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你现在惧怕他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ps:这一章是补这个月亏的,我慢慢补,尽量补齐,另外求订阅。{友上传更新})

    第五百二十六章你现在惧怕他

    阿史那朵朵安静的在椅子上坐着,她的两支纤纤柔荑握着茶杯。似乎是有些疲倦,所以将身子完全靠进椅子里。她没有说话,等待着李闲给她一个答案。她从草原上千里迢迢的赶来,就是想问问李闲到底是有什么样的打算。叶怀袖本来的意思是她回来一趟,但阿史那朵朵却执意要来。

    “如果有个人,从一出生就是别人棋局中的一个棋子,他人生的每一步似乎都无法摆脱别人的控制,这个人是不是悲哀的?”

    阿史那朵朵想了想说道:“如果这个棋子不知道自己是个棋子,或许就没有了悲哀。”

    “对啊……”

    李闲感叹道:“可惜的是,虽然他知道的晚了十几年,但还是原原本本的弄清楚了棋子的身份。”

    “还是不应该悲哀,应该把棋局搅乱了。想我死者,那就让其死在我前面。视我如棋子者,我便掀翻了那棋局将下棋者打下地狱。”

    李闲听到这句话后微微撇嘴,看着阿史那朵朵笑道:“这世间中人或许有一大半是如此想的,一小半会在悲哀中得过且过。豪言壮语人皆能说,却自欺欺人者居多。只是那一大半满怀激情的人大部分都只是想想,真正能将想法付诸行动的人少之又少,人就是这个样子,有句老话不是很应景,但说的很有道理……有志者立长志,无志者常立志。”

    &n ren,也未必能走到尽头。”

    “你可知何故?”

    李闲问。

    阿史那朵朵想了想回答道:“因为没有抱着决死之心?”

    李闲看着阿史那朵朵认真的说道:“在我看来决死之心是极扯淡的四个字,既然已经打算死了还挣脱个什么劲?做棋子还能享受一阵子荣华富贵,说不得还能得个小园子养养花种种菜混吃等死。没事溜溜狗放放鹰,只要什么都不去想心里也就没什么不甘委屈。”

    他站起来走到桌案边上,化开有些冻硬了的墨,选了一支狼毫在宣纸上写下了一行大字,一气呵成,笔走龙蛇。

    阿史那朵朵有些不舍的离开铺了一层厚毡毯的椅子,走到李闲身边看了看随即微微皱起眉头。-<  >-()

    进有可进退有可退

    李闲放下狼毫认真道:“抛开那些整ri里只会嘴上说着我要拼争我要奋斗却懒惰如猪的人不说,只说有勇气也有毅力去拼争的人为什么大部分会失败,其原因不是什么极扯的没有决死的勇气,而是他们没有想好进往何处进,进到了不能再进的时候该往何处退,退一万步后是否依然有路可退。”

    “我记得我和你说过,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从来不会乐观的认为我已经掌控了什么,而我偏偏还是一个赌鬼,一个赌鬼如果不想连内裤都输给人家,就必须给自己一条后路。说到这里,也正是为什么大部分人失败的另一个原因。在我看来,这世间大部分人都是赌鬼,即便有的人准备了后路,但因为他烂赌,将后路也输了所以还是一无所有。”

    “你可以把我看成是个自制力还不错的赌鬼,我和别人赌一个江山如画,就算我输了,在另一个地方还有一个江山如画等着我,你说怎么样?”

    阿史那朵朵点了点头,似乎是懂了些:“你还是有些-<  >-来你从一开始就不该去赌。”

    “为什么不赌?”

    李闲笑了笑,指着外面说道:“在某个人的棋局中,这江山是别人的江山,我只是那人得江山所需要的一个棋子,这个棋子想要闯出自己的活路,就必须干掉自己这边的帅,可这样做在那些无聊之人看来便是背叛。小卒顶死了己方的帅,你说会不会被人骂死?”

    “所以,如果我有另一个棋盘就不怕什么,如果顶死了帅,我又怕什么被人骂死?如果顶不死,我总不能被帅顶死可以跳进另一个棋盘中继续活着。”

    “你说我不该赌,是因为你觉着我这样做有些冒险。可你仔细想想,既然我只是颗小卒,这天下是帅的天下,我就算顶翻了半边棋盘又怕什么呢,我赌的是别人的东西,我赢了,这东西就是我的,我赌输了,输了的还是别人的。”

    “有些头疼。”

    阿史那朵朵揉了揉发酸的眉角,有些疲倦的说道:“你说了很多的废话,所以我整理起来有些头疼。”

    “你的意思是你喜欢简单直接的?”

    “你可以试试。”

    “你愿不愿意做草原之主?”

    “愿意”

    阿史那朵朵叹了口气道:“这样对话就舒服多了。”

    ……

    ……

    李世民转头看了看李靖,皱着眉头问道:“慧宁姐姐那边我该怎么解释?”

