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 瞒不住你也瞒不住我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曾经有人说过,当一个女人开始杀人的时候她就不再可爱,最起码普通男子很难接受一个满手血腥的女人。而当一个女人开始吃人的时候,如果有人看到了这个场面只怕会吓得浑身颤抖,她已经不再是一个人,是一只为了活下去而不得不吹人的母狼。

    独孤一柔知道自己犯了个错误,这个错误的名字叫犹豫不决。

    当她发现李世民没有机会成功的时候,她放弃了自己当初和他的约定。她要做的是帮助独孤家族重铸辉煌,还有什么比独孤家的女人再次成为皇后更好的办法?但她不是一个因为梦想就变得冲动的女人,所以当他看到李世民无力攻破玄武门,看到李建成骄傲得意的笑容,她决定放弃。

    但她还是杀了李建成,因为她发现自己的选择是个错误。可当她杀了人之后才发现,自己杀了李建成已经失去了意义。李世民已经不得不退走,太子的死变成了一个充满讽刺意味的冷笑话。

    当她从城墙上一跃而下,却发现追不上李世民脚步的时候懊恼后悔的恨不得大哭一场。但她知道自己没时间哭,也没时间去考虑太多的事。她只能逃,拼尽全力的逃。

    进入大山之后,她的经历远比李世民要艰辛。

    但她却坚持了下来,只是为了活下去。

    将半颗已经冷下来有些发硬的人心吃下去绝不是一个令人愉悦的过程,虽然她在吃这半颗人心之前嘴角上的笑意看起来带着轻松惬意,但毫无疑问,如果哭有意义她绝不会选择去笑。

    一边呕吐一边吃,而且还要强迫自己吃下去的比吐出来的要多。这是一个极痛苦的过程,也是一个脱离人性的过程。

    当她觉得肚子已经饱了之后翻身躺在草地上休息了一小会儿,然后寻了一根木棍做拐杖继续前行。她计算了时间,知道自己已经快要追上李世民的队伍了。但她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追他,难道仅仅是因为当初他给过自己承诺?可要知道的是,先背弃承诺的是她自己而不是李世民。

    同为丧家之犬,毫无疑问的是她是一个彻底丧失了尊严的丧家之犬,而李世民却还带着那么一点点骄傲。哪怕这骄傲看起来极可怜,可比起独孤一柔来说他确实有这个资格。

    独孤一柔艰难的行走着,强迫自己不许闭上眼,不许坐下来休息,不许生出一丝绝望之心。她把自己变成了一个行尸走肉,在追赶李世民的过程中,她甚至生出了自己的躯体不过是一个工具,为了活下去甚至连躯体都可以丢弃的错觉。能有这样的感觉,只能说明她的神智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

    李世民进山的第十三天,他站在山顶上俯视山脚的时候忍不住放声大笑。

    十三天,竟然只用了十三天他就带着人走了出来。可以说他创造了一个奇迹,一个足以书写在史书上的奇迹。如果他有资格来命令史官,他绝对不会有丝毫犹豫的命令史官对这段历史大书特书,当然,过程要写的精彩些而不是这样狼狈。

    看看他吧,哪里还有一点贵族的模样?

    他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碎不堪,甚至比起难民来还要狼狈些。密林中的枝杈虽然不锋利,但磕磕碰碰的多了依然能将衣服甚至是皮甲割破。衣衫破碎,脸色黝黑,身形憔悴,这便是现在李世民的模样。

    “走出来了?”

    尉迟恭站在李世民身后看着豁然开朗的世界,依然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

    “孤说过,上天对孤是眷顾的。”

    李世民回身看了一眼身后疯狂的三百士兵,嘴角上的笑容越发的骄傲起来:“如果没有遇到那十几个修道之人,咱们的粮食绝对坚持不到走出来,哪怕那些马肉不腐烂变臭也坚持不到,上天送给了孤一份礼物……现在想起来,若是没有那些粮食咱们根本不可能走出来,本以为后半程可以靠狩猎补充给养,谁想到整整四日的行程竟是一只野兽都没有遇到,四天,足够让咱们饿的连爬都没有力气爬。”

    “既然上天眷顾着孤,孤还怕什么,担心什么?”

    “取舆图来!”

    李世民挥了挥手吩咐了一声,一个亲兵从肮脏的胸甲中将保存还算完好的舆图取出来,不得不说,如此匆忙的逃命竟然还保有一份舆图实在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

    “距离最近的县城大概需要走两天,如果有马的话一天就能到。不过这里位置属实太偏僻了些,即便孤有秦王印信那些刁民也未必买账。”

    李世民指了指舆图上的一个县城位置说道:“而且看咱们现在的模样,只怕谁也不会相信孤是大唐皇帝陛下的次子,即便印信是真的,他们也会认为咱们是抢来的,捡来的,甚至是偷来的……可惜这地图太粗糙简陋了些,若是能再详尽一点找到一些规模不大的堡寨就好了。”

    李世民让亲兵将地图收起来,看了看山脚下有炊烟冒气来的地方指过去说道:“尉迟,带上一百个弟兄去那个村子看看,弟兄们现在需要饱饭……和女人。”

    就在他说完这句话士兵们开始欢呼的时候,忽然队伍后面传来一阵喝问声:“是谁!再靠近就射死你!”

