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 不称的根本理由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第五百五十八章不称的根本理由

    自从李闲占了黎阳夺了十万大军,一座大粮仓,一个战略要地,东平郡巨野泽内的演武院便多了一个议题。学员们每次说起这个都会争论的面红耳赤,甚至还有赤膊上阵大打出手的时候。就燕王殿下这次奇袭成功,他们展开了激烈的讨论。观点有四种,每种观点好像都有些道理。

    第一个观点,燕王之所以能奇袭黎阳得手,没有任何其他的因素,只因为他是燕王,换了天下任何一人都绝做不到这点。当今天下那些名将,包括已经名噪天下的大唐皇帝次子李世民,还有李世民手下的李靖,韩世鄂这些名将都算上,谁也做不到。这个观点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甚至可以说是大部分人的支持。

    第二个观点,燕王之所以能奇袭黎阳得手,是因为前期的准备已经很充分了,密谍和燕王的亲卫青衫刀客秘密进了城,以那五百人的战力,再加上张亮做内应,杀王伯当并不难。所以,只要准备充分,奇袭黎阳也不是什么难如登天的事。换做别的名将,未必就做不到。持这个观点的学员被人驳斥的体无完肤,只一点就让他们哑口无言。

    如果不是燕王,哪里来的军稽处,哪里来的青衫刀客,哪里来的燕云jing骑,哪里来的内应张亮?

    还准备齐全,如果不是燕王,换做其他人能准备出这些人?

    第三个观点比较偏激,有人说奇袭黎阳之所以得手,是因为王伯当太蠢,毫无防备,黎阳那么一座重镇怎么能轻易放进去那么多密谍?如果他将黎阳城防御的如铁桶一般,不管是谁也别想奇袭黎阳城。只要足够小心,足够稳妥,燕王根本没机会。

    持这个观点的学员直接被教员铁獠狼一拳打歪了鼻子,他流着血懊恼问为什么打我。铁獠狼一本正经的说道:“如果你防御的铁桶一样,我怎么可能打的到你?”

    那学员道:“您这是突然袭击,完全毫无征兆!如果您给我防御的时间,我绝对能防得住这一拳!”

    铁獠狼讥讽道:“什么叫奇袭?给你准备时间,告诉你我要打你,甚至告诉你我要打歪了你的鼻子,还叫奇袭?老子真他娘的想不明白你这样的白痴是怎么考进演武院的,既然老子想不明白,所以你就立刻给我滚蛋!”

    那学员一怔,羞愧的无地自容。羞愧也没用,他成了演武院第一个被开除的学员,不但开除出演武院,甚至剥了军籍,发了一笔银子爱去哪儿去哪儿。对于这样的白痴,燕云寨的人甚至不担心他会去投燕云寨的敌人。

    至于有个学员战战兢兢的将第四个观点说出来的时候,即便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即便他已经做出了防御的姿势,但还是被险些吐沫淹死。**-<  海 阁 >-*

    他说,燕王突袭黎阳城之所以成功,还有一个很大成功因素……运气。

    运气你他娘的,吐沫如滔天洪水吐过来。

    演武院是个公平的,开放的,zi you的,可以随便阐述自己观点的地方,无论你说的对与错都不会有人讥讽你,耻笑你,更不会因为你说错了而驱赶你。演武院的教员们,包括院长达溪长儒都是温文尔雅的人,他们会耐心的和你讲道理,绝不会用粗暴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嗯,是的,演武院就是这样让人向往的地方,处处绽放着光明。

    李闲在黎阳并不知道演武院中有这么热闹的事,如果他知道一定会笑的很开心。他带兵在黎阳驻扎,就好像一柄在王世充和李渊身边的出了鞘的锋利刀子,谁也不知道他打算砍谁一刀。

    李渊就因为李闲屯兵黎阳,迟迟没有下决心发兵攻打王世充。长孙无忌还没有回来,他不确定李闲到底是什么态度。虽然他手里掌握着一张他觉得能控制李闲的牌,但不到最关键的时候,他不想摊牌。所以,现在他需要李闲表态,只要李闲接下来那张圣旨,他就能安心发兵剿灭王世充。

    他在等消息,所以东征的领兵之人也迟迟没有选定。他一时不定下来,李建成,李世民,李元吉三兄弟就都有些不踏实。

    长安,是李建成打下来的。

    如果东都洛阳再是太子打下来的,那么某些人也就要死心了。再大的军功,也比不过打下大隋的两座都城。再拼命,杀敌再多,也比不得这两座雄城的分量重。所以,李家人都很急。

    李闲不急。

    他从不认为先下手为强是唯一的制胜手段,后下手的人……往往是因为准备更充分。

    在黎阳的第二个月才开头,李闲就等来了一个好消息。过了三天,李闲等来了第二个好消息。

    ……

    ……

    在黎阳太守府后院有一片特意开出来的平整空地,土地已经夯实,方圆大概三十米上下,这是一个小小的演武场。从杨玄感据黎阳反叛之后,第一任黎阳太守是元务本,这个县城小吏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文人,可要领着黎阳三万多守军,无论如何他也得表现出些武将的气概来,虽然他手无缚鸡之力,但样子还是做的极到位。

    元务本出则穿甲佩刀,扮雄武装豪迈每天好不辛苦,最辛苦的却是他在太守府的后园开出块平地,每天都要抽空在这练几下,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元务本之后,黎阳几易其主。但不管是谁住进这宅子里,都喜欢后园那活水池子,也喜欢这块平整的小演武场。