    他苦笑了一声,看着天空中飘下来的雪花叹了口气道:“刚才大哥将我找过去,让我去对慧宁姐姐解释一下援兵没有及时赶到的事。他说这件事是我提议的,所以理当由我去说清楚。可我想了足足一个时辰,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难道要我直接和慧宁姐姐说,之所以援兵没有及时赶到只是想让李闲将他的jing骑在守城战中拼光了?”

    李靖摇了摇头叹道:“确实不好解释,就算这次没有及时驰援是为了消耗掉李闲的实力,但无论如何也是拿平阳郡主的xing命做赌注,无论怎么解释都有些苍白无力。”

    “算了,这件事以后再说。”

    李世民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想起另一件更烦恼的事懊恼道:“李闲这算什么,以突厥人来压我李家?”

    “那个草原圣女带了十万骑兵就在马邑郡北边驻扎,她到底是什么态度谁也说不清楚。如果她真的是和李闲没有什么盟约的话,那么这件事便简单了许多。无非就是草原人的内斗,让李闲捡了个便宜而已。那十万狼骑咱们得不到,也没落在别人手里。”

    李靖想了想继续说道:“最起码,没落到世子手里。”

    “可也不属于我。”

    李世民似乎对这件事很难释怀:“突厥人内乱怎么就偏偏赶在这个时候?那个阿史那朵朵不是阿史那咄吉世的女儿么,怎么会带兵攻入了突厥王庭?”

    “看样子,她是不想让可汗的位子落在阿史那埃里佛手里。她的弟弟阿史那结社率才十岁,无法继承汗位。阿史那咄吉世临死前无奈将汗位传给阿史那埃里佛,这件事肯定是传到了草原上,所以阿史那朵朵立刻带兵攻入了王庭,将阿史那埃里佛的家人全都抓了,以此要挟阿史那埃里佛将汗位让给阿史那结社率。”

    “姐姐替弟弟出头?”

    李世民皱眉道:“怎么突厥女子有如此大的魄力。”

    “也不一定”

    李靖道:“说不得她是想自己做主,扶植她弟弟也不过是个傀儡罢了。”

    “这女子够狠够冷。”

    李世民叹道:“她以阿史那埃里佛的家人要挟其退位,李闲这个时候站出来说只要他肯退位就放所有狼骑回草原,这句话一出来,残余的十万狼骑哪里还有心思为阿史那埃里佛卖命?”

    “阿史那埃里佛死的很憋屈窝囊。”

    李靖道:“阿史那朵朵足够果决,阿史那埃里佛一到她的大营据说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被阿史那朵朵的近卫绑了拉出去一刀剁了脑袋,连缓和谈判的余地都没有。阿史那埃里佛以为她不敢动手,她偏偏就动了。杀起亲叔叔来,倒是一点都没犹豫。”

    “草原的可汗如中原的皇帝,杀亲叔叔又算的了什么?”

    李世民认真道:“为了那个位子,至亲可杀。这一点,好像草原蛮子一直做的比中原人果决些。”

    “中原人做的也不少,只不过遮遮掩掩的不够爽快罢了。”

    李靖点头道:“草原人习惯用弯刀说话,中原人就复杂的多有人虚伪的多。”

    李世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转身走向大帐,一边走一边说道:“慧宁姐姐那边还不知道怎么解释,李安之那边就更不知道如何解释了。”

    “他手里只有几千骑兵。”

    李靖语气平淡道。

    “况且,没了李闲的燕云寨,还是燕云寨吗?还可怕吗?”

    李世民顿住脚步,回头冷冷的看了李靖一眼:“你是在我考虑,还是担心你自己?”

    李靖身子一僵,垂首道:“臣无私心。”

    “你有没有私心都好,如果你能想办法把马邑北边的十万狼骑,还有如今娘子关内的十万狼骑一并解决了,我可以考虑出兵将李闲杀了。”

    他不等李靖回答,一字一句的说道:“在你自认为说了一句聪明话的时候,首先要考虑是不是自己在犯傻。你和李闲之间的私事我不会过问,只要你在我军中李闲就休想对你怎么样,但是你也不要以为我会帮你出头和李闲直接站在对立面,我想磨光他jing骑的事一时没挑明了他就还是李家的盟友。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我自然也不会傻的主动站出来承认什么。”

    “属下……知错了。”

    李靖深深的低下了头。

    李世民顿了一下说道:“有时候有些事大家都知道,但没有人挑明是因为大家都不傻,相反,这个时候挑明了的人,是聪明人中的笨蛋。药师,兵法战阵上的事你是天下第一等的帅才,可论权谋之术,你或许真不是李安之的对手。虽然,当初他险些被你玩死,但不可否认的是,你现在惧怕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