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三章 一百个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大唐武德三年七月中,东郡一带连着下了三天的雨,行进到东郡大海寺附近的数十万夏军不得不停了下来休整,连营扎了十几里,军帐连绵起伏,看起来就如同一条沉睡在大地上的巨龙一般。

    窦建德站在大帐门口看着外面淅淅沥沥还没有停下来的雨,眼神中都是烦躁不安。大军南下已经月余,到了现在还没有能打一场振奋士气的胜仗他怎么能不心急?虽然粮草还没有告急,但这样耗下去,几十万大军每一天消耗的物资补给就是一个让人心疼的数字,如果再不能尽快解了东都之围的话,大军只怕要面对无功而返的局面。

    如果仅仅是无功而返那也就罢了,可关键之处在于李道宗和宇文士及这两个人狗皮膏药似的黏着,夏军大队人马逼过去他们便撤,停下来,这两个人便派人前来袭扰。若是攻宇文士及,李道宗必然率军策应,若是攻打李道宗,宇文士及也不会装作视而不见。这两人的配合倒是默契的很,这段日子以来窦建德竟是被搞得焦头烂额。

    这种战术有个近乎于玩笑的名字,叫累死狼。

    窦建德知道这个典故,所以更加的郁闷。

    据说猎人进山杀狼,会在母狼下崽的时节进山。趁着母狼外出猎食的时候,将狼崽子偷出来,然后两个猎人分别带一只狼崽子爬上大树,等母狼回来之后,其中一人便使劲揪狼崽子的耳朵,幼狼惨叫,母狼便扑向那颗大树疯狂嚎叫。另一边的猎人也使幼狼惨呼,母狼再奔跑到这边,如此反复,母狼筋疲力尽,甚至会被活活累死。

    窦建德如今就身处这样的尴尬境地,李道宗和宇文士及虽然没有合兵一处,但却比合兵一处更加的令人头疼。

    这些日子反复激战,打的却全是规模不大的战役。虽然窦建德兵多,但却被宇文士及和李道宗占了不少便宜去。一个月来,那两个人你来我往,竟是硬生生的耗去了夏军近两万兵力,最关键处却在于,夏军的士气已经低迷到了一定地步。若是再没有一场酣畅淋漓的胜仗,只怕军心浮动,再无决战之力。

    这一场雨虽然并不激烈狂暴,但却已经下了三日。即便明天一早就雨停天晴,道路却泥泞不堪还要再等几日才能上路。东都那边虽然并不危急,可谁知道会不会生出什么变故来。李闲用兵狡诈,他麾下那些个将领一个个也都难缠的很。窦建德最头疼的便是这种摸不着打不到的仗,让人憋闷的甚至想冲进雨幕中狂吼一番。

    “曹将军走了几日了?”

    窦建德也不回头声音有些焦躁的问道。

    站在他身后的大将军独孤少回答道:“已经走了十日,算来绕过唐军大营再有三五日便能赶到兴洛仓,如今唐军大部都在这里,曹将军那边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

    窦建德本想说现在就后悔派曹旦率军去偷袭兴洛仓,可一想这话若是说出来,非但是曹旦被人看轻,便是自己的用人之道也会被人诟病。

    “朕知道……”

    窦建德吸了口气,潮湿清凉的水汽钻进鼻子里之后,使得胸腹中的憋闷感也轻了几分,感觉心里舒服了不少。

    “朕正是因为知道兴洛仓守军不多,而且无险可依才会放心让他去。你们几个朕都留在大军中,是因为此处才是最重要凶险的地方,曹旦领兵不如你们,你们留下远比领兵突袭兴洛仓要重要。”

    他转过身子走到舆图前面,看了看之后指着上面几处地方说道:“李敢当率军断后,莫愁率军在左翼,王伏宝率军在右翼……你为先锋,这样安排朕心里踏实些。”

    这句话说完窦建德忽然愣了一下,想起自己曾经麾下战将无数,苏定方,刘黑闼,殷秋,石赞,程名振等人,哪个不是独当一面的将才?尤其是苏定方和刘黑闼两个,更是有统帅千军万马的帅才,可如今大夏立国,朝中能用的将领却没有几人了。

    刘黑闼和苏定方在的时候,独孤少这样的人在军中才不过小有名气,现在的独孤少,已经是夏军四个大将军之一。

    “不管明日天气是不是放晴,大军都必须开拔了。”

    窦建德看着舆图叹了口气道:“此处距离东都还有数百里,后面的路还很远呢……”

    正说着,忽然听到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已经衣衫湿透了的传令兵跑到大帐门口,单膝下跪急切道:“报!陛下,燕云军宇文士及率军冒雨而来,突袭左翼大营!”

    “来了多少人马!”

    窦建德问道。

    “贼兵不曾靠近,只在雨中摇旗呐喊,看不出多少人马。”

    “不要理会!”

    窦建德想了想吩咐道:“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为的是让朕的人马不得安宁,他们便有可乘之机……调各营弓箭手往左翼支援,只要燕云军的人敢靠近也无需迎战,一阵箭雨射过去再说。”

    “喏!”

    传令兵应了一声转身又跑进雨幕中。

    “等下!”

    窦建德忽然又将传令兵叫住,眼神中闪过一丝森寒。

    ……

    ……

    距离夏军大营二里处,千余名燕云军士兵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面旗子不停摇晃,在一个别将的指挥下,这千余人不断的发出呐喊冲杀的声音。

    在一座高坡上,送客亭里坐着两个人正在饮酒下棋。

    一个身材修长的汉子,一个和万玉楼差不多身材的胖子。

    “不许悔棋!”

