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一章 你喜欢的礼物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新书争霸天下求收藏红票)

    第八百二十一章你喜欢的礼物

    四月末的时候草原上才算迎来了真正风光秀美的好时节,虽然战乱连连,但顽强的野草还是在春风的催促下顶破了一层枯黄,一场春雨之后,野草窜起来的速度快的惊人,三两天不在意,就已经有脚面高。

    一望无际的绿,让人看着心情好的简直想要大喊。

    如果没有杀戮没有战争,这片纯净之地也不知道会让多少人沉醉而流连忘返。冷冽已经渐渐远离,这里的空气都透着一股草叶的味道。踩在如同铺了一层天鹅绒的地皮上,连走路都成了享受。

    草原上只要平静,就美的令人心醉。

    视线极远处,草原的绿和天空的蓝交接在一起,组成了这世间最纯洁最悦目的一幅画面。天空是透彻的,大地是纯粹的,心旷神怡。

    去年到草原上的时候正值秋黄,刘弘基带来的骑兵看了一冬的肃杀,现在这样的美景出现在眼前,他们每个人都生出一种置身世外的错觉来。若是没有征战厮杀,就在唉这片广袤无边的草原上放马牧羊,想想看也是一种很惬意的生活。

    可战争还在,惬意也只能存在于幻想中。

    已经半个月没有战事,中原来的士兵们恢复了体力,没有训练,不必厮杀的日子短暂,对于他们来说就显得尤为可贵。躺在软绵绵的草地上,看着蔚蓝如洗的天空,回味着烤肉和奶酒的味道,不得不说容易让人沉迷于这舒畅之中。

    可他们不是来游玩的。

    虽然和突厥人联手并不是一件值得欢庆的事,但如果和突厥人联手杀的还是草原蛮子,那么就很容易让人接受,每一个中原士兵的心里都有一个征战塞北的梦,因为草原上的民族曾经不止一次的用他们的战马踏破中原的大好河山。

    杀铁勒人,也是一件很享受的事。

    士兵们闲暇时候最爱攀比的一件事,就是看谁杀的草原蛮子多些。报出数字比较多的人自然得意,杀的少了的人也不会懊恼沮丧。战争还没有结束,多杀一个草原人或许就能保证中原多一些时间安稳太平。

    刘弘基曾经在草原上游荡过,所以他对这碧绿无际的景色并不陌生。而且他的心思也没有在欣赏风景上,最近这半个月来的异样早就让他有些坐立不安。只是队伍也需要休整,如果再如之前那样无休止的厮杀下去,他最担心的倒是士兵们会全都疯掉,或是累死。

    “总觉着要出什么大事。”

    他走到阿史那朵朵身后,看着不远处突厥狼骑们在摔跤打闹:“咱们的斥候再不能靠近铁勒人的大营看看,心里终究不踏实。前阵子没有战事,铁勒人一味的守着不动,是因为咱们断了他的粮草,札木合从自己的领地运牛羊过来这条路被阿史那重礼断了,现在各部族的人都以为烧杀抢掠的事是铁勒人干的,与札木合渐行渐远。”

    “没有食物粮草,札木合想打也没办法打。可现在不同,已经熬到了春暖,札木合没道理还这么缩着不动。”

    阿史那朵朵点了点头:“只是札木合派了大批的游骑整日在大营外巡视,咱们的斥候折损了上百个都靠不过去。到底他想干什么,看不到也就猜不到。这几日我一直在想……他派了那么多游骑,到底是怕咱们看到什么?”

    “想来想去……”

    阿史那朵朵回身,看向刘弘基说道:“似乎只有一件事札木合怕咱们看到。所以我请刘将军过来,你是久经沙场的老将,比我看的透彻。”

    “哪里比你看的透彻!”

    刘弘基有些激动道:“若不是你一语点拨,我还想不到这一层。他派了这么多游骑来回巡视,不敢让咱们的斥候靠近分毫,怕的自然是被咱们看到大营里的景象,若他兵还在他怕什么?最大的可能,便是那大营已经空了。”

    他顿了一下推测道:“难道札木合已经撤兵?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阿史那重礼就有危险了,他手下现在连三千骑兵都没有!”

    阿史那朵朵摇了摇头:“也有可能是故意为之。”

    “怎么说?”

    刘弘基问道。

    “如果……”

    阿史那朵朵轻声说道:“换个想法……如果咱们故意不让札木合的人靠近咱们大营,斥候来一个杀一个,那札木合会怎么想?会不会也如咱们这样推测,最后得出大营里空了的结论,若如此,那么他会如何做?既然咱们是故意,那又为什么故意这样做?”

    “引札木合来,设伏杀之。”

    “我担心的……”

    阿史那朵朵轻叹一声道:“正是这个。”

    “这个倒是不难。”

    刘弘基笑了笑道:“以三万骑兵冲阵,若是札木合大营空了,必然挡不住三万精骑。若是他真的是故意引咱们前去进攻的,那三万人梯次进攻,陷进去的也不会太多。”

    他抱了抱拳道:“我愿往。”

    “刘将军,这本是草原上的事……”

    阿史那朵朵本来还要推辞,却被刘弘基打断:“这是你们突厥人和铁勒人之间的事,我带兵去试探并不是我贪什么功劳。主公已经兵进河北,我不想错过这件大事……我的人,也都急着回家。”

    阿史那朵朵默然,心里生出几分歉疚。

    ……

    ……

    渔阳郡

    一队大约三五百人的高句丽乱兵冲进一个小村子,只短短的半个时辰,这村子里二百多口人就几乎被杀尽,只留下七八个年轻相貌也顺眼的女子,被这些乱兵随意按在地上奸-淫。数百人轮番上去,有几个女子竟是活活被折磨死了。

