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 不好用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长安城里到底有多少密谍只有三个人知道,李闲,叶怀袖,谢映登。但现在李闲要做的事却不能将密谍的人用出来,杀几条朝中某位大人物的探路狗而已。若是让密谍的人来做这件事自然更加隐秘稳妥,京兆尹,长安府,刑部,大理寺的那些断案高手也未必查的出来。人是要杀的,而且还得让人不需要费一些心思就能想到是李闲下的手,这才是目的。若是动用密谍,人死了却查不到缘故,还是会有人怀疑道李闲身上,那样的话反而会让人想到,在这长安城中李闲必然还有其他力量。

    密谍还不到暴露出来的时候,得不偿失。

    宋国公萧瑀府邸

    萧瑀初到长安的时候,便得到了李渊的重用。封为宋国公,民部尚书。说起来,李世民身后不乏世家支持,其中最让人不可忽视的便是看起来已经没落的独孤世家,这个曾经辉煌到了顶峰一门三后的家族,在大隋倾覆之后也渐渐衰落,但毫无疑问,独孤家依然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萧瑀是独孤家的女婿。

    提到独孤家,不得不提到的便是独孤信。是北周时期云中人,年轻时候便以样貌俊美而著称。此人为将极勇武,曾经单人独骑仗着手中一条长槊生擒渔阳王袁肆周,因军功卓著被封为别将,升迁不断,散骑侍郎,新野郡守,荆州大都督,武卫将军,卫大将军,都护三荆军事,尚书左仆射,荆州刺史,车骑大将军,陇右十州统领诸军事,冀州刺史,封赵国公。

    独孤信一声最自负者有三,其一,风度翩翩少有人及。其二,无论为将还是为官都极有声望。其三也是他最得意的事便是他挑选了几个好女婿。

    独孤信有六个儿子七个女儿,六个儿子都入仕为官,名气虽然不小,但相比于他的女儿来说就要差了一筹。他的长女是北周明敬皇后。四女儿嫁给了李渊的父亲,唐国公李昞。而他最小的女儿独孤伽罗嫁给了杨坚,是大隋的文献皇后。李渊称帝之后尊称母亲为元贞皇后,七个女儿有三个做了皇后,只怕独孤信在泉下有知也会发笑吧。

    只是独孤信死的太早了些,没有享受到女儿带给他的尊崇。独孤伽罗十四岁那年嫁给杨坚,同年独孤信在与宇文护争锋中败亡,独孤家险些也随即陨落。幸好有独孤伽罗这个好女儿在,尽心尽力协助杨坚开创了大隋开皇盛世。独孤家的声望也到了顶峰,她死去之后,杨坚每每提起她还会落泪,凄然道:“若是泉下有知,当与我来相会。”

    不得不说的是,独孤伽罗是坚决要求废掉太子杨勇改立杨广的。

    萧瑀是萧皇后的弟弟,是梁朝皇帝的子嗣,是独孤家的女婿,这身份叠加起来其实已经很吓人了,李渊登基之初重用他也大有深意。萧瑀的妻子是独孤伽罗的侄女,而李渊是独孤伽罗的外甥,抡起来萧瑀的妻子和李渊是姑表之亲。而萧瑀之所以对李世民有所倾向,还要说到李世民征伐薛举的时候。

    当时萧瑀在河池为官,李世民登门拜访,萧瑀设宴款待,席间李世民对其极为尊重,称其为姑父,并将李渊的亲笔写拿出来交给他,诚恳的请他到长安共商朝政。萧瑀极感动,又喜欢李世民对自己尊敬,所以将河池兵马全都交给了李世民,自己带着随从赶赴了长安。

    说起来,萧瑀入大唐为官,是李世民请来的。

    已经到了掌灯时分,萧瑀却在书房中一直没有出来。妻子知道他近几日心情不好,也不敢派人去打扰。

    书房中,萧瑀脸色铁青的看着面前跪倒的人眼神中隐隐有怒意。

    “陛下不杀你而是让你去地方上做官,这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你竟然还想着抗旨不尊?”

    宋宇脸色发白,连忙解释道:“下官若是到了地方上……怎么可能活得下去?下官为御史,平日里多直言,不知道得罪了几多权贵,此番离开长安只怕用不了许久连性命都保不住,求大人您救我。”

    萧瑀初到长安是为民部尚书,也就是礼部尚书。后改为尚书左仆射,位同宰相。此人本是极正直的,但涉及到了李世民的事,他不得不多做了些安排。

    “有我在自然保你后半生无忧,宋宇……”

    萧瑀叹了口气道:“说起来陛下对你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成见,你在地方上做三二年县令,我自然会将你调回京城为官,我偏偏便想不明白你怕的是什么。御史直言无罪,地位特殊,但你到了地方上何须再做这直言之事?一县之内以你为尊,岂不比一个御史要畅然?”

