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一个耳光扇可是能去旧日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

    李闲还是不太喜欢坐船虽然燕云巨舰行船的时候足够稳定便是斟满了的茶也不会摇晃出来一滴而且这巨舰船楼中无论是卧房客厅还是书房都装修的极奢华看起来比起大隋皇帝的行宫也不输什么()。但李闲就是不适应或许可以说不喜欢。

    大船靠岸之后李闲吩咐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岸边搭建一座帐篷。然后这个在谢英登眼里不如何懂得享受的主公让人极艰难费力的将大船书房里那些书卷甚至桌椅板凳都搬到了帐篷里。其理由简单之极因为李闲喜欢看书而又不喜欢大船自然更加懒得一次一次登船去取书来看。

    帐篷里被填的极满以至于连落脚的地方都很少。堂堂一路反王身份尊贵的燕王殿下就在这有些逼仄的空间内吃饭睡觉-<  >-起来竟是满脸的舒服惬意。而不得不说的是李闲到了现在纵然不是富甲天下的那个其名下财富也早已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但他依然抠门的很当然这抠门是对自己而不是对手下将领。

    说起来谁也不会相信前一顿吃剩下的饭菜李闲是绝对不会让人倒掉的。一般他的晚饭都是将中午吃剩下的菜热一热便了事就连青鸢和凰鸾跟了李闲这么久依然觉得这习惯委实有些丢人。

    每次她们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李闲极香甜的吃那些剩菜的时候李闲都浑然不在意。但是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当她们两个忍不住劝说李闲不必如此节俭的时候李闲却反常的和她们解释了自己为什么有这个习惯。

    “你们两个虽然少时也凄苦但那是身世而不是生活。你们或许没有经历过严冬腊月间几天几夜都吃不到东西饿得恨不得啃树皮然后忽然发现背囊里竟然有一块十几天前剩下的冷硬馒头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兴奋激动。即便那馒头如石头若是力气大一些丢出去就算砸不死人也能在脑袋砸出一个包但毫无疑问那是食物。”

    “人要尊重食物便是尊重自己的生命。”

    李闲说这句话之后便没有再说什么青鸢和凰鸾还是不懂尊重食物和吃剩菜有什么关系?那个时候主公就算过的再苦可现在早已经不必再过苦ri子了啊()。莫说如今贵为燕王便是家境富裕些的百姓也会将那些剩菜倒了喂鸡鸭猪狗。

    李闲一边吃一边将手头的书卷看完随即满足的拍了拍肚子。见青鸢和凰鸾还是一脸的诧异他笑了笑道:“我之所以这样做你们可以理解为是为了提醒我自己不要忘本。曾经我只是个为了活命亡命天涯海角的小马贼之所以我没死不是因为我骨子里流着贵或者贱的血脉而是因为我足够小心谨慎足够狠还有许多照顾我保护我的兄长叔伯。”

    “现在你们看来我身份或许大不相同但在我自己眼里我还是个马贼充其量……只是个混得比较牛-逼的马贼罢了。”

    “有人拼争是为了甩脱自己的身份谋求一个更高更好值得吹嘘炫耀的身份。但真正成功了之后如果忘了自己曾经是个什么人那么富贵一世而终差不多便是定局。”

    李闲站起来披黑se貂绒大氅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我必须时刻保持清醒所以必须时刻提醒自己。”

    青鸢和凰鸾还是不懂这又和吃剩菜有什么关系?

    她们不懂但李闲显然也不会再说什么。

    出了大帐之后李闲看着满天璀璨的星辰长长的舒了口气然后很没有身份的打了个饱嗝中午时候剩下的半只醉鸭晚被他吃了个干净。从胃里反出来的味道有些恼人但李闲却似乎一点也不在意。

    “我只是个马贼……”

    他低声说了一句然后缓步走向不远处刚刚搭建起来的帐篷。在那帐篷门口停着一辆马车黑se属于军稽卫。在马车旁边站着一个女子难得的是今夜显得格外楚楚动人()。

    她看着李闲嘴角带着笑。

    在她身边站着一个已经形如枯木的老头沟壑密布的脸就好像被柳条鞭笞过的泥巴又黄又苍凉。这人已经足够老了所以在夜se中繁星下看起来透着一股妖异。他的身形很瘦小还佝偻着身子如果月下独走的话说不定真的就被人认为是一只成了jing出来祸害人的黄皮子。

    他不是妖但做过孽。

    ……

    ……

    当那个形如枯木的老者看到李闲缓步走过来的时候他侧头看了叶怀袖一眼。叶怀袖缓缓的点了点头那老者随即变得激动起来。那是一种难以压制的激动以至于他的身子都不住的颤抖着。他下意识的迎着李闲走了过去然后伸出那双鸡爪一般抖着的手。

    但接下来他便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深深的失望。

    李闲并没有接住那双手甚至没有多看他一眼准确的说是一眼都没有看他似乎这个身子里包藏了一个大秘密的老者和他一个铜板的关系都没有一样。他擦着老者的身子走过去走到叶怀袖身边语气温柔的问道:“这一路可还辛苦?”

