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三章有一处比他们都聪明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王薄战战兢兢的看了不远处那个背影一眼,有些心虚的咽了一口吐沫。就连背影,他都不敢使劲盯着看。眼神不由自主的飘回自己的脚尖,因为大帐里只有李闲和他两个人,所以他这个曾经纵横河北河南的绿林大豪也不免局促,恍惚中他才想起,自己很多年前看不起这个年轻人,而现在,这个年轻人已经站在山巅俯视着自己。

    “坐吧。”

    李闲的视线从墙上挂着的地图上收回来,转身看了王薄一眼笑道:“这次大军自清漳势如破竹的杀到洺州,你的功劳不小。沿途十几座城池,倒是有四五座是你叫开的。省去了不少麻烦,所以孤特意把你找来道谢。”

    “不敢当。”

    王薄连忙摆手道:“为主公效力是微臣分内的事,怎么敢当得起主公这感谢二字。微臣只求着能为主公多做些事,洗去微臣之前的罪孽。”

    “之前与现在不同。”

    李闲笑着说道:“你在济北郡的时候,你是一方大豪,与孤的燕云寨有所冲突也是在所难免,而后你投奔窦建德,为他效力也是尽臣子的本分。现在既然在孤麾下做事,尽心尽力,孤自然也不会亏待你。”

    李闲在书桌前坐下来,语气温和的说道:“叫你来还有件事,之前在清漳的时候你说与裴矩约好,如今大军已经围了洺州城。虽然破城并不如何艰难,但如果能有人在城内里应外合自然最好。”

    “臣确实与裴矩约好,但现在却不好联络。”

    “这个不需你费心,你只与孤说说,你当初是如何与裴矩相约的。”

    “这个……”

    王咆犹豫了一会儿,撩袍跪倒在地:“其实微臣之前没跟主公您说实情,当初在离开洺州的时候裴矩找到了微臣,对微臣说不论王伏宝有没有反心都将其杀了,然后夺取兵权。若是窦建德还有回天之力,那就暂且忍了。若是主公大军兵锋不可阻挡,我便率军投降主公。”

    “这番话,孤信。”

    李闲点了点头说道:“裴矩这个人孤不了解,但能侍奉三位帝王且都受重用,想来也是极有心机之人,他若是不做准备就投靠到孤这边来,反倒不对劲了。你能说出实情,说明你也是诚心投到孤身边,值得嘉奖。”

    “多谢主公。”

    王薄心里一松,知道自己这次赌对了。若是编造一些拍马屁的假话未必骗得过李闲,说不得反而会引起李闲的厌恶。

    “主公,那日我与裴矩商议。若是投靠主公,就让我骑马在城前转一圈,他自然会知道。然后等他在城中做好准备之后,会在夜里点起火来。等主公看到城中火起就下令攻城。他会安排人打开城门。”

    李闲微微皱了皱眉头,嗯了一声道:“还有没有细节上的事?”

    王薄想了想说道:“主公,您也知道裴矩这个人两面三刀,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安的什么心思。所以这件事微臣一直不敢和主公提及,微臣只怕他是安的什么龌龊心思,是想引大军攻城也说不定呢。所以……”

    “你初到孤军中,谨慎些也是对的。”

    李闲摆了摆手道:“不过此事也不能不去考虑,明日你就骑马在洺州城外跑一圈。看看城中有没有什么反应,若是登几日没有消息,孤也会立刻攻城。洺州就算再坚固,难道还比东都,江都坚固不成?”

    “喏!”

    王薄连忙应了一声,沉吟了一会儿小心翼翼的说道:“主公……臣还有件事恳求。”

    “说来听听。”

    王薄顿了一下整理措辞:“主公,您也知道,当年在岱山下臣一时糊涂和张金称联兵与老将军张须陀为敌,主公恰好也在场……那日里罗士信以为主公出事,单枪匹马欲杀张金称,臣那个时候调派人马阻拦了一下……臣自到您麾下之后,总觉着罗士信将军看臣的眼神不对劲,臣想请主公于罗将军说一声,那时微臣做下的错事,现在也追悔莫及,请罗将军海涵。若是罗将军肯谅解微臣,微臣愿意给罗将军施礼道歉。”

    “这件事……士信不是个小心眼的人,你且安心回去,孤自会和他提及。”

    “多谢主公!”

    王薄行了一个大礼,这才退出了大帐。

    等王薄走了之后李闲又把他之前说过的话理了一遍,眉头微微皱起。他沉思了一会儿,叫人将叶怀袖请来议事。

    不多时,叶怀袖便赶了过来。

    “想办法,尽快和城里的吴不善联络上,有没有办法?”

    “如果万玉楼在自然好办。”

    叶怀袖道:“可现在在军稽处里找一个能爬那么高墙的人,难。”

    “调万玉楼过来,跑没了他那一身肥肉膘没一个月也到不了。”

    李闲叹了口气:“想想,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

    ……

    洺州城

    顺朋客栈

    吴不善摸了摸自己下颌上的胡子,忍不住笑了笑:“这些日子竟是落拓成这样,胡子都没心情剃了。现在这样子要是让万胖子和老王看见,看他们还说我是白脸子不说。”

    费六嘿嘿笑了笑道:“档头……其实说起来,就算你留起络腮胡须,就如张老爷子那样,只怕也遮挡不住你这白皮肤。”

    吴不善一脚踹在费六屁股上,笑骂道:“你他娘的是不是皮紧,信不信我现在就撕把烂了你的嘴?”

