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章 大夏独尊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腊月二十九,魏县失守。

    距离过年只有一天的时候,这个消息传到繁水燕云军大营,这个消息让所有人过年的喜悦都淡了下来。自从攻入河北之后,燕云军少有一败。徐世绩领兵谨慎而不失锐意,又逢夏军实力大损,士气低迷之下,王伏宝为首的夏军与燕云军对攻从没有打赢过。

    但自入冬之后王伏宝带兵严防不再出战,寒冬之际,燕云军的攻势也难以展开,几次进攻都被王伏宝防的严严实实,徐世绩便是胸有万千韬略,也只能暂且休战。

    一味的防守对于夏军来说算是耻辱,在大夏的疆域上被敌军逼的不敢出城怎么说都不光彩。但防守对于夏军来说却大有益处,燕云军虽然不缺粮食,但粮道却太过漫长。天气严寒,运粮的队伍行进艰难。黄河上又有不少浮冰,船队也回了巨野泽休整。对于在河北的燕云军来说,他们面临的困难远比夏军要大。

    所以,王伏宝只要不出战,就是在消耗燕云军的战力。

    不管是自兴洛仓还是黎阳仓运粮过来,都有数千里之遥。这样漫长的粮道,沿途消耗就是一大笔钱粮。以千人护粮前行计算,自兴洛仓到河北,沿途消耗的粮食十去二三,再遇到天有雨雪,损失还要大。

    而自东平郡,齐郡,鲁郡三地运粮过来虽然道路近了,可隔着黄河,运粮的船只渡河都要小心翼翼。

    谁都以为这个冬天就会这样僵持下去,燕云军等到春暖再进攻。而夏军也趁着冬天好好的休整,积蓄力量准备反击。

    可就在这个时候,王伏宝的反击来了。

    魏县虽然是个不大的地方,但在此时战略位置却极为重要。徐世绩亲率大军在魏郡尧城一带驻扎,张亮率军十万在馆陶县一带驻扎,王伏宝带兵打下魏县,就相当于在徐世绩和张亮之间楔进去一颗钉子。

    若不是繁水还有薛万彻的五万大军,燕云军的阵线就会被王伏宝这一刀斩为两段。徐世绩和张亮的人马不得联系,首尾难以相顾。

    繁水县距离魏县不过百里左右,魏永的亲兵队正赵小三冲出重围赶到繁水的时候,魏县已经失守。

    魏永战没,近四千燕云军被屠戮殆尽。

    这一战,夏军攻克魏县之后竟是没有留下一个活口。近四千具尸首被夏军从城墙上丢了下去,就丢弃在城外荒野上,不掩埋,不理会。尸体在城外冻得如石头一样硬,成了孤狼野狗过冬的饭食。

    下这个命令的,是王伏宝的义子王咆。

    小将王咆不过十七岁年纪,深得王伏宝喜爱。王伏宝半生未娶,他和窦红线之间虽依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奈何曹皇后和窦建德都反对这门亲事,两个人也只能各自哀伤。窦红线一怒之下找了个庵子出家为尼,带发修行。大夏朝中之事,她再也不闻不问。

    一个在战场上屡有功绩的女中豪杰,就此青灯古佛相伴。

    王伏宝对窦建德忠心耿耿,虽然他知道窦建德对他并不信任,但依然扛起了保卫大夏的担子,若是没有他,说不得入冬前徐世绩就能一口气打到洺州城下。

    驻扎在繁水的薛万彻见到赵小三之后,听他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眼神中闪过一丝忧色,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魏县的位置确实很要紧。

    “夏军攻城,兵力多少?”

    在繁水县衙大堂里,薛万彻俯身问站在下面的赵小三:“领兵攻城之人又是谁?”

