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某人和某人的第一次见面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感谢貔貅上身的打赏,求订阅。)

    第五百零一章某人和某人的第一次见面

    李世民第一眼看到李闲的时候,心里就生出几分强烈的不安和jing觉。虽然对方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可不知道为什么,李世民总觉得这个人脸上的笑意其实就是隐藏起来的刀子,不管是谁。似乎一个不小心就能被这刀子割破了喉咙。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错觉,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戒备心太强了些。看到大哥李建成迎上去,拉着那人的手亲切说话,他心里就非常的不自在,看着那人那张干净英俊的脸,他心里也极别扭,似乎堵了一块石头,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他自己也找不到一个理由,为什么看见那人他就有一种压都压不住的敌意。

    他有些失礼的盯着那人的脸看,越看那张带着温和笑意的脸越觉得有些熟悉,可仔细去想却有想不起来,这熟悉感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他和那人明明从没有见过面,对于那人的了解,他只是听说过一些口口相传的故事,仅此而已,所以这种突然从心里冒出来的熟悉感觉让李世民有些不自在。

    那个经常出现在李家回会议上的名字透着一股神秘感,听父亲说过,当初父亲在辽西怀远镇督粮的时候,那个人也在辽东,只带着十七个人硬是从高句丽大元帅乙支文德的手里将麦铁杖老将军的尸体抢了回来,从而得到了大业皇帝的赏识被招入军中,封为校尉,也正是因为那一战,燕云十八骑的名号响彻大隋北方。

    后来宇文述率领三十万大隋最jing锐的那一批府兵攻打平壤,因为士兵们负重太大而偷偷掩埋军粮,再加上进军速度太快孤军深入,导致在萨水惨败,各卫大将军皆败,三十万府兵被高句丽人堵住了归路近乎杀绝,偏偏那人带着两万余残兵从辽东杀了回来,据说一路上杀的高句丽超过五万。光凭这一战,宇文述那些大将军们就没一个比得上。

    可恰恰正是因为这样巨大的功劳断送了那人的仕途,九个大将军都败了,左屯卫将军辛世雄还战死在萨水河畔,他一个寒门出身的小人物怎么能立下如此巨大的功劳?

    这是朝廷那些世家出身的权贵们所不能允许的,所以那人很不意外的被逼走最终落草为寇。一条泥鳅游进了一池锦鲤中,还想跃过龙门,没被那些看似温和的锦鲤咬死已经算是好运气了。对于宇文述等人做出这样的事来,李世民丝毫都没觉得有什么无耻卑劣的,他坚信,若是换做父亲李渊,甚至是自己当时处于宇文述的位置上,只怕做出的选择和宇文述也不会有什么差别。再甚至,李世民同样坚信,如果当初那人和宇文述换一下位置相处的话,那人只怕也会如此选择。

    一切为了家族利益,任何人在家族利益面前都不值一提。

    所有人都说,那人在辽东是被皇帝和宇文述等人逼反的,但李世民在最初听说这个故事的时候,他就对这样的结论嗤之以鼻。在他看来,在那种逆境中能带着两万多府兵自辽东杀回中原的人,必然是有大勇气也有大智慧的,一个有大智慧的人,怎么可能猜不到他这样做之后会面对什么样的境地?

    李世民甚至怀疑,辽东那些事根本就是那人一手策划出来的。

    再然后,那人到了燕山建立燕云寨,这一点李世民没有过多的想过,如果他知道那人在去辽东之前就已经在燕山上立了个寨子的话,他一定会更加笃定自己的推测。

    燕山立寨之后,那人果断带兵南下,趁着朝廷还没有重视反叛而且中原叛军还没有成气候的时候,他带着那两万多jing锐府兵打下巨野泽做根基之地,这些事在李世民看来都算不得惊艳,仅仅是没有做错什么罢了。他曾经想过,如果换做是他的话,只怕比那人做的更果断决绝,绝不会仅仅是杀一个张金称那么简单。在岱山的时候就应该趁着王薄围住齐郡官军的机会将张须陀杀了,顺势夺取齐郡,何必要等到后来那么麻烦。

    再到后来,发生在那人身上的故事让李世民有些难以理解,这人做出许多惊天动地的大事来,可偏偏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太大的野心似的。李世民推测,如果不是担心手下那么多将领心里不踏实,那人甚至连燕王都不愿意做。

    这是为什么?

