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二章 吃饱了会吐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八月初十,晴,宜出行,宜嫁娶。

    王世充让人特意卜了一卦,卦象大吉。

    无论如何,似乎看起来都没有不出兵的理由了。

    但王世充心里还是忐忑不安,他之所以纠结就在于东都城里可用的兵马实在是不多了,算上他的宫城禁军在内,城中真正意义上的战兵只剩下一万多人。这些人马要分配在庞大的东都城内驻防虽然还不至于捉襟见肘,但也抽不出多少人做预备队。

    在大殿中来来回回的走了好几步,他终于还是忍不住下达了出兵的命令。

    曹旦手下那数万精兵是协防东都的生力军,一旦接了这数万人马入城的话,东都的城防在兵力上也就不会如此单薄,而且……东都缺粮。虽然兴洛仓就在不远处,虽然里面有千万石的粮食,但城里人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却没有丝毫办法。燕云军在兴洛仓驻有重兵,靠城里的人马倾巢而出也未必打得下来。

    洛阳城已经被唐军和燕云军围困的铁桶似的将近一年,城中百姓早就没了口粮,富户世家的存粮也已经征调了好几次,已经怨声载道。按照王世充的旨意,现在城中妇孺老幼每人每天只有一顿几乎看不见米粒的稀粥喝,壮丁每天两顿稀饭,士兵们每天保证中午吃一顿饱饭,即便这样节省着用粮,只怕也再也坚持不了半个月。而事实上,真正分到每个人手里的粮食要更少!

    洛阳米贵,已经到了有钱几乎都没不到的地步。

    不出兵,死路一条。

    出兵,或许还有一分生机。

    “雄信!”

    王世充看了一眼已经披挂了全甲的单雄信,走到他身边语气沉重的说道:“此次出兵,我将城中人马大部都交于你的手中,你千万要小心谨慎……一旦发现什么不妥,便是不顾曹旦也要即刻返回东都城中。朕现在……拼不起了。”

    单雄信心里一酸,鼻子也跟着一酸。想起自己当初在瓦岗寨中的时候,翟让对他视为亲兄弟一般,李密斩杀翟让的时候自己却无能为力。心中这份愧疚虽然被他刻意隐藏的极深,但每每想起便如有蚁冲啃咬心脏般难受。

    李密兵败,他不得不投降了王世充。

    王世充对他也是极为看重,城中兵权几乎全都交与他的手里。封了国公,后来又加封了太尉。而他对王世充也付出了不少回报,说起来东都至今还能在王世充手里,他单雄信居功至伟。无论是唐军还是燕云军,都被他带兵杀退了数次。东都城里的大郑国官员,也都将其视为东都之屏障。

    “单将军切莫辜负了陛下之重托。”

    走到单雄信身边殷切嘱托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初率领五万精兵北上被燕王李闲杀了个一败涂地的前大郑国太尉段达,也不知道他走了什么狗屎运,五万大军被燕王屠戮殆尽,偏生是这个人竟然运气好的离谱,竟然孤身一人又逃回了城外,被城墙上的守军放下吊篮接了进来,回来之后虽然不再如以往在王世充面前那般的炙手可热,但在朝廷里依然有着极高的地位。

    那次惨败之后,段达被王世充降为兵部尚书。也正是那个时候,单雄信接替段达被封为太尉。

    “不劳段尚书费心。”

    单雄信对段达本就看不起,此时见他假惺惺的过来嘱托自己心里更是不舒服。他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然后看向王世充抱拳说道:“陛下待臣如手足,臣视陛下如父兄……自从臣到陛下马前效力的那天开始,臣这一条性命便与大郑紧紧连在了一起,便是刀子割也割舍不断。陛下放心,此次出城臣必然不负陛下的重托……”

    他想了想说道:“臣出城之后,陛下可将城中剩余守军重新整合,以一名士兵带五名壮丁,或是带十名壮丁守城。如今城中老兵稀缺,每一个都是宝贝。夏主窦建德与宇文士及和李道宗缠斗,都城百姓军卒恰是可以趁机休整一番。臣出城之后,城防之事陛下当需亲自过问,不可交付给一些只会纸上谈兵之辈。”

    他这话自然是有所指,段达脸色一变却强自忍住。

    他冷眼看了单雄信一眼,心里忍不住连连冷笑。

    当日他被李世民的追兵追的急切,东都城近在咫尺却无法归来。那一夜在外面几乎冻死,在绝境中的他想通了某些事,随即让人将火堆点起来,身子才暖和一些的时候就被数百名燕云军团团围住……

    算起来他回到东都已经近八九个月了,一直没有下得了决心做那件事。如今东都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机时刻,阻挡了燕云军如此长的时间,城破之日,百姓无碍,但大郑国的君臣只怕没一个人能落得个好下场的。

    所以,观望了这么久的段达终于决定下手。

    当初他能活命,能返回东都城中,是因为他在宇文士及面前允诺了一件事,如今这么久过去,他本来是想等着,若是东都之围能解,这件事就烂在自己肚子里一辈子也不去再想。若是东都危急,自己便想办法自保。可是拖的时间确实太久了些,若是再不行动起来的话,宇文士及面前他也断然讨不到一分好处。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嘴角挑了挑往前一步垂首道:“臣也以为,陛下当亲自领兵。若守城之军民知道陛下亲自指挥,士气必然大振。”

