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比死恶心一万倍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吴不善带着人冲出吴记包子铺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派人冲上松柏楼发信号。松柏楼距离吴记包子铺并不远,是一座三层木楼,规模不小,据说还是城中某位重臣名下的产业。但不管是谁的产业,在吴不善眼里这楼子是早就想好了的放信号的地方。因为这楼子够高,仅此而已。

    七八个密谍冲进松柏楼的时候吓坏了楼子里的伙计,还以为是来了强人抢-劫财物。没想道那七八个人直接冲上了三楼,然后开窗子甩套索又爬上了楼顶,随即,一大团巨大的烟花在长安城上空绽放,绚丽而夺目。

    城外燕云军中,一直有负责观察城中动向的人,当看到那一大团烟花爆开来之后,负责观察的斥候立刻吹响了号角。

    “城中有信号!”

    听到号角声,正站在一座高坡上看着灰蒙蒙的天出神的谢映登眼神立刻一变,随即转身快步往李闲的大帐跑了过去,才跑到半路就看到伍云召带着不少将领往大营方向疾奔,远处的营地中骑兵已经上马,时刻等待着信号的燕云军士兵们在这一刻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激动。

    已经等了这么多天,终于等到厮杀的时候了。

    “主公已经知道,正在大帐中分派军务!”

    伍云召与谢映登擦肩而过的时候急匆匆说了一句,半步也没有停留直奔自己所部大营的方向冲了过去。锐金营的数万人马在听到号角声之后已经在中低级将校的指挥下开始集结,骑兵上马,步兵列队。伍云召冲回大营之后直接跃上自己的战马,用手指着长安城大声喊道:“该着是咱们锐金营的运气,今日轮到咱们攻城!”

    “破长安,建功立业!”

    伍云召大喝一声,催马向前冲了出去。

    五千骑兵随即启动,跟在他身后狂风漫卷一般冲了出去。数万步兵在各自将领的指挥下,大步朝着长安城的方向跑。在大营一侧,辎重营的辅兵已经推着巨大的冲城锤,攻城楼车缓缓启动,早就已经架起来的抛石车旁边聚集了不少士兵,正奋力的将盘索绞动起来。吱呀吱呀的声音中,抛石车的大臂缓缓的沉了下来。

    “以号角传令,各门都要进攻,分散守军兵力。”

    大帐中,李闲指着长安城的地图说道:“若是唐军分兵,则变佯攻为主攻,若唐军不分兵,主攻便在西内苑这边。”

    他直起身子看了雄阔海一眼道:“让你的陌刀营准备,一会儿万一锐金营顶不进去,你的陌刀营就要出动,以重甲冲进城门将唐军撞开。进城之后直扑玄武门,若是密谍没能接应,你就带人直接攻过去。进城的骑兵直捣兵备府衙门以及皇城各部!”

    李闲的手指在墙壁上挂着的巨大地图上一路指过去:“孤在长安城总那两个月,走遍城池,绘制了这副地图,所有有驻军的地方都已经标注了出来。你们看着这地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让你们各自记下的地方都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

    “那好!”

    李闲大声吩咐道:“入城之后,各自带兵攻打你们记住的地方,务求最快……这段日子你们一直都在请战,孤对你们说要不动如山,不能有焦躁之心,现在是要动的时候了,既然要动,就要动如奔雷!”

    “孤带人直冲太极宫……”

    李闲扫视了众人一眼道:“你们攻打各自的目标,谁要是比孤的速度快了,孤重赏!”

    “喏!”

    众将抱拳听令。

    “去吧!”

    李闲摆了摆手,转身看了一眼吓得脸色发白的河东王李承德,走到他身边说道:“见了大唐的皇帝,你可知道怎么说?”

    “我……我忘了……”

    李承德颤抖着声音回答,眼神中都是惧意。

    “无妨!”

    李闲也没时间理会他,转身走向帐外道:“进了城也无需你说什么,只要大军进城,自然有的是人说话,见风使舵者朝廷里从来不缺!”

    穿黑甲,挂黑刀,骑大黑马。

    燕王李闲,再上沙场!

    ……

    ……

    万玉楼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揉了揉眼睛却依然看不清眼前的场面。眼前所有的东西都是红的,只能看到红色的幕布中有人影来回闪动。他摇摇晃晃的想往前走,脑子里昏昏沉沉的却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爆炸的巨大冲击力将他掀翻了出去,若不是他反应远比一般人要快些,要不是他轻功确实极好,要不是他那一身的肥肉……他现在就是一滩残肢断臂。

    只是震荡让他暂时失去了意识,他挣扎着站起来只是一种本能。眼睛里看到的都是一片血红,他甚至忘记了自己此时身处战场!

    爆炸之前,密谍已经战死了六成以上,还活着的只剩下二百余人。箭雨,枪林,唐军密密麻麻的涌过来他们硬是靠着血肉之躯铸成长城。爆炸之后,还活着的密谍已经不足百人,还能马上站起来不足二十个,身上没有伤的一个都没有。

    爆炸产生的巨大冲击波荡出去之后,密集聚拢在一起的人群就好像被狂风吹倒的野草,地上齐刷刷的都是倒下的人,不管是唐军士兵还是密谍,爆炸之后的很长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站在城墙上的刘弘基被震得向后翻倒了出去,几个士兵连忙跑过来扶他,脸色煞白的刘弘基猛的推开身边的亲兵,扶着城垛爬起来俯身往下去看,立刻就感受到了一股承受不住的热浪,脸被烤的钻心的疼,眼睛根本就睁不开,就好像一团火焰在眼前焚烧一般。刘弘基啊的叫了一声再次跌坐在地,捂着脸呻吟了几声。

    “敌袭!”

