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已经在杀了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第五百七十一章已经在杀了

    李秀宁的震撼不是因为李闲知道了这件事,因为在娘子关的时候她便知道李闲知道。( )[s]友上传她震撼的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知道。细细的区分的话她的震撼甚至不是震撼,而是一种无法承受的愤怒。这种怒火如果释放出来的话,不得会成燎原之势。

    “这个也知道,那个也知道……这还算什么秘密?”

    她脸se有些发白,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惊的,原本有些许沙哑但不失温婉的声音渐渐拔高,拔高到有些尖锐的重复喊了一句:“这***算什么秘密?”

    “秘密之所以称之为秘密。”

    李建成摇了摇头极认真的道:“有时候并不是因为所有人都不知道才叫秘密,很多人都知道,但他们都不会轻易随便的出来,那么也可以称之为秘密,只是这种秘密无论与不都带着点自欺欺人,甚至知道的人还会洋洋自得,以为自己攥住了一条别人的尾巴,而且都以为攥着尾巴就能控制那尾巴的主人,却都忽略了那可是一只强大的凶兽。”

    李建成笑了笑,用一种让人不免有些难以接受的语气和词汇道:“人们只看到利益,认为抓住一条尾巴就抓住了全部,难道他们就不曾想想,就算是一条狗被人突然抓住了尾巴,也是要猛回身来咬一口的,而且这一口肯定咬的特别狠,特别疼。”

    “安之不是狗!”

    李秀宁认真的道。

    李建成哑然,随即笑了笑道:“他自然不是,这世间到了如今还有哪个们李家的人是一条狗的?如果李家的人是狗,那么这天下间所有人都被统治着,他们便全部连狗都不如!”

    “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李秀宁敏锐的从李建成语气中闻到了一股味道,这味道中掺杂着无奈,悲凉,甚至还有一些令人心悸的愤怒和暴戾。

    “世民杀了长孙叔叔一家。”

    李建成攥了攥拳头,牙齿和牙齿摩擦发出一声让人不寒而栗的声音:“是一家,或许在世民眼里看来,除了李家人之外的人都是狗都不如的东西。杀起来没有一点犹豫和怜悯,甚至不会有一点负疚。”

    李秀宁张大了嘴巴,表情僵硬的如同一尊石像。

    “为什么?”

    她问。

    “为什么?”

    李建成忽然冷笑起来,他的脸se变得有些发白,如同大病初愈一般的白,白的有些可怕。

    “还不是为了那把椅子?他被丢到陇西老宅子里十几年,心里必然会有诸多不甘不平不满足,都理解不理解的是为什么他可以心平气和的做到这样,是他回到太原之后变了,还是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现在想起来,长孙叔叔死了其实也算是咎由自取,或许对那把椅子的渴望和野心,正是他种在世民心里的。(然后……”

    李建成叹了口气道:“父皇给这颗种子浇了水。【 ||】”

    “父皇……”

    李秀宁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一直到现在都不曾真正的看懂过他。有时甚至在想,父皇眼睛里的亲情是不是比水还要淡。”

    “这种话都不要再了,你以后不要以后也不要……”

    李建成有些痛苦的道:“憋在心里就好。”

    两个人停止谈话的时候,正好马车在李建成府邸大门前停了下来。早就等在这里的仆从连忙上前将二人迎接了进去,就是冷着脸站在门口的魏征在看到李秀宁的时候,脸se也缓和了下来。今ri下午的时候他在给太子礼,结果太子却极不懂礼貌的借口撒尿逃之夭夭,要知道以太子本老成持重xing子也温厚什么时候搞过这种把戏?

    但魏征看到太子是去接平阳公主的,心里便没了怨气。

    因为这也是礼,只不过从不曾有人把这种礼写到册上。

    他们进了门的时候,远在数千里外的陇西李家老宅的门口也来了客人,几辆马车停在老宅门口,守门的唐军立刻戒备的按住了刀柄。而当他们看到马车上下来的人只是一个面貌美的不似人间有的娇柔女子,这jing惕戒备又松懈下来。

    披着一件白se貂绒大氅身姿婀娜的女子微微点头示意,然后语气平淡的道:“麻烦你们通禀一声,就有人自长安来,要见老甄。”

    她将一面腰牌递过去,守门的唐军首领拿过来看了一眼随即脸se一变。

    “您从宫里来?”

    他问。

    绝美的女子点了点头,然后淡然的道:“请你快一些赶时间。”

    ……

    ……

    火堆照亮了四周大概三四米方圆的一片土地,在光芒背后被驱散了的夜显得更加深邃可怕。人们内心里其实都有着对黑暗的恐惧,就算是不信鬼神的人对黑暗也有一种天生的排斥,所以人们敬仰光明,认为光明才是这世间最强大最正义的力量。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每个人的内心中都有着比夜还要黑的黑暗。

    就好像每个人都在要懂礼貌,要文明,但每个人内心中里有隐藏着一份连自己都不曾正视过的暴力。

    人们惧怕黑暗,又渴望拥有黑暗的力量。

    火堆就算烧的再旺火苗再高也不是太阳,无法将整个黑夜驱走。但火堆可以让围在它周围的人感到温暖,不管心里是不是暖的最起码身子是暖的。

    地上铺了一张毡毯,李闲斜躺在火堆边看着那升腾的火焰怔怔出神。在他的右手边就是他那柄早已经让天下人都知道的黑刀,左手边则是一壶还没有打开的烈酒。今晚李闲很想喝酒,可在火堆边已经很久他却一口酒都没有喝。

    “主公”

    罗士信低声了叫了一句,他已经适应了对李闲这个新的称呼。

    他往四处打量了一下,见李闲身边还有那两个坐在一旁似乎要睡着了的漂亮女子,他张了张嘴却没有将话出来。李闲看他yu言又止的样子笑了笑,他指了指青鸢和凰鸾道:“有什么话你可以直接,可以当她们两个不存在。”

    青鸢幽怨的看了李闲一眼,随即站起来拉了凰鸾起身离开。罗士信歉然的看了她们一眼,然后压低声音问道:“主公……你知不知道?”

