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 告破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三排巨盾手冒着箭雨顶在最前面,为身后的弓箭手遮挡着狂风暴雨。城墙上倾泻下来的密集羽箭在巨盾上扎了一层,看起来燕云军的巨盾手就好像顶厚厚的一层白雪在往前冲似的。从盾牌的缝隙里不断有羽箭钻进来,也不断有人中箭翻倒。但他们空出来的位置很快就被后面的同袍递补上来,燕云军的阵型依然保持的很完整。

    城墙上的重弩已经被燕云军的抛石车犁地一样来回清理了好几遍,现在已经没有一架还能用的。没了重型武器压制,守城的唐军只能将燕云军放到近前再开弓放箭。他们唯一的优势就在于居高临下,可现在城垛都被砸没了,他们同样暴露在敌人的羽箭覆盖之下。

    “继续往前压,弓箭手,压制城墙上的敌军,火龙兵上去!”

    刘满大声的下达着命令,眼睛已经变得发红。

    所谓的火龙兵是军稽处二部和军方联手训练出来的士兵,挑选这些士兵的最重要的一个条件就是跑的必须足够快才行。他们的任务就是冒着箭雨冲到最前面去,点燃火药包的引线然后再跑回来。他们从事的是最危险的职业,相应的他们的待遇俸禄也是全军最高的。十个火龙兵冲过去,能活着回来一个人已经是上天眷顾。

    这些人都是犯了重罪的人,要么是杀人越货的土匪,要么就是燕云军缉捕的江洋大盗。只要他们不死,就能立刻恢复自由身,或是留军转到别的营去做事,或是领一大笔银子回家做个小小富家翁。这些人已经是死路一条,留在监牢里也是等着问斩的下场,有一个能活命的机会自然不肯放过,只要跑一圈还能活着回来那下半生便衣食无忧。

    连日的进攻,火药和抛石车的双重作用下,河东城的城墙已经裂开了一条极大的缝隙,刚才伍天锡带着人马往前攻的时候,牺牲了二十几个火龙兵终于在城墙下引燃了几个火药包,但只是将城墙炸出来一个深坑却没能使城墙坍塌下来。因为弓箭手损失太大,伍天锡不得不撤了下去。但毫无疑问的是,城墙已经再坚持不了多久了。

    “炸死那群***的!”

    火龙兵队正萧三本来是鲁郡一个夜走千家的大盗,被鲁郡官府捉住之后因为身手极好送到了二部训练。这个人本来就是个凶悍暴戾的性子,被捕之后以为自己会被问斩万念俱灰,但现在有一个能活命的机会他如何能不珍惜?

    没几个人不怕死,也没几个人能经受得住生的诱惑。

    他大喝了一声,带着三十几个火龙兵嗷嗷叫着往前冲了出去。随着他们向前急冲,刘满一声令下,藏身在盾阵后面的弓箭手刷的一下子整齐的站起来,数百支羽箭随即朝着城墙上倾泻-了出去。密集的羽箭飞上城头,顷刻间就将守军放躺下一层。不少中了箭的唐军士兵从城墙上翻落下来,掉在地上摔得血肉模糊。

    趁着守军弓箭手被压制的短暂时间,萧三带着火龙兵疯了一样的往前跑。他本是独行盗,脚下的速度奇快无比。踏着尸体飞快的往前冲,不时还躲过一支飞过来的羽箭。在满地尸体中,他如脱兔一般迅速的靠近城墙。

    “杀了他!杀了他!”

    站在城墙上的王铎大声呼喊着,几十个弓箭手立刻瞄准了过去。

    噗的一声,一支羽箭钻透了萧三的肩膀,他被羽箭撞得一个踉跄险些栽倒,抬起头看了一眼城墙上的唐军,萧三嗷的叫了一声疯狂的吼着往前冲:“老子以军功换命!谁也不许阻止老子重活一回!老子不要再做强盗,要做就做大将军!”

    他身边的火龙兵一个接着一个倒了下去,有中箭没死的躺在地上不住的打着滚哀嚎。萧三眼睛里看不到这些东西,他死死的盯着前面那几乎裂到城墙根的缝隙就好像看到了一个绝美的前程。

    他终于跑到了城墙下面,随即将火药包塞进了那缝隙中点燃。城墙上的唐军弓箭手全都疯了,探出身子笔直的朝着下面射箭。羽箭密集的程度让人看了不寒而栗,就在萧三点燃引线的那一刹那,最少有四五支羽箭射在他身上。他摇晃了几下向后退了几步,胸口上立刻就被羽箭插了一层。

    “老子……老子要做……大将军!”

    他嘴角里溢出来的血分外猩红,脸上却带着狂傲不羁的笑容!

    轰!