    “天色太黑,只看到敌人尽穿白袍,借着大雪遮掩踪迹偷偷潜到了城墙下面,甩挠钩套索攀爬城墙。将军……魏县的城墙太矮了!卑职带着人从城里杀出来求援的时候,夏军已经攻进了城内。看样子,人数不下数万……领兵的将领应当便是王伏宝本人,率军攻城的那敌将年纪不大,倒不知道是何人。”

    “数万人马……”

    薛万彻微微皱眉,沉思了一会儿道:“你且下去休息,你家将军只怕已经战死……安心,我会为你家将军报仇。”

    “谢将军!”

    赵小三抹了一把眼泪,躬身退了出去。

    “德正……”

    薛万彻侧头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锦衣男子,微皱着眉头问道:“明日便要过年……若是立刻率军反攻魏县,只怕士兵们心里多有抵触……可若是不立刻将魏县夺回来,大帅必然不悦。”

    “将军”

    表字为德正的是个看起来三十几岁的清瘦男子,一身锦衣,显然身上有着功名。但他没有穿官服,倒是显得有些奇怪。

    “我在想,王伏宝打魏县,真的仅仅是想打魏县?”

    他叫崔潜,博陵崔氏这一任的家主。

    当初他派人秘密往长安,打算归顺大唐。正值阿史那朵朵率领草原骑兵南下的时候,他不得不寻求保护。恰逢徐世绩率领大军北上,他派去的人觉着往长安数千里之遥往返不易,索性直接去求见徐世绩。

    徐世绩知道博陵崔氏的影响力,若是崔氏臣服,拿下河北之地也会轻易许多,所以便派人招崔潜来军中效力。薛万彻和薛万均因为大败窦建德有功,被徐世绩提拔,升薛万彻为正四品武贲郎将,领兵五万驻扎繁水。

    ……

    ……

    崔潜是名满天下的博陵崔氏的家主,其影响绝不仅仅是博陵一郡之地。整个河北,包括在大夏为官的崔氏子弟多如牛毛。他能亲自到燕云军来效力,这对于燕云军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

    徐世绩招崔潜来军中,便是逼着崔氏表态。按照道理,崔氏家主绝不会如此轻易简单的离开博陵。但崔潜来了,让所有人都觉着有些意外。

    徐世绩要崔家一个态度,崔家给的态度显然明确的让人出乎预料。

    因为崔潜身份有些特殊,进入燕云军中徐世绩也不好安排职位,索性便让他在薛万彻军中做事,虽然身无官职,但在军中的身份如长史一般。在繁水燕云军中,地位仅次于薛万彻。

    此人心思缜密不失灵动,薛万彻对他颇为敬重。

    “德正,你的意思是?”

    薛万彻问道。

    崔潜曾经在大隋军中为将,曾经追随大业皇帝杨广征伐辽东。后在涿郡罗艺麾下为官,曾经做到了涿郡郡守的位置。大隋之乱始起,他便辞官回家。罗艺因为博陵崔氏的势力庞大,所以也没有难为他什么。

    崔潜走到舆图前面,指着燕云军数十万人马驻扎的几个地方,用炭笔连成一条线:“大帅在尧城,咱们在繁水,张将军在馆陶……魏县在繁水西北,距离王伏宝的人马最近。”

    他将这条线连好之后,看了薛万彻一眼:“将军,您看。”

    这条线画出来之后,形势顿时明朗起来。

    “我明白了!”

    薛万彻看似性子直率,实则极有心机,只看了一眼便明白了崔潜的意思:“王伏宝打的不是魏县的主意。”

    崔潜点了点头道:“魏县所在虽然极要紧,魏县一失,夏军向前突进百余里,如楔进咱们大军阵线里的一根钉子。但……这根钉子楔的还不够深!”

    “王伏宝的意图,就是要切断大帅和张将军的联系。但仅仅打下一个魏县还差的远……”

    “攻魏县……”

    薛万彻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引我率军救援,他设伏于半路。若是真的想切断了大帅和张将军之间的联系,在繁水的我……才是王伏宝要对付的。一个魏县,确实不够啊……王伏宝,倒是好算计。”

    他看向崔潜问道:“德正,你可想到了破敌之策?”

