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 一计不成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自从燕云军将长安城围住之后,城里的巡逻队伍便由原来每个时辰一批增加到了每半个时辰一次,几乎前面巡逻士兵才走过去,后面的巡城人马就又上来了。要知道巡城的可不仅仅是城防军派出来的,还有京兆尹衙门的人,兵备府衙门的人。五天前便实行了宵禁,百姓不得随意出家门,不然巡城的士兵有权利直接格杀。

    白日捡个偏僻的地方或是自己家里,百姓们拿燕王围城的事可以当做谈资消遣,但到了晚上,绝没有人敢试试大唐的禁令是否真的有效。

    京兆尹的官差数量比较少,每五十个人一队,每天夜里轮值两队。其实说起来,真正的官差也没有十几二十个人,其他的都是这些官差养着的帮闲打手。这些人基本上都是街上的泼皮无赖,仗着有官差做靠山平日里更加明目张胆的欺负寻常百姓。但终究这里是天子脚下,他们也不敢太过放肆。

    这几日燕云军围城,宫里面的禁令一下来这些人倒是收敛了不少。不用上面人交待,他们也绝不会在这个时候自己作死。万一这个节骨眼上激起民愤来,还不得被暴怒的皇帝下令将他们都剥了皮?

    捕头石虎是个地道的长安汉子,他父亲在大隋朝也曾经做到过四品的高官,不过是散职没有实权,到了他这里虽然官职低了不少,但油水比起他父亲来倒是多了何止一倍。好歹出去转一圈,长安城百姓手里收来的孝敬钱也足够他花天酒地了。

    他手下养着四十几个弟子帮闲,都是二三十岁的壮年汉子。平日里游手好闲,这会虽然一个个强打着精神,可到了后半夜还是一个个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让他们在青楼赌坊折腾半夜的精神有,但巡城这种苦差事哪里有一点兴致可言?

    已经过了子时,石虎带着人在大街上慢慢悠悠的走着,熬过这一班临天亮的时候还得爬起来再巡视一圈,所以众人都有些郁闷。

    “师父”

    他弟子孙二保贴过来,从腰畔将酒囊摘下来递给石虎谄媚道:“喝口酒提提神吧。这大半夜的,百姓都睡了,料来也不会有什么事发生。”

    石虎本想训斥他一顿,可一想城防军的巡视队伍刚过去也不会有人发现,索性接过来灌了一口。

    “你们都他娘的给老子精神着点,万一在咱们当值的时候出点什么差池,别说我不好交代,便是府君大人也不好交代。现在这个节骨眼山,谁给老子添乱老子就灭他三族。你们也都一样,这些日子都老实点。欠了赌债的那几户不要再去催了,真要出了人命官司,府君大人震怒,我就拔了你们的皮。”

    “师父你放心吧,我们又不是傻子。”

    孙二保是他所有弟子中最机灵的一个,也最得宠。比其他师兄弟都敢说话,当然,平日里他孝敬师父石虎的也最多。

    “真他娘的!”

    石虎又喝了口酒忽然骂了一句,也不知道是谁惹了他生气。众人不敢问,一个个跟在后面大气都不敢出。

    “先是秦王,再是燕王……”

    石虎啐了一口吐沫,嘀嘀咕咕的说道:“真不知道那些个大人物是怎么想的,今天称臣明天造反,他们一转念,咱们就得跟着受罪!”

    “就是就是!”

    孙二保附和道:“这也就是天家的事,这要是我儿子我早打断他的腿了。”

    “闭嘴!”

    石虎一惊,随即暴怒道:“这种话你也敢乱说!”

    刚要赏给自己这个弟子一个嘴巴,忽然听见远处有脚步声传来,听声音很单薄,绝不是巡城城防军的人马。

    石虎立刻打了手势,四十几个汉子立刻站住。他侧耳倾听了一会儿,确定那声音是从不远处小巷子里传来的随即指了指,这些泼皮立刻朝着那便跑了过去。半夜无事,他们全都萎靡的好像犯了毒瘾似的,这会有动静,全都来了精神。

    十几个人留在石虎身边,其他人精神抖擞的往那小巷子里冲了进去。按照之前石虎的吩咐,这些泼皮都没有大声喧哗。即便出了事也不能张扬不能呼喊,尽量安静的解决这是府君大人的命令,石虎自然不敢违抗。他手下这群弟子在他眼里就跟个屁一样,在府君大人眼里他比一个屁也强不了多少。

    二十几个人冲进小巷子之后没有发出一声呼喊,这让石虎心里比较满意。除了脚步声之外没有其他声音,说明这群家伙对自己的话还是很听从的。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石虎在这一刻享受到了权利和地位带给他的美好滋味。也正是因为这一刻想到的事,他情不自禁的又去想,若是自己到了府君大人那个高度,是不是享受到的东西更让人着迷?要是到了皇帝……

    接下来的他没敢想,这想法已经把他自己吓了一跳了。可转念一想皇帝想在只怕比自己要烦恼的多,他心里又平静下来。

    等了一会儿不见进了小巷子的手下人回来,石虎眉头逐渐皱了起来:“别出什么事,咱们也过去瞧瞧,刀子都给我亮出来,要是有事别管是谁,老子让你们砍了你们就给我抡刀子上!”

