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四章 南征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御书房中,有些失魂落魄的李承德畏惧的看了李闲一眼。他垂着头,身子微微发颤。说起来也不知道怎么了,每一次看到李闲他都有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最起码,看起来他是真的有发自内心的恐惧。

    屋子里还飘着檀香的味道,但李承德的心却一点也安定不下来。

    “吓着了?”

    李闲坐在椅子上,品了一口茶后问道。

    “是……不是!”

    有些失神的李承德有些惶恐的说道:“为皇叔做事,侄儿不敢害怕,也不能害怕。”

    “无论如何……”

    李闲放下手里的茶杯说道:“你现在是皇帝,皇帝最应该具备的就是勇气……我现在和你说这些,不是假惺惺的在做什么样子。看起来……似乎你性子里最缺乏的就是勇气,当然,还有韧性,你就好像在风中来回摇摆的墙头野草,哪边的风劲道大一些,你便顺着风的方向躬身施礼。”

    “但你骨子里还有一份偏执,缺乏勇气的偏执往往会让你变得越发痛苦,甚至会做一些疯狂的事,连你自己都无法控制。孤知道,不该逼着你坐在一个你不愿意坐的位子上,这对你来说压力确实太大了些……但你却没有学会如何做到无为这两个字。”

    “你心中有不甘。”

    李闲淡淡的说道。

    “侄儿不敢!”

    “你进了太极宫之后,便吃住都在御书房……很少回寝宫,也很少去外面走动。你喜欢坐在御书房的书桌前面写字,而且喜欢用朱笔写。”

    “侄儿……侄儿只是无聊。”

    “你不必惶恐什么。”

    李闲看着他认真的说道:“孤不会杀你,但也不希望看到什么龌龊事。”

    他指了指书架说道:“这御书房中有一个密道,你可知道?”

    “侄儿不知……”

    “你不知道,但李渊知道。刚才你说,你为我做事不敢有害怕……如果当日叶大家没有及时出现在御书房门口,杀了三木之后李渊是不是会成功离开太极宫?三木是孤的人,李渊不知道,你却是知道的……你明白孤说的意思吗?”

    “侄儿错了!”

    李承德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不敢抬头。

    “这办法不会是李渊想出来的,只能是你。李渊就算当时再慌乱,也不会认为装扮成一个太监能混出去。但你却知道可以试试,因为三木是孤的人,是军稽处的人,所以穿上三木的衣服混出太极宫未见得不能成功。这并不是一件很难推断出来的事,孤不想深究你这样做是出于害怕,担心自己被杀还是真的想李渊逃走,但你却终究是错了。”

    李闲看着李承德,一字一句的说道:“而且,也不要再在孤面前装出这副惶恐惊惧的样子,你害怕是真的,但绝不似你表现出来的这样。李家的人没有一个傻子,也没有一个白痴,而且李家的人都很会做戏……这一点,孤很早之前就看的很清楚。”

    听完这番话,李承德的脸色才真的变的难看无比。

    “其实不需要仔细去想,也能猜得到你放李渊走是出于什么目的。只要李渊不死,李世民不死,你就还能继续坐在皇位上,哪怕你是个毫无实权的皇帝。相反,如果外敌皆被孤灭掉,那么你这个皇帝也就没了意义,你害怕的……其实是这个。”

    “徐世绩带你来长安的时候,他说你惶恐不安,但不是真的惶恐不安。他说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野心,虽然藏的很小心,但还是瞒不住他。你或许是这样打算的……”

    李闲站起来,缓步走到李承德身前说道:“先坐上龙椅,有没有实权不必在意。因为你是皇帝,而百姓们对皇帝都有些愚昧的惧怕和盲目的信任。朝廷里还有不少和孤作对的人,百姓,和孤作对的朝臣,都是你可以利用的人。只要你在龙椅上坐的时间足够久,你就会找到掀翻孤的办法。”

    “对吗?”

    李闲蹲下来,看着李承德惨白的脸说道:“李渊进你的御书房,你吓得跌坐在地上……也是假的,你在演戏给孤看。”

    “你巴不得我和李渊斗下去,巴不得李世民能打回来。”

    李闲拍了拍李承德的肩膀微笑着说道:“你不需要怕什么,因为你想的没错,在外敌都清除掉之前,你的皇位还是稳固的。孤不会动你,你还可以如以往那样活着。”

    他站起来,缓步走向门外。

    “皇帝的寝宫里那密道已经堵死了,御书房里这个也就没了意义……虽然不知道李渊曾经多少次走密道来御书房和你商议什么,也不知道你是不是经常走密道去寝宫对李渊请教什么,但你以后就可以常住寝宫,不必来回这么折腾……另外,寝宫的大门以后由军稽卫守卫,很安全。”

    李闲回头看了一眼李承德,嘴角上的笑意格外的森寒。

    “你杀李渊,是因为你怕孤知道……你和他早有密谋,但无论如何……孤得谢谢你,因为孤很难亲手去杀。”

    流血日后第五日,皇帝李承德因为受了极大的惊吓,身体虚弱,无法上朝,所以决定在寝宫静养,直至身体康复为止。

    ……

    ……

    九月十二,大唐建国之后的第一位纳言裴寂上书,以身体多病为由请求告老还乡。燕王三次挽留,裴寂之心坚定,燕王随即赐良田百顷,银一万,锦缎千匹,准其告老。

    九月十三,尚书右仆射虞世南,中书令刘政会,兵部尚书张公谨上书请罪,燕王念其三人忠心,留居长安,尚书左仆射虞世南降为礼部侍郎,中书令刘政会降为工部侍郎,兵部尚书张公谨降为户部侍郎。