    李世民不解,当权力地位摆在面前触手可及的时候,为什么反而没有了本应该有的强烈**?他可是知道,那些寒门出身的人对于权力地位的渴望有多强烈。有多少人为了前程抛弃妻子,又有多少人为了前程无所不用其极。

    李世民曾经想过,那人之所以有这样的表现,要么他是一个真正的淡泊名利只为了推翻暴隋而起兵的人,没有过多考虑过他自己的前程未来。要么,他就是一个白痴,彻彻底底的白痴。

    可话说回来,如果那人真的是个白痴,大哥李建成会迎出来十里接他?

    想到这里的时候,李世民就听到李建成对那人说道:“安之,我来给你介绍,这个是我二弟世民,比你还要小一两岁。”

    听到这句话,李世民立刻露出亲和善意的笑容迎过去。

    就在这一刻,他心里骤然一紧。

    他终于想明白为什么自己看着那人的笑脸会觉得熟悉了,那种嘴角上挂着的看起来和善真挚的笑容,他每天都会看到!

    当初在陇西老宅的时候,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没有威胁,为了取悦李家的人,他每天早晨起来都会对着铜镜笑,笑到连脸上的肌肉都变得僵硬为止,练了这么多年,才有他脸上随时都会浮现出的亲和笑意。

    那人脸上的笑容就是这样的,很善意,很真挚,很亲和。甚至比他自己的笑容更有善意,更真挚,更亲和!

    这笑容,让他想起了自己每ri对着铜镜笑的往事,所以,一瞬间,他的心里本就存在的敌意更浓烈了几分。

    因为,在他面前那个一身黑衣身材修长的男子和自己很相似,而和自己相似的人,都是危险的。

    ……

    ……

    “这是我二弟世民,南下的时候战功远在我之上,爵封秦公。”

    李建成拉着李闲的手走到李世民身边说道,他的话让李世民怔了一下,心里不解的想着,秦公?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自己当初为了保住李靖的xing命,将所有的军功都用来给李靖抵命了,元吉因为守太原有功被封为齐公,就连已经坠马摔死的玄霸都被封为赵公,唯独他这个战功彪炳的次子身上还是当初大业皇帝杨广封的侯爵。

    只是他的不解迷惑一闪即逝,立刻上前一步微笑着说道:“见过安之兄,早就听说过安之兄的事迹,你可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李闲看着李世民嘴角上的笑意,心里冷笑了一声。

    跟我装?

    李世民眼神中那一丝一闪即逝的迷惑和对他的敌意还是没能逃过他的眼睛,自幼逃亡,李闲经历过的事,面对过的人比李世民要复杂的多,他经历过的凶险,李世民想都想不到。在他眼里看来,李世民掩藏很好的内心其实都被他的眼神出卖了。

    “二公子客气了,草莽之人想不到也能让二公子在意。”

    李世民连忙说道:“英雄不问出处,以我看来,大隋军伍中那些所谓的名将,比起安之兄要差上几条街!”

    “那么远啊。”

    李闲哈哈大笑道:“多谢二公子盛赞了。”

    李世民又客气了几句,随即顿住脚步故意落在后面,因为他刚才看到长孙顺德对自己使了个眼se,他知道长孙顺德肯定是有话要对自己说。

    “二公子”

    长孙顺德走到李世民身边低声道:“刚才你怎么走神了?世子叫了你几声你都没听见。就在李闲到了的同时,自长安来的信使带来了陛下亲自用印的圣旨,封你为秦公,冠军大将军。”

    “啊?”

