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两件大事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第五百二十八章两件大事

    李闲离开李慧宁房间,李慧宁起身送至门口,当李闲即将跨步走出那个小院门槛的时候,李慧宁轻声说了一句话让李闲下意识的顿住了脚步泡-书_)

    “希望你我ri后没有在战场上相见的一天”

    李闲脚步顿住,在门边停了至少三十秒钟,他缓缓的转过身子,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微笑

    “你不是一直说你是我的姐姐么,那么如果以后真的有在战场上相见的一天,做姐姐的自然要让着弟弟,如果做姐姐的比较好强,那做弟弟的让着姐姐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不是么?”

    李慧宁听到这番话之后身子微微颤抖起来,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平静,嘴角上露出一个真诚的微笑说道:“是……你放心,我绝不会允许自己在战场上对你扬起刀”

    “你也放心,我和你们李家之家的事,我也不会用战争的方式来解决,或许我会逃走也说不定呢,草原上的黑刀可汗啊,说起来也是很威风的事”

    李慧宁心里没来由的涌出一股冲动,她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不是我们李家,而是咱们李家”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才发现自己心跳急促的几乎让她窒息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极轻,或许是潜意识中她一直在惧怕自己说出来,所以她在说完之后就开始乞求上天希望李闲没有听到她开始后悔,后悔自己怎么会这么轻易简单的就将这句话说出来?这句话足以让中原格局大变,足以石破天惊最重要的是,足以让面前这个清秀的男子崩溃

    可在她失望于李闲还是听见了的同时,她也吃惊于李闲的反应竟然平淡到了极致

    “我知道,但我当你没说过”<风般和煦:“今天你和我说了很多道别的话,我很高兴对于一个从小就不得不亡命天涯的人来说,忽然多了个姐姐似乎也是件应该觉得幸福的事但你或许没有想过,无论多个谁,都无法改变之前十几年已经发生过的事死过很多次都死不了的人可不仅仅是他运气好,或许是因为他足够谨慎小心也足够怕死”

    他认真的说道:“我是个怕死的人,所以总得想尽办法保证自己不死”

    这话说的平淡如水,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怨气,可话语中的冷酷无情和拒人千里之外的寒意让李慧宁如坠冰窟,她知道自己今天犯了个大错,绝不能轻易说出来的秘密就这样被她说了出来,她知道自己开启了一扇大门,大门后面是什么谁也不知道,或许是光明的未来,或许是灭顶之灾泡*书*(

    “既然你说了,我也多说一句”

    李闲微笑着说道:“之所以和你说这么多话,和你比较聊得来,是因为你是李家人中最不像李家人的人,这样说并不代表我对李家人有什么仇恨,你可以理解为,是一个常年都保持jing惕的人没有松懈防备之心”

    “我错了”

    李慧宁感觉自己鼻子很酸,声音极低的说道:“我本以为自己可以作为代表补偿你什么,现在看来不过是在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

    “没什么”

    李闲洒脱的笑了笑道:“其实在伤口上撒盐这种事并不可怕,因为撒盐的次数足够多了之后,就连盐巴都变成了伤药,你也不必自责什么,有时候你认为正确的事未必是正确的,你认为真实的事未必是真实的当所有人都在装傻的时候,你何必还要那么清醒?”

    “我只是觉着自己该做点什么”

    李慧宁感觉有一些温热的东西顺着自己的脸颊流了下来,但是很快就被北风变得寒冷刺骨

    “有些真相,到了该说的时候就会自然而然的说出来,所以你也不必自责什么,因为这本身就不是你应该自责的事帐已经很老了,算起来有些麻烦”

    李闲停顿了一下,缓步走回去从怀里掏出一块洁白的手帕递给李慧宁,然后笑了笑说道:“那一年那一个冬天,好像也有这样一场让大地全白的雪”

    李慧宁身子猛的一颤,眼泪无声的流下

    “一个会哭的女人才是女人,战场上浴血的你可没这么好看”

    李闲声音微颤,但语气依然平淡

    “我要走了,回东平郡,至于以后还会发生什么样的事,你都不必过分的担心我会记得在我初到太原时候有个逼着我叫她姐姐的人,不管这姐姐是真的还是假的,终归让我心里暖过”

    “暖过?”

    李慧宁喃喃的重复了一遍,不知所措

    ……

    ……

    连李建成和李世民都没有想过,给李闲的饯行酒居然如此的平顺和谐,所有人都在微笑,都在谈论赞叹着一场根本就不存在的大胜每个人都似乎很兴奋,每个人似乎都是久违多年的老友,他们之间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叙不完的离情

    如果说人是这世间最虚伪的动物,那么今ri坐在桌边的人则将虚伪表现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虚伪看起来如此真实,让所有人错觉他们本来就应该如此才对

    可虚伪终归是虚伪,伪装的再真实也不是真实

    酒宴结束的时候,燕云军的将领们和唐军的将领们还手拉着手说话,还彼此拥抱彼此祝福,然后每个人都将对方的面容深刻的记在心里,不是为了缅怀今ri这难得的相聚,而是为了以后再看到对方的时候要注意提防或许参加这场酒宴中唯一个能称为事外之人的便是杜伏威麾下大将石观鱼,但他却好像比唐军将领和燕云军将领还要兴奋似的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原来这个石观鱼也是个聪明人

    “我也将引部南下,与燕王同路,不如一起走?”