    “下官……”

    宋宇张了张嘴就被萧瑀打断,他起身将书法的门拉开后说道:“你且安心去赴任,后面的事我自然会为你安排。稍后我还有一分奏折要写,今日便到这里……你若是再不出长安,便是我也没办法在陛下面前为你说话。”

    宋宇咽了口苦涩,点了点头起身落寞离去。

    ……

    ……

    等宋宇离开之后,萧瑀依然没有心情吃晚饭,关上书房的门走回桌子边上看着自己写了个开头的请罪折子,却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写。

    前几日在御书房里李渊的怒火,明显就是针对他的。柴绍,裴寂等人不过是被殃及的池鱼。这份奏折自那日回来之后他便打算写,可到了今日却依然没有写完。御史宋宇,方正然参李闲的奏折确实都是他授意的,但他这样做却并不是完全出于私心。

    当初李渊请他来长安,对他极为敬重。甚至说过李家江山靠卿之肩头扛起这样的话,现在每每想起萧瑀依然感动不已。如今大唐江山未定便朝局不安,社稷不稳,他心急如焚。看陛下的意思对燕王李闲格外器重,他真怕皇帝一时糊涂将李闲的身份公开,然后将皇位传给这个“外人”。

    他本就对李世民看好,但太子建成老成持重确实乃是继位的不二人选,他不愿参与到皇子夺嫡的争斗中,但太子既然已经死了,在他心中皇位的继承人选自然是秦王李世民。至于李世民犯下的过错,其实全在皇帝一念之间,为如何让皇帝动这一念,他必须想个办法。

    坐在桌案边沉思了很久,萧瑀终究还是没有提笔写这份请罪的奏折。

    “来人”

    萧瑀吩咐道:“去请魏征大人到我府上议事。”

    “大人……现在已经很晚了。”

    门外的管家提醒道。

    “现在就去!”

    管家不敢再劝,只好立刻亲自动身往魏征家里去请。魏征是太子所倚重之人,东宫内史侍郎。若是不出意外太子继位的话,他便是朝廷的中流砥柱。但太子死后,他的前程也不明朗起来。前些日礼部尚书随从李世民叛乱被杀之后过了小半个月,魏征才被提拔起来任礼部尚书。

    魏征被提起来,是萧瑀在李渊面前极力主张的结果。本来依着李渊的意思,太子李建成的一班旧臣是不会再用的。毕竟日后无论谁继承帝位,也不会用太子旧臣。但魏征为人太过刚直,恰好与萧瑀性子相同,他不忍魏征逐渐退出朝堂所以在李渊面前三次举荐。

    有这份关系在,萧瑀和魏征私下里的关系极好。

    现在的萧瑀头脑里很乱,他知道自己必须找个相对来说的局外人来帮自己分析一下了。而之所以他对李世民的事如此上心,还有一个原因则在于……他是如今朝廷里唯一一个知道李世民在何处的人。

    李世民知道自己日后回到长安必然离不开重臣的支持,而萧瑀则是不二人选。所以他汇合了韩世萼后,第一件事便是派人秘密找到了萧瑀。萧瑀写了一封亲笔信让那信使带了回去,将长安的情况说了一番。

    既然秦王李世民没有死,而且还迅速的又掌控了一股力量,萧瑀更加坚定了拥立秦王的之心,而现在最大的阻碍也只有一个,那就是……燕王李闲。

    ……

    ……

    以聂夺的身手想要避开齐王府外的禁军其实并不是太难,但他根本就没有打算避开而是直接从大门走了出去。他知道身后定然会有宫里派来的人跟着,附近这几条街上早就遍布朝廷的眼线。但他似乎缺并不在意,而是看起来好像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行走着。

    夜晚带刀而行,若是被京兆尹的巡城衙役或是城防军巡逻的士兵看到了,甚至可以无需审问直接砍了。聂夺却丝毫不在意似的,他背后缚着的那扇门板一样的巨刀已经成了他的标志。

    他顺着大街一路缓缓而行,不许仔细去看就知道身后最少跟着五个人以上。而且当遇到城防军巡逻人马的时候,其中还有一个人迅速的绕路到了前面替他将城防军的人挡住。这份待遇,说起来还真是不低了。

    他就这样在大街上走了半个时辰,七转八转,然后在路边一家还没有关门的小吃店里吃了碗热面,没有喝酒。

    吃饱了肚子之后,他继续前行,依然漫无目的。

    就在跟在他后面的人忍不住开始骂娘的时候,他转过身子开始往回走,步伐比之前还要缓慢,又用了将近一个时辰才走回了齐王府,期间只吃了一碗热面,什么事都没干。

    但是就在当夜,从尚书左仆射家里出来的前御史宋宇死了。死在回家的路上,被人一刀斩为两段。

    回到齐王府之后进了自己的房间,聂夺将背后的巨刀摘下来随意丢在地上,啪嗒一声那刀竟然裂开,裹着巨刀的黑布散开之后才看清,这哪里是他的巨大开山刀,分明是一块宽大的木板,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房门被人推开,一柄巨刀从外面迅疾的飞了进来。聂夺伸手接住顺势戳在地上,当的一声,青砖竟是碎了一块。

    门外一个儒衫的年轻男子缓步走了进来,微微摇头道:“不如我的枪好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