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三章 你要的也是我想的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感谢枕头逍遥飞san2042520小鼬追ri的月票感谢你们还要继续求订()。*))

    第五百八十三章你要的也是我想的

    李慧宁站在大帐门口看着满世界的银白似乎心情不错清晨冷冽的空气将她的俏脸冻得有些微微发红这冷让她的眉头有一些褶皱但嘴角的笑意虽然很浅但格外的清晰()。在她身后三步之外便是她忠心耿耿的亲卫如今娘子军中的老人似乎也只剩下她身边这一队不离不弃的百战亲兵了。

    “狄谪”

    李慧宁看着视线极远处那一群欢呼雀跃着堆雪人打雪仗的燕云军士兵嘴角的笑意看起来似乎更浓了些。一群汉子们的欢呼声让这充满了肃杀之气的军营变得有了些烟火味很容易让人想起小时候与同伴们在雪中疯跑疯玩的ri子。快乐其实很简单堆几个雪人打一场雪仗莫说孩子们便是那群汉子们玩的似乎也极开心舒畅。

    叫狄谪的是李慧宁的亲兵队正是当初叶怀袖在白谷山收服的一名独行大盗。此人本是个没有什么善恶观念的人一念救人一念杀人倒也过得逍遥快活。只可惜乱世独行哪有那么容易的事今ri被人截住明ri被人截住不是要杀人夺财的便是要抓他入伙的杀人杀得他都有些厌烦了。后来娘子军路过白谷山将山头不肯投降的山匪屠了狄谪索xing投了军。

    他武艺好人又冷静很快就得到了李慧宁的赏识收为亲兵半年后便做了亲兵队正。后来李慧宁遣散亲信的时候本已经给他保了一个雄威郎将的差事他却说什么也不肯走。

    李慧宁曾对他说道:“我若剃度出家你还跟着我做什么?”

    狄谪答:“您出的您的家我做我的护卫。”

    回答的简单直接却似乎很有道理。到了现在李慧宁依然还是李慧宁不是这个师太那个师太狄谪还是亲兵队正一直都是。

    听到李慧宁叫了自己一声狄谪向前一步低声问道:“大将军有什么吩咐?”

    娘子军中人一直称呼李慧宁为大将军。

    “今ri你便带几个人回长安去先进宫觐见陛下将李闲的意思说一遍至于陛下如何决断你无需去管进宫之后立刻带人到无颜庵去不管你用什么法子将无颜庵中那人接出来但有一样切不可让宫里的人知道了()。[ 找小说素材就到]若是遇到什么危机你可去太子处求援。”

    “喏!”

    狄谪应了一声没多说一个干脆利索的转身就走。

    李慧宁没有回头目光一直盯着远处那些玩闹的士兵似乎看的极有兴致。*.paoshu8.**想到昨ri和李闲之间的交谈她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转身回了大帐。军帐中火炉烧的极旺她挑开帘子走进来的时候风往里灌火炉中的火苗猛烈的抖动起来显得有些狂暴。挨着火炉边坐下来李慧宁随手从桌案拿起一卷书册。

    风被隔绝在大帐之外靠进铺了一层绒毯的座椅里挨着火炉书是一件极惬意的事李慧宁很喜欢这种安宁恬淡的感觉这种时候似乎自己身的血腥味也淡了不少。书是她向李闲借来的她只是没想到竟是一卷佛经。

    李闲也会佛经这让李慧宁更加的有些诧异。

    这时候帘子忽然动了一下李闲搓着手走了进来:“和士兵们打了一会儿雪仗那些家伙竟是没有一点规矩十几个人围攻我一个不讲道理太不讲道理了。”

    听到这句话李慧宁嘴角的笑意愈发明显起来:“你可是燕王殿下本来自己就没规矩竟然跑去和士兵们嬉耍这样不自持身份也不怕失了威仪。若是士兵们没了敬畏之心我看你ri后还怎么统帅三军。”

    “屁威仪!”

    李闲啐了一口嘴里的雪沫子挨着火炉坐下来道:“整天板着脸坐在高高的椅子就是威仪?整天看起来都好像一棵枯树似的难道装得不难受?打一场雪仗多好松松筋骨还能训练一下那些家伙们的战术行动()。”

    “你总是有理的那就别埋怨自己被人围攻。”

    李慧宁笑着说道。

    “我哪里是埋怨?”

    李闲昂起下颌骄傲道:“十几个亲卫围攻还不是我赢了?打架他们加一起不是我的对手难道打雪仗便是我的对手?所以你以为我是来埋怨是错的其实我是来吹牛的。[]”

    “你可绝不仅仅是跑来和我说牛的我也不会信你找我来就是告诉我你打了雪仗而且一个人挑翻了十几个人这么一件小事。”

    “你的人是不是已经回长安了?”

    李闲问。

    “刚刚吩咐了下去或许仍还在收拾行囊没有出发。”

    “带我的人你手下太单薄了些。”

    “你做事总是这么小心谨慎?”

