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八章 小人物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知道这一战事关生死存亡,秦王军的士兵们在黎明前最黑暗的这一段时间里发动了暴风骤雨般的攻势。前面的士兵被羽箭放翻在地,后面的人踏着他们的尸体继续向前。没有战鼓,没有战歌,只有士兵们声嘶力竭的呐喊声。

    也不知道是在为自己壮胆,还是想吓住敌人?

    燕云军的士兵分成了两队,轻甲步兵和弓箭手大部分都集结在了大营营寨一线。手持巨盾的士兵们蹲在地上,在最外围形成两层盾墙。弓箭手站在巨盾后面,透过盾牌之间刻意留出来的缝隙向外she箭。

    训练有素的燕云军,无论是攻还是防都极有经验。十年征战,让这支军队有一股逢战必胜的气质。从最开始假装慌乱中恢复了秩序之后,秦王军便再难向前轻易推进。弓箭手之间的较量不似短兵相接那般血腥,但死伤的人数却让人震撼。

    当燕云军的弓箭手们she空一个箭壶的时候,损失了数千名士兵的秦王军终于冲到了营寨外面。大批的步兵在盾牌手的掩护下开始将拒马鹿角搬开,然后甩出套索套在营寨栅栏上,几十个人甚至上百人共同发力向后猛拽,试图将营寨的栅栏拽翻。

    箭楼开始摇晃,上面的燕云军弓箭手忍不住惊呼起来。不少人开始往下纵跃,还没来得及跳下来,箭楼便不堪重负的呻吟了一声之后轰然倒塌。上面的士兵和碎木一同跌落,还来不及站起来就被疯狂的秦王军士兵乱刀砍死。

    一个燕云军的弓箭手落地之后没有立刻站起来,而是横着向同袍的阵营方向滚出去好几步远,从地上顺势抓起一柄横刀,看也不看的向后挥舞了几下。感觉到刀身上传来的阻力,他知道有人被自己砍伤。

    一边疯狂的挥舞着刀子,他一边往阵营方向急冲。

    “救我!”

    他大声呼喊了一句,在手指即将触碰到巨盾的时候被后面的秦王军士兵拽住了衣服,他伸着手拼尽全力的往前抓,这个时候他多希望有人能从盾阵后面冲出来拉自己一把。可现实是如此冰冷,严阵以待的燕云军绝不会因为他而将盾阵打开一道口子,那样的话无疑是为敌人打开了一扇通向胜利的大门。

    被抓住双脚的弓箭手哀嚎着,却无法站起来。很快,被拖进了敌人人群中的弓箭手就失去了踪迹。[]血和碎肉在人群中不断的飞出来,其中还有内脏和断裂的四肢。疯狂的人群就如同一群饥饿的狼,大口大口撕咬着面前看到的一切东西。

    当营寨的栅栏逐渐被拽翻之后,秦王军士兵们面前出现的是几层盾阵。燕云军的弓箭手已经整体后撤,盾阵缓缓合拢形成了一堵密不透风的墙。在这堵墙后面,大批的轻甲长矛手迅速的跑到位置上,接替了弓箭手成为防御的主力。

    当狼群一样的秦王军士兵们冲上来的时候,盾阵中一瞬间刺出来密密麻麻的长矛。整个盾阵看上去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仙人掌,锋利的长矛迅速而狠戾的戳了出来。噗噗的闷响不绝于耳,才冲到盾阵前面的秦王军士兵立刻就被戳翻了一层。

    就好像一群无视死亡的行尸走肉一样,倒下去的士兵还没有断气,后面的人已经红着眼睛又冲了上来,长矛在盾阵中不断的刺出收回,再刺出,再收回,就好像一台开足了马力的绞肉机,不断的收割着生命。

    终于,一个秦王军士兵趁着面前的长矛抽回去的瞬间冲到了盾阵前面,他啊的喊了一声,飞身向前一扑,用自己的肩膀狠狠的撞击在了盾阵上。

    蹲在地上用自己肩膀扛着巨盾的士兵立刻就被这巨大的力度撞的几乎坐在地上,肩膀上就好像被重锤擂了一下似的。

    他咬着牙将盾牌再次直立起来,却发现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颗人头。

    这颗人头睁着眼睛,断了的脖子上都是血。

    死不瞑目。

    这就是那个撞在巨盾上的秦王军士兵,在撞击在巨盾之后却被自己身后的同伴误杀。已经红了眼睛的同伴疯狂的挥舞着横刀,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面前挣扎着站起来的是自己的袍泽。

    人头飞进了盾阵里,喷着血的尸体倒在了盾阵外面。

    当越来越多的秦王军士兵涌到盾阵前面的时候,最前面的秦王军士兵就算不想送死也没了别的选择。后面的人顶上来,他们连转身都不行。被同伴推着向前挤压,然后被捅出来的长矛戳死。

    死尸在盾阵前面堆积起来一个高坡,后面的士兵踏着这尸体组成的高坡跃进了盾阵里面。[]

    厮杀,更加的惨烈起来。

    …………站在襄阳城城墙上的梁帝萧铣脸se有些发白,他手里拿着的是一件他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这个神奇的东西可以让远处的景se变得很近,也能让他将城外的厮杀看得一清二楚。有这个东西,他甚至能看到血在半空中被泼出来一样的场面。

    他缓缓的将手里的东西放下来,深深的吸了口气平复心情。

    “这个东西叫什么?”

