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 天选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ri期:~月ri~

    第五百九十四章天选

    李闲站在燕云巨舰的船楼上,单手拿着千里眼往前看着激战场面。面前三艘唐军的五牙大船已经倾覆,还有两艘燕云军的大船也随之一起沉没。但燕云水师沉没的大船后面便是支援船只,落水的士兵大部分都被后面的黄龙快船救了起来。但唐军的船被堵在后面,船倾覆,船上的水手兵士也就为大船陪了葬。

    今ri一战之后,也不知道黄河滚滚泥沙中又多了多少水鬼。

    唐军船阵已经被破开,但战局却还是在双方撞在一起的区域内向外蔓延的速度让人看了心急,蜈蚣快船已经放下去数百艘,群狼啃大象一般的一艘一艘扑过去,但进展的速度却并不是很快,唐军船阵后面还没有乱,如城墙一般的大船上唐军弓箭手疯了一般的放箭,有四五艘蜈蚣快船才靠过去就被羽箭覆盖,船上的士兵还没有触摸到敌舰就被she死,尸体翻入水中与碎木一块漂浮着往下游而去。

    “韩奎山这个莽夫!”

    来渊眉头皱了皱,回身大声吩咐道:“来勇,来敢,你们两个带我的亲兵上去,我让韩奎山去将封堵的河道弄开,他却只顾着杀人♀个混账东西一旦开始杀人就收不住手,若是误了今ri战局我第一个先斩了他!”

    他手下两名家将来勇和来敢应了一声,带着六七十名亲兵下了燕云巨舰,登上一艘蜈蚣快船往前疾掠而出。来勇和来敢是来家的家生奴,对来渊忠心耿耿。他们带着的数十名亲兵是来护儿自水师数万人马中为来渊挑选出来的,皆是jing锐中的jing锐。他们这些人,对于来渊来说便是死一个便少一个的珍宝,没办法补充。

    可战局到了现在虽然看起来燕云寨水师占尽了上风,却一直没能给唐军水师真正致命的沉重一击。韩奎山那个疯子和聂夺比杀人较上了劲,竟是一时忘了来渊的吩咐只顾着挥刀再挥刀,他可不想输给那个看起来带着些许文弱卷气的聂夺。只是韩奎山虽然不服气,但心中却着实佩服聂夺这个年轻人。

    看起来稍微还有些瘦削的聂夺,手持一柄跟他身高差不多的环首大刀形象上落差就太大了些惹人注目,那刀太大太宽,比起雄阔褐下陌刀营那些变态手里的陌刀还要大些。陌刀刀柄与刀身几乎等长,但聂夺的环首大刀刀柄只有一尺多些,刀身却足有七尺上下。刀身比一般的横刀要宽上不止三倍,厚上不止三倍,一般人别说用这刀杀了那么多人,便是挥舞十几二十下只怕就会手臂酸麻。

    看起来,那挥舞着一柄几乎与他一样大的环首刀的家伙真的太狂傲暴戾了些,在他刀下已经至少杀了三十几个人,没一个人落下一具全尸。那刀太重太锋利,能轻而易举的将人劈成两片。

    “倒是有几分勇武,可惜……连将才都算不上,更别所为帅。”

    李闲看着肩膀上还插着半截残箭的韩奎山微微摇头道,说起来韩奎山的武艺并不如何出彩,只是仗着一股无与伦比的彪悍气竟是杀出了一二分万夫不当之勇的味道。若是单打独斗,裴行俨一个人能杀他这样的最少二十个。若是换做罗士信,来多少个韩奎山只怕也不够罗黑子一槊一个戳死的。

    他左手拿着千里眼往前看,右手食指中指微微勾动着。

    这个细节没能瞒过青鸢的眼睛,她压低声音问道:“主公可是痒了?”

    李闲没回头,点了点头轻声道:“确实痒了。”

    “怎么办?”

    凰鸾问。

    李闲将千里眼放下来回身笑了笑道:“杀人这种事手痒说起来总是太过血腥了些,写几个字。”

    “好啊”

    青鸢应了一声,回身吩咐亲兵将笔墨纸砚全都取了来∴鸢铺好宣纸,凰鸾动手研墨,李闲选了一只颇大的狼毫,想起之前来渊说的那番话心有所感,一笔而就在宣纸上写下四个大字,便是来渊今ri这战术的jing髓所在。

    恃强凌弱

    写完了这四个字之后,李闲将狼毫随手投入河水中道:“说起来这是孤第一次如此真切的感受水战,竟是别有一番壮烈残酷。只是杀的人太过了些,不知道那位大唐皇帝知道了会不会心疼。”

    站在他身边观战的李慧宁一怔,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李闲笑了笑,回身恰好看到雄阔海那跃跃yu试的样子随即笑道:“那里还有一个更痒的。”

    ……

    ……

    来勇和来敢两个人架着蜈蚣快船从两艘即将沉没的大船缝隙中钻了过去,经过一艘唐军黄龙快船的时候来勇吩咐道:“上去两个人,就对韩奎山说将军问他,还记得自己该做什么不记得,如果不记得,将军说让他自己投河自尽去!”

