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万一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ps:因为你们的威武,jing华没有了)

    第五百五十七章万一

    李闲说幽州那边的事简单之极,为了表示确实很简单,他还打了个比方,这比方让谢映登颇为无语。

    “比如你和一个良家少女私下里定下终身,而这个少女早已经和一个世家大户的少爷有了婚约,少女的老爹知道你们的事以后自然大发雷霆,老爹又抓不着你打不着你,只好一怒之下将闺女关了起来,然后迅速与世家大户定下了婚期,只等着花轿过来将闺女抬走。可是这个时候……”

    李闲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个时候,老爹忽然发现那世家公子哥是个不行的。”

    “哪儿不行?”

    谢映登追问了一句。

    李闲瞪了他一眼道:“反正是不行,你管他哪儿不行?”

    “呃……您继续,您继续。”

    谢映登微微脸红。

    李闲继续说道:“老爹发现了世家公子哥不行,如果闺女嫁过去便会误了终身,他便念起你的好来,可他又不能拉下脸自己找你,如果这样做的话,一来被人笑话,二来让世家大户知道了肯定会没完。他不敢得罪大户,又不想误了闺女……怎么办?”

    谢映登嘿嘿笑了起来道:“所以臣想明白了之后,立刻就觉得这办法妙极了。”

    “妙?”

    李闲笑道:“只怕罗艺愁白了胡子才想出这么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来,若是听到你说妙,只怕会恨不得薅光了你的头发出气。本来我还想,如果这么简单轻易的事你还做不到,想不通,那我是不是在大伾山建个马场,让你去当马夫。”

    叶怀袖抿嘴笑道:“罗艺这确实也是没办法的事,他本是雄心壮志的,可局面发展到了今ri他已经没能力再掺和进来,所以他只能趁着现在还有机会赶紧选择站队,他又怕站错了队,怎么办?”

    “两边都站,这是很简单的事。”

    谢映登自然而然的答道。

    叶怀袖嗯了一声道:“可李唐实力太强,他现在得罪不起了。虽然在草原上的时候李世民杀了他的爱将陆十三,罗艺却已经没能力找回面子。在生死存亡,在家族兴衰面前,陆十三的事就这么揭过去两边都当做没发生过,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既然要两边站队,罗艺和罗士信就必须分开来站。罗士信和主公乃是过命的交情,早就相识。既然要分开站,那罗艺肯定是要站在李唐那边,罗士信自然要站到主公这边来。-<  海 阁 >-)就好像主公刚才打的比方,他若是放任罗士信来投主公,他对李渊那边怎么交代?所以他只好自己将罗士信关起来,然后想办法让主公知道。当然,也得想办法让李渊知道……主公在罗艺身边安插了人手,李渊自然也安插了人手,据说罗艺和罗士信父子争执起来,是在院子里,院子里……自然会有很多人看到暴怒的罗艺下令将罗士信捆绑拿下。”

    叶怀袖理了理额前发丝微笑道:“罗士信被扣在地牢里,忽然有一天被人救了出去,这就不是罗艺的问题了,李渊即便发怒,也没道理发在他罗艺身上,而是谁抢了人找谁评理去。”

    李闲站起来,走到谢映登身边说道:“所以,你这个已经和人家少女私定终身的家伙,就要立刻抓紧赶快麻利的把人救出来。世家大户那边怎么办,闺女的老爹肯定是不管了。就算大户人家说你们是jian夫yin妇,和他也没有关系。”

    jian夫yin妇……

    谢映登在心里重复了一遍,然后幽怨的看了李闲一眼。

    明明jian夫是你……明明是你的。

    可惜,这话他绝对不敢说出来。想明白了幽州那边其实并不艰难,谢映登也就没必要亲自往幽州走这一趟。燕云寨军稽处里的密谍要什么样的人才有什么样的人才,去偷一个时刻准备着被偷走的人,几乎没有什么难度可言。

    但为了稳妥起见,谢映登还是选了冷亦带上四部的一百名jing锐密谍,再加上幽州密谍的支援去将罗士信“救”出来。谢映登留下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幽州的事不过是小考,长安那边的大军动向才是大考。

    谢映登出去安排人手,李闲看着叶怀袖忽然笑了笑。

    “怎么笑得那么得意?”

    叶怀袖问。

    李闲辩解道:“怎么会是得意,这笑分明是满足……”

    叶怀袖叹道:“原来你也有满足的时候。”

    “怎么能不满足呢?”

    李闲认真的说道:“罗艺够意思了,不但把罗士信嫁过来,还带着薛万均,薛万彻俩陪嫁的丫头,抢一送二啊。”

    ……

    ……

    其实李闲怎么会不理解罗艺这样安排后面的深意?

