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六章 决战(七)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单人

    独骑

    骑黑马,擎黑刀,直面数千敌骑。

    骑在大黑马背上的燕王殿下,捏着敌军将领的脖子,如拎着一只死鸡,手指一紧,咔嚓一声,秦王军长史赵毋的脖子便被扭断。这个智谋过人,被李世民引为臂膀的人物还没有实现自己的报复,还没有展开属于他的画卷就被燕王硬生生扼杀。

    被拎在半空中的人,两条腿挣扎了几下随即毙命。李闲的手指松开,尸体缓缓的坠落了下去。扑通一声,砸起来一股尘烟。

    目瞪口呆。

    数千人的秦王军骑兵,数十名战将竟是没有人敢说话。他们眼睁睁的看着长史赵毋被燕王夺了去,眼睁睁的看着赵毋被扭断了脖子。胆子小的士兵竟然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不敢去看对面那个修长的身影。

    “孤只一人,尔等千军……临阵对敌,你们便只有这等胆魄?”

    李闲冷冷笑了笑,以黑刀指着那些秦王军的骑兵缓缓扫过:“谁人敢战,便上前来!”

    几十个骑兵将校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先应声。过了好一会儿,有人鼓起勇气大声喊道:“怕他什么!他只有一个人,就算他是燕王又能如何?咱们大伙杀过去,一人一刀也能将他剁成了烂泥。弟兄们,杀燕王建功立业!只要李闲一死,燕云军不战而败!这功劳之大,足够青史留名!”

    “对!怕他干什么。大家上啊!”

    有人高声附和。

    “他也是人,不是神灵!”

    “杀了他,建立不世之功!”

    “咱们有数千人马,他只有一人一刀。难道还能把咱们都杀了不成?别犹豫了,大家上啊!”

    喊话的人越来越多,鼓足勇气的话语也越来越激昂。可喊了半天,数千人竟还是没有人愿意第一个冲上去。

    “乱箭射死他!”

    也不知道是谁先反应了过来,众人立刻就心中一喜。对啊,没有人敢第一个冲上去,那就乱箭射死他啊,不管是谁第一个上去都是死,可放箭大家都会吧,隔着这么远还怕个屁啊。众人恍然,纷纷将硬弓摘下来准备射杀李闲。可燕王李闲退出去的距离在两百步之外,羽箭就算能飘过去也早就失去了力道。

    “上!”

    “你先上!”

    “你箭法比我好!”

    “进一百步就能杀了他,大家这么多人这么多弓。怕他做什么!”

    “对啊,怕他做什么。”

    “上啊!”

    李闲摇了摇头,心里一阵惋惜。他不是惋惜于对面那数千骑兵的怯懦,而是惋惜于自己没有带着铁胎弓。若是有铁胎弓在,这个距离也足以射杀对面的敌将。只需射翻三五人,剩下的人哪里还有胆子向前?

    若是有铁胎弓在,李世民早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你们还在等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秦王军阵中忽然传出来一声凄厉暴怒的呼喊。众人回头去看,就见之前钻进人群里逃走的秦王李世民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催马回来了。他的肩膀上还在淌血,后背上也在淌血,也不知道是因为失血太多还是因为愤怒,他的脸色白的有些吓人,更吓人的是他狰狞恐怖的表情。

    秦王这一声大喝,让众人脸上都有些发烫。

    不是他们真的懦弱,而是燕王的名气实在太大了些。站在他们面前的虽然只是一个人,却毫无疑问是先在天下间最高大雄伟的那个。论地位,论权势,无人可出其右。杀这样一个人确实能成就不世之功,可同样需要巨大的勇气支撑。更何况,十年前便传闻对面那人是个杀人魔王。世人皆说,死于燕王手里的人,不下百万。

    “谁杀了此人,孤便封谁为王!”

    李世民狰狞着喊了一句,从身边的骑兵手里将硬弓夺了过来催马往前:“跟孤一同向前,乱箭射死此人!”

    “喏!”

    秦王军的骑兵应了一声,人就是这样奇怪,没有人带头,人们都在推诿。有人站出来之后,他们便会跟在后面。可就在这个时候,燕王身后忽然传来一阵轰隆隆的马蹄踏地之声,一片浓烈的尘烟从远处迅速的朝着这边荡了过来。

    李闲回头看了一眼,嘴角勾出一抹迷人的弧度。

    他回过身来看向李世民,摇了摇头说道:“可惜了,孤今日没能斩了你。而你也应该觉得可惜,因为今天你同样有机会杀了孤。奈何……将乃兵之胆魄,你尚且怕死成了这个地步,又怎么能带得出来一支勇武之军?”

    李世民脸色大变,攥着硬弓的手忍不住剧烈的颤抖着。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他看着对面那雄伟的身影,喃喃自语:“他应该很怕死的才对!为什么面对数千骑兵,他竟然不逃?他为什么不怕?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了解他……他应该是怕死的,他是最怕死的!”

    自语间,神情有些疯癫。

    “燕云精骑!”

    也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随即掉头就往回撤。几十个将领簇拥着李世民,有人劝说,有人直接去拉了照夜玉狮子的缰绳,数千人调转方向迅速的离开。越跑越快,竟是没有人敢回头多看一眼!

