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 总是有些不甘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感谢铁衣,我擦一条蚕,甜甜妈,lnely月的月票,感谢你们,顺便求订阅。{友上传更新}

    第五百四十六章总是有些不甘

    孙记包子铺的灌汤包确实一绝,本来没什么食yu的李闲竟是一连吃了三个,还喝了一碗米粥,看他脸上的表情好像还有些意犹未尽。只是李闲却没有继续吃下去,而是擦了擦手看着张亮问道:“现在你只需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王伯当,到底有没有可能归顺我燕云寨?”

    张亮沉吟了一下说道:“九成九不会”

    “那便是十成了,为了那百中之一成的可能去浪费时间实在不值得。”

    “主公……”

    张亮犹豫了一下说道:“是不是再争取一下?毕竟臣也没有和王伯当提起,只是推测他是极难归顺的,不试一下臣实在惶恐,唯恐臣提供的消息误导了主公的判断。”

    李闲笑了笑摆手道:“张亮……我既然让你来这里,便是信你。既然信你,自然你说的话便是我做决定的依据。你还不曾跟着我做过事,所以我的xing情你可能也不了解。简单跟你说,还是刚才的话,我用你便是信你,若是你认真用心的给我答案,即便我根据你给的答案判断错了,我也不会怪你,因为你已经尽力用心。”

    这话自李闲口中语气平淡的道来,并没有什么让人心chao澎湃的感觉,张亮听了只是心中有一种淡淡的暖意,这感觉让他很舒服。

    李闲站起来,拍了拍张亮的肩膀道:“你出身军伍,这军稽处的差事其实并不适合你。等从黎阳回去之后我便调你回军中任职,瓦岗寨那边降了至少六万人过来,你对他们熟悉,先带着练练兵,这六万多人分作两军,恢复我燕云寨五行大营的编制,其中三万人我划给你,做厚土营,另外三万人我划给伍天锡,做锐金营。”

    “主公……”

    张亮一怔,这次真的让他感动的无以复加了。才到燕云寨,便是五行大营一营的大将军,领三万人马,无论如何这地位也不能说低。就算这是李闲刻意表现出来用人不疑的一种态度,却也不是一般人能随便轻易做的出来的。

    “臣寸功未立……”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李闲摆手打断:“燕云寨是我的,我说你行你自然就行,若是你不行,我也不会用你。”

    李闲走到门口撩开帘子往外看了看,回身对张亮道:“这件事先不提,总得把眼前该干的事干完了再说。叶大档头坚持说你现在是军稽处的人,便是我也不好和她抢人,等这件事忙完了,我再让叶大档头把你让给我。”

    “军稽处……”

    张亮忽然想起什么:“主公,谢映登也在黎阳。此人是瓦岗寨哨探总管,瓦岗寨的哨探营刺探军情极拿手,哨探皆是其一手训练出来的。此人武艺高超,心xing沉稳,如果能招降过来的话,无论是用于军中还是用于军稽处都是一员大将。{友上传更新}”

    “我知道这个人。”

    李闲笑了笑道:“这两年,瓦岗寨哨探营和军稽处没少交手,虽然军稽处还占着上风,但谢映登的本事便是叶大档头也赞不绝口。能让她夸赞的人可不多,既然你也说好,那么便试试。试之前我还是要问你一句,你觉得有几成把握将谢映登招降。”

    这次张亮沉吟了很久,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道:“五成……此人与李密不和,不然以他的手段本领万万不是仅仅做个哨探总管,想来让他不去长安投奔李密也不是什么难事。关键处在于,他与王伯当的关系极好。”

    “有多好?”

