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五章 男人心和妇人心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第八百零五章男人心和妇人心

    王伏宝看着面前的王群路,满眼都是震惊和愤怒。他实在想不到捅自己一刀的,竟然会是这个跟了自己好几年的亲兵校尉。一个在战场上领兵多年的大将军,必然不止一次的想到过自己会如何身死。

    被乱箭射成刺猬。

    被乱刀剁成肉泥。

    被人割了脑袋挂在旗杆上示众。

    被战马的四蹄碾压成一滩肉泥。

    被人一刀捅穿了小腹内脏流下来挂在身上。

    甚至被敌人生擒之后百般折磨,剥皮抽筋。

    但王伏宝真的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死在自己人的刀下。他从没有想到过,自己身边的人会做出背叛之事。虽然这些年他看过太多的背叛,但却从不怀疑自己身边人的忠诚。因为他知道如何善待自己身边的人,他不是一个薄情寡恩的人。在战场上,他曾经无数次挽救自己身边亲信的性命。

    “为什么要背叛我!”

    他一把攥住王群路的衣服前襟,眼神里的怒意如升腾的火焰一般令人心悸。

    “背叛……这个词真的不好听,你或许可以换一个,比如……选择?”

    王群路挣脱开王伏宝的手臂,向后退了一步,虽然他可以装出无所谓的样子,但他的手却还在不由自主的颤抖着。虽然杀王伏宝这是之前王咆就和他商议好的事,可真的实施起来的时候他还是无法做到心如止水。毕竟这么多年,他所扮演的一直都是对王伏宝忠心耿耿的角色。

    “选择?”

    王伏宝软软的倒下来跌坐在地上,他看了一眼自己胸口上还插着的横刀,血并没有流下来多少,但是王伏宝却知道,只要那横刀从胸口里抽出来,血就会如瀑布一样喷射出来。王群路这一刀因为害怕所以刺的稍微偏了些,没有正中心脏。但王伏宝极清楚,只要刀子抽出来,用不了多久流血也能让自己渐渐的死去。

    他坐在地上,低头看着胸前的横刀:“你的选择就是杀了我?他们给了你什么样的允诺,你竟然能做出这样天诛地灭之事?”

    “天诛地灭?”

    王咆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他走到王伏宝对面蹲下来,看着这个将自己养大的义父一字一句的问道:“那么你反了窦建德,是不是也应该有个天诛地灭的结局?父亲……世道已经成了这样,你怎么还这么单纯白痴?”

    他笑着说道:“看不懂这个世道的人,注定了会被淘汰。”

    “你杀了我……就不怕我的部下杀了你们?”

    王伏宝抬起头看着王咆,眼神里的恨意却逐渐淡然了下去:“我知道从小你就要强,你的心也足够冷硬。但我还是没有想到你的心会硬的这个地步……告诉我,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要杀我,从什么时候和这些人勾结在一起的。”

    “很简单啊,我的父亲。”

    王咆指了指裴寂,又指了指陈政:“和他们勾结在一起的时候,自然就想到了要杀你。这本就是密不可分的一件事,认识了他们这样的人,我才发现原来自己之前真的太软弱了。他们教会我,做什么样的人才能在这个世界上立足,才能成为人上人。”

    “是我送你回洺州养伤的时候?”

    王伏宝问。

    “是啊……你把我送回洺州之后就不闻不问,如果不是我自己够机灵,只怕我早已经死了不止一次了。那个时候有不少官员都来宅子里逼问我你造反的事,也正是那个时候,裴大人他们开始接近我……你知道的父亲,他们这样的人总有一种预感到危机的本事,然后在危机到来之前为自己铺好后路。”

    “怪不得……”

    王伏宝点了点头,转身看向王群路:“那么你呢?你能得到什么?”

    “少将军……少将军许我一大笔钱财,还许我回家和亲人们团聚。这该死的战争老子早就打的厌烦了……今日不知明日会不会死,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看到亲人,我过够了……我要回家!我的儿子已经五岁,可我还没有抱过他!”

