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态度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第五百零二章态度

    长孙无忌走在后面,一路上都在目不转睛的看着前面那两个身影,李闲因为长期修炼武艺和不断厮杀的缘故,身材显得更加健硕修长,就是那么平平常常的走路都带着一股气势,长孙无忌知道这种气势是什么,因为在唐王李渊的身上也有但要内敛一些,这种气势其实归结起来就两个字,强者。

    如果说,一年前李渊身上这种气势还被他小心翼翼的藏起来的话,那么自从在太原起兵之后,李渊身上那种自信淡然的气息越来越浓烈起来。而李闲,或许是因为年纪的缘故,相对于李渊的内敛多了几分霸气。

    而看着前面那一前一后行走的两个人,长孙无忌甚至错觉二公子世民就是另一个李闲,换句话说,李闲就是一个大一号的二公子世民。

    两个人分开见的时候,长孙无忌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可是当他们两个出现在同一场合的时候,这种感觉就变得格外的强烈。

    酒席间,李建成微笑着说道:“营中简陋,饭菜难免少了些jing致,安之你将就些。”

    李闲笑道:“酒逢知己方是人间最妙事,至于下酒的是什么菜倒是其次了。若席间都是兴趣相投的朋友,那便满席都是珍馐美味!”

    “说的好!”

    长孙顺德赞道:“燕王此言,道出酒中真谛。”

    李闲抱拳道:“长孙先生客气。”

    李世民想着李闲说的那句话,酒逢知己方是人间最妙事,心里不由得冷笑了一声,心说这酒席间都是李家的人,只你一个外人,你哪里来的知己?也不知道怎么了,他心中就是有一些对李闲的敌视偏见,李闲说些什么话他都觉着不顺耳。

    长孙无忌偷眼看了看李世民,心里暗叹了一口气。

    “我一直听说,安之兄当初在辽东的时候,只带十七勇士就将乙支文德杀的丢盔弃甲,心中甚是敬仰,今ri一见安之兄方才知道传言不虚,如此雄壮,当世勇将谁也不及安之兄一二。当ri在辽东,之后在东平,独显安之兄壮武。”

    李世民微笑着说道,举起酒杯向李闲示意了一下。

    这话一出口,席间的气氛顿时变得冷了下来。李建成微微皱眉,侧头看了李世民一眼,眼神中带着几分责备。

    这话听起来像是在夸赞李闲勇武,实则是在说他只是个武夫而已,将勇而无智,最多也不过是个冲锋陷阵的角se罢了。当初宇文述在杨广面前评价李闲,用的便是和今ri李世民近乎相同的话,所以杨广才会觉着,李闲不过是个猛将而非帅才。今ri李世民这话一出口,这酒席间都是人jing,怎么会听不出他话里的贬义?

    唐王府里的人全都沉默下来,有的垂头不语,有的面露诧异之se,有的则下意识的看向李闲。

    长孙顺德心里一紧,暗道了一声二公子不智!

    李闲却似乎并不在意,笑了笑说道:“二公子谬赞。”

    只说了这五个字便再也不说话,脸se依然平静如初。众人都暗暗的松了口气,李建成缓缓的收回责备的目光,或许是东西卡了嗓子,他哼了一声,明显带着几分不悦,李世民笑了笑,也低下头不再说话。

    酒席吃的越发无趣,李建成虽然将话题引开,但他看得出来,坐在李闲身边的秦琼和程知节脸se都有些难看,李世民仅仅用了一句话,就把他父亲李渊之前先后两次派长孙无忌去东平郡拉拢来的关系坏掉,也把李建成费了好一番心思和话语才拉近了的距离一下子又扯远。

    接下来,酒席吃的索然无味。

    李闲好歹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带着秦琼和程知节两个人回到燕云军大营中。李建成亲自送出去很远,等李闲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他的脸se立刻变得yin沉下来,他看了一眼李世民随即拂袖而去。

    “二公子!”

    长孙顺德压低声音道:“今ri怎么如此不智?”

    李世民嘴角挑了挑笑道:“不智?”

    他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转身往马厩的方向走了过去。刘弘基,长孙无忌二人跟在他身后,上了战马便也出了大营,竟然是没向李建成告辞便回到了他自己军中。李建成的大营在太原城南二十里左右,李世民的人马在太原城西二十里,前阵子李家三兄弟同时动手,合力用兵,已经将突厥人对太原的围困打开,如今三支人马品字形排列,互为犄角。

    “世民今ri是怎么了?”

    回到自己的舒服之后,李建成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这个问题。

    而李闲回到燕云军大营之后,看着帐篷里堆积着东西笑了笑,心说这世家出身的人确实了不得,比自己还要小一些,竟然有这份心思,看来李家内部并不安稳太平啊。

    ……

    ……

    “主公,这些都是唐王二公子李世民送过来的礼物,您才出营去赴宴,李世民派来的人就抬着礼物到了。”

    雄阔海看着那几乎塞满了一座帐篷的礼物,有些感慨道:“只怕这段ri子李世民所部抢来的战利品,好东西都给您送过来了。他又指了指帐篷门口堆着的礼物说道,这是长孙顺德派人送来的,那边是在城内的齐公李元吉派人送来的,还有屈突通送来的,唯独没有唐王世子李建成送来的东西。”

    “不急”

    李闲看了看那些东西,琳琅满目,真玩字画,兵器甲械应有尽有。

    “就李世民送的礼物最厚重!”