    李闲皱眉问道。

    “这个臣也说不好,但瓦岗寨中人人都知道,王不离谢,谢不离王。”

    “他们都是世家出身。”

    李闲淡淡道:“世家出身之人,哪里会有什么真正牢不可破的友情。他们从出生开始就在被灌输一个道理,那就是自身利益高于一切。王伯当和谢映登关系极好,或许仅仅是因为他们都看不起瓦岗寨中那些草莽出身的首领罢了。今晚你回去之后想办法试探一下,如果觉得有机会再告诉我就是。”

    “臣明白。”

    张亮俯身应了一声,然后抬起头看着李闲道:“臣还是觉着,主公应该先离开此地,这策反,刺杀的事既然是叶大档头在办,主公只需下令然后等着消息就是了。此地深入敌境,确实太危险了些。”

    李闲对张亮的劝说先是笑了笑,然后语气平淡的解释道:“我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自己送到这里,自然有所准备。你安心,就算是王伯当此刻带着人马杀到这大伾山下大伾镇,也绝伤不到我分毫。”

    他笑容淡然,心里却想着,张亮啊张亮,你确实不够了解我,若是不足够安全稳妥,我怎么会来?

    ……

    ……

    到了下午的时候天依然yin着,太阳偶尔露了下头便又藏起来,不多时就又下起了小雨,盛夏之ri有雨水降下来解暑,人们自然欢喜。尤其是小孩子,明明天se已经擦了黑却还是不肯老实回家,三一群俩一伙的在小巷子里冒雨玩着官兵捉贼的游戏,只是也不晓得为了什么,竟是谁也不肯去扮官军,都想做劫富济贫的贼。

    众人争执不下,于是身体最弱小的几个孩子被逼迫着当了官军,其中最高的那个孩子,比起做贼中最矮的那个孩子还要矮了半个头,游戏一开始就变了味道,哪里是什么官军捉贼,明明是一群贼可着劲的肆无忌惮的欺负几个官军……欺负的狠了,当官军被迫要钻贼人的胯下时候,终于那个最弱小的孩子开始嚎啕大哭。

    这一哭将院子里的悍妇哭了出来,她掐着腰站在门口一顿乱骂,吓得孩子们顿时鸟兽散,只剩下那个还在哭的孩子怔怔站在原地不动。那悍妇笑了笑,从袖口里摸出一个纸包,打开来竟是一包蜜饯,她走过去让那孩子不许再哭,可以随便挑一颗做奖励。孩子不可思议的看着她,然后一咬牙抢了一整包蜜饯转身就跑。

    貌丑的悍妇笑了笑,竟是带着几分风情。

    就在这时候,一队巡城的士兵从此经过,见了那悍妇竟然纷纷行礼,那悍妇随意摆了摆手便转身进了院门。

    “我可真想不通,咱们大将军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女子……”

    一个巡城士兵压低声音说道。

    “你想作死么!”

    领队的队正低声斥骂了一句,随即快步往远处走去。

    一直到离开那小院足够远了,他才长舒了一口气道:“咱们大将军这夫人,也算是个奇女子,听说大将军几次受伤都是她jing心救治过来的,当初在与燕云寨大战中,大将军受了极重的伤,若不是将军夫人背着将军赶回寨子里找郎中,说不得大将军就战死在那一役。便是魏王在的时候,对将军夫人也是极敬佩的,称其为女中豪杰,只是她不喜嘈杂热闹,当初在瓦岗寨的时候,便自己建了个小院独居,现在到了黎阳依然不肯去住大宅子。”

    这队正口中所说的大将军,并不是黎阳总管王伯当,而是瓦岗寨哨探总管谢映登,刚才那相貌丑陋的女子竟然是他的妻子。

    “将军夫人虽然没有什么国se天香的相貌,xing子也不婉转温柔,可却是天下第一等贤良淑德的女子,她不放心将军,便整ri扮作将军的亲兵跟着,战场上从不离他左右。一身武艺,不在将军之下。”

    “哎呀……”

    一个年纪小的士兵惊叫一声道:“我可不敢讨这样的女子做婆娘,万一争执起来,还不想怎么折磨我就怎么折磨我?”

