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多年不见 你白痴了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  海 阁 >-~    感谢灰se乌鸦,天涯望雪,忧去无乐,蜀山人的月票支持,感谢你们,求订阅。传更新

    第五百四十七章多年不见你白痴了

    谢映登出身江南谢家,自幼培养出来的xing情让他即便在困境中保持着风度,他是个严格遵照家族的意愿来行事的人,所谓的家族意愿便是利益,如何让家族获得利益便如何去做,这便是世家行事的准则。他此生到现在为止,做过最忤逆家族意愿的事,便是娶了李月娥做妻子。

    因为这件事,谢家专门派人来问责,谢映登却固执己见,无论家族来人百般劝说也不为所动,甚至在家族来人请动家法的时候,他也没有露出过一丝犹豫怯懦。当时的谢映登是瓦岗寨哨探总管,虽然他对李密极有成见,但李密对他却一直很尊敬,除去谢映登的能力不说,谢家这个庞然大物也是李密为之心动的理由。所以谢家来人也没有过分为难谢映登,毕竟那个时候,李密被公认为帝星下凡。

    李密兵败,投靠了李唐王朝,正式退出了争霸天下的舞台,这江山再如何锦绣繁华,也和他没了一个铜板的关系。谢映登心中有不甘,想来李密心中的不甘比起他来说要强烈不止百倍。

    王伯当从李密杀翟让之后开始慢慢转变为李密的死忠,但谢映登却一直没能让自己成功的将角se转换过来。他知道这样必然会引起家族的不满,他也努力让自己适应李密的瓦岗寨,但毫无疑问,他能做到的仅仅是做好自己的本分事,出谋划策之类劳心费力的事,他没半分兴趣。

    渐渐的,本来对他寄予厚望的家族也对他失去了兴趣,已经很久谢家都没有派人来联络过他了,谢家关注的重点转移到了长安那边。谢家之人对于政治的近乎于天生的敏感,是家族多少代人沉淀积累下来的底蕴。当他们嗅到李唐最有可能一统天下之后,不管是对李密,对窦建德,对王世充,还是对幽州罗艺,燕云李闲,江淮杜伏威都变得不再特别重视。

    家族遗弃了谢映登,他也乐得自在。自从到了黎阳之后,他除了还掌管着手里已经残缺不全的哨探营之外,其他的事一概不闻不问,王伯当是黎阳大总管,他手里的兵马多到甚至足够自立的地步,却依然对李密抱有希望。

    谢映登知道自己其实也没有别的选择,李渊已经称帝,基本继承了大隋雄厚的国力,其他人再想与其争锋已经是一件很难的事。既然王伯当也执意如此,那他也就只好听之任之。

    扶着妻子李月娥在门前走廊里坐下来,看着淅淅沥沥的雨水他忽然生出几分向往平淡自然的念头来,他伸出手,看着落在手心里的雨水渐渐增多,多到手心盛不下的时候开始往外溢出来。

    “月娥,其实咱们还有一条别的路可以选。”

    他回头看了李月娥一眼,嘴角勾勒出一抹释然轻松的笑意。

    “什么?”

    李月娥的手在微微隆起的小腹轻轻摩挲着,微笑着说道:“你若是真不想再看见李密那张嘴脸,那么就做别的选择也无妨的。反正这天地再大,属于我的一方水土一直在你身边不曾挪开过,你说去哪儿,我就跟着去哪儿。”

    “咱们那儿也不去,谁也不投,好不好?”

    谢映登看着雨帘微笑道:“我有些倦了,这天下争来争去也没什么意思,每ri里勾心斗角更没什么意思,无论跟着谁或许都有一不小心犯错的时候,这个天下,是容不得犯错的。”

    他指了指外面天空说道:“我觉着那大伾山就不错,不如你我找个机会去向伯当辞行,只你我夫妻二人,在大伾山起一座小宅子,我打猎种菜,你相夫教子,想想看就觉着美好惬意。你觉得如何?”

    李月娥眼神一亮,情不自禁的抓着谢映登的手问道:“你说真的?”

    “自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李月娥笑得极开心,刚要说话就听见小院门外有人声音森寒的说道:“你骗不骗她没有什么关系,但你有没有想过,就此归隐山林过樵夫走卒的ri子,你对得起谁?趁早把这个念头收起来,不然这天地再大也没你的容身之处,大伾山再大,也没有你们夫妻的葬身之处。”

    谢映登猛的抬起头往外看去,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院子门口站着十几个身穿月牙白长袍男子,一样的装束,手里都擎着油纸伞,为首的是个四十岁左右的汉子,正眼神yin冷的看着自己。在那些人身后,谢映登隐约能看到倒在水洼里还在抽搐的自己的亲兵。

    “月娥……进屋去!”

    谢映登站起来,目不转睛的看着门外那些穿月白se长袍的男子。

    “从后面走,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回头。去找伯当,让他带兵来!”

