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六章 决战之前的决战(五)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后营遇袭!

    这四个字传进许玄彻耳朵里的时候着实惊出了他一身的冷汗,待问清了来袭敌军人数之后,许玄彻的脸色才稍微缓解下来一些,只有不足万人的骑兵,用作突袭来说虽然已经算是一股不弱的力量,但好在他事先已经将所有重甲步兵都调了回去。有近万重甲在,在加上弓箭手和轻甲长矛手,那来突袭的骑兵也未见得能占了便宜。

    轻骑突袭,最重的两个字,一个是轻,一个是突。

    有重甲步兵挡路,轻骑这两个字的优势便发挥不出来。再辅以弓箭手和长矛手,秦王军的骑兵很难攻破辎重营的防御。可许玄彻还是没敢大意,又调了一万人的骑兵火速赶往后队支援。

    郑文秀亲自带着一个营万余骑兵杀了过去,后队只要不乱,今日这一战梁军还是占据着绝对的主动。

    “孙应看!”

    许玄彻大声吩咐道:“弓箭手前压,射箭行进!”

    梁军和秦王军之间不过两百步的距离,而布置在梁军前沿的弓箭手足有万人!万余人的弓箭手以队列行进,一边往前顶一边射箭,这种打法可以说得上是仗势欺人!秦王军的装备很差,士兵们甚至没有足够的护具!要知道李世民是白手起家的,他麾下兵力大多是在永清等县强掳来的壮丁,哪里有那么多的皮甲装备?

    但梁军不同,相对于秦王军来说,他们的装备足够精良!

    梁军弓箭手的武器也不是那些绿林乱匪士兵手里的竹片弓,而是真真正正的硬弓,若是不计较杀伤力的话,一石半的硬弓也能将羽箭送出去两百步远。若是计算杀伤力的话,一百二十步内就能杀敌。

    整整一个营上万人的弓箭手前压放箭,这种场面若是不亲见根本无法描述其震撼之万一。羽箭的密集程度让人咋舌,甚至在半空中相互撞击。很多羽箭没有射到秦王军阵营那边就在半空落了下来,仰望上去竟是黑乎乎的能遮住半边天空。

    许玄彻身经百战,他之所以不再等下去而是下令主动进攻,正是因为后队秦王军轻骑的突袭,秦王军的战术已经再明显不过,后队突袭,前队猛攻,两面夹击……既然已经看的透彻,他怎么可能给秦王军机会?

    所以他下令主动前压,将秦王军正面的人马逼回去!

    万箭齐发的场面太过于震撼,第一轮齐射的时候梁军弓箭手距离秦王军尚在两百步之外,羽箭抛射出去,密集如暴雨一样从半空中砸了下来,瞬间,秦王军阵列前面就铺满了一层白羽,大地上就好像突然钻出来一层膝盖高的野草似的,整整齐齐的一层白。

    第二轮羽箭抛射过来的时候,秦王军的阵列已经在杀伤力范围之内。羽箭倾盆大雨一样落下,密密麻麻的覆盖在了秦王军阵列的头顶上。

    噼噼啪啪的声音连成了一片,举着简陋盾牌的秦王军士兵们经历了一场死的洗礼。排在最前面的是装备最差的人马,第二轮齐射就至少造成了千余人的伤亡。靠后面装备精良的是韩世萼麾下原来那几万人,他们身上穿的是大唐军方的制式皮甲,手里的步兵盾也足够坚硬,所以羽箭的杀伤力到了后队变得低了下来。

    几万步兵,将盾牌举了起来,盾牌连成了一片海洋,盾挨着盾连在一起,士兵们矮着身子躲在盾牌下面,羽箭就在他们的头顶上倾泻而下。啪啪的声音就在头顶响起,谁也不会怀疑,只要有人稍微一松手,立刻就会被射成一只刺猬!

    很快,盾阵上也覆盖了满满的一层白羽。

    没有装备护具的士兵大部分被射翻在地,一小部分人哀嚎着后撤却又被后面己方的督战队用连弩击杀。他们注定了是战场上的炮灰,前进与后退都是死路一条。如此密集的羽箭造成的打击不仅仅是对士兵的杀伤,还有对士兵们心理上的震慑。

    三轮羽箭羽箭之后,秦王军这边损失的兵力已经超过两千人。但对于士气的打击,绝不是这个数字可以体现出来的。

    “你们想死吗!”

    在第三轮羽箭过后短暂的安全世间里,尉迟恭忽然跳上马背大声的问:“你们想死吗!”

    这声音之大,竟是压过了对面那澎湃的战鼓之声。

    场面寂静,士兵们面面相觑。

    “不想死,一会儿吹角你们就跟着老子一块往前冲!梁军以箭阵前压,只要咱们稳住不退,梁军的箭阵最多往前再顶三十步就不敢再走了,趁着他们变阵的那一刻,都给老子拼了命的往前冲!咱们的胜算就在那一刻,不想死的,都给老子竖起耳朵听好了号令!”

    尉迟恭看向对面黑压压的军阵,脸色坚毅。

    第一次,他决定违背李世民的命令。

    这些士兵是韩世萼的亲信队伍,但这不是他们该死的理由!