    李世民低呼了一声,似乎有些不相信。

    “二公子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长孙顺德微笑着问道。

    李世民只想了一会儿立刻反应过来,他点了点头压低声音道:“父亲是不想让我在李闲面前觉得自己身份低!估摸着,父亲也是才知道李闲要来太原的事,所以立刻向那小皇帝要了这个旨意。”

    “李闲这个人,有点名不副实啊。”

    长孙顺德见李世民明白了李渊的意思,随即点了点头道:“这个人……看起来虚浮自傲,刚才二公子你那样赞美他,他只是略微谦逊了一句,看来是个重虚名的人,这样的人,似乎不值得世子那么重视。”

    “他终究是个寒门出身的。”

    李世民低声道。

    长孙顺德摇了摇头,却还是将心里的话忍了下来。他是真的想告诉李世民,李闲可不是什么寒门出身,若是真的将那秘密揭开,到时候你就明白为什么世子如此重视他了。如今这李府中,知道这秘密的,也就只有唐王,夫人,世子,我,还有辅机五个人。可这五个人,不到时候是绝不会将这秘密说出来的。

    他侧头看了一眼长孙无忌,却见长孙无忌看着李闲的背影有些出神。

    李世民听到李建成招呼自己,他连忙追了上去。长孙顺德等长孙无忌走过来之后压低声音问道:“辅机,你今天这是怎么了,魂不守舍的?”

    长孙无忌愣了一下,随即苦笑道:“叔父难道没看出来?”

    “看出来什么?”

    “李闲,和二公子真像。”

    “像?”

    长孙顺德下意识的看向前面,摇了摇头道:“我怎么没看出来。”

    长孙无忌叹了口气压低声音说道:“我本来也是没在意的,二公子和李闲都是极漂亮的男子,俊美斯文,但李闲多了几分阳刚之气,身材也更雄健比二公子高半个头,相貌上虽然都是俊美的比女子还要漂亮,但面容眉眼却没多少相似之处,所以一开始我也没觉得他们有什么像的。只是,刚才二公子和李闲说话的时候,我看着他们两个脸上的笑容忽然发现,那笑容竟然那么相似!”

    “相似也没什么。”

    长孙顺德却没在意这一点,因为在他看来相似反倒是很正常的事。

    “毕竟……”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眼神闪烁。

    ……

    ……

    “安之,你别总这么客气,我比你年长几岁,你若是不嫌弃的话,可以和世民他们一样,咱们以兄弟相称。前阵子辅机去东平郡回来的好像提起过,安之你的祖上也是飞将军之后,咱们都是一家人!”

    李建成一边走一边说道。

    那族谱,是杜如晦杜撰出来的。李闲当时要晋位燕王,怎么能没有个清清白白的身份出身?

    李闲微笑道:“那我就高攀了,建成兄,如今太原的战事如何?”

    “今天咱们先不要说这个,我已经命人备好了酒席给你接风,你且稍后,过不了多一会儿还会有你的一位故人赶来,我可是请了她几次的都不肯来的,还是你的面子大,听说是安之你到了,她已经从关口赶回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ri肯定能到。”

    李闲笑问:“故人?怎么我在太原也有故人?”

    “哈哈!”

    李建成笑道:“你这人倒是记xing真差,我那妹妹可是没少念叨过你做的烤鱼味道天下一绝。”

    “啊?”

    李闲装作惶恐道:“郡主也在此间?”

    李世民在旁边接过来说道:“对啊,安之兄你可不知道,大哥派人去惠宁姐姐那里请了几次她都说军务繁忙不肯来,这次是安之兄来了,惠宁姐姐连夜出发,今ri必到。”

    李闲想起那个安静的时候婉约如水,喝酒的时候又豪迈如山的女子。

    想到她,李闲心里忽然一紧。

    她好像……便是与突厥人激战的时候,守关数月,援军未到孤军奋战而……战没。

    ps:纵横-<  >-四岁了!每天订阅捧场还可以玩游戏赢取大奖哦,还不快来参加!

    地址连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