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 登门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长安城的百姓们没有猜错,燕云军攻入长安城的第二日城中便基本恢复了秩序。没有出现乱兵劫掠的事,自然更不会有什么血流成河的屠城。燕王进长安不是来毁了这座都城的,不管有多少反对燕王进城的朝臣被屠戮,百姓们依然平安无事。

    唐军各营正在清点人数,做成名册递交给总理军机事务,燕云军的军师徐世绩。从进城当日徐世绩便没有闲着,投降的唐军人数还有四万余,这是一股极强大的实力,如果不是因为从一开始守北城的刘弘基就没有打算拼死抗争,长安城里的恶战只怕会极大的消耗掉燕云军的主力精锐。

    所以对这些唐军,上至将领下至士兵都不能用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来俯视他们,甚至要把他们当做有功之臣来安抚。

    这是一件很难繁琐麻烦的事,所以李闲这样怕麻烦的人自然不会自己去做。徐世绩做事稳妥,为人公正,交给他去做李闲放心。为了保证不会有突发的是件发生,燕云军没有全部进成,在北城外大营留下了五万人马,以裴行俨为将军督管。

    进了城的十余万大军分成四批,分别镇守长安城四方。

    没几日,燕王亲自用印的告示便贴满了长安城的大街的告示栏上,让百姓们安居,不要惶恐,集市照常,所有的商铺也要继续营业。为了让商人们安心,燕王特意免除了一个月的杂税。而城中所有百姓,都要到衙门里重新报备,凡是去了的,每人可以领二斤精米。

    百姓们虽然确信燕王不会做出什么血腥残忍的事,但他们还是对重新到衙门报备户口这种事有些担忧。尤其是在城破当日家中藏了守城官军的百姓,更加不敢去衙门,他们担心燕王用这种办法清算当日抵抗燕云军进城的罪过。

    其实在这份安民告示贴出来之前,燕王诏令所有溃散唐军返回大营的告示已经贴了出来。燕王承诺既往不咎,但限时五日,若是五日之内有唐军士兵不肯归营的,按叛国之罪论处,藏匿逃兵的百姓也一并锁拿下狱。

    两份告示先后出来,自然会让人有所联想。胆子大一些的抱着死就死吧的心态回归大营,但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负责整理清点人数的燕云军将领并不凶恶,甚至看起来和颜悦色的让人心里格外舒服。而最先去衙门报备户口的则是那些城中富户,因为他们远比普通百姓更怕死,也更舍不得死。

    不管贫富,到各衙门报备户口的人都领到了二斤精米。便是那些富得流油的人拿着那小小的米袋子也乐开了花,他们不是贪图这小便宜,而是确定燕王对城中百姓确实只有安抚之心,没有纠罪之意。

    五天之后,本以为燕王要施恩于长安的人们才骤然发现,原来第一份告示并不是燕王吓唬人玩的,自第六日起,便有大批燕云军的执法队拿着唐军原来的花名册搜捕逃兵,一日之间便抓了三百余人。

    这些人全都被剥夺了军籍,充为奴隶。有些反抗抓捕的唐军士兵被就地格杀,执法队下手绝不留情。

    藏匿亲人的家庭也被全家缉捕下狱,等待他们的极有可能是流放之刑。要么送到边城去做苦力,要么送到各地屯田之地做奴隶。第七日,各衙门的人又在大街上贴上告示,最后限时三日,若是还有人藏匿不肯归营的,诛杀全族。

    没人再敢抱着侥幸心理,城破当日藏匿起来的近两千唐军士兵回到了大营,除了第六日被锁捕的那三百余人之外,军中果然依照燕王的旨意没有再继续对他们追加什么处罚,甚至连饷银都没有扣发一个铜钱。

    到了第十日,城中秩序彻底恢复。

    长安城里的达官贵人,家宅府邸大多在皇城附近。这里繁华只是其中一个缘故,主要是为了便于上朝。这些日子文武百官可谓惶惶不安,每日里便是上朝都比平时早半个时辰到宫门外候着,唯恐触怒了燕王殿下引来灾祸。大家都知道燕王不同于其他当权者,对世家大户,那个杀人魔王举起手里的屠刀从来没有心慈手软过。

    这个时候人们才骤然发现,原来燕王竟是如此特殊的一个。寒门子弟视其为神,也视其为自己人,对他尊敬到了极致。而燕王又不缺乏世家的支持,身边将领中也有一大批世家才俊辅佐。他左手托着世家,右手托着寒门,而他却没有被任何一方左右,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值得让人深思的事。

    自燕云军进城第二日起,朝臣便开始陆续上朝。为了照顾那一班重臣的颜面,李闲亲自走访了几家,包括之前与他敌对不和的尚书左仆射萧瑀。

    燕王亲自登门,这些朝廷重臣自然不会再装下去。以纳言裴寂为首,中书,门下,尚书三省的官员,六部九卿的朝臣们规规矩矩的上朝议事。

    唯独一个例外就是,家在东城居住而不是住在皇城边上的谯国公刘弘基……燕王入主长安城之后,受了伤的刘弘基便回到了自己家里,自此闭门不出,长安城总理军务事,燕云军中地位尊崇的徐世绩登门拜访,在刘弘基府里停留了足足一个时辰之后离开,自此刘弘基的府邸大门就没有再打开过。

