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一章大定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万-宫的宫门全开着,宫里遍地的死尸遮挡住了花红柳鸀的se。窦建德就站在一个歪脖垂柳下,一袭灰se布衣,两鬓斑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穿的有些单薄,身子微微发抖。此时的他看起来哪像是一个帝王,更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农。

    李闲出现在宫门外的时候,窦建德对这边招了招手。

    他见过李闲,但也只是依稀记得相貌。本来李闲这样的男人就是那种让人过目不忘的类型,即便只是远远的看着也能让人很久之后依然还有印象。窦建德看到宫门外来了大队骑兵簇拥着一个人到了,他就知道必然是李闲无疑。

    李闲缓步走进宫门,看了看宫里的惨烈景象忍不住微微摇头。万-宫的规模比不得长安太极宫,但宫里面的仆从下人未见得就比太极宫里少。可一番杀戮之下,竟是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

    宫女和宦官的尸首到处都是,最让人心里一动的就是蜷缩在墙角被乱箭she死的一个小宫女,看模样也就十四五岁大小,身子抱成一团蜷缩在那里,即便死了,脸上那种惊慌恐惧还是那么清晰。

    李闲走的很慢,窦建德也不着急。

    等两个人面对面的时候,有短暂的沉默。

    “谢谢。”

    最终还是李闲先开口,说了声谢谢。

    “谢我帮你打下了我的都城?”

    窦建德问。

    李闲摇了摇头道:“今ri攻城我部下损失近五千人,若不是你选择这个时候诛杀王咆,我麾下的儿郎会死去更多人,我谢你,是谢谢你让我的部下少了很多死伤。”

    窦建德一怔,随即自嘲的笑了笑:“我以为你是谢我帮你完成了雄霸天下的伟业。”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那不是什么难事。”

    李闲淡淡的回了一句。

    窦建德嘴角挑了挑,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记得我年轻的时候可没有你这般自信和霸气,便是起兵之后依然战战兢兢,唯恐丢了自己好不容易博来的前程。即便是登基称帝之后,我也没想过夺天下会是一件简单轻易的事。”

    “我也没觉得是简单的事。”

    李闲也笑了笑:“若我不是占尽优势,这样矫情sao-气的话自然也说不出口。若胜者是你,或许你会说的比我还要轻松简单些。”

    “你这人太现实。”

    窦建德摇了摇头:“已经到了今天这一步,你打算跟我说些什么?”

    李闲沉默,没有回答。

    “最起码应该说声一路走好。”

    窦建德释然道:“你我相争这么多年,最后时刻若是你能祝愿一声,料来在黄泉路我走的也会安心踏实不少。”

    李闲点了点头,还是没有说话。

    窦建德忍不住再洗笑了起来:“你比我想象中要好上不少,最起码没有虚伪的说什么留下我的命之类的话。如果你说了,我或许会看不起你。年轻人能有这样的心智和坦诚,殊为不易。”

    “你乃河北猛虎,虽伤犹凶,不敢留。”

    李闲语气真诚的说道。

    窦建德嗯了一声说道:“之所以我还没有自己戳自己一刀,而是等你到来,是因为我有一件事相求,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帮我。”

    “你说。”

    “我妻子曹氏死于王咆之手,我一直没有找到他的尸首。如果你愿意帮这个忙的话,请将她的尸首与我合葬……感激不尽。”

    “好”

    李闲点了点头:“我会尽全力。”

    “多谢”

    窦建德抱了抱拳,捡起地上的一根麻绳往歪脖树上抛。李闲摇了摇头道:“这个死法有些委屈你了,而且这样死去的人死后的样子总会很难看。我军稽处二部有秘制的毒药,无味无觉,死后面容如常。等我找到你妻子的尸首与你合葬,你们地下相聚她也不会嫌弃你死的难看。”

    窦建德愣了一下,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这话若不是从你口里说出,我一定会生气。[~]”

    “还有一个问题。”

    李闲回头看了一眼那遍地的死尸:“为什么要把这些人杀尽?”

    窦建德想了想回答道:“虽然我已经败了,但我十年拼争总不能什么都没留下。我死……还是要带些人下去伺候,人间为豪杰,死后也要为鬼雄。”

    关闭<广告>

    李闲问道:“你应该多带些兵马。”

    窦建德哈哈大笑:“这城里所有兵马留给你……让你今后都不安心。”

    李闲叹了口气,从鹿皮囊里取出一个瓷瓶递给他。

    窦建德接过来之后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随身会带着毒药?”

    李闲微笑道:“我从小就有一个决心,一直到现在都不曾改变。如果有朝一ri我抗争不过命运而不得不死的时候,我必须死在自己手里。而我这个人又太臭美了些,不想上吊留下一个长舌鬼的模样。又怕疼,不想用刀子自杀。所以只好随身带着毒药,而且还是吃了之后不痛苦的那种毒药。”

    “死都想死的舒服些。”

    窦建德感慨道:“这天下不归你手,还能归谁?”