    李闲撇了撇嘴道:“如果不是怕整座长安城都如临大敌我倒是更愿意自己去把姑姑接回来。”

    ……

    ……

    东都城一场大雪的十几ri后长安也下了雪。恢弘的皇宫中身穿甲胄的禁卫钉子一样站在大殿外面。雪已经在他们身铺了厚厚的一层但他们依然站的笔直纹丝不动。看起来大殿外面甬道两侧就好像各立着一排石像般于风雪中更添肃杀之气。

    内侍总管吴英海垂着头一溜小跑着进了回廊回头看了一眼紧跟着的几个宫女随即皱眉不满的说道:“怎么动作那么慢万一参汤凉了陛下不喜我便打折了你们的腿()。”

    新入宫的宫女吓得哆嗦了一下吴英海白了她一眼掏出一块干净的手帕将瓷碗沾着的雪花细心擦去然后低声吩咐道:“陛下正在书房里召见邢国公你们进去之后就当自己是聋子哑巴放好了参汤之后便出来绝不可多停留一刻知道了么!”

    几个宫女点头因为紧张她们的脸se有些发白。

    吴英海拍打了几下身的雪然后躬身率先走了进去。若不是前些ri子查出宫里面竟然有窦建德派进来的jian细甚至就是伺候陛下御书房饮食起居的宫女今天他也不至于如此小心谨慎的教导这些新人。正因为前几ri暴怒的陛下下旨将同一批进宫的宫女全都拉出去砍了否则也不至于让这些新人跑到御书房来伺候着。

    说起来那几个宫女中竟然是窦建德派来的人吴英海现在还有些后怕。若是那几个宫女趁机在陛下的饭菜茶酒中下毒……可是想想又不对陛下身边的人都是严格审查后才能做事的怎么可能会有窦建德的人?说起来前ri晚陛下在书房里见了太子之后便大发雷霆怒火似乎能将这宫殿都烧起来似的。当天晚那几个在外面伺候着的宫女就都被砍了脑袋有人说她们根本不是什么jian细而是听了不该听的话。

    伴君如伴虎……伴君如伴虎……

    吴英海在心里念叨了两遍心说前ri夜里也不知道太子对陛下说什么。不过看样子陛下倒不是生太子殿下的气而是另一个人。

    宫女们小心谨慎的放下参汤便迅速的退了出来谁都不敢多停留哪怕一秒钟。

    身穿一身明黄se常服的李渊随意的在椅子坐着指了指放在桌案的参汤说道:“趁热将这参汤喝了朕听说你这段ri子身子有些不适或是冬天来的太急了些又是风又是雪的参汤能驱寒……朕特意让人熬了给你补补身子()。”

    欠着身子坐在一边的男子惶恐起身道谢他的腿似乎行动不便所以动作显得有些滑稽狼狈。而这个人的脸则更加的引人注目不管是谁看了只怕都会心里为之一颤。丑不是一般的丑纵横交错的全都是伤口看起来就好像有人在他脸用刀子刻下了一张歪歪扭扭的棋盘。

    “臣谢陛下厚待……臣只是不小心着了风稍有些咳嗽已经看过郎中没什么大碍却不想竟是让陛下也惦记着臣惶恐难安。”

    “法主啊……”

    李渊看了面前这个被毁了容也毁了腿的人这个曾经被天下人都看做将来一定能登基称帝的人他心里就觉得很舒畅很快活。李密曾经被世人称为真命天子是那首桃李子谶语的应验之人是大隋的终结者但现在看来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朕特意让人熬了参汤给你你可知道什么意思?”

    李渊问。

    “陛下待臣如子侄臣铭记于心。”

    “待你如子侄……朕做的不够啊但朕绝没有将你当做外人既然你归顺大唐便是朕的臣子朕自然不会给你冷遇。今ri召你来是想看看你朕听说这段ri子你颓废的很哪里还有一点曾经叱咤风云的气概倒像是生了大病般让人看着心酸。”

    听到叱咤风云这四个李密脸se一变立刻站起来躬身道:“臣不敢……”

    “法主你太小心谨慎了朕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看着你消沉下去有些失望罢了。朕今ri只问你一句话你如实答朕。”

    “你可还有领兵之心?”

    “臣……不敢。”

    “朕是问你有没有()!”

    “臣……没有”

    “法主……朕知道你担心什么惧怕什么。朝廷里那些人怎么说难道朕还能堵了他们的嘴巴?只要你对大唐没有异心对朕没有异心你怕别人怎么看干什么?朕就是不想看着你颓废下去这样……朕给你三万jing锐赶去东都秦王攻城急迫兵力略有不足你去帮帮他。”

    “臣……”

    李密感动的心里一暖他没有想到李渊竟然能放心大胆的让他领兵!

    “去吧朕信得过你。”

    李渊微笑着说道:“你的老部下单雄信王当仁都在东都城里你去了之后能招他们过来也是好事朕听说单雄信乃是当世虎将少有人敌这样的将才若是陪着王世充死了岂不可惜?大唐对于真心归顺的人从来不会拒人千里朕也不是没有容人之量大唐四品云麾将军比起王世充封的劳什子冠军大将军还是要强百倍的。”

    听陛下竟是许给单雄信四品将军的官职李密更是心中触动:“陛下信任臣怎敢不效死命!”

    “别死不死的好好活着为朕做事!”

    李渊站起来拍了拍李密的肩膀温和道:“去吧秦王那边还等着你。”

    “臣遵旨!”

    李密起身将那碗参汤一饮而尽感觉胸腹里烧起来一股暖意竟是有些醉了般让人飘忽起来。他告辞退了出去李渊坐下来看着那个空碗随手拿起桌案的一封信看了看喃喃道:“你要的人头便是朕想砍的依了你又何妨?”

    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看书更方便!永久地址: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