。

    ……

    ……

    “高句丽人把北岸堵住了!”

    “萨水北面也全都是高句丽人!到处都是!”

    “援兵呢?宇元帅派来的援兵呢?”

    “燕将军不是派人去请援兵了吗!援兵在哪儿?”

    “天啊!我们被宇述给骗了!”

    “没有援兵……都***是骗人的!”

    被高丽人压制在河道中艰难前行的队伍,越是接近北岸,越接近了真相。薛万彻看着队伍逐渐的丧失了继续向前冲的勇气,心中也冒出了无限的悲凉。宇述走了,自己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是不会派人回来的。河北岸同样是地狱,原来……过了河的队伍,对于宇述他们来说,同样也是弃子。

    那自己呢?

    父亲会派人来接应自己吗?

    两万好不容易才聚集起来的大隋府兵绝望的发现,根本就没有什么援兵。北岸到处都是高句丽人,而后面的追兵已经再次围了上来。河就在面前,可是……渡河过去,真的就是一条生路吗?

    这河?

    还需要渡过吗?。.。

    (.)U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