    ……

    ……

    李闲看着那数千敌骑仓皇而逃,忍不住也松了一口气。

    手心里都是汗水。

    若是那数千骑兵一拥而上,别说他武艺非凡,便是大罗金仙只怕也难逃一死。他知道自己赌对了,若不是之前在千军之中夺将杀人震慑住了那些敌骑,只怕这会自己真的就要转身而逃。

    可他是燕王,是战无不胜的燕王。

    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怎么能逃?

    李世民说的不错,李闲是怕死。从始至终都怕死,若是换做十年前李闲刚从草原上回来的时候,面对数千精锐的骑兵,他只怕一个字都不会多说掉头就跑。别说十年前,五年前,他就算已经在河南站稳了脚跟,坐拥三郡之地,可若是如今日这样面对危局,只怕他也掉头就跑了。

    但是现在不行,最起码不到万不得已不能逃。

    不再看那些远去的身影,不再看逐渐淡散的尘烟。李闲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手心里的汗水,忍不住摇头笑了笑。一瞬间,紧绷着的神经和身体都放松下来。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的后背上其实也已经满是汗水。

    “装-逼果然是个技术活啊……”

    他笑了笑,心中觉得庆幸。若不是援兵及时赶到,今日自己只怕真的只能做一回逃命王爷了。

    不多时,裴行俨和万玉楼等人冲了过来。见李闲无事,众人这才松了口气。裴行俨和万玉楼本来是先追过来的,可半路上被一队秦王军的斥候发现截住,两个人杀尽了那十几个斥候之后,再找哪里还能看得到燕王的影子。幸好有万玉楼在,众人这才循着痕迹追了上来。

    李闲看了看,却只看到五六十个刀卫,还有罗士信三人。

    众人的战马尾巴上都栓着不少树枝,看起来就好像每匹马都拖着一个大扫把……

    李闲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这五六十人,竟是惊走数千精骑!

    “臣等来迟,请主公降罪!”

    罗士信等人下马,单膝跪倒。

    “都起来吧,是孤自己要追过来的,你们有什么罪……只是今日损了这么多人手,倒是孤的罪过。一会儿回去,将袍泽的尸首带回大营。”

    杀尽李世民麾下那二百余骑护卫,刀卫也损失了三十几人。

    “主公……”

    罗士信垂首道:“臣无能,让尉迟恭逃了。”

    他看了李闲一眼,语气中透着深深的遗憾:“此人倒是个有本事的,与臣战了几个回合,却没料到尉迟恭最后竟是骑马直接冲进了汉水,人马在水中翻腾了几下就看不到了。臣惦念主公安危便往这边赶来,也不知道尉迟恭是死是活。”

    “不管他”

    李闲摆了摆手道:“下游雄阔海他们守着,若是他不死也逃不了。咱们回去,总不能等着李世民点起大军再走。”

    众人皆笑,随即上马返回大营。

    还没有到约定好的地方,程知节见过了约定的时辰心中急迫,带着三千骑兵过河来寻,说起来,倒是没有看到水中有人马的尸体漂下来。接着燕王,程知节也松了口气。大军加速返回,今日过河来这一趟可以说惊险皆有,便是李闲也不得不说一声侥幸。

    ……

    ……

    回到自己大营之后的李世民先是陷入一种癫狂的暴怒状态,摔了大帐中所有能摔的东西,然后将那赵毋带着去救他的那数千骑兵的将校每人打了二十军棍,这才想起来尉迟恭迟迟未归,李世民立刻调派人马出去救援。

    这之后,李世民陷入了另一种极端。

    安静

    出奇的安静。

    站在他身后为他包扎伤口的医官小心翼翼的做事,连大气都不敢出,可也不知道沉思何事的秦王殿下,似乎根本就忘记了他的存在似的。就连医官处理好伤口之后告辞离去,李世民都没有听到。

    沉默了很久,想透彻了某件事的李世民终于长长舒了口气。

    “我不如你……”

    他低声自语了几个字,眼神中有些伤感。

    他站起来,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缓步走出大帐,他打算亲自带兵去搜救尉迟恭,如今这个大营里,能让他真正信任的人也就只有尉迟恭一人了。若是尉迟恭再出了什么事,他将如断了一条手臂般痛苦难受。

    “主公!”

    才出门,就看见不远处几个人搀扶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快步往这边来。

    “尉迟将军回来了!”

    对面那几个亲兵喊着,李世民脸色大变,快步迎了上去。那几个人几乎是拖着尉迟恭在走,浑身湿漉漉的虎将尉迟闭着眼,显然是昏迷了过去。

    “尉迟将军怕是一路逆流游上来的,脱了力昏过去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李世民颤抖着手亲自将尉迟恭扶过来,然后竟是蹲下,不顾自己后背上的伤势将尉迟恭背了起来。他背着自己忠心耿耿的部将,大步往医官所在的方向走了出去。

    “哪怕你现在已经是个废人,拿不起刀枪,舞不动长槊,孤也不能没了你……尉迟,孤……不能没有一个亲信啊!自离开长安,你无数次救了孤的性命。到了如今孤已经将你视为手足,你要活着……活着……孤总不能连个放心说话的人都没有……”

    李世民一路走,轻声说话。

    语气悲凉。

    此时已经到了傍晚,夕阳将他们两个的影子拖出去很长很长。在人潮拥挤的大营中,似乎所有人所有事都静止了下来,只有那个孤独的身影背着他唯一的亲信快步而行,这一刻,很多人都为之感慨。

    没有人看到,秦王殿下的眼角……挂着两行清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