    胖子懊恼的看着面前这个无赖弟弟说道:“落子生根,你懂不懂?”

    “薛胖子,你不要跟我说这些屁话……若不是闲极无聊,我哪里有兴趣和你手谈?这个东西最是耗人心神,我才懒得去琢磨。”

    “再叫我胖子,我就……”

    胖子昂起双下颌,嘟着肥嘟嘟白净净的腮帮子说了几个字就被他对面的男子打断,他对面这个长相里便透着几分嚣张跋扈的汉子轻蔑的撇了撇嘴道:“你就怎么样?你是打得过我还是追的上我?”

    这人正是攻克长安之前,李闲便派到了宇文士及军中的薛万彻。

    坐在对面气的无言以对的,自然是他的哥哥薛万均。他们兄弟二人在父亲战死之后便一直客居幽州,之后随着罗士信到了黎阳,只打了几次小仗就被李闲派到了东都,这边的战事频繁,倒是让他们两个着实的过足了瘾。

    “你这人太小人!”

    薛万均憋了半天才反驳道:“仁义礼信……下个棋就都被你败坏的体无完肤!哪有你这般不讲道理的人!”

    “自小到大我在你面前什么时候讲过道理?”

    薛万彻顿了一下随即得意的笑了笑说道:“自小到大,你好像一次都没有打赢过我。在我看来,所谓的仁义礼信不过是弱者叫屈时候的技穷罢了。你若是不服,咱们可以就在这凉亭里推演一局,你若胜了,我便叫你一声哥。”

    “你不叫我,我也是你哥!”

    薛万均托了托已经有些下垂的肚子,恼火的说道:“我真不知道,你怎么在这样的天气里还能笑得这么灿烂!”

    “为什么不灿烂?”

    薛万彻反问道:“反正也是无所事事,窦建德的人断然是不敢杀出来了。这雨天对谁的影响都一样大,咱们不敢靠得太近,他自然也不敢派兵贸然出来。

    “只有一千人马,倒是吓住了窦建德。”

    薛万均懒得和薛万彻计较,随即有些感慨的说道:“宇文将军将大队人马带走,若是让窦建德知道咱们燕云军这边只剩下了不足三千人马,他还不得气死?”

    “气死最好,省的我亲自动手。”

    薛万均没继续接话,而是叹了口气问道:“你真信得过李道宗?”

    薛万彻微微怔住,随即摇了摇头道:“信不过又能如何?现在关键之处在于,你我不但要瞒得住窦建德,还要瞒得住李道宗。宇文将军这计策也太行险了些,担子都在你我肩膀上压着……一个不小心的话……”

    “上阵杀敌,我不如你。”

    薛万均微笑着得意说道:“但布置算计,你未必及得上我啊……有我在,怎么会有不小心的事情发生?难不成这种天气,夏军还敢杀出来?”

    就在这句话才说完的时候,忽然夏军方向传出呜呜的号角声,紧跟着就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喊杀声荡漾了过来,薛万彻脸色一变,随即狠狠的骂了一句:“你就是个乌鸦嘴!”

    ……

    ……

    从松柏楼回到天策上将军府之后,稍微喝了一些酒的李闲非但没有倦意,反而更加的精神起来,手头上也没有什么急着处理的事,他索性出了书房缓步往不远处的一个独院走了过去。

    那小院子里本来只安排住了一个女人,张小狄。可李闲却知道,那个小丫头说自己一个人住着闷,硬是将叶怀袖,嘉儿,还有青鸢和凰鸾都拉了去同住,那小院子里莺莺燕燕,好不热闹。

    一进门,李闲就听见屋子里一阵嬉笑声,他忍不住笑了笑,举步走了过去。

    推门而入,李闲便被眼前看到的场面吓了一跳。

    张小狄和嘉儿都只穿了亵衣,竟是在拼酒!这两个女子都是出了名的好酒量,也不知道今日怎么就拼了起来。两个人都是满面酡红,媚眼如丝,端着酒碗的手都在摇晃,一碗酒倒是洒了一半。

    看到桌子上那厚厚的一摞酒碗,李闲的嘴角就一阵抽搐。

    “安之哥哥,你来的好!”

    张小狄明显喝得已经大了,竟是不顾自己没穿多少衣服,摇摇晃晃的走过来,一把拉了李闲的胳膊道:“你来做评判,看看我们两个谁的酒量更大些!”

    叶怀袖站起来,歉然的看了李闲一眼。

    张小狄看似醉酒,没想到却清醒的很。她见叶怀袖的眼神中有歉疚之意,随即收起笑容看着李闲的眼睛说道:“安之哥哥别怪姐姐们,是我要胡闹的……”

    “为什么?”

    李闲轻声问。

    张小狄打了个酒嗝,看着李闲认真的说道:“叶姐姐说,以后我是要那个……那个母仪天下,要那个……那个端庄秀美才成,我就想……以后也不知道多少年都要装的那么辛苦,趁着还不需要装……索性玩个痛快吧。”

    李闲哑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只是他笑声还没落下去,张小狄眼睛一闭竟是倒在李闲怀里。李闲吓了一跳,赶紧抱着她快步放在床上,刚要把脉,却见张小狄打了个酒嗝,伸出手用力的挥舞了一下含含糊糊的说道:“我要给安之哥哥生孩子!”

    李闲顿时傻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生一百个!”

    某小狄庄严宣誓,然后翻身脸朝里面没多久就发出了微微的鼾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