    两个亲兵抛上去铁爪,动作迅速的爬了上去。

    来敢看了看前面依然有至少两层的唐军船阵皱了皱眉头,回身看了一眼船上那些东西有些担忧道:“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不是真有那么大作用,如果咱们兄弟不能将封堵着河道的船都弄开,只怕少将军在主公面前也不好交代。”

    “放心!”

    来勇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如今咱们已经占了上风,就算没有这些东西打开水道也不是问题,只是会稍微慢些,主公要赶去长安,少将军又是第一次在主公面前指挥作战,所以难免要表现的尽善尽美才好。越快,证明少将军的本事越大。若是主公认可,说不得少将军还会再升一级。”

    “少将军荣耀,你我也跟着荣耀!”

    来敢攥了攥拳头,随即指着面前最近处那艘唐军五牙大船吩咐道:“靠过去,听说这东西宇文士及大将军军中用过几次,主公在河北的时候也用过,这次军师统帅齐鲁营jing兵大败杜伏威,这东西也功不可没″风山一战,军师率军三万埋伏,硬是斩杀江淮军十余万人,据说江淮军就是被这东西吓破了胆子。”

    “那有那么邪乎!”

    来勇笑道:“还不是军师妙算无双?”

    “那今ri咱们兄弟就来个妙炸无双!”

    来敢大笑一声,率先攀住了那五牙大船。他身边的亲兵举起盾牌挡住船上倾泻下来的羽箭,可一艘五牙大船可载千余人,除去水手之外至少有八百余战兵,而水师战兵大部分都是弓箭手,she下来的羽箭有多密集可想而知∫好蜈蚣快船不大,盾牌能遮挡住大半宽度,可即便如此,只一阵箭雨之后就有十来个亲兵被she翻落水。

    “他娘的!”

    来敢骂了一句,感觉自己头顶上的盾牌都要被she裂了似的个亲兵举盾护着他,咬着牙死死的顶着盾牌不敢撒手。羽箭敲打在盾牌上的声音密集而恐怖,好像一下一下敲打在人心里一样。来敢从船上拿起一根大铁钉,用斧子狠狠的将钉子楔进去一半,然后接过亲兵递过来**包挂在钉子上。

    “快走!”

    他用火折子将引线点燃随即大声喊了两个字。

    亲兵们立刻冒着箭雨划动船桨倒退了出去,蜈蚣快船最大的优势便在于没有前后区分,船桨朝另一个方向摆动,船速丝毫不减。快船箭一样往来时的方向退了出去,真如一条在水面上快速爬行的蜈蚣一般。

    幸好引线足够长,士兵们也足够强健使船如飞。可即便如此,当那声巨大的爆炸声传出来的时候,已经在三百米外的蜈蚣快船还是险些被爆炸产生的巨大浪chao掀翻。若不是士兵们都是老手,极力控制着战船换做新兵只怕这船早就翻了。

    轰鸣声中,火球闪耀之后一股巨大的黑烟冒了起来。然后便是被炸上了天的碎木,水面上骤然形成了一个令人心悸的凹陷,爆炸产生的烈风又将浪chao催高,水面激荡起来的浪chao就如沙漠中的沙丘一般巨大。

    那艘五牙大船被炸出来一个巨大的窟窿,就如同鲸鱼张开的嘴巴一样让人看了心悸。随着水浪巨大的翻滚,五牙大船发出咔咔的痛苦的呻吟缓缓下沉。带着泥沙的黄河水狂暴的灌进船舱中,速度快的甚至让那些船舱中的水手来不及跑上甲板。

    “那是……什么?!”

    站在旗舰上的苏胜才脸se惨白的看着那火光升起处,看着那一艘五牙大船痛苦的翻腾着沉没水中。在他看来,在唐军所有士兵看来,那一下剧烈的甚至将河水炸出一个大坑的动静,便是九天之上降下来的神罚之雷。除了天地之威,人力怎么可能造成这样的场面?

    “二部那些疯子!”

    谢映登看着远处那升腾起来的火球感叹了一句,随即想起这**包似乎还是主公亲自配置出来的,随即脸se一变尴尬的笑了笑,心说幸好这话主公没听见。他看向李闲负手而立的背影,心中感慨的想着,都是一样的人,一颗脑袋两条胳膊两条腿,怎么主公就能懂那么多东西?

    他前十几年都在颠沛流离,那些东西是谁教给他的?

    谢映登才不信这世间有生而知之的人,他倒是宁愿相信主公是个震烁古今的天才。如果不是天才,他能懂这么多那只能说明一件事,主公……是天选之人。所有的一切,都是天在帮主公来完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