    “知道了!”

    “放心吧!”

    他手下人七嘴八舌的应了一阵,众人快步往小巷子里冲了进去。火把的光芒很快将巷子里的黑暗驱散……

    石虎一怔,刚才进来的那二十几个手下呢?火把呢?怎么都不见了?

    ……

    ……

    从巷子口里忽然涌进来一大群穿黑衣的人,脚步竟然都如灵猫一样一点声息都没发出来。他们手里每人一根黑色的极尖锐的铁钎,没有打火把,从人群后面幽灵一样出现,动作极快的开始杀人。

    之前进入小巷子里的二十几个人已经都变作了孤魂野鬼,黑暗巷子里的墙壁上藏着数十个黑袍男子,长袍宽大,黑巾遮面,整个人都隐藏在夜色中根本就难以察觉。石虎的人一进巷子就看到一个瘦干瘦干的老头对着他们傻笑,他们一错愕的功夫,墙上的黑袍男子鹞鹰一样跃下来,动作迅速的将这些人逐个戳死,动作极狠辣,只刺咽喉,以至于他们这二十几个人竟是连呼喊都没来得及发出。

    杀人之后这些黑袍汉子迅速的将尸体都丢到墙那边去,然后翻身又跃上墙去藏起来。石虎带着人冲进来之后什么都没有看到,甚至连血迹都没有发现。正诧异的时候,那些鬼一样的黑袍汉子再次出现,这次是从他们身后。

    黑袍男子悄无声息的贴上去,从后面捂着那些帮闲打手的嘴用铁钎戳穿他们的喉咙。后面四五个人倒地之后,前面的石虎才察觉到不妥。他猛的一转身,就看到那些幽灵一样的黑衣人已经杀了他一小半的手下。

    “什……”

    嗓子里才发出半个音节,一只弩箭精准的钻进了他的喉咙里。他伸出手试图抓住什么,终究只能软软的倒了下去。

    十几个人,竟然顷刻间就被人屠杀殆尽。

    看起来瘦得离谱的老头嘿嘿笑着走过来,吩咐人将衣服赶紧换了。那些黑袍男子动作麻利的将死尸身上的衣服剥下来,还没有完事,忽然巷子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干瘦老头脸色一变,打了个手势示意手下人戒备。人还没有布置好就看见至少一个队的城防军士兵将巷子口堵住了,为首的汉子按着横刀刀柄朝他们走了过来。

    “真他娘的慢,老子带人敲掉了一个队的精锐城防军,你对付几十个泼皮无赖竟然这么费劲!”

    那身穿队正军服的汉子冷声说了一句,走到火把近处露出一张白脸。

    “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就你这张脸这么白真他娘的跟鬼一样!”

    瘦如竹竿的王启年瞪了白脸吴不善一眼,随即有些诧异的问道:“你动作怎么这么快。”

    吴不善很贱的笑了笑道:“刚巧这一队城防军砸我的铺子门板,让我蒸包子给他做宵夜……老子要是不下毒对不起天地良心啊。”

    “行了,别扯了,动作要快,不能让城防军的人发现了。咱们的时间不富裕,放了火就跑,然后各自隐去!那死胖子还等着咱们的信号,这件大事咱们终究只是配合,他才关键!”

    王启年摆了摆手,回身吩咐自己手下道:“算计好了时间,转一圈直接去衙门,进了门砍翻了当值的就放火,然后立刻就跑,你们谁要是腿慢落在唐军手里,你们自求多福。”

    吴不善叹了口气道:“说到跑,这世间只怕除了那死胖子没人比得上你吧。”

    “滚蛋!”

    王启年骂道:“别拿玉树临风的老子和那个丑陋的胖子相比,这是对我的侮辱,是对他的赞美。”

    吴不善看着王启年无奈而又认真的说道:“你知道的,对你们俩我就算脑袋让门板夹了也绝不会侮辱和赞美,因为你们俩从来不会拿被侮辱当回事,至于赞美……你知道我很少做昧良心的事……”

    ……

    ……

    六月十八日夜。

    长安城四五处火起,长安府,京兆尹,甚至兵备府衙门都被人点了火,其中还有一处竟是靠近了皇城。

    这几处火烧起来的极诡异,根本就没有人发现是谁点的火。城防军立刻吹响了号角,所有当值的人马立刻登城戒备,宫城里的禁军迅速布防,太极宫,皇城,东宫,掖庭宫戒备森严。六部九卿的官员几乎都被惊动,刘弘基派大将徐盛怒率领三千人马直奔攻城护驾,然后抽调兵马灭火。

    为了防止有贼人趁机作乱,皇帝亲自下旨,宫门不开!

    忙活了半夜的密谍毫无收获,禁军根本就没有出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