    是个女人,是个已经看不出是女人的女人。

    ……

    ……

    在李世民即将走出大山的时候,她终于追上了他。几个裂虎营的亲兵持刀围过去的时候,神智已经有些模糊的女人只是下意识的喊了一句我是独孤便昏了过去。她的运气在于,李世民还没有忘记那个叫独孤的女子。

    缓步走到那个昏倒了的人身边蹲下来,李世民看着依稀能辨认出的眉目脸色不由自主的变了变。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一路追上来,更难以想象她是怎么靠一个人穿过这片山脉的,李世民毫不怀疑,如果是自己一个人进入这片高山密林的话,绝对撑不过去七天。

    “救醒她!”

    李世民站起来吩咐了一句,然后选了一块平整的大石头坐了下来。尉迟恭带着一百个士兵率先下山,也不知道今日山脚下那个小村子要遭多大的灾,从大山中走了一个对穿出来,现在的这三百名士兵哪里还有一分仁慈之心,如果说从人到魔鬼需要一个转变的过程,那么这十三天便是这个过程。

    山脚下的村子会被屠空,女人们将会受到折磨。或许有一两个运气好的村民会被留下作为向导,但他们的生命延长出来的线也不可能多多少。李世民等了小半个时辰也没等到士兵们将独孤一柔救醒,他不得不骂了一句白痴然后吩咐人用仅剩下的一点粮食去熬一锅粥。没有锅,所谓的锅便是曾经戴在尉迟恭头顶上的铁盔。

    几口微烫的稀粥灌进去,躺在地上的女子终于恢复了几分生气。

    她醒过来,看着同样肮脏的几乎看不出本来模样的李世民,竟然还有力气笑了笑,然后有些自得的说道:“我杀了李建成。”

    李世民怔住,愣了足足两分钟之后忽然神经质的大笑起来。山林中的不少野鸟被这笑声惊飞,在它们听来这笑声如野兽不甘的咆哮一般,其中还夹杂着冷冽的杀气。

    “你杀了他?”

    “我杀了他!”

    “但是太迟了。”

    李世民看了看身边脸色都有些惊慌的士兵们,昂起下颌说道:“大哥死不死已经没有意义了,如果孤回去长安的话或许能苟延残喘的活下来,但毫无疑问的是,孤麾下这些忠心耿耿的士兵们都会被处死。他们待我不离不弃,孤自然当如此报之!”

    这句话说完,二百名士兵爆发出一阵欢呼。

    “秦王万岁!”

    “秦王万岁!”

    呼声震天,让人热血沸腾。

    “秦王不是万岁……皇帝才是万岁。”

    李世民摆了摆手止住士兵们的欢呼后语气平淡的说道:“你们不要心急,等你们喊万岁的时候孤不再是孤,而是朕。”

    独孤一柔看着如此骄傲的李世民忍不住恍惚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你***的是一个疯子。”

    李世民没有生气,而是蹲下来看着独孤一柔的眼睛认真的说道:“你也是个疯子,而且看起来,你比孤还要疯狂的多。”

    “是啊……”

    独孤一柔点了点头承认道:“我他妈的确实是个疯子。”

    ……

    ……

    李闲走出太极宫的时候已经是皇后归天的第四天,这四天他一直呆在宫城里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着那些忙碌着皇后葬礼的人们。表情自始至终都很平静,没有表现出一丝释然得意,也就更不会有悲伤。

    这四天他几乎每天都会去御书房,看一看那个憔悴到已经死了半截的皇帝。但是他却深知,这个看起来随时可能枯死的皇帝,用不了多久就会发芽重新焕发出生机,因为这皇帝是个薄情的人,对皇后他或许是真的在意,但绝不会因此而自甘堕落。一个多月内经历了两个儿子和妻子的死亡,他或许已经习惯了在悲伤的时候没有悲伤。

    李渊似乎对李闲毫无悲伤的样子有些愤怒,但不知道为什么却一直没有表现出来他的不满。两个人在这四天之中很少交谈,也都在尽量不去说那个死去的老妇人。但他们都知道,或许这故意的躲避其实完全没有意义。

    齐王李元吉的府邸规模并不大,这里曾经是大隋皇帝杨广长子杨昭还没有被立为太子时候的府邸,元德太子杨昭死于大业二年,他的太子生涯非常短暂。大业元年被立为太子,杨广让他留守长安,杨广带萧皇后游玩江都,在江都停留了八个月。杨昭从长安长途跋涉去江都朝见皇帝,杨广不喜将他赶回长安,杨昭急匆匆回长安的半路上中了暑,回到长安没多久就病死了。

    李元吉在这府里没住多久,但收拾的极整齐干净。

    李闲站在花园里看着一朵早生的野花含苞待放有些出神,想到窦氏竟是被活活吓死,李闲自嘲的笑了笑。

    计划不得不改变是在见老甄的那一天,因为老甄说自己和那个女子有七分相似,尤其是眼睛,正因为这一点他才不得不改变了初衷。从小赌改为大赌,甚至把自己当做赌注押在长安城里。

    你第一眼就应该看出来了吧。

    想到李渊第一眼看到自己时候的眼神,李闲在心里笑了笑。

    但你还是不敢杀我,你说了那么多谎言就是为了让我相信,你没看出来什么不妥,你还是要重用我的。但既然我的眼睛瞒不过你的眼睛,你的眼睛又怎么可能瞒得过我的眼睛?你强忍着愤怒恐惧和猜疑假惺惺的对我推心置腹,是因为你需要我手里的实力。

    就在他想这些的时候,太极宫中御书房里,李渊看着面前跪着的信使,一字一句的吩咐道:“告诉李孝恭,朕要他把秦王完好无损的带回来,你要切记,是完好无损!”

    吩咐完了这句话,李渊心里忍不住一酸一痛。

    如今……只剩下了一个世民,哪里还有选择的余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