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一章 决战(十二)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当所有将领都退出大帐之后,札木合一把将怀里的女人推到在毡毯上。喝得半醉的札木合嘴里喷着酒气,看着那个女人笑着说道:“长生天真是眷顾我,让我得到了你这样的美人儿。我不管是你是从什么地方跑来的,也不管你到底是谁。既然你进了我的大帐,那你就是我札木合的女人!”

    他扑在那女子的身上,用满是胡须的脸摩挲着她依然娇嫩的肌肤。

    她吃吃的笑着,没有抗拒。

    札木合粗暴的将她身上的衣服都扯掉,甚至还撕坏了她心爱的衣裙。这是一件汉人女子的长裙,很漂亮。

    她白玉一样的肌肤在灯火照耀下散发着一种诱人的光泽,虽然她已经不再年轻,但她的肌肤依然很有弹性,她的腰肢依然纤细,小腹上看不到一丝赘肉。她的胸脯也依然高耸,就如同少女的娇柔胸峰一样的迷人。

    她并紧了双腿,扯过一张毡毯盖住半边身子,但她躺着的姿势太过撩人,盖上的毡毯反而给她白皙的身子增加了不少魅惑。她纤细的腰肢和双腿轻轻的扭动着,白羊脂玉一般的修长双腿让人看了血脉喷张。毡毯遮挡住了她的臀,却勾勒出一道诱人的弧线。

    她抬起一条腿,用脚趾在札木合赤-裸健壮的胸膛的上轻轻摩挲。

    “我的大汗,从你把我抱进帐篷的那天我就是你的女人了。”

    她媚笑着说道:“我是你的,只是你一个人的。大汗您是这天下间最强壮的男人,能给我快乐,给我幸福。”

    她的脚趾顺着札木合的胸膛缓缓向下滑过,最终抵在札木合胯下那物上。脚掌在那里来回摩擦着,一下一下,极尽挑逗之能。

    札木合的眼睛里充斥着最原始的**,他猛的的发出一声野兽般的低声咆哮。俯下身抓住她的脚踝,用力的分开了那一双迷人的修长美腿。

    没有一点前-戏,也没有爱抚。

    猛然刺入的东西让她有些难以承受,但她却做出一脸享受的表情。娇-喘声,呻吟声,在大帐中响起,似乎是在鼓励着粗暴的男人更加粗暴的索取。

    大帐外的风变得更猛烈了一些,呜呜的嚎叫着,就好像号角吹起的声音,隐隐中似乎还能听到厮杀的声音,还有弯刀相碰的铿锵之声。

    又好像,是鬼哭狼嚎。

    偷袭突厥人营地的队伍已经出发,战马踏地发出的声音遮挡住了大帐中的呼喊。在浓烈如墨的夜色中,数万骑兵长龙一样出了大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帐中的呼吸声渐渐的平稳了下来。

    札木合坐起来,抓起身边的酒囊拔开塞子灌了一口。他回头看着已经累的虚脱了一般的女子,满足的笑了笑。

    “你真是长生天赐给我的最好的礼物……比起那些只会哭喊叫痛的年轻女人,你更让人着迷,征服你这样的女人才会让我感觉到自己还没有老。”

    “大汗春秋鼎盛,正是最强壮的时候。”

    她卷缩在毡毯里,装出一副乖巧的模样。

    “中原的女子就是美!”

    札木合由衷的赞叹了一句:“草原的女人虽然火热,但却没人比你的腿更能缠人的。有劲!哈哈!”

    他放声大笑,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自己被突厥人俘虏了去的儿子。

    “你为什么要到草原上来?”

    他问。

    “我跟您说过的啊……有一个恶徒毁了我的家,杀光了我的家人,也杀死了我的男人,抢走了我的女儿……他夺走了属于我的一切。现在,那个恶徒就睡在我的家里,身边躺着的是我如花似玉的女儿。我尊敬的大汗,您不知道,我的女儿比我还要美丽一百倍,她的身子才是长生天为您准备的最完美的礼物。”

    她爬起来,伏在札木合的腿上:“只要您能帮我夺回我的一切,我愿意和我的女儿一起侍奉大汗。”

    “你的男人死了?”

    札木合问道。

    “死了!”

    她咬着牙点了点头,心里想着那个废物已经认了命,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看来他没有驯服你这头小母狼啊!”

    札木合哈哈大笑起来,抚摸着她光滑的脊背:“等我先把突厥人都杀光,夺回我的王座……我就带兵南下,无论是和都要去看看中原的锦绣江山。顺便帮你把家园抢回来,帮你把女儿也抢回来,让你的仇人匍匐在你的脚下……”

    札木合又喝了一口酒,酒水顺着他赤-裸的胸膛滑落滴在她身上。

    “我要他死!”

    她喃喃着狠毒的说道:“我要亲手杀了他!”