    这些高句丽乱兵发泄完了兽-欲,将那几个女子乱刀捅死。为首的高句丽人打了手势,这些乱兵便分散出去收集财物。值钱些的东西全部带走,带不走的就烧掉打碎。没多久,这个平静的小村子就被火海吞了进去。

    这些高句丽人看着熊熊大火哈哈大笑,有人将刚才被折磨死那女子的亵衣绑在朴刀上来回晃动,一边晃一边叫,兴奋的如同打了鸡血一般。为首的高句丽人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这些乱兵随即欢呼起来。

    他们带上抢来的财物,打算在天黑之前赶到山脚下的另一个村子。他们这些乱兵都是封了高句丽的实际掌权者渊盖苏文的命令,渗透进渔阳郡各地破坏抢掠。自从罗艺的人马撤走之后,渔阳郡就没了正规人马驻守。百姓们自发组织起来的民勇虽然人数本就不多,高句丽人又是杀一阵就跑,更是难以应付。

    郡守李承恩连续派了四五批人往涿郡求援,可罗艺已经出塞涿郡哪里还能顾及到他。没奈何,为了百姓,他只得打算向窦建德称臣,希望窦建德可以派兵驱赶高句丽人。派出去的使者还没有回来,燕王李闲的大军就已经攻入河北了。

    河北乱的一塌糊涂,地方官员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听谁的命令。

    那些乱兵杀了人之后,哼着小曲往下一个村子走。穿过一片林子就能看得见那村子,可正走到林子中间的时候,忽然从密林中飞出来无数羽箭,暴雨一样覆盖下来,那几百个高句丽人连反应都没有就被射翻一多半。

    剩下的来不及逃走,从树林中冲出大批身穿皮甲的武士,弯刀如林,片刻之间就把这些高句丽人杀了个干净。这些高句丽人至死都不知道,杀他们的这些士兵是从哪儿来的。

    士兵们将死尸丢在一边,眼神中都是不屑。

    从林子深处走出来一群魁梧彪悍之人,为首的是个身穿铁剑的草原汉子。他左臂搂着一个妖娆的汉人女子,一边走一边哈哈大笑:“看来中原真的已经乱的一塌糊涂了,这么几个高句丽人就敢在这里杀人放火。美人儿……若是早听了你的劝,我何必要和突厥人争个你死我活,打下中原半壁江山,比灭掉突厥人看来要轻易简单啊。”

    “大汗,只要您愿意,便是江南水乡也是您的领地。”

    “哈哈!”

    札木合拍了拍陈婉容的脸说道:“这次我便听你的,在渔阳郡把所有的船只都抢过来,大军顺着你们中原那个大隋皇帝开凿出来的运河南下,直接绕到那个什么李闲身后去。到时候杀了你的仇人替你报仇,然后还能分到河北半壁,兵精粮足之后再杀回草原,杀突厥人一个天翻地覆。”

    “就怕那个王咆没安好心,借大汗您的百战精兵南下与李闲拼争,他却坐收渔翁之利,凭白让他捡了便宜去。”

    “他?”

    札木合冷哼了一声道:“那个毛都没长齐全的汉人小子,要是敢算计我,我索性一并连他的地盘也抢了。”

    “大汗还是谨慎些好。”

    陈婉容想了想说道:“不如……大汗让士兵们打出高句丽人的旗号,也能瞒住汉人。等大军从水路出现在李闲身后的时候,就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了。李闲绝想不到,原本应该在草原上的大汗会突然出现在他背后!”

    “就是太繁琐了些!”

    札木合道:“若是依着我的性子,二十万大军直接碾过去,那些孱弱的两脚羊难道还能挡得住?罗蛮子的虎贲重骑在草原上傻乎乎的耗着,中原还有谁是我的对手?铁勒轻骑,再无敌手!”

    他捏着陈婉容的脸蛋说道:“到时候我得了中原天下,你便是那个什么皇后!”

    “多谢大汗!”

    陈婉容故作娇羞的垂首道谢。

    “还有件事……”

    札木合笑了笑说道:“我听说你在契丹部落的时候过的很不如意,你那个男人叫摩会的对你不好是不是?”

    “是啊……他就是个懦夫。”

    陈婉容缠着札木合的手臂说道:“一点男人的气概都没有,大汗一根头发也比他强上百倍不止。”

    “这样的人留着也没用处,你每每想起还会恶心。”

    札木合招了招手,随即从队伍里跑出来几个士兵,为首的士兵拎着一个血糊糊的包裹,札木合接过来之后丢在陈婉容脚下:“所以,我特意派人去契丹人部落悄悄剁了他的脑袋,给你做礼物。美人儿……这礼物你喜欢吗?”

    包裹落地,血色的布散开露出里面那颗死不瞑目的头颅。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陈婉容,充满了愤怒和不甘。

    “摩会……”

    陈婉容的心里猛的一疼,就好像刀子深深戳进去一样。离开他的时候,她义无反顾。可再见竟是这样的局面,她才发现原来心中早已经被他占满。那血糊糊的脸,那愤怒不甘的眼神,让她的心里疼的几乎忍耐不住。她的指甲深深的刺进了自己的手掌心,强忍着泪水装作欢愉道:“喜欢……喜欢大汗送我的……这礼物。”

    “喜欢?”

    札木合笑着说道:“那你就踢一脚,出出气如何?”

    “……好……”(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