    “打脸撕嘴,那是泼妇打架才干的事……您是档头,怎么可能做的出来。”

    费六谄媚笑了笑道:“不过档头,咱们的大军已经围住了洺州城。咱们是不是得干点什么了?这段日子一直在城里打探消息,城中兵马的调度布防也摸的差不多了。如果能将消息送出去,估摸着对破城也会有些帮助。”

    “消息送出去……难。”

    吴不善摇了摇头道:“其实大军围城,城中军务布防的情报已经不算最重要的了。只要大军攻城,周军必然改变调度,之前的情报用处也不一定很大。再说,现在想送出去消息也难,之前咱们趁着城门没关那段日子能送出去的情报都在关小树那,主公必然也是了解清楚了的。现在咱们手里的消息,没多大用处。”

    “与其想办法送情报,不如想办法在城里做些别的事。”

    费六眼神一亮:“我就等着您这句话呢,当日关档头出城的时候我不就问过您么,是去刺杀几个朝廷里的重臣,还是索性寻机会入万春-宫把王咆那个家伙宰了?最不济,咱们也得放几把火把城里的府库粮草什么的干掉吧。”

    “城中的粮仓重兵把守。”

    吴不善摇了摇头道:“想要靠近极难。咱们的人现在想要混进周军里也不容易,反倒是大军开始攻城之后机会多些。到时候大军攻城,周军兵力损失的多了自然会在城内招募青壮,咱们的人就有机会混进去。而青壮,一般都先是负责运送物资器械,这样也能找机会靠近府库。”

    “还要等?”

    费六有些失望的说道:“再等,我这屁股都生锈了。”

    “不等。”

    吴不善摆了摆手道:“现在再等下去,就显得咱们军稽处的人无能了。我有个行险的打算,九死一生……但如果成了,说不定破洺州城这大功劳,就全在咱们这些人肩膀上扛着了。”

    “九死一生我不怕!”

    费六道:“就怕这么无所事事的耗着!”

    吴不善嗯了一声道:“现在城中百姓人心惶惶,周国朝廷里何尝不是这样?我估摸着,那些朝臣们肯定已经在想办法安排后路了。尤其是那些世家大户出身之人,背后有家族利益在自然不会甘心陪着王咆送死。他们这些人,就算王咆被人乱刀分尸也挤不出眼泪来。让他们雪中送炭不易,让他们落井下石倒是极容易。”

    “我打算……派几个人出去,想办法接近朝廷里那些将领和大臣。如果能策反其中几个,对大军破城自然帮助极大。”

    “但这事没把握,万一那些人存了什么别的心思将这事告诉王咆,负责联络的人必然是九死一生。”

    “总得试试。”

    费六嘿嘿笑了笑说道:“这件事只要做好了,就算是一件天大的功劳了吧。有这功劳,您说主公会不会提我做个小档头?”

    “如果真能做成,我把我这位子让给你!”

    “我可不敢!”

    费六笑道:“我就是胡乱想想,自己臭美。别说档头,给我一个团率,我就能美的找不着北!”

    笑过了之后,费六忽然一本正经的说道:“档头,我愿意去试试!”

    ……

    ……

    裴矩府邸

    王咆随意的打量了一下王咆书房里的布置,忍不住摇头笑了笑道:“看你家中布置的这样简单,连值钱的东西都没几件,若是不知情的人看了难免会赞一声,咱们的裴大人好清廉的做风!就凭着这表面上的事,裴大人您就当之无愧为朕大周朝廷里百官只典范。”

    裴矩冷冷笑了笑,没有说话。

    “怎么?觉得朕寡情?”

    王咆在裴寂的椅子上坐下来,从桌案上拿起一本书随意翻了翻:“裴大人,朕一直很钦佩你……你在杨广手下的时候,朝权皆有你决断。杨广自己连奏折都懒得看,便是连传国玉玺都交给你保管。按理说杨广对你的恩义足够令你感动了,就算是以死相报也不为过。但宇文化及造反的时候,是你调走了杨广身边的八百给事营的精锐,骗他们上了大船,然后一股脑都淹死在大江里。”

    “宇文化及杀了杨广自己登基做皇帝,非但没有抛弃你反而封你为纳言,依然是朝中百官之首,而且离开江都之后更是对你言听计从。你说如何便如何,差不多军政之权都由你一人掌控。这份信任,就算比起杨广对你的信任来也不差多少。可是在魏州,又是你调走了宇文化及身边的禁军,以至于被窦建德围杀的时候,宇文化及身边只有十几个贴身的护卫。”

    “你事窦建德……好吧,窦建德是毁在朕手里的。但朕可不相信,这次裴大人你一点准备都没做?后来朕想了想,你让窦建德以王薄为主帅夺朕父亲的兵权,应当就是为以后做打算吧?投降李闲?摇身一变再成为李闲手下的重臣?”

    “随你怎么说!”

    裴矩冷哼一声道。

    王咆哈哈大笑:“戳到痛处了?裴大人,朕或许有很多地方不如杨广,不如宇文化及,不如窦建德,但朕有一样胜过他们……那就是朕比他们聪明,知道任何人都不可以完全相信,朕……只信自己。”

    “朕不抓你,不办你,不杀你。为的就是看看你有没有同党。这几日朕对外宣布你在家养病……倒是要看看,有多少上门来看你!”(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