    “知不知道什么?”

    “知不知道……身世?”

    罗士信问的很直接,因为他父亲罗艺告诉过他,李闲是知道的,但他必须确定一下李闲是知道的。

    “绅士?刚才你很不绅士的赶走了两位漂亮的女士,这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难道你不觉着愧疚?”

    李闲笑着问道。

    “什么啊……”

    罗士信有些无语道:“臣不知道您的是什么意思,但臣知道您肯定明的意思。”

    “似乎稍微触及到这个问题的人都十分好知不知道,其实这是一件极无聊无趣的事,这世间其实很少有所有人都知道但当事人自己不知道的那种事,就算想瞒都瞒不住,因为知道的人会得意,会想炫耀,就算他们憋的住一时难道还能憋的住一世?秘密这种东西其实就和屎一样,当你憋不住的时候自然要拉出来。既然是一坨屎,那么为什么非要那么在意它?难道因为它能养庄稼?还是因为它够臭?”

    这番话把罗士信的很迷惑,甚至有些恶心。

    “这事绝不是养庄稼,而是涉及到了养天下。”

    罗士信极认真肃然的道。

    “的好啊。”

    李闲笑了笑,忍不住拍了拍手:“士信,有件得问问你,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句实话。”

    “您问”

    “你父亲为什么要让你这边来?”

    罗士信怔住,犹豫了一会儿如实回答道:“家父他在赌。”

    “赌什么?”

    “赌那个万一。”

    李闲听到这句话之后随即笑了起来,因为笑得舒畅所以眼神格外明亮,他在毡毯上坐直了身子,随手将酒囊抓起来拔起塞子喝了一口。

    “今天终于找到喝酒的理由了。”

    他。

    罗士信心难道你刚才一直不喝酒,是因为你没有找到喝酒的理由?可是喝酒就是喝酒,想喝的时候便喝,哪里需要什么喝酒的理由?还是好话如好菜,可以佐酒?就在他因为这个无聊问题分散了注意力的时候,李闲却了一句让他震撼莫名的话。

    “这世间哪有那么多万一。”

    他顿了一下,然后一字一句的道:“只有一万。”

    震撼中的罗士信下意识的轻呼一声,心父亲啊父亲,还是您看得深远,这次真的让您赌对了就嘛……实力已经足够影响到天下格局的人,怎么可能仅仅是想去影响而不是霸占。这天下间只要能力实力都达到了一定高度厚度,有几个人能忍得住那般至强的诱惑?人xing本贪,当年那个老尼姑就是这样对父亲的。“

    李闲将酒囊递给罗士信,罗士信喝了一口道:“既然主公有这个心思,是不是应该早些动?您自己知道,可您麾下诸多生猛人物却不知道,万一他们生出……”

    “该知道的都知道”

    李闲笑了笑道:又不是白痴。”

    他站起来,走到火光照耀的边缘处看着远处极浓烈的黑暗,想起最开始只是隐隐觉着后来便是越来越强烈的感觉,他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他在心里告诉自己,到底那个秘密是不是你们想要知道的那个秘密,等叶怀袖回来之后就知道了。飞龙密谍的人查了好几年竟然才查到,陇西还有个参与过当年那些事的老家伙。

    就在这个时候,在陇西李家老宅的客厅里,已经足够老的老管家老甄身子微颤着站在那里,打量了一下那个站在墙壁前面赏字画的绝美女子,他脸se变幻了一下,想起自己这些年一直暗中关注的那个孩子身边似乎也有几个绝se人物。

    “姑娘……你到底是从长安来的,还是别的地方?”

    他声音颤抖着问道。

    是来接你或是带回去一个答案,从哪儿来有区别么?”

    “有!”

    从草原来,去草原之前…在巨野泽。”

    老甄使劲点了点头,似乎一下子恢复了jing神:这些年一直在等以为死之前等不到了。所有人都以老糊涂了,包括陛下,而为陛下做过的事情足够多,所以能容老糊涂都没死实在是件很稀奇很值得庆幸的事。可即老糊涂到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能忘了那件事。”

    “之前,你或许应该做件事。”

    老人笑了笑道:“你不觉得,应该去杀些人?”

    绝美女子点了点头道:“已经在杀了。”

    然后她看着老甄有些感慨的道:“你人已经很老了,可你的心还是那么硬。”

    “不是硬,是麻木……这几年雪姑娘和那孩子老心里绕来绕去,早就麻木了。”

    【注册会员可获私人架,看更方便!】

    </fnt>

    将明的第一卷开朗少年行第五百七十一章已经在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