    “若不即刻率军抢回魏县,夏军士气必然大受鼓舞。而若是这样急匆匆的赶过去,反倒是中了王伏宝的诱敌之计。”

    崔潜想了想说道:“但终归还是要打的。”

    他贴近薛万彻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薛万彻眼神一亮,随即用力点了点头。

    ……

    ……

    魏县

    城墙上,一身银甲的王伏宝看了看城外的燕云军尸体,忍不住微微皱眉。将燕云军的尸体都丢在城外,这是他义子王咆的命令。无论如何,这样做也有失道义。自古征战,即便双方深仇大恨,也很少有虐待敌军士兵尸体的事发生。

    杀战俘者多,虐尸首者少。

    “勇先”

    他回头看向站在神侧的王咆:“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父亲。”

    王咆抬起头,看着王伏宝的眼睛说道:“两军交战,不辱尸体,这是亘古以来的道理,但道理是人来讲的,人才是道理。现在情势不同……这半年来,咱们屡战屡败,士兵们被敌军压的几乎透不过来气,对于敌军,士兵们甚至心有畏惧。”

    他顿了一下说道:“若士兵没有一颗狠戾之心,怎么有一往无前之勇?孩儿这样做,只是为了让士兵们有报仇的爽快。将敌人屠尽,将尸体丢弃于荒野,任凭野狗撕咬吞食,士兵们看了,心中便会解恨,这才是道理。”

    “只有让士兵们没了惧怕之心,让他们知道敌人也是人,也不过是两手两脚,没有三头六臂。他们才会鼓起丢了的勇气,临阵决战之际……勇气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偏激了些。”

    王伏宝摇了摇头:“虽然你说的有些道理,但你有些想当然了。”

    王咆嘴角挑了挑,显然对王伏宝的话不以为然。但他还是垂首,恭谦的说道:“请父亲教导。”

    “你只想到让士兵们解恨,那你有没有想到。”

    王伏宝指着城外的横七竖八的尸体,极认真肃然的说道:“士兵们会不会想到,若有朝一日他们战败……敌人会不会如此对待他们的尸体?若有朝一日他们战败,敌人报复起来,会不会祸及无辜百姓?百姓之中……多有他们的妻儿家眷。”

    王咆脸色微微一变,但眼神依然冷傲。

    “只要不再败就是了。”

    他站直了身子,看着那些尸体说道:“若有一日,我真败了……那么尸体被敌人践踏又如何?败了就是败了,哪里还有什么尊严?我最厌恶的一句话,便是虽败犹荣……既然败了,哪里还有什么荣?既然败了,何必去在乎那具皮囊?被野狗吞噬,秃鹰叼啄,是败者的下场,无需同情。尊严……从来都只属于胜者。”

    王伏宝一怔,却没有说话。

    王咆缓步走到王伏宝身边,站在城墙边缘处指着远方说道:“这里是大夏的国土,燕云贼在这片国土上烧杀抢掠,抢去了大夏的百姓,粮食,村庄,城池……为什么还要对他们心怀仁念?只要是敌人,管他是活人还是尸体,都要受到惩罚。”

    他一字一句的说道:“对付敌人,从来不需要仁慈和怜悯。杀戮严惩才是唯一的办法,只有杀到所有敌人惧怕,杀到他们不敢再动侵扰我大夏的念头,杀到即便大夏的军队踏上他们的领土他们也不敢反抗……这才是道理,这才是战争……”

    “纯粹的只有血的战争。”

    “对敌人何须怜悯仁义?哪怕是尸体?”

    王伏宝喃喃的重复了一遍,过了很久,他长长的叹了口气道:“或许你是对的。”

    “战争,不需要感情。”

    王咆笑了笑:“来一个人杀一个人,来一万人杀一万人……以杀制敌,敌人将不敢来。然后咱们杀回去,敌人抢了咱们一粒粮食,咱们便抢他整座粮仓。敌人杀我一个百姓,咱们便屠掉他一座城池。敌人毁我一亩良田,咱们便让他万里焦土……”

    “若如此,大夏独尊!”(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