    “敌袭!”

    就在这个时候,瞭望手看到了远处燕云军大营方向有一片黑潮迅速的卷了过来,没多久就能看到那被战马踏起来的滚滚烟尘,在烟尘中,身穿黑甲的燕云军骑兵如翻腾的浪潮,势不可挡的涌了过来。

    这边城门才被炸开,燕云军那边的骑兵竟是已经快要冲到城下了!

    “弓箭手……”

    忍着疼的刘弘基刚要下令弓箭手和操作床子弩的士兵发箭,天空中忽然有一大片密集的黑点在人的瞳孔中逐渐放大。最初出现在人视线中的时候只是一个黑点,但是很快,那黑点逐渐放大中到了眼前,那是数不清的巨石!

    无法形容这个场面,任何语言描绘出来的场面也无法达到这种震撼之万一。数百块巨大的石头呼啸而来,迅疾如雷电般狠狠的砸在城墙上,也有不少掉进了城内。巨大的石头轻易的将城垛撞碎,将城楼砸坍,将城墙上的士兵砸成了肉泥,也将床子弩砸成一地碎渣!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即便穷尽想象之力也难以想象出这种场面。呼啸而至的巨石在城墙上砸出了一个一个的深坑,砰砰的声音中,城墙似乎都要坍塌下来似的,不管是站在城墙上的士兵还是城下的士兵,他们都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脏和身体也随着那撞击而颤抖,他们甚至错觉,城墙马上就要坍了。

    碎石激荡,尘烟炸起。

    城墙上立刻传来一片哀号声,胆子小的跪在被砸没了半边身子的同袍尸体旁边嚎啕大哭。胆子大的招呼着同伴靠在墙根处,更多的人则完全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懵了。城门处的爆炸已经足够震撼人心了,可相比于数百块从天而降的巨石来说连那爆炸都显得没有那么不可接受了。

    距离长安城六百步之外,数百架抛石车完成了一次抛射之后,操控抛石车的士兵们立刻忙活起来,绞动盘索,抬上巨石,所有人都拼尽全力。因为他们要在骑兵冲击城门之前,再完成一轮抛射。

    燕云军这些日子没有动静,但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做好。只等着城中信号传来,数百架抛石车立刻发威。

    当第二轮巨石袭来的时候,城墙上的唐军一阵绝望。这种威势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以阻止抵抗的,除了逃避之外他们根本没有一点办法。

    ……

    ……

    万玉楼清醒过来,是因为一股温热的血溅在了他脸上。因为他神智上迷糊,根本就没有发觉有几个站起来的唐军朝着自己冲了过来。他手下一个密谍啊的喊了一声将万玉楼扑倒,这一瞬间,密谍的背后上后脑上连续挨了几刀,微烫的血洒了万玉楼一脸,他下意识的抬手抹了一把,视线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当看到死在自己身上的密谍,看到那几个唐军狰狞的脸,万玉楼的眼睛瞬间变得赤红!

    “啊!”

    他猛的翻身坐起来发出一声咆哮,一脚蹬着距离自己最近那个唐军士兵的小腿上,那唐军士兵身子不稳向前扑倒,眼看着就要砸在万玉楼身上,万玉楼一拳轰在这人的面门上,巨大的力度下,这唐军士兵的脑袋猛的向后一仰,咔嚓一声颈骨随即断裂。

    按着地面站起来,万玉楼疯虎一样冲了出去。硕大的拳头狠狠的砸在敌人的脸上,心口上,每一拳都用尽全力,砰砰的声音中,三四个唐军士兵被接连轰翻在地。他弯腰捡起来一柄横刀,刚要刺入一个敌人的心口,一支羽箭噗的一声射穿了他的胳膊,才抓起来的横刀又掉了下去。

    万玉楼嘴角抽搐了一下,咬着牙将羽箭从胳膊上抽出来狠狠的刺进那个唐军士兵的眼窝里,一股血箭一样射出来,喷进了万玉楼嘴里。

    腥苦,辣涩。

    这味道极不好,但万玉楼却丝毫都不在意。

    他再次捡起横刀,一边往前走一边杀人:“还我兄弟命!”

    每杀一人,他便低吼一声。

    “还我兄弟命!”

    几十名唐军士兵朝着他冲了过来,人还没到,几支羽箭先后射在万玉楼身上。万玉楼的身子摇晃了几下,却强撑着没有摔下去。看着面前扑过来的唐军士兵,万玉楼啐了一口血,竟是咧嘴笑了笑。

    白色的牙齿缝隙里都是血,看起来格外的狰狞。

    “生同生,死同死……”

    他喃喃的说了一句,然后将横刀对准了自己的心口:“爷顶天立地,怎么能死在你们这些人手里?”

    刀尖已经刺进了肉里,他却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万玉楼!”

    远处传来一声呼喊,声音有些飘忽。

    “你他娘的要是敢死,老子就娶了你闺女!”

    已经抱了必死之心的万玉楼听到这句话一愣,随即看到远处那个枯瘦干瘪还难看的要死的老头朝着自己冲了过来。他立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动作奇快的将横刀抽了出来,惊恐慌乱还有愤怒的骂道:“我闺女才三岁,你这老东西要是敢打她主意,我跟你玩命!”

    他骤然发现,当一个六十岁的干瘪老头说要取他三岁瓷娃娃一样可爱漂亮闺女的时候,比死要恶心一万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