    说到这些的时候,王群路变得越发激动:“我不想打仗!”

    “我也不想。”

    王伏宝笑了笑:“但我没有想到你居然是因为这个杀我,为什么你不和我说?只要你说了,我怎么可能不放你回去?”

    “因为他要的可不止这些。”

    王咆笑着走到王群路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他确实是想回家去和娘子孩子团聚,但他更想衣锦还乡。一个开国公的身份,一大笔钱财,一个冠军大将军的军职,一块免死金牌……这些,你能给他么?”

    “白痴!”

    王伏宝苦笑着摇了摇头对王群路说道:“免死金牌……你怎么会信这些,你杀了我……他们若是不把你推出去,怎么安抚我手下那些将领?”

    “你看,我就说父亲这么聪明,若不是你来下手肯定极难成功吧。”

    王咆笑着,忽然将匕首戳进了王群路的心口然后用力拧了几下:“再说……我忤逆弑父的事,少几个人知道总是好一些。可是你放心,我应允了你的事不会反悔。我会派人告诉你的家人,你是为了保护大将军力战而死的。会给你家人一大笔钱财,这样他们还会对我感恩戴德……不是么?”

    “不行!”

    陈政往前跨了一步大声道:“你这样做,谁来顶罪!”

    ……

    ……

    陈政怒道:“之前已经商议好的事,你怎么能临时变卦?若是你把他变成一个忠心耿耿的人,那么杀王伏宝这个罪过谁来扛?外面还有至少有几十个对王伏宝忠心的将领,他们若是反了谁来镇服!”

    “你!”

    声音来自陈政身后,不是他身前的王咆所说。

    噗的一声,一柄匕首刺进了陈政的后心,刀子全都没入了他的身体,陈政甚至感觉到了那冰冷的刀锋在自己心脏里来回绞动。他艰难的转过身子,就看到了裴矩那张似笑非笑的脸。第一次,陈政发现裴寂笑起来是那么可怕。

    “第一次亲自动手杀人,这感觉不怎么好。”

    裴矩向后退了一步,却没有避开陈政身子里喷出来的微烫的血液。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忍不住摇头叹道:“文人要亲自动手杀人,这是一件多么无奈的事。”

    “为……为什么?”

    陈政的身子缓缓倒了下去,不甘的看着裴寂的眼睛。

    “王群路是王伏宝的亲兵校尉,没有道理突然刺杀他对不对?就算说出去也没几个人会相信,王群路已经跟了王伏宝这么多年,忽然下手,总是有许多令人生疑的地方。但你不同啊……我们可以说,你是窦建德忠心不二的臣子,为了给窦建德报仇而假意投降,然后趁机刺杀了王伏宝大将军。”

    “这个故事,更可信一些。”

    裴矩从怀里摸出一块洁白的緤布手帕,擦拭着手上的血迹:“总得在大夏的朝廷里找一个有分量的人来顶这大罪,既然要说谎,总要认真些。你是兵部尚书……勉强够了。”

    王咆笑了笑,在王伏宝身边坐下来:“父亲,你不知道我在洺州城里受了多少苦,刑部的那些杂碎对我动了多少手段。还有曹皇后那个贱人,刑部的那些狗东西都是她指示来的,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发誓要报仇,我要让那个贱人死无葬身之地!而在做这些之前,自然是先要把大夏的皇帝干掉。”

    “可是凭我的能力,想要谋逆造反显然不可能。幸好……还有你,我最敬重的父亲,真应该对你说声谢谢。”

    王伏宝冷冷笑了笑,看着反而比自己先死去的王群路说道:“利用人的野心,这一点你做的真的很好……可你这么急着跳出来,难道没有想到自己以后怎么办?谁称帝,大唐的人马就会杀到谁面前……凭你现在的实力,你可挡得住燕王李闲?”

