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九章 尉迟守门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经历了一整日的惨烈厮杀,夕阳照耀下整座襄阳城看起来都变成了红色。城墙下堆积的尸体足有一人多高,血水顺着尸体还在不断的往下淌着。夕阳的余晖下,成群的乌鸦飞落在修罗场上,看着遍野的死尸兴奋的呱呱叫着。

    有失去了主人的战马孤独的站在那里,不时发出一声悲凉的嘶鸣。

    站在襄阳城墙上看下去,一直到视线尽头似乎都是让人心悸的红色。

    城墙上还依靠着来不及撤走的云梯,上面挂着一具被乱箭射死的尸体。墙角地方的尸体堆积的尤为让人心寒,秦王军士兵的尸体和梁军的尸体混合在一起,已经分辨不出衣甲的颜色,生前不同戴天,死后却相拥而眠。

    被丢弃的战旗泡在血水里,格外的苍凉。

    站在距离襄阳城三里处的高坡上,韩世萼看着面前的惨烈景象忍不住皱紧了眉头。秦王军猛攻襄阳已经过去近一个月,兵力消耗足有数万之巨,可襄阳城依然铁打的一样难以撼动分毫。当日攻打南漳的时候他便领教过梁军的抵抗意志,到了襄阳城,这种抵抗意志又被无限度的扩大。

    那日在南漳城内,齐漱名偷袭李世民险些得手。暴怒的李世民下令屠城,城中的梁军没有如预料中那样溃败,而是在中低级将领的指挥下,几个人,几十个人,几百个人悍不畏死的对秦王军发动反冲锋,试图将秦王军杀出南漳城。

    大街小巷,每一处都是战场。

    尸体堆积在每一个路口,往往攻克一条小巷秦王军都要付出极惨烈的代价。

    那一日的血腥还历历在目,如今的血腥又覆盖上了心头。

    韩世萼感觉自己有些抵抗不住的疲劳,他一屁股在高坡上坐了下来。眼睛里看着无尽的尸体,脑海里却是一片空白。

    他的时间并不多。

    萧铣援军很快就能从各地赶过来,到时候集结过来的梁军最少也要有十五万!不同于秦王军是临时拼凑起来的人马,以梁军的战力如果硬碰硬的打绝对占据着优势!一旦形成在襄阳城下对峙的局面,其实无异于宣布了秦王军的战败。

    这是南下以来打的最惨烈艰辛的一场战斗,梁军用坚守一个月寸步不退的壮举来宣示着他们的骄傲。而秦王军的士气,在一次次的攻城失败之后已经降低到了谷底。如果再不能攻克襄阳,那秦王军只能撤走再做别的打算。

    打不下襄阳,只能再去选择别的地方做根基之地。

    西城郡不行,太过于疲敝。

    而且大唐的军队从长安出发,即便绕过那一片大山最多一个月就能杀到西城郡。以李闲现在如日中天的实力,无险可依的秦王军根本不可能打赢。而萧铣必然也要报复,面对大唐和梁国两方面的夹击,韩世萼无论怎么去推算也没有推算出一分胜算。

    他想起那日在李世民面前自己说的那句话,忍不住长叹一声。

    “燕王给不了我的,您可以。”

    这句话其中的意思,李世民不懂。只有他自己懂,可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似乎距离他心中的目标越来越远。但他没有为自己的选择后悔,因为他要的……燕王确实给不了他。而李世民可以给,至于李世民如何给,韩世萼其实在南下之初就已经算计好了。

    如今在襄阳城下受挫,他的算计已经没有办法继续下去。

    “大将军”

    他的亲信韩遂走到他身边,看着遍野的死尸一脸肃穆:“如果再不能攻克襄阳的话,大将军您就必须做出决断了。武当山李孝恭的人马还在按兵不动,根本就不能指望他带兵过来投靠秦王。说好了要带兵过来的李道宗,只怕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只留下一个满脸刀疤的郎将,带着三五百骑兵有个屁用?”

    “燕王强大,如今天下也差不多归心,河北窦建德根本挡不住燕云军的攻势,而且窦建德手下已经没有得力的将领能用了。只有一个王伏宝能打,可窦建德偏偏还不信任他。幽州罗艺必然是要挥兵南下,与燕云军南北夹击……属下以为,一年之内,河北必然平定。而留给大将军的时间,也不过是这一年。”

    “我本是想着打下襄阳之后,缓缓而图,用几年时间稳固下来,北抗李唐,东攻江南,西侵川蜀,以五年为期,夯实根基。”

    韩世萼叹了口气道:“可惜……我算对了时间,也把握住了这机会,可终究手中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若不是借了秦王的名号,只怕连这实力都没有!”