    与他不同的是,郯国公张公谨在城破第二日便被燕王叫了去,据说好一顿臭骂,当日在燕王书房外面当值的侍卫都被吓得变了脸色。甚至有人已经握紧了刀柄,只等着燕王一声令下,便冲进去将张公谨拖出来乱刀砍死。

    但这种事自然不会发生,燕王骂了人,骂的酣畅淋漓。挨了骂的人走出房子的时候却显得格外平静,甚至嘴角上还挂着一抹释然放松的笑意。快步走出燕王行宫的郯国公一路上步伐轻盈,看起来心情竟是好到了极致。

    没多久,燕王殿下的旨意便下来,张公谨抗拒大军入城,冒犯燕王罪不可恕,剥去国公之职,罚俸禄三年……但,念其大唐开国之功劳,并且确有悔改之心,所以封为兵部尚书,赐开府。

    原兵部尚书高士廉改礼部尚书,加光禄大夫。

    城中旧臣大部分官职不动,有些实在不懂规矩不知轻重的朝臣燕王自然也不会留着,在菜市口斩了十几颗脑袋之后,朝中再也没有叫嚣的声音。原有的朝臣安抚的安抚,封赏的封赏,但燕王的老部下却一直没有封赏下来,这似乎不合情理,但所有人都知道,燕王对这些功臣的封赏绝对能让人眼红心惊。

    燕云军的将领们不急,因为他们知道燕王绝不会亏待了他们。燕王曾经在攻城之前说过,进城之后必是要大赏功臣的。之所以燕王还没有做,是因为燕王不想草率轻易的将功劳颁发下去,不少人都知道,燕王正在让人准备一次规模极隆重的盛会。

    不出人意料,在燕王进城的第十天,大唐开国皇帝李渊便封太子李建成的儿子,河东王李承德为皇太孙。又三日,皇帝以身体不适需要静养修身为由,传位于李承德。年号沿用武德,这个细节才是人们最注重的。一个连自己年号都没有的皇帝,他的位子难道还能持久的了?

    燕王之所以这样做,无非是想要一个平稳的过度罢了。

    果不其然,新皇帝登基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昭告天下,燕王李闲是大唐开国皇帝的嫡子,是为皇叔。燕王按年级来说,应该是大唐开国皇帝的次子,他上面只有一个太子李建成,如今太子早就没了,按照规矩来说绝轮不到皇孙来继位,这个昭告天下的圣旨一发出去,朝中官员和聪慧些的百姓们都明白,这不过是燕王为之后拿回帝位而做的一个铺垫罢了。

    新皇登基的第二件事,便是加封燕王为太尉,总理全**马事,进燕王为平位王,与帝王所有礼仪随从相同。可带刀上朝,可罢黜百官。另设天策大将军府,以燕王为大唐开国之后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正一品大将军。军中所有事务,以燕王决策为准,不必请奏皇帝。

    就连坐在皇位上的新皇自己都知道,自己不过是个傀儡罢了。

    但这个傀儡好歹也是皇帝,最起码能坐在他从不曾进过的御书房里感慨唏嘘。他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不在自己手里握着,至于以后是死是活,全在燕王一念之间。

    没有年号,也不选皇后……

    李承德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我那皇叔……你到底打算让我坐几天……天策上将军府便设在原来的长安城兵备府衙门,只两日,长安城中最有名的书法大家亲笔写的匾额,做好之后便挂在了原兵备府衙门的大门上。必须要说的是,如今长安城中最有名的书法大家,当然是燕王自己。

    天策上将军

    李闲想到这个称呼便觉着有些可笑,这是本应该属于李世民的称谓。但历史上的这个称谓,绝没有现在这般尊荣强势。

    就在天策上将军府还在修缮的时候,一辆款式普通,车厢上绘着一团火焰一刀一剑标志的马车停在城东谯国公府门口。马车旁边有几十个随从,青衫背刀,脸色尊敬肃然,跟在马车两侧亦步亦趋。

    赶车的马夫到了门口之后便下车去敲门,敲打了一会儿才有一个人将侧门打开一条缝隙,没好气的说国公身子不适,不见客。那赶车的马夫连话都懒得说,直接将看门的下人从门缝里拽出来掷上了大树。终于有一天他飞上了枝头,却怎么样也飞不高……

    这身材魁梧的马夫进了大门,轻易将一众护院哗啦倒了一片,然后打开正门,站在门口恭敬的等着马车里的人下来。从里面急急忙忙跑出来的刘府老管家不敢怠慢,站在门口一边迎接一边问那壮汉马夫:“请问,是哪位大人到访?”

    那马夫轻蔑的看了老管家一眼,指着自己鼻子尖说道:“大人这里有一个,而且还是没几日就要封国公的大人……但我只是个马夫,那你说马车里是谁?”

    那老管家吓得身子摇晃了一下,竟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一身黑色常服的燕王李闲从马车上下来,缓步走到门口看了那跪倒在地的老管家一眼问道:“刘弘基可在?”

    “在的,在的。”

    老管家吓得不敢抬头,语无伦次的回答道。

    “他不敢去见孤,孤便只好亲自来见他。”

    李闲缓步走进院门,嘴角上挂着笑,似乎心情不错。

    院中花红柳绿,正是四季最美之时。(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