    “没什么,大不了退到涿郡去。”

    王咆微笑着说道:“父亲,博陵崔氏富可敌国,我只需带兵走一趟粮草钱财什么都不缺。涿郡现在空虚,只要我拿下涿郡,北可出塞北,东可走辽西,李闲就算再强又能怎么样?只需给我三五年时间,我就能把河北抢回来!”

    “皇帝……男子汉大丈夫,既然生于乱世,哪怕是做一日皇帝也是极好的。这句话……父亲应该不会忘了吧?”

    “好……很好。”

    王伏宝冷冷笑了笑,抬起手指着王咆的脸说道:“想不到我还养了一头野心这么大的恶狼……不过也好,今日红线死了,我这就去追她。只是……你要看清楚,今日我反窦建德,你反我……难道日后就没有人反你?”

    王咆脸色一变,下意识的看向身后的裴矩。

    这一眼,将裴矩吓的向后连着退了两步。

    但是很快,王咆就笑了笑说道:“父亲,我知道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你想让我和裴大人生出隔阂,互相怀疑对不对?可你还是低估了我和裴大人之间这关系的牢靠,我们之间没有感情,只有利益……他需要我,我需要他,所以……反而比有感情羁绊的关系,更牢靠。”

    “哈哈!”

    王伏宝放声大笑,艰难的挪动了身子贴近王咆耳边用极低的声音说道:“你这样想?难道他也这样想?男人啊……既然生于乱世,哪怕做一天皇帝也是极好的……极好的。”

    说完这句话,他猛的将自己胸口里的横刀抽了出来。

    微烫的血一下子喷了出来,溅了王咆满脸都是。

    而王伏宝的话,却在他耳边久久不曾散去。

    ……

    ……

    “陛下……这是哪儿?”

    “这是芳华殿。”

    窦建德看了一眼地上那些尸体,急切吩咐道:“你们快换上这些叛军的衣服,一会儿说不得还有人会搜到这里来……北城三门都是夏侯不让的人,朕实在想不到那几个贼子竟然早就已经投靠了王伏宝。”

    换上了一身叛军衣衫,窦建德缓步走进芳华殿。当他看到那个倾城之美的女子,身上的衣衫被扯乱了却依然脸色平静忍不住心里气恼。

    “若不是朕来的及时,今日你只怕会被那些卑微的乱兵凌辱!”

    曹皇后跟在窦建德身后,从这个自己曾经极端仇视的女子身边走过,只是此时,她哪里还有心思去计较以前的那些事。她看都没有多看一眼萧怡甄,快步走进去寻了一杯茶灌进嘴里。

    躲在密道里的张婉承长长的舒了口气,庆幸自己没有冲动的闯出去救萧怡甄。她是最看不得这种事的人,若不是窦建德等人恰好到了此处,此时她早已经杀出去了。

    “陛下逃到我这里,似乎也不安全。”

    萧怡甄看了窦建德一眼,语气清冷的说道。

    “朕休息一会儿就走,换上叛军的衣服,总有机会混出去。”

    “是啊……”

    萧怡甄忽然笑了笑,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萧皇后:“脸上涂些血污,陛下再将胡须剃掉,换上叛军的衣服的确有很大的机会混出去,陛下身边还有这十几个忠心耿耿的侍卫,活着逃出洺州的机会并不是很小……只是,我却不能跟着陛下一块走了。”

    这话触及到了窦建德心里的柔软,他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回答道:“你放心,朕若出去,必然也会想办法带你一起走。”

    “可不行呢。”

    萧怡甄看着曹皇后,微笑着说道:“我是女人,就算女扮男装还是极容易被人发现,陛下应该清楚的很……带着女人出宫,无异于自寻死路。陛下九五之尊,怎么能因为我这样一个小女子而枉送了性命?”

    她的嘴唇轻开轻闭,声音悦耳动听,眼神没有看窦建德而是始终盯在曹皇后身上:“我倒是好羡慕曹皇后,能和陛下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一瞬间,曹皇后的脸色变得惨白如纸。

    藏在密道里的张婉承脸色也一变,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