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原来是你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毫无理由,毫无借口,毫无根据,粗暴简单野蛮的杀了一个朝廷正四品大员,这样的事无论如何都显得太荒谬也太让人震撼了些。谁也没有想到李闲会如此的不懂规矩,就好像一头从深山老林中出来冲进城里的猛虎,将规矩制度全都撕扯成了碎片,根本就不顾及城中有不少人拿着刀枪擎着硬弓,似乎算定了那些渺小的人根本就不敢举起刀枪拉开弓弦。

    李闲缓步而行,身后十几个青衫刀客跟在后面。他肩膀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好,换了一身衣服看不出来身上有伤。他的脸色平静,步伐平稳,也看不出来有怒意。但毫无疑问,此时的李闲在很多人眼里就是那头进了城依然带着狂傲野性的猛虎。

    裴寂早就让人赶去皇宫和兵部报信,李闲走的并不快似乎不介意裴寂让人通报消息。而此时从太极宫冲冲出来大队的禁军已经赶到了兵部大门口,密密麻麻的站了好几排。但皇帝特意吩咐过,这些禁军士兵身上都没有带着兵器,而是每个人手里都擎着一面巨盾,犹如在兵部门口建起来一道厚重的城墙。

    兵部衙门里的官员一个个胆颤心惊,燕王遇刺的消息已经传了出来,刺客是军方的人,暴怒的燕王已经斩了一位刑部侍郎。没有人怀疑,如果他到了兵部得不到一个想要的消息的话,他也会在兵部留下一片血迹。兵部尚书和兵部侍郎急匆匆出门进了太极宫,躲进宫城里心里还在打鼓。

    兵部里留下的一群员外郎,郎中全都人心惶惶,就算外面堵了一道兵墙他们心里依然无法平静下来。正四品的朝廷大员说斩就斩了,这燕王到底多大的胆子?根本无视皇权国法,谁也想不明白他到底要做什么。难道他真就敢想到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谁拦着就杀谁?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皇帝怎么可能容得下他?

    裴寂不知道该怎么劝说,皇甫无奇的被斩说实话真把他给吓坏了。李渊自太原起兵,裴寂也是领过兵的人,杀人的事也见的多了,可毕竟那是在战场上厮杀,你不杀敌人,敌人必要杀你。但这可是在大唐的都城长安,大唐的一位领兵王竟然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杀一位正四品的官员。

    他不是很了解李闲,之前李闲给他的印象是个淡然平静的年轻人,写得一手好字,也能做一手好文章。看起来有些书卷气,比身上的杀伐之气似乎还要浓一些。但今天裴寂总算是看到了这书卷气遮掩下的另一面,那是一种沉默中却让人不敢逼视的森冷杀意。

    太极宫里应该已经做出了决定,兵部尚书和兵部侍郎几位高官也躲了出去。刚刚回到裴寂身边的亲信低声对他说了一遍,告诉他皇帝已经动身准备亲自去兵部门口等着,这让裴寂松了一口气。他看了一眼前面李闲的背影,心说任何人的脸面都可以不给,但皇帝的脸面你总是要顾及一下的吧。

    可就在他刚想到这里的时候,走在前面的李闲忽然顿住脚步,然后扭头拐进一条小巷子。

    “去城防军兵备衙门。”

    裴寂忍不住在心里叫了一声我的祖宗唉,赶紧吩咐亲信赶去兵部那边报信。只是此处距离城防军兵备衙门已经没多远了,拐过前面的小巷子再走半条街就是兵备府的正门。李闲闲来无事整日在长安城中漫步,对道路的熟悉情况就连裴寂都有些汗颜。

    裴寂看着李闲轻车熟路的走向兵备府衙门,心中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燕王每日在大街上闲逛,真的是闲逛吗?他是不是从进城那天就预料到了有这一天?如果一个人连闲逛都带着这样令人窒息的目的,那么他真的仅仅是想杀几个人立威?

    想到这里,裴寂立刻就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急匆匆赶到兵部门口的李渊才站稳,裴寂的亲信就赶到了这里。听说李闲带着人转去兵备府衙门,李渊本就阴沉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张公谨,带三百骑兵去拦着他,朕倒是要问问,他到底打算干什么!”

    郯国公张公谨连忙应了一声,带着三百骑兵风一样冲了出去。虽然从出事到现在才过去短短的两个多时辰,但朝中百官全都知道了这件事。凡是身上有军职的人全都急了,纷纷派人去查手下是否缺了士兵,尤其是身手极好的老兵,极有可能是旅率校尉一级的军官!万一刺杀燕王那五个人是出自自己军中,他们不敢想象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结局。

    城外有数万燕云军精锐,燕王麾下还有二十几万百战雄兵,为了平复他的怒火,陛下必然是要大开杀戒的。现在这个时期,就连陛下也不敢真的对燕王怎么样。谁要是摊上这件事,除了自认倒霉还能做什么?

