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 屠逆队 长勾 索人头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第五百四十八章屠逆队长勾索人头

    “家族之所以屹立不倒,是因为能把握住历朝历代的脉搏,朝廷对所有的世家都是一个态度,既怕又爱,不管是谁,想要坐稳那把高高在的椅子都离不开世家的支持,李渊之所以现在能在长安坐着那把椅子发号施令,是因为他本身也是世家出身,对于我们来说,他是自己人。!。”

    中年男子并没有因为谢映登骂了他一句白痴而生气,反而态度越发的平顺温和起来。

    “映登,你从小就是家族你们这一代子弟中的佼佼者,你的兄弟们大都不如你,所以家族才会把你派到李密身边。现在看来这是家族的失策,当然谁也不会料到李密竟然是块烂泥巴,敷不墙。现在你有机会在李渊身边站稳脚跟,无论对你个人来说,还是对家族来说都是意义深远的大事。”

    他将油纸伞随意抛在一边,任由大雨淋在他身。

    “你的心历来够硬,这也是我一直最欣赏你的地方。可我不知道这些年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让你的心变得软起来。你刚才说我是白痴,可在我看来现在的你才白痴之极。你可以静下心里想想,如果王伯当和你互换位置,如果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王家来人,那么他会不会和你做一样的选择?”

    “四叔”

    谢映登缓缓摇了摇头道:“如果放在三年前,不……两年前,甚至一年前,何须你来劝?该做什么,我比谁都清楚。可现在不同,现在的谢映登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将家族利益视为一切的谢映登。月娥有了身孕……”

    他语气一转,有些悲凉道:“我总不能让孩子出生后,随时有可能见不到爹。同样的,我也决不允许孩子一出生就没有娘亲。”

    “对于家族来说,现在的我已经是个废人,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何必在我身浪费这么大力气?”

    他看了看中年男子身后站着的那些身穿月白se长袍的男子,笑了笑道:“连屠逆队的人都来了,看来家族也早已经给了四叔明确的命令。若是我不听话,便将我从这个世抹除……对?”

    “以家族的实力,根本不必非在这件事纠缠不清,就算没有我带着十万大军投靠李渊,家族的人也会逐渐渗透到李唐朝廷里,用不了多久,李唐朝廷各部,各衙门里都能看到谢家人的身影。四叔……我再叫你一声,今天这事如果我不做,你杀不杀我,如实回答。”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轻轻叹了口气道:“映登,这又何必?今ri我可以私自做个主,只要你应下来,我就保住那女子的xing命。-你大伯就算怪罪下来,自然有我扛着。”

    “我不是小孩子,也不是白痴。”

    谢映登笑了笑,语气平淡道:“你也说,家族这一代年轻子弟中,我不是最笨的那个。你问问你身后那些人,你说的话他们会信么?他们那样除了会动手根本不会动脑子的人都不会信你,何况是我?家族什么时候会让我们这样的子弟谈条件?”

    中年男子一怔,表情重新变得森然起来:“你何必要逼我?就算你不答应,若是我擒下那个女子,难道你也不答应?”

    “谢柏年”

    谢映登缓缓的将长袍脱去,露出里面一身劲装。随手将长袍丢在地,谢映登缓步走到门口,脚尖一勾将兵器架的一条长槊挑了起来,那槊在半空转了半个圈子,被谢映登稳稳的抓在手里。

    他直呼着那中年男子的名字说道:“你高估了我,竟然带着屠逆队十几个人来,我哪有那么好的身手?可你却低估了月娥,她的武艺比我要强太多,你以为随意派几个人便能拦得住她?”

    他将长槊一抖,槊锋遥指谢柏年的鼻子冷笑道:“今天我骗了月娥,她若是杀出去到了王伯当军中,伯当必然会留下她照顾她,但却绝不会派人来。想必来之前你也已经找过伯当打过招呼,谢家屠逆队屠灭叛徒,伯当根本不会插手,否则得罪下整个谢家,便是王家也未必能承受得住。”

    “但幸好的是,月娥走了。”

    “她走不了!”

    谢柏年冷哼一声,大声叱道:“拿下这个忤逆之徒!”

    他身后十几个白袍男子面无表情的看着谢映登,在他们眼睛看到的世界里,从来都是一个颜se,那就是死人的颜se。队伍后面分出四个人,一手擎着油纸伞一手擎着有些怪异的jing钢长剑,缓步走向谢映登。

    谢映登握着长槊的手紧了紧,心中期盼道:月娥,愿你安康。

    ……

    ……

    天已经越来越黑,之前在这几条小巷子里玩官军捉贼的孩子们此时已经钻了被窝,或是躺在娘亲的怀里渐渐的有了睡意。普通人家,为了节省些灯油总会早早入眠,外面又是凄风苦雨的,也不能去隔壁串门唠唠家常。孩子睡熟之后,丈夫心急的将妻子拉过来,迫不及待的宽衣解带,妻子吃吃的笑着骂一句死鬼。

    就算没有下雨,天一擦黑这几条小巷子里也看不到人影。而今天则显得格外安静,就连对面铁匠铺子里的豺狗都老老实实的缩在棚子里,也不知道是畏惧雨水,还是畏惧从巷子那边蔓延过来的杀意。

    铁匠的儿子靠在阿爷的怀里,小心翼翼的从怀里将一个纸包打开,里面是十几颗鲜红se的蜜饯,不用吃就知道极香甜。

    “哪里来的?”