    …………徐世绩等人只看到燕王殿下和窦建德在大殿外那棵歪脖柳树下交谈,两个人不时发出笑声,看起来相谈甚欢,徐世绩却看的忧心忡忡,燕王殿下和窦建德越是笑,他就越是担心。当看到窦建德往歪脖树上挂了一条麻绳的时候,他的心才稍微放下来一些。可燕王殿下却阻止,这让他的心再次悬了起来。

    他回头看着裴行俨和雄阔海说道:“若是一会儿主公走回来而窦建德未死,你们两个便进去。”

    裴行俨和雄阔海两人点了点头,裴行俨道:“元帅放心,窦建德无论如何都要死。”

    雄阔海道:“窦建德在河北之地还有不少忠心耿耿的部下,若是主公一时心软难免会有后患。万-宫外面就有至少两万依然对他念念不忘的士兵,他不死……那些降兵就不会安分。”

    徐世绩嗯了一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后举步往宫里走了进去:“我去请主公出来,你们两个便进去。不要当着众人面动手,最好让他留下一具全尸。一会儿把那些降兵都召集起来,就说窦建德自杀身亡。”

    “喏!”

    众将应了一声,都忍不住回头看向不远处那些已经放下了兵器的夏国降兵。

    可就在徐世绩刚刚走进宫门的时候,李闲却已经转身往回走。站在歪脖柳树下的窦建德看着李闲的背影叹息一声,然后转身走进了万-宫大殿。

    徐世绩一愣,下意识的停住脚步。

    李闲一直走到徐世绩身边,停下之后拍了拍徐世绩的肩膀:“让他自己安安静静的走,他不缺这个勇气。”

    徐世绩点了点头问道:“如何善后?”

    李闲没有回头,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按帝王礼仪发丧,孤要亲自扶灵。让窦建德手下降兵尽皆戴孝,就葬在城外窦建德已经建好的陵墓中。贴告示出去,安抚洺州城内百姓。那些宫中死了的阉人和宫女,一并葬了。”

    “喏!”

    徐世绩应了一声,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河北之地民风彪悍,窦建德虽然近几年失了人心,但经营河北多年,还没有攻克的州郡难免还会有念着他情义之人。对河北各地的官员,除了贪财枉法的十恶不赦之人,其他人一律官居原职,最起码近期内不要动。派人往各处,把窦建德自杀的消息散出去。告诉那些还据城而守的夏国官员,若诚心投降,孤不会滥杀一人。”

    “另外……想办法找到皇后曹氏的尸首,王咆手下的亲信应该知道,不管找不找得到,都是找到。”

    “臣明白!”

    徐世绩点头。

    李闲想了想又吩咐道:“大张旗鼓的去找,让全洺州百姓都知道咱们在找,让河北之地都知道这件事。快马加鞭赶去薛万彻和李道宗军中,被他们困住的那十几万周军,其实心中还是认窦建德的,王咆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情分,不值得怀念。让薛万彻和李道宗的兵马打白幡穿孝服,三ri之内不进攻,就说是为窦建德发丧……若是那些周军不降,那便都屠了。”

    “臣明白!”

    徐世绩重复了一遍,心里充满了对李闲的钦佩。

    他本来还想劝李闲,治河北不宜太过强硬。河北之地民风太硬,若是压制的过于严苛难免会有人挑头生事。再打出为窦建德报仇的旗号,若是不及时平灭难免会成为心头大患。听李闲这样说,显然是也考虑到了这一层。

    河北是百战之地,而窦建德经营河北这些年,也确实为百姓做了不是事,百姓们难免对他有所怀念。

    “治官是一层,治民才是根本……回头派人去各郡县张贴告示,河北之地所有郡县,免一年钱粮赋税。百姓不想乱,即便有人想趁机作乱也乱不起来。”

    李闲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另外,我会吩咐军稽处的人盯着,若是军中之人有飞扬跋扈之举,欺侮窦建德的降臣,一律不得宽赦,杀无赦。窦建德手下的人能留着的都留着,最起码三年之内不能动的太多。慢慢来,不急。”

    徐世绩长长舒了一口气,忍不住问道:“主公还要出塞?”

    李闲笑了笑道:“知道你肯定要拦着孤,但这一趟必然是要走的。应允了师父,还应允了别人……不能不去。”

    “至于长安城里的那些人……孤出塞之前也不想走的不踏实,本是去游玩的,以后只怕也没机会了。既然玩就玩的自在些,让罗士信和裴行俨带三万jing骑星夜兼程赶回去,不要透露一点消息,对军中诸将……就说他们两个是去追铁勒人的。”

    “臣遵旨!”

    徐世绩忍不住再次深深吸了口气,他知道这天下……要大定了。

    “另外,军中那些和长安暗中有联系的将领,今晚你都召集起来就在万-宫那大殿里等着,就说孤亲自设庆功宴……让雄阔海带兵去做吧,孤不是曹cao……焚信收心这种事孤没兴趣做。至于他们的家眷,男丁一律处死不管老幼,女子发配边塞为奴。孤心肠不得不狠一次,这次杀的狠些,杀的多些,以后有人再起这个念头的时候难免会心里发颤。”

    “喏!”(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