    他低声问。

    “千里眼”

    他身边站着的一个身穿黑袍的年轻男子低声说道:“是燕王殿下想出来的主意,然后由我们军稽处二部的工匠们打造出来的。可以将远处的东西放大,在战场上将军们用来观察敌情很有用。”

    “确实很有用。”

    萧铣叹了口气,有些感慨的问:“我听说燕王殿下是个无所不会无所不知的人,就好像……生而知之一样。他总是能想出很多别人想不到的东西,据说你们军中那种威力极大的火药包也是燕王想出来的?”

    “是”

    关小树微笑着说道:“很多人都说,燕王殿下就是个生而知之的人。”

    “这样的人……是上天眷顾的人,难怪他会有今ri的成就。”

    萧铣的语气中有些无奈,是那种面对一个自己永远也不可能战胜的敌人的时候的无奈。他本来从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什么生而知之的人,但当关小树将燕王的一些事说出来之后,他发现上天原来对每个人确实很不公平。

    最起码,上天对燕王李闲的照顾就让别人嫉妒。

    “你错了。”

    关小树摇了摇头道:“上天不会眷顾任何一个人,因为上天是无情的。你难道不知道?燕王在起兵之前的生活似乎一点也不如意。如果你说上天眷顾他,为什么又安排下了种种磨难?还是那种一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的劫难?”

    萧铣听说过李闲的过往,所以他无法回答关小树的问题。

    “事在人为,关天什么事?”

    关小树笑了笑:“这话不是我说的,是燕王说的。我在进入军稽处之前,也从不曾知道燕王连天都不放在眼里。不过这也同样是我的骄傲,有这样一个主公难道不是一件很值得吹嘘的事?”

    “恭喜你!”

    关小树看着萧铣说道:“你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萧铣眼神有些悲凉,看了看手里的千里眼语气苦涩的说道:“燕王殿下让你送给我这个东西,是不是让我亲眼看着他是如何将敌人踩在脚下的?如果是的话,这个东西对于我来说同样是耻辱。”

    关小树微笑道:“我可不认为,你败给我家主公是什么耻辱。”

    “也许在不久之后,你就会因为今ri做出的选择而庆幸甚至是得意。而不是如现在这样,站在这里懊恼失望。燕王殿下能有今ri之成就不是因为运气好,你之所以会失败也不是因为运气差……或许你会想,如果没有李世民这个疯子不计代价的攻打你的梁国,或许你现在不必屈辱的向燕王殿下投降。”

    “但我要告诉你的是……”

    关小树看着萧铣,语气平淡而认真的说道:“李世民之所以能活着离开长安,之所以能在很短的时间内东山再起,之所以能围攻你的襄阳城逼得你走投无路,也不是他运气好……而是因为这是燕王让他这样做的。”

    “从一开始李世民就不过是我家主公布下的一颗棋子罢了,主公让他来打你,两败俱伤之后……主公再南下岂不容易许多?你现在应该明白,李世民,根本就不是主公的对手,只是棋子……你面前看到的是一颗棋子在抗争自己的命运,但你什么时候看到过,棋子能走出棋盘?”

    听到这番话,萧铣浑身上下都冷的难以抵抗。

    就好像掉进了一个冰窟中,根本就挣扎不出来。

    …………谈判的目的就在于让对手心服口服,或者可以说让其死心。关小树是个谈判的高手,他让萧铣感受到了什么是绝望,什么是无力。

    他说的没错,李世民确实是李闲一直在摆布的一颗棋子。但毫无疑问的是,李世民这颗棋子险些挣脱开棋盘的束缚,走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就在现在,李世民依然有可能将棋盘摔碎,自己再造一个属于他的棋盘。

    但李闲亲自来了,就是为了将他死死的按在棋盘上。

    李世民看着远处终于出现了一些崩溃迹象的燕云军盾阵,忍不住松了口气:“嗣十三,你到孤身边来。依你看……咱们是不是该全军压上了?”

    嗣十三好像有些失神,听到李世民叫他反应稍微迟疑了一下。他歉然的笑了笑,然后走到李世民身边。

    “主公,臣以为可以全军压上了。燕云军的盾阵已经被撕开了口子,大军只需再加一把劲就能冲进去。只要溃败的势头形成,李闲就是神仙也救不了。”

    嗣十三走到李世民身边,下意识的将手放在了横刀的刀柄上。但他犹豫了依稀一下,又将手松开。

    “对啊。”

    李世民笑了笑,笑容有些诡异:“孤等着能击败李闲,已经等了太久了。”

    他转过身看着嗣十三问:“如果孤胜了,夺下襄阳,杀死李闲,杀死萧铣,是不是等于打下了一半的天下?”

    “是”

    嗣十三点头道:“李闲若死,萧铣若死,天下没人是您的对手了。”

    “也就是说,孤该为以后考虑了对吗?”

    李世民再问。

    嗣十三怔住,不明白李世民说这些话的目的。就在他心里快速的计较着李世民到底什么意思的时候,忽然觉得心口上一凉。他下意识的低下头,就看到自己心口上多了一柄匕首,大部分锋刃已经刺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孤既然要为以后考虑了,怎么能在自己身边留一个祸端?”

    李世民笑了笑,手腕猛的一扭:“孤虽然到了现在也没看清你留在孤身边的目的是什么,但孤知道你绝没有好意。孤一直在想,什么样的人才会在自己的脸上划几十刀?唯一的答案是……一定是有着巨大仇恨之心的人才会做到这一步……而一个有巨大仇恨心的人留在孤身边,孤就算不确定你是不是想杀孤,孤如何能安心?”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他将匕首从嗣十三的心口里抽出来,将嗣十三摇晃着的身子推倒:“你不过就是个小人物,永远都只是个小人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