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七章 决战(八)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回到大营里,李闲回到自己大帐之后便让人将万玉楼又找了来。嘉儿服侍着他洗澡更衣的时候,万玉楼已经在外面等着了。本打算与嘉儿洗个鸳鸯浴,结果因为某胖子来的速度太快不得不打消这个年头。

    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李闲缓步走进会客大帐,万玉楼跟在他后面进来,或许是刚刚经历过与李世民的人马相遇这么刺激的事,这个胖子脸色倒是没有什么疲惫反而有些兴奋未退。也才洗过澡,白胖胖的万玉楼看起来就好像一只刚出锅的馒头似的,看起来让人格外的有食欲……

    “主公,您找我臣有什么吩咐?”

    万玉楼规规矩矩的站在一边,垂着头说话。

    “别这这拘束,孤知道这不是你的性子。”

    李闲坐下来,指了指面前的凳子说道:“坐吧。”

    万玉楼犹豫了一下,没拒绝。欠着屁股在凳子,垂着头做扭捏状。这么大个胖子,扭捏起来的样子看了还真有亮点。李闲忍不住笑了笑问道:“孤听说,你和王启年,吴不善两个私下里关系极好,是吗?”

    “是……”

    万玉楼应了一声,然后又摇了摇头道:“不过……臣有时候也想狠狠的揍他们两个一顿。”

    “嗯,这句是真话。”

    李闲点了点头,然后俯下身子压低声音说道:“其实有时候看见王启年,孤也特别想揍他一顿。也没有什么理由,就是见了他就想揍的那种。”

    听到这句话万玉楼眼神一亮,猛的的抬起头道:“对对对,就是这种感觉。看见他就想把那干瘪老头的罗锅给他撅直过来,有好几次臣都忍不住想要动手了……可那家伙张嘴闭嘴就用县侯的爵位压着臣……臣还真不敢揍他。”

    “没事。”

    李闲笑着摇了摇头道:“孤若是揍他,这个有**份……等你再立些功劳,孤也给你个县侯的爵位。你俩爵位相同,品级也相同,揍他就正合适了。”

    “臣谢主公!”

    万玉楼连忙起身。

    “先别谢……立了功劳再说。”

    李闲坐直了身子,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孤问你,军稽处里的人,你觉得和谁合作让你最放心?当然,现在大营内外军稽处的人也没有多少,可以给你选择的人不多……孤只给你两个选择。”

    他伸出一根手指:“吴不善”

    再伸出一根手指:“关小树”

    万玉楼一怔,心里忽然生出来一股极浓烈的不祥。他的心跳开始加速,竟是忍不住手都开始颤了起来。

    “孤比较喜欢胖子,所以先让你选择。”

    李闲微笑着说道:“稍后王启年就会到,等他来了,这个问题孤也会问他。”

    才说完这句话,就听见外面有人用一种特有的谄媚声音说道:“臣王启年求见主公。”

    “滚进来”

    门帘撩开,瘦如枯木的王启年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微微垂着头,一边谄媚的笑意:“臣早就想过来给主公请安了,但辎重营的事确实太多了些。既然主公将这差事交给了臣,臣自然不能玩忽职守。也不知道听不到臣由衷的赞美之词,主公您这几天过的还适应不适应。”

    李闲忍不住笑了起来,指着王启年问万玉楼道:“是不是这个时候,特别想?”

    万玉楼使劲点了点头道:“没错!”

    听到万玉楼的声音,王启年吓了一跳:“哎呀我……你怎么在这里。”

    哎呀我-操……因为在李闲面前,第四个字王启年没敢说出来。

    “都坐吧”

    李闲摆了摆手吩咐道:“孤今日将你们两个找来,自然不是闲聊。这次到襄阳,务求速战速决,你们两个当然也都明白这一点,之所以刚才对你们说这些话,是想让你们放松一些……因为接下来孤要让你们做的事,绝对不轻松。”

    “有没有危险?”

    王启年下意识的问道。

    反应过来之后他立刻改口道:“臣的意思是,臣年纪比万玉楼要大,如果有危险的话还是交给臣来做好了。他还有好些年能活呢……主公不是经常教导臣说要尊老爱幼么,臣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万玉楼这娃去做有危险的事呢。”

    李闲嗯了一声道:“高风亮节。”

    万玉楼小声嘀咕了一句:“无耻之极……”

    李闲微笑着说道:“既然王启年有这个风度,那万玉楼你也不要客气。刚才孤的问题,还是你先来回答。这是王启年让给你的机会,你自己要把握。”

    “臣明白。”

    万玉楼的脸色变得极为纠结,犹豫了很久之后说道:“关小树这个人臣不了解,也没有共过事。但是臣听说此人极有能力,是六部最能干的一个。只是臣和吴不善一起做过不少事,彼此之间更熟悉也更默契一些。”

    “你的意思是,你选择吴不善?”

    李闲问。

    “是”

    万玉楼垂首道。

    “好吧”

    李闲点了点头,转头看向王启年,用遗憾惋惜的语气问道:“孤会给你选一个风水宝地做墓地,你要记住,你没能安享晚年是万玉楼害的你,不是孤……”

    ……

    ……

    王启年脸色吓得发白,忍不住颤声问道:“主公……臣没犯什么过错吧。”

    “没!”