    那一夜,那两个耳光。

    她依然没有忘记,夜深人静的时候,每次回想起来,她都感觉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

    ……

    草原上是突厥人和铁勒人之间的决战。

    襄阳城里城外,是三方的决战。

    燕王李闲,秦王李世民,梁帝萧铣。

    毫无疑问,如果说突厥人和铁勒人之间的决战是在改变草原格局的战争,是争夺霸主之位的战争。那么在襄阳城这里,这一场决战无论是谁取得最后的胜利,也都将改变天下的格局。如果是李世民胜了,那么他就能一反颓势,非但可以在顷刻间拥有一大片江山领地,还有可能在最短的时间重新成为长安城的主人,乃至于中原天下的主人。

    如果是燕王李闲胜了,荆襄之地遂平。

    江南遂平,川蜀之地遂平。

    自古荆襄便是极重要之地,谁得之谁都有机会再进一步争霸天下。

    就在突厥人欢庆第一场大胜的这个夜里,铁勒大汗札木合在自己的大帐中征服着一个女人。在襄阳城里那座宏大巍峨的宫殿中,一袭黑袍的关小树坐在梁帝萧铣的对面,面带微笑,眼神中都是自信。

    在秦王军的大营中,李世民坐在尉迟恭的床榻前面。看着依然昏迷不醒的爱将,眼神悲伤。

    在燕云军最高大的那座帐篷里,燕王李闲的手指轻轻抚过一个女子的脸颊,为她擦去泪水,手指依恋着她的脸,她依恋着他手指上的温度。

    经历了这么久的分离,她终于再次见到了他。

    欧思青青在笑,眼睛里含着泪珠儿的笑。

    “安之……”

    她轻声呼唤了一声,然后扑倒在李闲怀里无声的哭泣着。在草原上,在青牛湖边的那座小楼里,她每一日都在思念着他,也曾悄然落泪。看着清澈但冰冷的青牛湖,似乎湖面上都是他的倒影。

    坐在小楼的窗边,她总是会想起第一次和他相见的时候。他的靴子,他的笑,他背后的硬弓,他俯身疾驰的背影。

    她总是会想起,他第一次出现在青牛湖的夜晚。那一晚她坐在窗边想他,然后他就突兀的毫无征兆的出现在自己窗口。就好像一个窃贼,成功的偷走了她的心。

    今天,又看到了他,触摸到了他,欧思青青放肆的宣泄着自己的眼泪和思念。

    李闲抚摸着她的发丝,眼神中都是歉然。

    “苦了你”

    他说。

    “见着你就不苦了。”

    欧思青青抬起头,在李闲的衣服上蹭了蹭自己的眼泪和鼻涕:“我不要再离开你好不好?我也不想再回草原上了,好不好?”

    “好!”

    李闲点了点头,很用力。

    带着泪痕的欧思青青笑了起来,在灯火下格外的迷人。她猛的抱住李闲的脖子,主动的吻住了他的嘴唇。

    李闲紧紧的抱住欧思青青的腰,感受着她温凉柔软的唇瓣。

    两个人这一吻吻了很长时间,长到时间似乎都停止下来。大帐中的灯火摇曳,但却无法将两个人的影子分开。

    ……

    ……

    坐在梁帝萧铣面前的关小树端起茶杯品了一口,表情淡然。他似乎一点儿也不急,虽然他之前说自己很急。就在大梁皇帝陛下的御书房里,这个军稽处六部的小档头,从五品的小吏,看起来倒更像是个主人。

    萧铣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将燕王李闲的亲笔信看了两遍,然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将书信放在桌案上,手臂随即颓然的垂了下来。

    “这件事……朕想和下面的臣子们商议一下。”

    萧铣看了关小树一眼,肃然道:“虽然朕的大梁已经到了灭国的边缘,但朕还是皇帝。这襄阳城还是朕的国都,城中有百姓军民十万,朕要对他们负责。朕希望你给朕一点时间,可以吗?”

    关小树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道:“请陛下尽快……我家主公心诚意切,等着陛下您的答复,而且您也知道,战局瞬息万变,若是在您下决断之前决战就已经开始,到时候即便您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只怕也错失了最好的时机。”

    关小树站起来,抱了抱拳说道:“您应该能做出判断,这场战争最后的胜利者会是谁。当今天下,谁才是真正的霸者!告辞……请陛下尽快安排。”

    说完,他转身离开。

    出了宫城之后,带着二十名军稽卫走了一段,关小树忽然想到自己既然已经是以使节的身份光明正大的现身,那何必还要回那座破庙里去栖身?所以他立刻回头,将暗中跟着他的一个梁军士兵抓了过来。

    “回去告诉周放吾将军,从今天开始我们就住在驿站中。”

    那士兵慌慌张张的跑了回去,不多时就有人从宫城中出来为关小树等人引路。一个军稽卫靠近关小树压低声音问道:“要不要派人去请万档头一块来?”

    关小树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让他睡破庙吧,那里比较适合他。”

    问话的密谍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听从了命令。

    “猪啊……猪啊……睡到哪里去,自然是睡在破庙里……”

    关小树轻声的哼唱了几句,声音压的极低……极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