    九月十五,燕王任命杜如晦为宰相,总理朝政。

    任命徐世绩为兵部尚书,长孙无忌为礼部尚书,房玄龄为户部尚书,魏征为都御使,裴操之为吏部尚书,刑部尚书独孤学官职不变,侯君集为兵部侍郎,暂代兵部尚书事。

    九月十六,燕王下旨兵部筹集物资补给,抽调长安城燕云军精锐八万准备南征,以罗士信为先锋大将,夏逢春为副将,领兵两万先行南下。原礼部侍郎长孙无忌此时差不多已经到了武当山,燕王令军稽处急传讯息,让长孙无忌原地停留,等待罗士信的先锋军。

    城中待发的诸军集结操练,随时准备随燕王殿下亲征。

    天策上将军府

    李闲放下手里的书册,专注的听着下面几个人的话。

    一排椅子,坐在最靠前位子上的便是宰相杜如晦,后面的是户部尚书房玄龄,礼部尚书裴操之,兵部侍郎侯君集。

    裴操之是大业年间的齐郡郡守,与隋末名将张须陀一文一武,乃是齐郡太平富庶的屏障,正因为有裴操之在齐郡,张须陀才能没有后顾之忧的率军剿贼。两个人极有默契,可以说,没有裴操之在背后的支持,就没有在前面齐郡精兵的百战百胜。

    齐郡归属燕云寨之后,裴操之被任命为齐郡太守,辖齐鲁两郡,在文官中的地位仅次于杜如晦。

    此人能力有,而且算是燕云军嫡系出身,所以上位也是很正常的事,毕竟燕云军中的文臣不多。

    “主公,长安初定……这么快就出兵是不是再考虑一下?臣以为,还是应该再等几个月才好,待来年春暖,大军休整,粮草齐备,而且还能从东平郡,齐郡,江南各郡,还有太原调集人马,到时候就可以集数十万精兵,以雷霆之势南下……李世民就算能打下荆襄之地,也万难抵挡。”

    “臣……附议。”

    裴操之微微俯身说道。

    李闲嗯了一声,没有答话而是问侯君集道:“你怎么看。”

    侯君集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臣初到长安,本不该对不知之事多做谬论……但臣却不敢不如实尽言,荆襄之局势,臣以为……还是应该尽快在意的好。萧铣麾下拥兵四十万,且不似窦建德麾下人马多出绿林。之前萧铣对川蜀用兵,又分兵驻守各郡,李世民钻了空子,所以才会以不足二十万的草莽攻城略地,占尽先机。”

    “襄阳城被困,可城中守军只怕不下五万,李世民万难轻易攻克,即便攻克,襄阳城下李世民的人马损失必然极巨。若是待萧铣派去南征的精兵赶回来,只怕李世民就再难有得胜的希望。他现在只能求快,在萧铣的精兵回援之前攻克襄阳……所以,臣以为,虽然没有军稽处的详细的情报,但不难分析出,襄阳之战必然惨烈。”

    “趁这个时机,主公大军南下,正合时机。”

    李闲嗯了一声,又问房玄龄道:“户部可还有余钱?”

    “有!”

    房玄龄点了点头道:“若以十万人马计,军饷无忧。府库中的银子足够用的,杨广贪财,倒是攒下来一大笔钱……从兴洛仓和黎阳仓调运过来的粮草已经到了两批,最后一批最迟三五日后就能到。王启年是个办事爽利的,他只去了东都那边一个月,许多死帐烂账都已经理清,东都那边库存的银子,比起长安还要多一些的。”

    “江都更多,可惜毁于宇文化及之手。”

    李闲叹了口气笑道:“杀杨广虽然让宇文化及背上了恶名,可白花花的银子属实没少往自己怀里塞。宇文化及在河北被窦建德所杀,那些银子倒是大半都便宜给了窦建德。”

    李闲站起来,推开窗子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自打进了长安城,孤的性子就越来越优柔寡断……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城中的日子太过于清闲,以至于生出惫懒之心……打荆襄,确实正是时机。李世民在那儿搅的乌烟瘴气,梁军损失极巨,不管是李世民胜还是萧铣胜,南征之事都不能再等下去,机会不会一次一次的来,也没有第二个第三个李世民跑去替孤消耗萧铣的兵力。”

    “放走了李世民,倒也不是一无是处。”

    “河北之事就交给懋功去做了,秦琼守齐鲁根基之地,孤也放心……牛进达虽然才到南边去,但招募几万人马还是没问题的。”

    他看了裴操之一眼说道:“本打算也是把你派过去帮牛进达,但长安多事,就只好把你又留了下来……待孤大军离开长安之后,你也不能闲着……替孤守着粮道,重中之重。”

    “喏!”

    “就这样吧,既然早晚要打,那就趁早打……孤自己放出去的祸根,那孤就自己去除掉。”

    与此同时,距离长安城二百一十里外。

    阿史那朵朵撩开车窗的帘子,眉宇间有些担忧。

    “军稽卫还没有消息送过来,莫非长安出了什么事?”

    她低声自语,语气稍显不安:“格楞泰,再快点!”

    赶车的雄伟汉子应了一声,啪的甩响了马鞭。(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