    单雄信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段达一眼,心中隐隐生出几分不安。事实上,从段达归来那一天他就怀疑此人已经降了城外人马,虽然不能确定是降了李唐还是降了燕云军,但此人能回来本身就疑点重重。可凭着皇帝对他的信任和花言巧语,很快就又在朝中站稳了脚跟。这样一个人,单雄信深怕他将守城的兵权从皇帝手里要了去。

    “有单爱卿和段爱卿你们二人,朕心里也能安生一些。朝中诸事段达你便多费几分心思,单将军,你只管出城去迎接曹旦,城防之事,朕亲自着手便是了!”

    单雄信本来还想再劝几句,可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说。

    想到只要兵权还在皇帝手里,城中即便有燕云军的内应也不会有机会作乱他便将心思收住。

    “陛下只管等臣的好消息!”

    他挺起胸脯,眼神坚毅。

    ……

    ……

    王世充从城防人马中抽调了八千战兵,又选拔了三千余壮丁都交给了单雄信,可以说,东都洛阳的城防人马,战兵大部分都给了他。

    为了怕被城外的李唐或是燕云军的探子发现,这一万多人的队伍是在深夜出城的。东都洛阳城是按照长安城的样子建造,看起来其实便是小了一号的长安城。洛阳城东西南北四城共八座城门,其中西城无门。

    南城自东向西三座城门,分别为长夏门,建国门,白虎门。

    东城三门,自南向北依次为永通门,建阳门,上春门。

    北城两门,靠东的叫做喜宁门,靠西的叫做徽安门。

    东都城南北大街十二条,东西六条,建筑形似棋盘,规整肃穆。

    洛河自城中穿过,河北二十八坊,河南八十一坊。与长安城的布局相同,宫城靠近北城,宫城以南便是皇城。

    单雄信率军自西南的白虎门出城,一万多人的队伍出城之际除了脚步声之外再无其他的声响。人嘴里都叼了一根木棍,马带了嚼子,郑军士兵也皆知这次乃是生死存亡之战,所以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子时之后开始出城,为了保证安静,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一万多人才尽数出城,出了城门之后,单雄信又特意带着人马兜了一个圈子这才调整好了方向直奔兴洛仓。东都距离兴洛仓近在咫尺,若是顺利的话,到不了正午骑兵便能赶过去。

    兴洛仓乃是大隋第一粮仓,存粮不止千万石。谁得兴洛仓,便能保证数十万大军粮草无忧。兴洛仓本来在唐军手中,后来宇文士及率军围困东都洛阳城之后,硬是带兵将兴洛仓从唐军手里抢了过来。因为当时李世民率军返回长安作乱,留守唐军大营的段志玄不敢轻易和燕云军挑起战端,也便吃了这哑巴亏。

    李道宗到了洛阳城外之后,曾经派人向宇文士及讨要兴洛仓。宇文士及却连理都没理他,后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单雄信半生征战,领兵练兵皆是一等一的人物。他比任何人都知道此战的凶险,所以更加的小心谨慎。

    为了保证士兵们有体力急行军,出城之前王世充特意吩咐让这一万多人饱餐了一顿。只是无论是王世充还是单雄信都没有想到,这一个微小的细节反倒成了后来一个隐患。本是好意,却隐藏了祸根。

    队伍走了两个时辰之后,单雄信便发觉了不妥。不少士兵一边跑一边吐,队伍行军的速度越来越慢!

    “王东来!”

    单雄信冷声吩咐道:“去看看怎么回事!”

    他手下亲兵校尉王东来哪里需要去查看,他苦笑一声抱拳说道:“回大将军,无需去查看……士兵们是吃的太多了……连续多日每天只有一餐干饭,早晨午饭,晚上一碗清可见底的稀粥,从十天前开始,中午的这顿干饭也不管饱了,改为每个人半个馒头一碗稀粥,都是壮年的汉子怎么吃得饱?”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出城之前,陛下旨意让士兵们饱餐一顿。饿了这么多日子,士兵们好不容易能敞开了吃一顿,全都拼了命的往嘴里塞东西,属下察觉的时候带着人阻止了好几次,可这种事根本就阻止不住!才吃撑了肚子立刻就急行军,不吐才怪。”

    “要不……”

    王东来试探着问道:“让士兵们休息片刻之后再走?”

    “没时间休息!”

    单雄信叹了口气道:“你也知道,城中可用之兵十之六七都被本将军带了出来,若是不尽快接应了夏军返回去,不止是陛下心里没有底气,满城百姓官吏都没有底气!到时候万一城中出了什么乱子,靠着剩下的那点人马,镇压都镇压不下来!”

    “吐就吐吧……”

    他摆了摆手道:“反正已经饱过一阵子了,这也怪不得本将军。下令全军加速,天亮之前要赶到楚风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