    因为喝多了酒,所以石观鱼说话的时候舌头有些打结

    “好”

    李闲只是淡淡的说了一个字,却让李世民等人心里一紧

    李建成看了一眼脸se酡红步伐摇晃的石观鱼,又看了一眼笑容亲切自然的李闲,心里忽然变得发慌,这个时候他才忽然察觉,石观鱼这次率领两万jing兵赶来共同抵御突厥人的举动有些变了味道唐军阵营中的所有人都以为杜伏威派石观鱼来支援李家,是想向李家示好毕竟如今李家占据长安,尊代王杨侑为帝,从而得到了世家大户的支持,大隋天下已经有三分之一落入李家手里,正统所在便是人心所向

    可当石观鱼说出与李闲同行的时候,李建成忽然发现自己真傻

    杜伏威已经进逼江都,和长安相距何止数千里?他犯不着派人来向李家示好,倒是和燕云寨相距最近,如果杜伏威和李闲也结盟的话,对于李家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这个时候李建成才醒悟,天下格局好像有一些变动了杜伏威随时可能进攻江都,如果他将杨广抓在手里的话,再有燕云寨为盟友,那么大隋的半壁江山就落入杜伏威手里了

    这一手,杜伏威玩的漂亮

    既放松了李家的jing惕,又拉来一个盟友,只要李家还在麻痹大意他就能趁机攻克江都,手里有杨广,杜伏威才是那个正统

    想化家为国的,绝不仅仅是李家一家

    就在李闲告辞的时候,他若有深意的看了李世民一眼,眼神并不如何凌厉,可李世民心里却忍不住慌了一下他不知道李闲看这一眼是什么意思,也没察觉出什么敌意,但李世民却隐隐觉着,李闲是想告诉他什么

    看李世民一眼的时候,李闲心里一阵歉然

    不是对李世民的歉然,而是对死去的那些铁浮屠兄长们的歉然,他在心里喃喃的说了一句,哥哥们,别急,李靖的脑袋早晚我会亲手砍下来我现在不杀他不是不想为你们报仇,而是报仇要在最合适的时候才彻底,现在杀了他,是便宜了他他怎么能轻易简单的死?仅仅是拿走他的命还远远不够啊

    ……

    ……

    谁也不知道石观鱼和李闲在半路上具体说了什么,可他们两个人同路而行这本身就不是一件让人放心的事李家的人是天生的政客,不管是李建成还是李世民,又或是看起来轻狂莽撞的李元吉,都有预料危机的本事

    可就在李家调转矛头迎战薛举,李闲大军南返东平郡的时候,北面的草原上和南面的江都都发生了一件大事草原上的事虽然大但和中原人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和江都的大事比起来显得不值一提

    就在阿史那朵朵回到突厥王庭之后,她将所有参与南征的将军们都召集起来议事,但当将军们进入大帐的时候却没有看到阿史那朵朵的影子,看到的是数不清的刀手一拥而上,所有参与南征的突厥将军尽皆被斩,然后阿史那朵朵的大队亲卫涌入各营,将阿史那埃利佛的部族首领全部拿下,三天,突厥王庭砍了一千三百九十八颗人头谁也不曾想到,这个看起来温和平淡带着圣洁气息的女子,下手杀人的时候会如此果决

    就在这同时,一条如晴天霹雳般的消息从江都传了出来大业十四年才出了正月,宇文述长子宇文化及兵变,亲手勒死了蜗居在江都的大业皇帝杨广,自称皇帝,清洗屠杀了江都官员数百人水师大将军来护儿中了宇文化及的埋伏,被乱刀分尸,水师各部四散,一部被宇文化及收编,一部投降了杜伏威,一部沿河向北逃窜不知所踪

    皇帝死了,大隋也就死了

    就在杨广的死讯传出来之后,在东都洛阳的王世充立刻拥立越王杨侗为皇帝,年号皇泰,他自封大司马,大丞相,总理朝政

    而在长安则不同,李渊废掉代王杨侑,取消了义宁的年号,他自己登基为帝,国号大唐,建元武德

    杨广死了,人们都变得很忙不是忙着奔丧哭泣,而是忙着分杨广的家产,唯恐下手慢了抢到的少了,大家都是谦谦君子,在抢东西这种事上就谁也别和谁客气了

    百度搜索泡书阅读最最全的小说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