    李闲笃定的摇了摇头。

    他笑了笑解释道:“有两个任务给你们,每人一个。但孤一时不好决断该让你们两个做什么,所以将选择权交给你们两个。万玉楼先到,所以孤就让他选了。而且你也没有意见,刚才你不是说了么,艰巨的事交给你,容易些的交给他。”

    “臣……”

    王启年艰难的咽了口吐沫:“臣还不知道要去做什么……当然臣谨记主公尊老爱幼的教导,那个……但是!既然是公务,便必须为主公您考虑。任何事和主公您相比都什么也不算,所以臣还是觉得,应该选臣力所能及的事来做……”

    “果然无耻!”

    万玉楼白了王启年一眼,然后抱拳认真的说道:“主公公正,既然已经有了决断自然不会轻易更改。不然如何取信于臣子?不能取信于臣子,如何取信于天下?所以……主公您还是吩咐吧,打算让臣做什么?”

    “你不是选了吴不善么?”

    李闲笑道:“吴不善现在在李世民的大营里潜着,他身边的力量还是颇单薄,孤打算让你混进李世民的大营里去,和吴不善联络。你们两个做事孤是放心的,至于该做什么,吴不善自然会告诉你。”

    “臣……”

    万玉楼的喉结上下起伏了几下,感觉自己嗓子里疼的厉害。

    李闲转头看着王启年说道:“既然万玉楼选了吴不善,那你就只能选关小树……关小树孤身一人进了襄阳城,他没有帮手,很难成事。所以孤必须派人想办法进襄阳城,协助关小树做好他要做的事。”

    王启年愣住,忍不住说道:“可襄阳城城门紧闭,根本进不去啊。”

    李闲点了点头:“你会爬墙么?”

    王启年使劲摇了摇头:“不会!”

    “所以孤才会说,害你的是万玉楼。你既然不会爬墙,可要进襄阳城却必须要爬那两丈多高的城墙进去……以你的本事,十成十会摔死。放心,孤既然应承了给你选一个好墓地,孤就不会敷衍你。”

    “臣会爬墙!”

    万玉楼马上站起来严肃的一本正经的说道:“臣虽然没有机会亲耳聆听主公关于尊老爱幼的教导,但刚才听王将军说尊老爱幼这四个字臣已经深有感触。臣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老家伙去爬那么高的城墙?这样艰巨的事还是臣来做比较好。进李世民的大营不需要爬墙,走进去就行了……所以臣想,简单的事还是让王将军来做吧。”

    “高风亮节!”

    李闲重复了一遍刚才咱们王启年的话。

    “无耻之极!”

    王启年小声嘀咕了一句。

    “既然这样……”

    李闲摆了摆手道:“万玉楼,你就想办法进襄阳城吧。至于怎么进去,似乎还难不住你。至于王启年……你怎么不谢谢万玉楼如此谦和礼让?”

    “臣……”

    王启年狠狠的看着万玉楼说道:“感谢万玉楼八辈祖宗……”

    万玉楼认真的说道:“我替我八辈祖宗们说不客气。”

    “行了,王启年你先回去忙辎重营的事吧,至于什么时候去联络吴不善,孤会再找你。进襄阳城的事比较紧迫,万玉楼你留下。对了……王启年你在辎重营将万玉楼用的上的东西准备一下,最迟明晚就要用到。”

    “喏!”

    王启年欢快的应了一声,转身走出了大帐。看着王启年那一脸轻松愉悦的表情,万玉楼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被算计了?

    ……

    ……

    夜色浓烈如墨,襄阳城城墙上的火把远远的看起来只有豆粒大小的光辉闪烁。城墙上当值的守军巡逻士兵来回走动,不时将目光看向汉水两岸那两片连营。一边是燕云军的,一边是秦王军的。远远的看过去,灯火如海,竟是带着一种别样的壮阔之美。

    黑暗中,几十个身穿黑色劲装的汉子悄无声息的接近了城墙。他们将身形完全隐于黑暗之中,动作轻如狸猫。为首的是一个蒙着脸,露出一双精光四射的小眼睛的胖子。也不知道这胖子是不是人,如此体重,竟然轻飘飘的好像一只巨大的蝴蝶一样,几个起落就到了城墙脚下。

    后面的人陆续跟上来,众人一字排开蹲在墙根下。

    为首的那胖子看着两丈多高的城墙,发出一声微微的叹息。他摇了摇头,然后紧了紧裤腰带。伸出两只带了鹿皮手套的手,夹住城墙转弯处的直角,猛的提了一口气向上蹿了出去。他的双手夹住墙角,双脚一蹬身子便向上攀上去一大截,手脚并用,只短短的两三分钟就攀住了墙沿。

    露出头往四周看了看,见没有巡逻的士兵经过,这胖子手勾住墙垛,一翻身就跃了上去。迅速的将后背上缚着的绳子在墙垛上拴好抛下去,他蹲在暗处戒备。城墙外面的黑衣人接住绳索,开始陆续攀爬。

    算计过时间,巡城的士兵每隔半个时辰就会经过一次。这几十个汉子用尽最快的速度也就刚好能全部登城,再多一人只怕都会被发现。几十个人全都上去之后,将绳索拴在另一边的墙垛上,在夜色中滑进了襄阳城内。

    襄阳城

    一座破败的关帝庙中。

    在残破的关帝塑像后面坐着一个年纪在二十岁左右的男子,一身黑衣。即便是仔细搜索打量,在夜色中也极难发现他的存在。他闭着眼,手指轻轻的抚摸着身畔的酒壶。

    酒壶已经空了。

    过了一会儿,这年轻男子睁开眼,缓缓起身,犹豫了一下之后往破庙外面走去。

    他的目标

    襄阳城皇宫。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