    队正看了看那士兵单薄的身板,同情道:“这世间不能随意折磨你的女子,还真不多见……”

    正说着,一队十几骑人马从街道远处疾驰而来,领头队正本来就是哨探营出身,一眼就认出为首的骑士正是瓦岗寨哨探总管谢映登。他立刻带着士兵们闪开道路,然后恭敬的行了一个军礼。

    谢映登在马背上点头致意,然后带着亲兵纵马而过。

    大将军好像不高兴!

    虽然只是一扫而过,但那哨探出身的队正还是一眼就看出了谢映登脸se上的忧虑。他是做哨探的出身,察言观se的本事自然不俗。

    算了,大将军们之间的事,我一个小小的队正胡乱想什么。

    他目送着谢映登离开,带着手下人继续巡街。

    “队正,你说大将军会不会带着咱们去长安投李唐?”

    “谁知道……”

    队正摆了摆手叹道:“咱们这样的人,向来没资格自己做自己的主,无论大将军选择什么,咱们只需服从命令就是了。每个月领下饷银,有命拿这银子喝一个烂醉如泥……挺好。”

    ……

    ……

    谢映登才骑马转进小巷子里,他妻子李月娥已经拉开院门走了出来,看着丈夫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街口,她的脸上露出几分欣慰的笑容。谢映登见妻子迎出门,连忙下马,把马缰绳随手甩给亲兵,他快步走到李月娥身边道:“下着雨,怎么又出来了?”

    “每ri不迎你进门,心里便不踏实。”

    李月娥笑了笑,也不避讳那些亲兵,自然而然的抓着谢映登的手进了门,两个人在雨中步伐显得有些快,十指紧扣,一直到进了屋门才松开。

    “你现在有了身孕,怎么也要小心才是。”

    谢映登语气中带着些许的责备,可听在李月娥耳朵里却甜蜜的很。她给谢映登将身上湿了的外衣脱下,然后倒了一杯热茶:“自幼练武出身,身子骨比一般男人还要硬实的多,走几步路还能有什么事,你总是这么小心。”

    谢映登看着妻子微微隆起的小腹,笑了笑道:“也便是只有你敢这么大大咧咧的,倒是我比你还要在意。”

    “军中是不是出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

    李月娥忽然问了一句,这句话让谢映登的表情一僵。

    “也没什么……只是今ri伯当将我和张亮几个都叫了去,说是商议一下我们这些人ri后的归处,说是商议,他哪里肯听别人的话?他是黎阳总管,叫我们去商议也不过是做作面子上的事罢了。”

    “伯当想来必然是要去投长安的。”

    “嗯……也不知道李密给他灌了什么**汤,他还想着帮李密东山再起。自从李密杀了翟大哥他们,我便时刻看着那张嘴脸都觉着恶心。”

    “可你和伯当是兄弟!”

    李月娥叹了口气道:“所以你为难。”

    谢映登笑了笑道:“也不算什么为难,不管是去长安还是去别处,自然也不会没有饭吃,我只是不想再见李密的样子在我眼前晃。说起来,李唐势大,去投长安也是正确的选择,而且李渊已经称帝,天下世家门阀都只认他才是天下正统,我看这乱世也再用不了多久,就要终结于李唐之手。”

    他顿了一下,神情恍惚了一下感慨道:“现在想起来,还是懋功聪明,早早的就离开了瓦岗,现在在燕云寨极受燕王推崇。咬金在燕云寨,也早已经做到了大将军。单二哥兵败投降了王世充,想来以他的本事也是会被重用的。说起来,当初的老兄弟似乎都有不错的选择,偏是我们几个优柔寡断……”

    “冷静下来想一想,也只有投李唐这一条路最适合。燕云寨虽然也是个不错的地方,可当初打的太狠了些……”

    “那你还烦恼什么?”

    李月娥微笑道:“你只是不想见李密罢了,就算投了李唐自然也不需再去天天看他的脸se。”

    “总是有些不甘……”

    谢映登喝了口热茶,看着门外淅淅沥沥的小雨喃喃道:“若是当初懋功,咬金他们不走,若是翟大哥不请李密来,若是瓦岗寨还是原来的瓦岗寨,这天下说不得……”

    他叹了口气,不再继续说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