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一章 决战(二)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才经历过一场血战的平原上,依稀还能看到大战残留的痕迹。马蹄踏过的地方都是残草,也不知道残草下面会不会有残肢断臂。战场已经被清理过,尸体被运走埋在了汉水河畔,明年初春的时候,想必汉水河岸两侧的野草会格外的茂盛吧。

    大地被血洗过,呈现出一种令人作呕的灰黑色。捧起一把沙子放在鼻子下面闻,不需要太仔细也能嗅到那一股子血腥味。

    一入深秋,几乎每日都有风。虽然没有那种黄沙漫卷的壮烈,但却将景色吹的一日-比一日萧条。

    听从了兵部尚书田文镜,戍卫将军周放吾的劝谏。梁帝萧铣下令坚守襄阳城,为了表示与城俱存的决心。萧铣下令将兵部府库中所有余下的装备物资都分发了下去,城中凡是拿得起刀枪的男丁,每个人都领到了兵器和一件皮甲。本打算留着更换之用的床子弩也都推上了城墙,到了现在,萧铣已经没有必要再心疼这些东西。

    若是真的有城破国亡的那一天,这些东西即便留着也不过是便宜给了别人。

    站在残破的城墙上,萧铣看着忙忙碌碌的士兵和民壮眼神有些飘忽。

    “周放吾”

    “臣在”

    萧铣沉吟了一会儿问道:“若是一日给所有人一顿干饭,一顿稀饭,城里的粮草还够坚持多久的?”

    “半个月……”

    周放吾想了想说道:“陛下,倒是不如这样,没有战事的时候,所有人每天一顿稀饭,有战事的时候再加一顿干饭,这样的话坚持的时间能长一倍不止。如果一个月之内李世民不撤兵,而燕王李闲的人马未到……臣愿带兵杀出襄阳城,为陛下杀出一条血路来。”

    萧铣心中一暖,点了点头道:“若真有那一天,朕和你肩并肩出城厮杀。”

    周放吾刚要说话,忽然看见西北方向一片尘烟荡起。看样子,就好像有一场飓风贴着地面往襄阳城这边卷过来似的。征战多年的周放吾自然知道那绝不是飓风,所以他的脸色一瞬间凝固下来,然后变得欣喜若狂:“来了!”

    “什么来了?”

    萧铣一怔,顺着周放吾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他的表情也是先僵硬了一下,然后眼神中的光彩顿时变得盛耀起来。

    “难道是燕王李闲的人马?”

    萧铣急切的问道。

    “这个时候,来的人也只能是燕王的人马了……”

    刚说到这里,周放吾的脸色忽然间又变得难看起来。他猛的想起一件事,立刻觉着嗓子里一苦:“也许是……屯兵武当山的李孝恭。”

    听到这三个字,萧铣的表情也随之一僵。

    “天亡我大梁?”

    萧铣一声长叹,满眼悲凉。

    城墙上的守军也都看着那个方向,每个人的神情都很复杂。有疲倦,憔悴,有恐惧,不安,还有坚定和决绝。其实他们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襄阳城早晚都会被攻破。他们越是坚守,城外的敌人就会越恨他们。可每当他们想要放弃的时候,就会想到皇帝陛下在不久之前说过的那句话。

    “你们站在襄阳城的城墙上,而你们的背后就是父老乡亲……如果你们逃避了,那么灾难将降临在他们身上。”

    这句话,不时在每个人心里回响。他们已经坚守了近两个月,如果城外的敌人恨他们的话,那么这恨早就已经深入骨髓。

    远处,尘烟起处。

    打着黑色大旗的唐军潮水一样朝着襄阳城的方向涌了过来。这是一支纯粹的骑兵队伍,人数竟然不下五万!在这个地方,很少见到如此规模的骑兵。这里不是塞北广袤无边的草原,中原作战历来都是步兵为王。这样规模的骑兵,足够让人心生颤栗。

    这五万骑兵,是汇集大唐各路人马的骑兵拼凑出来的。其中包括禁军,城防军,还有各州郡的守军,还有河东唐军,陆陆续续被李渊加派给了李孝恭。当时组建这样一支庞大骑兵的目的,就是追上李世民。

    经过了一年,李孝恭终于来了。

    李闲入主长安之后,大唐军队的战旗也由黑色换成了燕云军的烈红色。但李孝恭的人马一直没有回过长安城,所以打的还是黑旗。

    距离襄阳城大约三十里,浩浩荡荡的骑兵队伍停了下来。队伍停住,浓烈的尘烟顺着风继续往前荡了出去。当尘烟散尽,远远的看过去数万精骑的轮廓变得更加清晰起来。

    “后队安营,分两个折冲营戒备,分派游骑斥候,其他人就地休息!”

    号令声此起彼伏的传达了下去,后队的骑兵立刻开始忙活起来。大唐一多半的骑兵都在李孝恭手里,这是李孝恭的荣耀,他是大唐立国之后第一个指挥如此规模骑兵的将军。这也是李孝恭的砝码,但现在,他必须用这支庞大的骑兵来做些什么了。

    虽然他不认为燕王会真的对他动兵,毕竟这五万精骑的战力足够强大。想一口气吞掉五万精骑,便是以善战著称于世的燕云军也未必能轻易做到。但李孝恭自己却清楚,是到了自己该做出决断的时候了。

    河北那边,燕云军节节胜利,已经攻克数十座城池,罗艺又带兵封了渔阳郡,窦建德试图联络高句丽人的策略被破掉,高丽人三战三败,被罗艺杀回了辽水以东,一时之间再也不敢轻易西望。天下大定之局面已经清楚起来,李孝恭哪里还有时间左顾右盼?