    一个巨大的火球在他身子前面爆炸开来,他的身子被爆炸的巨大力度直接轰飞了出去。整个前胸都被撕碎,肚子被炸开内脏甩了一路。胳膊被炸飞了一条不知道飞去了何处,整张脸都被炸得血肉模糊,一双眸子变成了两个血糊糊的黑洞。落地之后的萧三抽搐了几下,嘴里冒出来的血显得格外浓稠。

    轰!

    又是一声巨响,裂开了一道巨大缝隙的城墙,终于坍塌了。

    ……

    ……

    站在高坡上观战的徐世绩眼神一亮,随即指了指前面的河东城吩咐道:“吹角,让伍天锡的先锋军全都压上去。程名振,带你的人马支援伍天锡,今日务必要拿下河东城!”

    厚土营指挥使,武贲将军程名振大声应了一声,随即骑马回归本阵,调集厚土营人马朝着河东城压了过去。这几日一直是伍天锡的青木营在极力攻城,其他诸营人马只是观战,早就已经憋足了一口气的厚土营士兵们拼劲力气往前跑,生怕自己被同袍落下。

    随着城墙那边一声巨大的响动,伍天锡紧绷着的神经也终于松了下来。凝重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些,他将自己的长槊从马背上摘下来向前一指下令道:“青木营,全营进击!”

    号角声呜呜的响了起来,青木营余下的人马开始发力往前冲。号角声才落,后队便传来了一声一声震天动地的战鼓声音。八十八面巨大的牛皮战鼓同时擂动,那声音之大几乎震散了天空上的浮云。这鼓声响起的恰到好处,正在攻城的燕云军士兵们顿时变得更加狂暴起来。

    在队正,旅率的带领下,燕云军潮水往上漫一样疯狂的从坍塌了一个缺口的地方往上冲,他们高呼着青木营向前的口号,一层一层的倒下去一层一层的冲上去。断墙两边的唐军弓箭手疯了一样不断的拉弓放箭,再拉弓再放箭,根本不在意手指上已经血肉模糊。

    城中的唐军预备队开始扑过来,试图将爬上半截的燕云军杀回去。两边的人马才一交锋就撞出一片殷红的浪潮,血雾在人群中一团一团的爆开,残肢断臂落地,很快就踩得看不出来本来的样子。

    “杀!”

    双方的士兵高呼着,杀气腾腾。因为仗着地利的优势,唐军从断墙高坡上往下冲,借助惯性顷刻间就将燕云军漫上来的士兵压了下去,但后面被顶死,除了往前冲绝没有退路的燕云军很快就又冲了上来。斜坡上的尸体铺了一层又一层,血水顺着尸体堆溪流一样往下淌。

    “弓箭手,攒射!把贼兵逼回去!”

    站在断墙口的王铎红着眼大喊,可下面双方士兵已经混战在一起,弓箭手根本就没办法瞄准!见手下弓箭手犹豫,王铎劈手夺过来一张硬弓朝着下面连发了三四箭。

    “射!”

    他每发一箭便大喝一声,弓箭手逐渐有人开始拉弓,慢慢的,射箭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一边落泪一边发箭,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和敌人一块死在自己箭下。

    眼看着斜坡上的燕云军再一次被顶下来,唐军弓箭手已经将斜坡上的人无论敌友全都清理干净的时候,一队大约二百人的重甲步兵挥舞双手环首大刀成队列的涌了上来,羽箭打在他们厚重的链甲上激荡出一片火星,叮叮当当的声音就好像再演奏着一曲肃杀的歌曲。

    二百人的重甲步兵,顶着箭雨如一台重型装甲似的缓缓的碾过去。拦在他们前面的唐军士兵被他们手里的环首刀割麦子似的一层一层放倒,唐军节节败退,在损失了六十几个重甲步兵之后,燕云军终于顺着斜坡攻了上去。

    “踏破河东!”

    也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句,淤积在城墙断口出的数千燕云军整齐的高呼起来:“踏破河东!”

    踏破河东!

    王铎的脸色惨白无比,他知道自己再也守不住河东城了。

    随着燕云军顺着斜坡攻入城内,守城的唐军抵抗之心顿时瓦解,燕云军沸汤泼雪一般杀了进去,很快就蔓延到了河东城内的街道上。

    就在王铎组织人手准备发动反攻试图将燕云军顶回去的时候,之前来过的那个宦官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喊:“河东王让奴婢来问,今日是否守……”

    “我-你祖宗!”

    王铎劈手一刀将那宦官脑袋削飞了半边,再一脚将那还没有停下来的尸体踹飞了出去。

    “河东城破,你我都在劫难逃!”

    他大喝道:“唯有退敌,才能保住性命!杀!”

    他狂喊了一声,率先从城墙上跃下跳在斜坡上,状若疯癫杀进了潮水漫堤一般的燕云军中,但是可怜可惜的是,随着他一同跳下去的一共不足一百人,很快就被洪流淹没,片刻之后就被踏成了肉泥。

    河东城,告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