    在演武场靠北面一侧,一拉溜立着九个靶子。靶子有磨盘大小,最中间位置上是个拳头大小的红心。

    李闲在七十步外站住,舒展了几下筋骨,然后将箭壶挂在腰畔触手可及的位置上,将那张看着就让人有些眼晕的铁胎弓抓起来。七十步距离,she固定的靶子对于李闲来说没有一点难度可言。

    他缓缓吸了口气,然后抽出第一支破甲锥。

    双臂较力,那铁胎弓渐渐的被他拉着弯了下去。弓弦绷直,随着他猛的松开手指,那破甲锥电一样激she而出。在半空中划出一道笔直的轨迹,破甲锥噗的一声正中第一个靶子的红心zhong yang。随着第一箭出手,李闲开始向后大步倒退,一边向后跳跃奔跑一边发箭,破甲锥连珠而出,噗噗噗的声音不绝于耳。

    李闲向后退了三十步,一共she出了十八箭。

    每个靶子的红心处,都有两支羽箭。

    “好!燕王she艺,神乎其技!”

    就在他收起铁胎弓的时候,有人在不远处大声赞叹了一句。

    听声音就知道是谁来了,李闲随手将铁胎弓和箭壶抛给身边的亲卫,接过来毛巾擦了擦手笑道:“辅机今ri怎么得空到孤这来,莫不是又馋了酒?”

    长孙无忌笑道:“这天下间没几个我这样厚脸皮的宣旨钦差,殿下不肯接旨,我就不走在这耗着,说起来已经丢进了我大唐皇帝陛下的脸。可我若是无功而返,只怕陛下会下旨让人用大棒横刀迎接我。燕王您一时不给我这个做臣子的一个回去不挨骂不挨打的答复,我也只能隔三差五的来您府上蹭酒喝。”

    “别提你那宣旨钦差的身份。”

    李闲瞪了他一眼道:“就因为大唐皇帝陛下那张圣旨,你知道孤手下那些人一个个什么态度?他们对大唐皇帝不敬,便是对孤不敬,可也有句话说法不责众,孤总不能将所有将领都拉出去砍了脑袋,谁替孤去征战啊?”

    “燕王殿下何必装糊涂……”

    长孙无忌说话也没有什么顾忌,他见李闲挥手示意亲兵们离开,索xing直截了当的说道:“陛下派人来向我问责了,问为什么还没有回去复旨。我大慈大悲的燕王殿下,您就不能普渡一回众生?徐元朗接了旨,罗艺也接了旨,王须拔也接了旨,就连燕山外的刘季真都接了旨,往各处宣旨的,跑幽州的人家都回了长安,我却还没回去……您慈悲,行行好?”

    李闲在石凳上坐下来,微笑着说道:“你说孤装糊涂,你何尝不是在装糊涂?孤就算应了,可孤手下那些虎狼怎么说服?将燕王做赵王,陛下这决定……”

    后面的话他没说,但长孙无忌自然明白。

    “我一直在考虑一件事,可这事我这个做臣子的想了也是白想。不过是为我主分忧,也为燕王您分忧。”

    “说来听听。”

    “陛下高瞻远瞩,旨意如此,我鲁钝不明,也不必明了,因为我只是个宣旨的。可燕王您不接旨,陛下拿您没办法,拿我可有办法。所以我就想,如何让陛下满意,您也满意?”

    “直接说,孤没空听故事。”

    “呃……殿下不接旨总得有个不接旨的理由,不然陛下那里怎么下的来台?我替殿下您想了一个,不如殿下上一份奏折,就说殿下无功不敢受爵,为陛下计,封王之事有欠考虑。所以赵王之爵,您是断然不会接受的。”

    “不错,继续。”

    “可您什么都不要,陛下如何安心?所以您必须得要,既然不要爵位,那便要个官位,河南道大总管……如何?”

    “好”

    李闲语气平淡的说了一个字。

    长孙无忌压低声音道:“我今天的话,若是传到陛下耳朵里,那我这重罪就算是领上了,所以还望燕王殿下保密。”

    “你放心,不该说的时候孤肯定不会说,该说的时候,孤也不会瞒着。”

    “唉……”

    长孙无忌叹了口气道:“我是不是还得说谢谢您?”

    “别客气……大唐皇帝陛下还没定谁征讨王世充?”

    “定了,是秦王殿下统兵。”

    “哦?这可真是个好消息!”

    李闲笑了笑,眼神越发的明亮起来。李渊……你这是要做什么,祸害两个儿子上了瘾么?如果是太子李建成领兵,那李世民那点心思也就别想了,那是李渊的态度,是保太子的态度。可李渊却派李世民领兵,这态度就变得模糊起来。模糊,对李世民来说就是好消息,对李建成可不是好消息。

    对李闲,自然是好消息。

    三天前,已经有一个好消息传来。

    罗士信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得救了”

    连续两个好消息,让李闲格外的高兴。他看着长孙无忌,长孙无忌看着他,两个人都在笑,可笑容的意味绝对不同。

    李渊要态度,孤便给你态度。

    想起不久前叶怀袖劝说他的话,李闲在心里冷笑,李渊他怎么会怕我称帝?他只怕还在盼着我称帝!我真要是称帝,他将那秘密说出来,我便成了不尊礼法大义,不尊道德伦常,不忠不孝之徒……有这样的大帽子扣下来,谁还敢跟着我?我不称帝,手下人保得住。我若称帝,便是忤逆篡位……

    忤逆啊……真他娘的是个极扯淡的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