    叶怀袖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低声回答道:“我现在能为你做的事已经不多所以不辛苦。”

    李闲笑了笑道:“我不是让人告诉你了吗如果今天到的太晚就到大船休息明ri再来见我就是了偏偏你非要让人在这搭一座帐篷。”

    叶怀袖道:“也不知道怎么了我这江南出生的人现在反而坐不惯了船便是再大再宽阔再平稳的大船坐着也觉着有些惶恐担心只有两只脚踩在地才觉着踏实可靠些。既然已经到了那说什么也不想再在船过夜。”

    “那也不必再起一座帐篷啊()。”

    李闲压低声音说道。

    叶怀袖脸一红看了看不远处那老者一眼用更低的声音说道:“老甄真的太老了他更加坐不得船。自涿郡入关之后了船他便每ri都会吐真不知道他这样的年纪是怎么熬过来的我本打算再走陆路但他却坚持走水路……因为水路快些。”

    “他急?”

    李闲问。

    叶怀袖点了点头道:“他很急。”

    李闲缓缓摇了摇头语气平淡的说道:“我不急……已经等了二十年何必急于一时。而且到了现在我依然有些抵触并不想见他。”

    “但我必须见。”

    说完这句话李闲举步走进了那座才刚刚立起来的帐篷里叶怀袖回身看向老甄后者苦笑着摇了摇头低声喃喃道:“他恨我。”

    叶怀袖犹豫了一下随即轻声安慰道:“进去吧主公身今ri没杀气。”

    没杀气?

    老甄眼神亮了一下随即又黯淡了下去道:“但他的眼神依然冷冰冰的如刀子一样就算没杀气也能割破了人的心。”

    叶怀袖缓缓摇头道:“你难道还想着让主公痛哭流涕的迎接你?说起来……我已经替你感到知足若不是主公还念着些当年你那一闪慈念只怕在陇右李家老宅里你也就变成了一具烧焦了的尸首。说起来主公身边知道这件事的只有我和小狄两个所以我可以告诉你……你不解主公的苦所以也就别拿你那不值一提的苦来做博取同情怜悯和原谅的筹码。”

    这话狠毒了些但老甄显然是明白了()。他郑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对叶怀袖说了声谢谢。

    ……

    ……

    没有热茶也没有冷酒。

    屋子里的气氛安静的有些诡异所以即便老甄说到动情处忍不住有些唏嘘感慨但给人的感觉大帐中就是很安静因为听者安静平静到了极致。那一段往事在老甄嘴里道出来似乎没有在李闲心里激荡起一丝波澜。

    他只是静静的听着就好像老甄讲述的是一个和他没有一点关系的故事。这种故事在这个乱世悲离动荡的时代比比皆是只要遇到一群难民这样的故事如果你想听可以听到无数种每一种都让人心酸苦痛。但别人的苦痛终究是别人的一时心酸也只是一时。当故事涉及到了自己的时候只怕没几个人能如李闲这般淡然如水。

    叶怀袖本来是要出去的但李闲摇了摇头示意他留下。

    “这件事总得有个人在我身边见证。”

    自进了大帐之后李闲只说了这一句话然后便再也没有开口。叶怀袖安静的站在李闲身边当听到那撞墙而死的女子那丢弃在无颜庵门前的孩子那掩埋进冻土中的孩子她内心中早已如翻江倒海一般。她下意识的去看李闲而他却似乎没有什么变化那表情的含义似乎是对这故事也没什么兴趣似的。

    但是当她将视线离开的时候还是发现李闲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痛苦。

    “当ri唐公让我那么做我心里便觉着有些不服……雪琪虽然只是个没名分的丫鬟可难道她生下的孩子便不是唐公的骨肉?雪琪是夫人带进李府的本来夫人是怜她卖身葬父所以买了进府做丫鬟谁想到救了她的是夫人逼死她的却还是夫人?”

    他或许还活在追忆中所以对李渊的称呼一直是唐公而不是陛下()。似乎是有些口渴老甄抿了抿嘴唇继续说道:“当ri郕国公右骁卫大将军李浑家里的事犯了报事者说郕国公府里的血顺着门缝往外淌……唐公听了脸变se当晚将自己关在书房中整整一夜没有出来。”

    “第二ri一早唐公便将我找了去。让我将两位小公子一个送到府门外埋了一个丢到那小尼姑庵的门口去。那ri一早天就飘了大雪我记得那天夫人伏倒在门边痛哭哀嚎偏是雪琪却只是傻了一般站在那里不哭不闹没了魂儿一样。”

    “事是我做的。”

    老甄抬起头看着李闲说道:“我只是没想到还有能将事说出来的一天。说实话到现在我也没想明白唐公为什么没有杀了我?”

    “说完了?”

    李闲站起来看着他问了三个。

    “说完了。”

    老甄点了点头忍不住仔仔细细的打量着面前这个俊美的青年。

    啪!

    极突兀的李闲忽然抬手给了老甄一个极响亮的耳光。这一下打的力度着实不小立刻将老甄打得跌翻在地嘴角破开血顺着破开的口子流了下来。老甄艰难的坐起来看向李闲的眼神中都是悲苦绝望。

    他缓缓的闭眼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今ri能说清了这事死也无憾了。”

    李闲打了他一个耳光却转身走向大帐外。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顿住脚步没有回头声音平淡的说道:“孤不曾为你养老但孤会为你送终……待你死时风光大葬。”。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