    杀一条活路出来,总好过他们窝窝囊囊的去死。

    ……

    ……

    梁军箭阵前压到了一百步之内本是最好的打击距离,可他们却不敢再往前顶了。后面的长矛手递补上来需要世间,变阵需要世间,他们必须用距离来保证这个时间,如果距离太近,秦王军一个反击就能将梁军的阵型冲乱。

    百步之内,梁军弓箭手开始缓缓的停下脚步。他们要进行最后一轮覆盖式的打击,然后后面的枪兵,朴刀手等轻甲步兵将展开队列进攻。

    然而,梁军这边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是,就在梁军弓箭手最后一轮齐射开始的时候,对面秦王军的阵列中忽然传来一阵呜呜的号角声,如鹰隼夜啼,其戾直入人心。

    尉迟恭自己也没有想到,他那简短的两句话在最短的时间内就传遍了几万人的军阵。士兵们将自己听到的话转述给身边的袍泽,没用多久,几万韩世萼的亲信人马都知道了尉迟恭军令。也都知道了自己命运在这一刻将会改变,而成功与否则取决于他们自己。

    尉迟恭同样没有想到的是,他那简短的两句话竟是激起了那些秦王军士兵们如此大的求生**。

    因为他们是韩世萼的亲信人马,所以他们自己也都知道或许会成为战场上的牺牲品。现在,尉迟恭没有放弃他们,而是打算带着他们杀出一条血路来,对于军人来说,这才是最应该去做的事。即便是死了,也是死得其所。

    他们曾经是大唐骄傲的军人,不得不走上叛逃的路。现在,在生与死的交界处,他们重新拾起了自己的骄傲。

    “杀!”

    数万秦王军士兵整齐的吼了一声,震动山河!

    逆着箭雨,数万秦王军士兵疯了一样的往前急冲。密集如雨的羽箭覆盖下,冲在前面的士兵一层一层的被撕下来,但后面的士兵迅速的递补上来,前面扑倒的士兵成了后面袍泽的垫脚石,很快就变成了肉泥。

    士兵们那一声杀持续了很长时间,彻底将梁军数十面战鼓的声音压了下去。

    被羽箭放翻的人太多了,多到如果有人停下来看一眼的话就会被震撼住再也挪动不了步子。但尉迟恭没有别的办法,要想保住一批人,只能带着他们向前而不是退后。如果大军后撤的话,毫无疑问,梁军的箭阵就会一路追着杀人,到不了襄阳城下,这几万人就可能会被梁军的弓箭手和骑兵联手剿杀干净!

    向前,唯有向前!

    尉迟恭一直冲在最前面,他麾下这几万人没有骑兵,皆是步卒,骑兵一大半都在襄阳城东埋伏的队伍里,一小半在嗣十三手里。尉迟恭甚至相信,此时嗣十三率领的六千骑兵只怕已经损失了大半了。

    没有骑兵,所以尉迟恭也放弃了自己的战马。

    两个亲兵举着盾牌冲在他一左一右,不断有人被羽箭射翻,不断有人递补上来,继续用盾牌替他挡箭。在他身边,一直有两个亲兵在!

    他踏着满地的羽箭,大步向前。

    当看见秦王军逆着箭雨疯狂的冲过来之后,梁军元帅许玄彻立刻就睁大了眼睛!

    这怎么可能?

    这是完全违背兵法的打法!哪有兵力少的一方,冒着万箭齐发的危险发动进攻?这无异于是在送死,就算是才领兵的菜鸟将军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决断!

    可秦王军就是这样干了!

    许玄彻没有办法去理解那些秦王军士兵的心态,不明白他们必死之路中求生的热切渴望。

    “杀!”

    当冲到还没来得及变阵的梁军阵前,尉迟恭一声虎吼!

    ……

    ……

    血浪翻滚

    这个战场就好像一台巨大的绞肉机,不断的收割着人的生命。

    来不及后撤的梁军弓箭手,之前几分钟还享受着杀人的快感,几分钟之后就开始承受被屠戮的痛苦,这转变太突兀,也太血腥。衣甲单薄手里又没有兵器反抗的他们,哪里挡得住那数万红了眼睛的秦王军士兵?

    一万弓箭手,撤回去的连三成都没有。

    绝大部分人在后撤的时候被秦王军屠戮,后续的梁军朴刀手和长矛手又被弓箭手冲乱了队形,场面顿时变得混乱不堪!

    尉迟恭如一头伤了的猛虎,一口一口的撕咬着敌人的血肉。那一条长槊如毒龙在人群中翻飞,每一次挥舞都至少带走一条生命。

    弓箭手用自己的身体做城墙也没拦住秦王军的进攻,分成几路的秦王军如同几柄尖刀狠狠的戳进了梁军的阵列中。被撕开的口子越撑越大,血浪在两军接触的地方翻滚着。短短的半个小时,倒在地上的尸体就让大地都看不到了原来的颜色。

    驱赶着弓箭手的溃兵,尉迟恭带着人马继续猛攻。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今天自己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但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那就没有回头的路。战场上,哪里有那么多回头的机会?

    才回到二十里外秦王军埋伏起来的人马中,李世民就得到了斥候的报告。当听到尉迟恭亲自带着人马猛攻的时候,李世民的脸色变幻不定。过了一会儿,李世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大声下令道:“吹角!进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