    “大将军……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韩遂压低声音说道:“军稽处的人差不多都死绝了,现如今知道是大将军您把李飘峰逼反了的要么死了,要么就在秦王军中。燕王那边的人不知详情,九成想不到是您出手……若是此时,杀李飘峰,再想办法和燕王部属联系上,说不定还有翻身的机会。”

    韩世萼脸色一变,但很快又摇了摇头。

    “晚间……我再去探探秦王的口风。”

    ……

    ……

    秦王大帐的灯火一直亮着,那个有些萧索的人影站在舆图前看了大半夜,身形僵硬如石像一般,思考了这么久,他依然没有想到一个好的法子。

    韩世萼撩开帘子走进来的时候,李世民才活动了一下身子勉强笑了笑。

    “孤想了大半夜,也没有想到一个好法子。无奈只好把你也找来一块参详,总好过孤一个人摸不到头绪。”

    “主公还在想破城之策?”

    “不能不急!”

    李世民叹了口气道:“斥候探来的消息,萧铣的援军已经到了四百里外。算上斥候来回的日子,只怕如今也就三百里不足的距离。若是再拿不下襄阳,要么就只能在城下和梁军决战,要么便要退走。”

    “两难!”

    “主公,臣也没有睡下,一直在思虑……为今之计,似乎退走对主公您更有利一些。如今兵力损失超过五万,士气低迷,再打下去也难以取胜。与其与梁军拼个两败俱伤,不如保存现在的兵力,再图别计。”

    韩世萼快步走到舆图前说道:“梁军南征西征的兵马尽数往回赶,川蜀之地才经历过一场恶战,守军疲敝,虽蜀道难行,但若用兵得当不难夺取。以主公麾下十万雄兵,占据川蜀富庶之地,少则三五年,多则十年,必然能挥兵直取长安。”

    李世民却没有被韩世萼的话语激起斗志,表情也没有缓和下来。

    “川蜀之地……太偏僻了些。守成有余,进取则难。自古以来,自川蜀出兵夺天下者,难有人能成就大业,非不得已,不入川蜀。”

    “主公,现如今已经没有时间再犹豫了。”

    韩世萼急道。

    “再攻两日!”

    李世民咬着牙说道:“若再拿不下襄阳,孤便听你的直取川蜀。日后稳固根基,缓缓图之。”

    韩世萼张了张嘴,最终却没有再劝。

    “喏!”

    他应了一声道:“明日臣在亲自上阵督战,诸军轮番攻城。”

    “辛苦了你。”

    李世民走到韩世萼身边,语气挚诚道:“孤长安一败,险些就此沉沦。若不是有你运筹帷幄,早早在西城郡接应,孤哪里能有今日?你放心,孤只再攻两日,若两日不下襄阳,孤便依着你的计策行事。”

    “臣唯主公马首是瞻!”

    韩世萼垂首道。

    只是他低头的时候,脸色却难看到了极致。

    ……

    ……

    夜色中,韩世萼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了李世民的大帐,缓步走向自己的帐篷,月光将他的身影拖出去很长。李世民站在门口看着韩世萼离去的背影,也不知道怎么了,忽然觉得韩世萼那长长的影子,就好像一只张牙舞爪的魔鬼。这感觉让李世民心中一震,随即摇了摇头。

    他确实不信任韩世萼,可在李飘峰被抓反叛之后,他反而对韩世萼多了几分相信,因为他实在想不到韩世萼还有什么可图谋的。他是李闲的人,这身份被韩世萼自己揭开,若他有什么图谋的话,他何必要这样做?

    李飘峰私下里找过李世民,也提醒李世民小心韩世萼。可李飘峰还远没有到能影响了李世民判断力的地步,况且,李飘峰报仇的心思太明显了些,他的话,能有两分可信便是好的。

    可也不知道为什么,李世民的心里有些发慌。

    “来人!”

    李世民等亲卫跑过来之后吩咐道:“去将尉迟恭将军请来。”

    亲卫应了一声,连忙转身离去。

    韩世萼回到自己的军帐之后,在椅子上坐下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的脸色极难看,而且看起来特别疲乏。

    “大将军,如何?”

    韩遂低声问道。

    “秦王打襄阳之心难以撼动,再这样拼下去……好不容易拉起来这十几万人马,只怕都要消耗在襄阳城外了。两日……最多三日,梁军援军必到。到时候再撤,还不是被人撵在后面追杀?士兵们士气不可用,一旦溃败,将再无回天之力。”

    “看来……”

    韩遂眼神一凛道:“大将军只能做最坏的打算了。”

    李世民军帐

    李世民喝了一大口酒,揉着发酸的眉头对尉迟恭道:“尉迟……今日你亲自在孤帐外当值,孤总觉着有什么不妥之事……这几日夜里发梦,李建成,李元吉,还有李靖……他们轮番来扰我,有你在门外守着,他们进不来的。”

    尉迟恭脸色一变,随即躬身道:“主公放心,臣以后便夜夜在您门前当值。不过主公也不必放在心上,是你这些日子太过疲劳,身子虚弱才会有此幻觉,好好休养几日便好。”

    “嗯!”

    李世民无力的摆了摆手,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尉迟恭看着李世民疲惫的样子,忍不住在心里长叹一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