    “大将军”

    崔焕然看了脸色肃穆的李孝恭一眼,压低了声音问道:“真的要打?”

    “打”

    李孝恭点了点头道:“我可不认为,燕王会念着什么宗亲之情。”

    听到这句话崔焕然才骤然想起来,燕王……应该算是大将军的族弟。可这又能说明什么?李世民还是燕王的亲弟弟呢!李世民杀李建成的时候,难道念及了骨肉亲情?别说同族,至亲又能怎么样?

    ……

    ……

    就在李孝恭从战马上跳下来席地而坐休息的时候,在他的人马后面不足二百里之地,八万精锐燕云军也缓缓的停了下来,选好了地势,士兵们开始搭建营帐。只比李孝恭的骑兵晚走了半夜,而且还有一多半的步卒,但显然李孝恭的人马并没有将燕云军甩开多远。

    在正在搭建的大营一边,做在一块石头上的李闲静静的听着叶怀玺的问题。

    “先生,中原腹地,不善骑兵作战。先生为什么不派人让李孝恭停下来?汇合了大军之后这样力量就会更强大。为什么放任李孝恭先行开拔?他若是一心求战,反而败给了李世民……那李世民岂不是凭白得了不少骑兵?”

    李闲笑着点了点头道:“难得你听了长孙无忌的话,能想到这一层。但还是太肤浅了些……辅机,你来告诉他,为什么李孝恭急着要去打一仗。”

    “我能想到。”

    叶怀玺摇了摇头道:“他是把先生您怪罪,所以赶着去立功。可兵法上说,千里奔袭必撅上将军,李孝恭这样做哪里有十成胜算?”

    长孙无忌看了李闲一眼,微笑着说道:“李孝恭这一战,以五万骑兵对阵李世民那不下二十万大军,看起来确实没有什么胜算,尤其是他的骑兵千里奔袭,人马俱疲。可李孝恭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到了襄阳就一口气全军杀过去?”

    “长孙先生的意思是,李孝恭只会小打而不会倾尽全力?”

    “不会太小,但绝不会太大。”

    长孙无忌点了点头道:“他是跑去做样子的。”

    “我明白了。”

    叶怀玺点了点头:“中原人的心思就是太复杂了。若是在草原上,没有这样多的想法,打便是打,谁强谁便赢。谁输了,谁就是奴隶。”

    李闲似乎心情不错,笑了笑道:“草原人的性子直率,所以战争往往更直接惨烈。把每一战都当做决战来打,这种性格孤很欣赏。但草原人也不是没有一点策略,难道你忘了当年你们突厥人是如何击溃铁勒人强大的骑兵的?”

    “没忘!”

    叶怀玺骄傲的挺起胸脯说道:“大汉阿史那魁拔亲率六万狼骑,打赢了铁勒人二十四万大军!而且用的是包围战术,这永远是我们突厥人的骄傲。”

    “那一战,值得深思啊。”

    李闲点了点头,眼神中闪烁着一种迷人的光彩。叶怀玺还不太了解李闲,但叶怀袖和嘉儿等人却都知道,当李闲的眼睛里出现这种神采的时候,往往就说明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办法,而且绝对是最正确的办法。

    “六万包围二十四万,这种事说出来谁会信?”

    长孙无忌叹了口气道:“可事实上,正是如此。”

    “怎么包围的?”

    嘉儿不解的问道。

    “一条大河啊……”

    李闲说了半句,后面的却没有继续说出来。

    “襄阳城外也有一条大河。”

    他说。

    “是啊……也有一条大河。”

    长孙无忌点了点头,眼神也明亮了起来。

    ……

    ……

    距离襄阳城外三百七十里的官道上,十几匹高大的战马踏着尘烟一路疾驰。这十几个人俱是一身的黑袍,带着官帽,以黑巾遮面,只露出来一双眼睛。他们坐下的战马都是草原良驹,速度快的令人赞叹。

    官道上的行人纷纷避让,险象环生。可那十几个骑士骑术都极好,竟是一个人都没有伤到。

    为首的那个黑袍骑士身形明显比其他人肥了一圈,所以他坐下的战马承受的痛苦也远比它的同伴要大的多。但他的坐骑是草原名种博踏乌,耐力和爆发力都远非一般战马可比。这匹马,可是燕王殿下因为其功劳而特意赏给他的。

    眼看着天就快黑了,为首的骑士勒住战马,两腿都被磨破了皮的痛苦让他几乎忍受不住,屁股只怕也好不了多少。

    “档头,要不要休息下?”

    他身边的人气喘吁吁的问道。

    “休息?”

    为首的人一把将黑巾扯下来,露出一张肥硕圆润的大脸:“主公严令,后天午时之前必须赶到襄阳,现在还有近四百里的路程,哪里有时间休息?你们到前面村子里买些吃食,讨要些水来。吃饱了肚子,咱们继续赶路。”

    “南衙的事才有了头绪,主公就急匆匆的把您调来襄阳……莫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或许只是以防万一吧”

    这胖子摇了摇头,灌进去一大口水脸色痛苦的说道:“不管是骑他娘的什么马,时间久了都一个罪过……蛋疼!”(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