    罗艺是要投向长安李唐王朝的,把罗士信关起来再让李闲救走,这和掩耳盗铃其实没有多大区别,等李闲把人抢回来之后,李渊立刻就会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能带着罗士信一块投李唐,在李渊面前罗艺就得解释下。所以就更别指望罗士信从幽州带出些兵马来投燕云寨,那样的话李渊那边就更不好交代。可罗士信一个兵都不带着,罗艺又担心李闲不满意,以至于不重用他儿子,儿子变成了受气的小媳妇也是罗艺不愿看到的,所以只好给儿子带上薛万均,薛万彻这俩陪嫁丫头。

    说起来,罗艺这次是真的用心良苦。

    想到幽州那五千虎贲重甲,李闲心里不免为之可惜。可是转念一想,如果自己的计划顺利实行,那五千虎贲终究是自己的,而且绝不会有虎贲重甲和燕云jing骑两败俱伤的场面,他又将惋惜随手抛到了脑后。

    没有人知道李闲是如何计划的,他绝不会告诉任何人。这其中包括达溪长儒,张仲坚,包括叶怀袖,欧思青青,甚至包括张小狄,他都不会告诉。他偶尔会喝醉,但绝不会说醉话。他也不会说梦话,所以这个计划死死的埋藏在他心里。

    叶怀袖或许会猜到一些,但绝不会猜的透彻。

    或许会引起一些人的误解,但李闲不会惋惜因此而离开的人。计划已经开始实施,从长孙无忌第一次到燕云寨的时候就开始实施,只要开始绝不会停下来。

    这计划即便顺利实施,也会死不少人。

    但相对于战场上厮杀死的人要少得多的多,相比之下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冷亦带着一百jing挑细选出来的密谍赶往幽州,谢映登忙着熟悉军稽处。李闲则又在钓鱼,而且钓的很欺负鱼……

    那条有着淡金se鱼鳞的锦鲤被他放在一个大水桶里,先是饿了一天,然后他让人将大水桶抬着放在院子里,他坐在躺椅上,在鱼钩上挂好鱼饵放进水桶里,饿坏了的锦鲤不多时就来咬钩,李闲把它钓起来然后丢回水桶里,再钓起来再丢回水桶里,直到那锦鲤被玩的筋疲力尽,憋屈的死在水桶里他才停下来。

    “经过反复论证,钓鱼钓到死,只要鱼是饿着的,只要鱼没有别的选择,它还是会咬钩。”

    他论证出来的事有些无聊,可其中包含的深意只怕也没几个人看得出来。

    钓鱼钓到鱼死,鱼死是结果,钓是过程。

    幽州城算是大隋北方门户,从幽州往北走不了多久就是燕山山脉,出了燕山,便是一望无际的草原。草原上有的是狼,幽州城里也有的是打狼的好猎人。曾经罗艺是大隋北方门户的那一道铁闸,狼爪子狼牙再锋利,也休想撼动这铁闸分毫。相反,一不小心就会被这铁闸砸死碾烂。

    大隋已经完了,江山等着新的主人来主宰。曾经罗艺以为自己有机会成为这个新主人,可几年拼争之后他才发现,原来这一切不过是镜花水月,看起来美的一塌糊涂,真要去争取的时候才会发现根本就拿不到。

    在幽州大总管府邸后院有地牢,这是幽州军中人尽皆知的事。那些触犯了大将军军律的将领,往往都是先被拿入地牢审问,然后定罪,该关的关该杀的杀。

    可如今这偌大的地牢中,只关着三个人。

    这地牢虽然yin暗却并不chao湿,而且极干净,显然不久前刚刚打扫过,本来chao湿的地方洒上了白灰又扫掉。最大的那间地牢里地上的稻草和发霉的被褥早就丢了出去,靠墙的位置上摆着一张床,简单的家具也全都齐备。被褥是新的,每天都会有专人拿出去晒。从来没有打开过的天窗也开着,有一缕阳光洒进来。

    罗士信坐在椅子上,看着那只有一条缝隙的窗户怔怔出神。

    “士信,在想什么?”

    身穿锦衣王袍的罗艺放下酒杯问道。

    罗士信摇了摇头,收回思绪苦笑着说道:“如果安之猜不透父亲您的苦心安排,他根本就不派人来救我出去,那怎么办?”

    罗艺摆了摆手道:“你以为那小子是个白痴?”

    他将酒杯端起来一饮而尽,有些感慨的说道:“我不担心他猜不到,我担心的是他和李渊谁先猜到。李老妪可不是省油的灯,他心中的城府深不见底。如果李老妪先猜出来立刻派人来将你保出来,那才无计可施。”

    “父亲……”

    罗士信顿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是安之?窦建德,杜伏威,王世充您都不选,为什么选的是李闲?他和李家的关系您也清楚,为什么偏偏让我去找他?我投了他,和投了长安归根结底也没有什么区别。投来投去,还不是一个李家?”

    “窦建德,杜伏威,王世充……根本不值一提。涿郡连年战祸太疲敝,养活五千虎贲重甲已经捉襟见肘,八万劲卒却要分守各处,能用之兵不足三万,若是为父手里有十万人马就能平了窦建德!至于王世充,杜伏威,一个实力不济,一个没有世家支持,不必放在眼里。”

    “李闲……”

    罗艺如老狐狸一般笑了笑,得意的说道:“万一……我是说万一他不认命,李家岂不是要被他折腾的翻了天?你投李闲……为父赌的就是那个万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