    铁匠问。

    “对面巷子里那个丑女人给的!”

    啪!

    铁匠温和的脸se变得愤怒起来,他狠狠在儿子屁股打了一巴掌怒骂道:“人家谢将军的夫人好心给你蜜饯,你却叫人家丑女人!你这个小王八蛋,怎么一点家教规矩都没有!”

    他一边打一边骂,一下比一下重:“李夫人样貌是不美,可人家什么地方得罪过街坊四邻?人家是将军夫人,可什么时候摆过架子?谁家有事,李夫人不是主动过来帮忙的?人家越是和善,你们这些龌龊的东西越得寸进尺!你们这些该烂嘴的婆娘孩子,背地里说人家丑说人家蛮横,丢不丢人!丢不丢人!”

    他打的极狠,孩子哭的撕心裂肺。本来想劝几句的婆娘听到他的话,立刻羞红了脸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铁匠起身,冷冷的瞪了老婆孩子一眼,从柜子里找出多年舍不得喝的老酒,又包了些熟肉塞进怀里。

    “你干嘛去?”

    女人怯懦的问。

    “去找谢将军喝一杯,据说大军就要开拔去长安投李唐了,谢将军和李夫人都是好人,我以与他们做过邻居为荣!”

    他的话让女人更加羞的无地自容,抱着哭哑了嗓子的孩子有些不知所措。

    雨越来越大,大到雨水足够密集敲打下来封住人的眼睛,睁不开眼,看不清前路。李月娥用手在眼睛抹了一把,尽力让自己看的更清楚一些。她的手有血,所以涂红了她的半边脸,但很快就被雨水冲刷干净。

    在她脚边的水洼里,躺着两具穿月白se长袍的男子尸体。一个伤口在咽喉,一个被捅穿了心脏,两个人流出来的血将地染红了很大很大一片,随着雨水渐渐的扩散开,水洼的颜se显得有些诡异。

    她已经往前冲了三次,杀了两人,伤了一个。

    可她依然没能冲过去,对面封住巷子口的白袍男子虽然不是谢家屠逆队的高手,但也都是从小就习练武艺壮年男子,比一般的百战老兵还要难对付些。若不是李月娥的身手足够好,在战场厮杀的次数足够多,今天说不得一个照面就会被擒住。

    街口还剩下四五个白袍男子,其中一个被李月娥的横刀卸掉了一条右臂,血瀑布一样往外涌着,已经将他的白袍半边身子都涂成了红se。受伤的汉子摇摇yu坠,被一个同伴搀扶着强撑着站着。

    “庭北,扶他找个地方包扎。”

    为首的三十岁左右的白袍汉子冷声吩咐道:“就算四叔下了令,今天这个女人也必须死。”

    李月娥一只手扶着小腹大口喘息着,小腹中的疼痛让她觉着有些冷。身子里的冷,比雨水打在身还要冷。她咬了咬牙刚要冲出去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惊呼,随即啪嗒一声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摔碎。她回头去看,就看见铁匠站在门口已经呆住,在他脚边是一个摔碎了的酒坛。

    “回去!”

    李月娥大声喊了一句。

    铁匠下意识的返身进了家门,可才走了几步就站住,他的脸se变化不停,随即猛的的一跺脚,从门边将今ri才帮隔壁王三打好的柴刀抓了起来,他看了看自己房子里隐隐可见的灯光,似乎能看到自己女人在哄着孩子入睡。他一咬牙,握着柴刀又从院子里冲了出来。

    “李夫人,别怕!”

    他大声喊了一句,握着柴刀站在李月娥身边。这一句别怕,就好像乌云打开后洒在人身的阳光一样,听着有些暖意,可李月娥也知道,铁匠这也是在给他自己打气。

    “铁匠大哥,回去!这不是你能掺和的事……别让嫂子和小林子等的急了。过了今ri……我让映登去找你喝酒!”

    “月前小林子发烧没钱看郎中,是您抱着孩子跑了两条街拿了药保住了孩子的命。这个月生意不好没进项,是您塞给我婆娘两贯肉好,前几天王大将军抓兵役,是谢将军说了情我才能留在家里照顾老婆孩子。”

    他像是个婆娘似的说着琐碎的事,握着柴刀的手却渐渐的不再发抖。

    “这都是小事,现在你先回去!”

    李月娥急切道。

    “晚了!”

    一道声音从他们身后传了过来,叫谢庭南的年轻男子脸seyin沉的从后面走过来,在他身后,跟着三四个屠逆队的高手。前途后路都被封死,便是铁匠现在想回家也进不了家门了。谢庭南看了看李月娥脚边的尸体,眉角不由自主的挑了挑。

    “谢映登是个不知好歹的白痴,你是个丑陋卑贱的疯子。”

    他咒骂了一句,指着李月娥吩咐道:“索了他们的脑袋!”

    雨渐小了一些,李月娥这才发现,那些白袍男子手里的长剑有些怪异。

    那不是长剑,而是剑身弯勾。

    谢家屠逆队,长勾索人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