    ……

    ……

    长安城防兵备衙门乱了套,两位掌兵的国公都不在,下面的几个郎将全都急了,派人去军营中调查有没有缺了人手的亲信还没有赶回来,万一李闲带着人前来问责他们谁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各营兵马都在集结清点人数,就连急匆匆从各门抽调出来往玄武门方向赶路的军队,也是一变跑一边清点士兵。李闲往兵部走的时候,各营中早就开始忙乱起来。等李闲缓步走到兵备府衙门门前的时候,刚好有一个文案官员火烧火燎的从门外站着的士兵人缝里挤了进去。李闲看着兵备府衙门戒备森严的样子,心里忍不住觉着好笑。

    如果不这样逼一逼长安城里的人,包括那个坐在龙椅上的皇帝,那些人真的看不清楚现在什么局面,现在也有必然让所有人都清晰的认知到大唐的皇帝并不是掌握主动权的那个人。虽然他在李闲面前表现的足够强势,但他做的戏在李闲眼里显得格外拙劣不堪。如果李闲不是先见过老甄,不是先知道那个故事,不是先知道自己长相与她有七八分相似,说不得对李渊的谎话就信了几成。

    但可惜的是,李闲知道自己的长相就说明了太多问题,李渊从看见自己第一眼的时候只怕就已经猜到了什么,所以才会派人赶去陇右调查。他对李闲表现出来的种种,都不过是因为李闲现在的实力太强。就算李渊再装腔作势,大唐现在兵力捉襟见肘的局面也不可能改变。他除了以一位父亲的身份来压李闲,还能如何?

    往兵备府衙门赶过去的李渊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实在没有办法便将那件事说明。就算李闲并不是如他最初时候预料的身份也没关系,因为他以为李闲不知道。他以为,李闲只知道是他的儿子,却并不知道这个儿子到底是个什么分量。李渊以为李闲不知道而他自己知道,所以到了现在还在打算用父子之名和许一个极大好处来约束住李闲。

    只是这件事一旦公开,皇帝的名声必然受到影响。一个嫡子出现,代表着将来皇位的继承人选又有了新的选择,秦王造反是事实,燕王功劳巨大也事实,只要这事李渊不得不公开,朝臣立刻就会变得不安起来。

    但现在李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他想不到如何去安抚李闲。如果大唐现在兵力雄厚,如果不是李世民造反更加削弱了国力,李渊绝不会做出这样的妥协。

    他脑子里飞速的盘算着,如果真的是军队中大将策划了刺杀李闲的事,自己该如何决断?杀大将平熄李闲的愤怒,这样做似乎无可厚非,毕竟局面所迫不得不如此。可这样一来皇帝的颜面何存?如果不杀大将,不杀重臣,如何能将这件事解决?

    只能用认亲的事来拖住李闲发泄杀意,然后再给他一个名分地位,就如对待李世民那样将他抬起来,甚至可以抬到继承人那个高度去。只要过一二年,大唐的局面缓和下来,东都王世充解决掉,南边荆襄的萧铣解决掉,河北的窦建德解决掉,大唐能抽调出来的军队就能充分应对危局。

    李闲!

    在李渊心中早就是一个必然要杀的人!

    但现在不能杀,只能拖着。拖到大唐将所有外敌都踩死,然后再来想办法对付李闲。这个过程不会太长,快则一二年,长则三五年……大不了让他做二三太子,这已经是李渊最坏的打算了。

    这打算就在李渊自己心里,无论是谁他都不会告诉。

    他需要的是世间,他不知道的是,李闲也需要世间,而且李闲需要的时间似乎比他需要的时间要短一些。李闲亲自进入长安城,就是来争取这个时间的。如果李渊不是打算将他调往荆襄,他也不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如果李渊老老实实的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李闲也不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但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

    ……

    张公谨带着三百骑兵赶往兵备衙门,半路上忽然想到,此时整个长安城的所有军方的人都被李闲调动了起来,只怕就算是兵部下令清查士兵人数,下面人办事的速度也没有今日这般快。也不知道会不会查出不少吃空饷的蛀虫来,一念至此张公谨竟是哑然失笑,苦笑着摇了摇头心说自己怎么还有心情想到这个。

    他紧赶慢赶还是慢了些许,等他赶到兵备衙门门前的时候,李闲已经到了。几个长安城防军的郎将躲在士兵组成的人墙后面正在愁眉苦脸的对李闲说着好话,一个个死了爹似的满脸惶恐不安。

    之前跑进衙门的文案带回来一个极不好的消息,谁也没想到漏子真的就出在了兵备衙门里。

    看到张公谨赶到,一个郎将急忙迎过去在张公谨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张公谨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他下意识的看向李闲竟是吓得手都抖了起来。他害怕的不是李闲,而是震撼于怎么会是这个人!

    瞬间,张公谨的心里就好像坍塌了一座大山般。

    “殿下……”

    他举步走向李闲,躬身施礼道:“请给末将一点时间,最多一个时辰必然给您一个答复。”

    “一个时辰?”

    李闲看了他一眼,然后点了点头道:“好,孤就等你一个时辰。”

    恰在此时,忽然从街口转过来一队人马,为首那人穿了一身银甲,手持一条长槊带着数百精骑风一样卷了过来。

    “奉旨诛杀叛贼李闲!”

    那人高呼一声,催马笔直的朝着李闲所在撞了过来。

    张公谨看着那人带兵冲至,心里忍不住一声悲叹。

    看来真的便是你了,就算你和燕王在旧日里有些间隙,但时至今日你已经是大唐数一数二的重臣,还是皇亲国戚身份尊崇。皇帝对你也颇多倚重,你怎么就如此糊涂做这样的傻事?无论如何,我也没有想到会是你,你这又是何苦?而你偏偏有这般自负,真以为五个身手好的人就能杀得了李闲?

    他却不知道,那人哪里是调了五个好手,而是足足调动了一个团三百精兵!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查到了亏空?只是那人没有想到,李闲竟是早就预料到了似的做了准备,那埋伏在两侧的一百五十名弓箭手竟是一个没有用上!后续的杀手还来不及出手,李闲就退回了齐王府里,紧跟着裴寂就被请进了齐王府,只半个时辰不到这事就传扬开来,那人立刻就陷入了被动。

    李闲看着冲过来的那人,嘴角勾出一抹冷笑。

    本想打你一顿便罢了,你却自己要送了性命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