    雄阔海感慨的说道:“倒是舍得本钱。”

    李闲在椅子上坐下来,随意看了看李世民送来的那些礼物,其中有一件是纯金打造的骑兵盾,虽然不大,但做工jing致细腻,不用细看也能确定是出自真正的名家之手。这金盾绝对不实用,镶嵌在盾牌上的珠子有一颗竟然有鸡蛋那么大,仅仅是这颗珠子,就当得起价值连城这四个字。

    “豪阔!”

    程知节撇了撇嘴说道。

    “怎么处理?”

    秦琼问道。

    “自然是都收下。”

    李闲微笑着说道:“这么多好东西,若是全都卖了换钱最起码能装备一支三千人的轻骑!这可是一份厚礼,若是不收下岂非可惜?送进咱们燕云寨的东西,难道你们还打算还回去?”

    “可是……”

    秦琼有些为难的说道:“可咱们这次行军急迫,营中没有什么像样的东西做回礼。”

    “青鸢”

    李闲转头吩咐道:“取笔墨纸砚来,我写几份谢词送到唐军大营里去。至于什么回礼,若是我真的按等价的东西送一份回去,只怕他们还会不高兴。”

    “李元吉,陈寅寿,屈突通这些人送的东西,其实代表的是李建成,他们是在替唐王世子向我示好。”

    “李世民,刘弘基,长孙顺德送来的东西也是要示好,但李世民没有李建成的分量重,所以他也亲自备好了一份厚礼。更何况,李世民送这些东西又岂止是在示好?陆十三的命记在他头上,他难道能忘了?他难道敢忘了?”

    李闲在桌案前坐下来,青鸢铺纸,凰鸾磨墨。

    “陆十三虽然是罗艺的人,但给咱们燕云寨帮了不少忙。在草原上的时候,我与罗士信合兵一处,陆十三是罗士信的人,也是我的人,李世民在草原上敢杀陆十三,就是与我和幽州军为敌了。如果他知道会有今ri,说什么他也不敢动陆十三。长孙无忌在东平郡的时候,可是不止一次的替李世民说过好话。”

    “只回个谢贴,似乎还是有些轻了。”

    秦琼道:“李世民那边还好说,但唐王世子今天的态度很明显。”

    “足矣”

    李闲微笑道:“他们要的只是我一个态度罢了,一份谢贴和一份回礼的作用是一样的。既然如此,何必要费心思去踅摸回送的礼物?那是浪费,非常奢侈的浪费。”

    “可…”

    程知节不解道:“今天在酒席上,李世民的态度让人生厌!”

    秦琼叹道:“你还没看出来?他就是故意那样做的。”

    “为什么?”

    程知节问道。

    “因为李家那些人,并不团结。”

    ……

    李世民坐在宽大的座椅里,看了看身边的李靖问道:“药师……本来我是不该问你的,毕竟这是你的私事。可如今你跟了我,我也不能不闻不问。今ri……你可是故意躲着李闲?”

    李靖知道瞒不过李世民,他点了点头歉然道:“公子恕罪,属下确实故意为之。”

    “为什么?”

    “因为……”

    李靖缓缓出了口气后低声道:“属下曾经动过杀他的念头。”

    “够了”

    李世民摆了摆手阻止李靖继续说下去:“这一条理由就够了,我不问你们当初有什么样解不开的过节,既然你动过杀他的念头,以你的xing子显然也不会只是想想,而据我对李闲的了解,只怕他对你也有杀意,而且也不会只是想想。你们之前的任何矛盾我不在意,你是我的人,我自然不能让你难堪。”

    “所以我才答应让你先回来。”

    李世民想了想说道:“如果你不想见他,那么就先不见。”

    李靖心里一暖,拜倒在地道:“多谢公子!”

    李世民走过去将李靖扶起来笑道:“说来说去,他不过是个外人罢了,但你是我的心腹,是我的臂膀,我不会置之不理。”

    李靖垂首道:“能跟随二公子,是我此生之幸。”

    “药师,你觉着,光送一份厚礼够不够?”

    李世民忽然问道。

    李靖摇了摇道:“送多少礼都不够,公子送过去多少他会收下多少,但这并不代表他已经不计较以前的事,因为他贪得无厌。公子若是想拉拢他,光靠礼物不行。”

    “那要如何?”

    “推心置腹!”

    李靖肃然道:“公子要李闲一个态度,李闲何尝不想要公子一个明确的态度?”

    李世民沉吟了一会儿忽然笑了笑问道:“那我今ri在酒席间的表现出的态度,你说能不能瞒得过大哥?”

    “或可瞒得过世子,绝瞒不过陈寅寿。”

    李靖笃定的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