    他声音压的很低,表情严肃到令人觉着寒冷。

    ……

    ……

    李月娥没犹豫,她甚至没有回头交代一句小心,她一翻身直接从窗子跃回屋子里,快速奔跑中将顺手将挂在墙壁的横刀摘了下来,动作行云流水一般又从后窗跃了出去,奔跑了几步,在一块假山石踩了一脚,身子一拧就翻出了围墙。落地的时候稍微重了些,她微微皱眉,觉着小腹里传来一阵痛楚。

    一想到有些可怕的可能,李月娥的脸se就变得发白。她的手抚摸在小腹,心里慌的几乎窒息。可片刻之后,她的脸便浮现出一种坚毅之se,她的手离开了小腹,深深吸了口气后脚下猛的爆发出一股冲击力,身子如一只轻燕般向前掠了出去。

    她没有犹豫,没有交代什么,是因为她知道这会儿绝没有时间犹豫,谢映登更不用自己交代什么。从谢映登肃然的语气中她就知道,这次他们夫妻二人可能会遇到一道过不去的坎儿。

    她跃下围墙后小腹疼痛吓得她脸se发白,是因为她想起了腹中的胎儿。可孩子重要,她的丈夫更重要。现在只有早一刻冲到王伯当军中,才能早一刻让谢映登脱离险境。至于孩子,至于她自己,和谢映登比起来其实都不是最重要的。

    她咬着牙,忍着小腹中的痛楚疾冲。

    就要到街口拐角的时候,忽然从街口两侧转过来六七人,皆是一身月牙白的长袍,左手擎着一柄油纸伞,右手里擎着一柄已经出了鞘的长剑。六七人并列站成两排,将不宽的巷子口堵得严严实实。

    “要么跪下,要么死!”

    站在中间的白袍男子声音平淡的说道。

    “去你妈的!”

    李月娥狂傲不羁的xing子炸开,骂了一句后刷的一声将手里的横刀抽了出来,刀锋斩开雨幕,直直的指向那说话之人的咽喉。

    “找死!”

    白袍男子冷冷说了两个字,手中长剑猛的发出一声骄傲的吟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雨下得越来越大,雨点大了也变得密集起来,雨水打在房顶的瓦片激荡起一层水雾。打在门外那一片油纸伞,发出的声音就好像是大战开始前擂动的战鼓。

    “谢映登,你可知错!”

    为首的中年男子直视着谢映登的脸,语气微怒道:“家族为了培养你付出了多少心血,你竟然能生出这样的想法来。当初你自己执意要娶那丑陋的婢女,家族破例应允,毕竟她曾经救过你的xing命,可现在看来这是个极大的错误。因为她那样一个女子,你竟然生出退隐之心,这个女人是绝不可再留下来的。”

    “你若敢动她,我便是拼死也要回去闹一闹的。”

    谢映登脸se森寒的说道。

    “我若不许你回,你怎么能够回得去?老夫人确实喜欢你,但在家族利益面前,你以为老夫人还会站在你这边?”

    中年男子冷笑道。

    谢映登沉吟了一会儿道:“她有了身孕。”

    中年男子脸se微微一变,随即轻叹道:“毕竟是谢家的骨肉……”

    他回身吩咐道:“庭南,你去说一下,留下那女子的xing命……等她将咱们谢家的骨肉生下来之后再杀就是了。孩子是咱们谢家的,那女子却不是。”

    “遵命!”

    一个剑眉青年应了一声,转身往后巷方向跑了过去。

    谢映登缓缓的舒了口气,看着那中年男子道:“四叔,难道你忘了小七的事?家族利益……就为了家族利益,谢家死的人还不够多么!”

    听到小七这个名字,被谢映登唤作四叔的中年男子嘴角微微挑了挑,面露痛苦之se,只是很快这种痛苦之se便消失不见。

    “小七是我的儿子,可他竟然为了一个青楼女子甘愿放弃在朝廷里的官职,家法不容,便是我也不容他。本来杀了那女子便是了,他却执迷不悟甘愿陪那贱人一块去死,谢家没有这样的子孙。”

    “谢映登!”

    中年男子叫了一声,忽然缓了一口气道:“我这次来,是有要事要和你商议,只要这件事你做的好了,在你大伯面前我也好帮你求情。你立下大功,你大伯也不是不讲情面的人,你再求老夫人,留下那女子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什么事?”

    谢映登问道。

    中年男子看着谢映登,缓步往前走了几步,距离谢映登三四步外站住,他撑着油纸伞站在雨幕中,谢映登站在走廊里,两个人的脸se一样的肃穆沉重。中年男子沉吟了一下,像是在整理措辞。

    “按现在看来,李渊是必然能统一天下的。”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直截了当的说出来。

    “新的王朝已经建立,取代大隋成为天下正统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想必这一点你也是看的极清楚的,所以也不需我多说什么。新的王朝建立,咱们谢家的人自然要进去。除了你之外,你大伯已经派了不少人去长安。但毫无疑问,只要这件事做得好了,你将是最快取得李唐信任的谢家子弟,前途不可限量。”

    “直接说!”

    谢映登的眼神越发变得yin寒。

    “王伯当是不是要投长安?”

    “是!”

    “你如实告诉我,王伯当若是投长安,是继续追随李密试图脱离出去东山再起,还是真心投靠李渊?”

    “我不知道,但前者的可能大些。”

    “王伯当是个不知道轻重的家伙,王家居然能容得他活到现在!”

    中年男子冷哼一声道:“既然他不识时务,那么我便替王家除了他也算不得什么。你找机会杀了王伯当,夺兵权,然后带着黎阳城十几万人马投靠李渊,这样一份大功劳绝不能落在别人手里,谢家需要这个功劳,不容许出现什么意外。”

    谢映登明明已经猜到了答案,可还是忍不住变了脸se。

    “杀王伯当,然后我带兵投靠李唐。”

    谢映登缓缓舒了口气道:“四叔……这么多年没见,你怎么变得这么白痴了?”

    ~<  海 阁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