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 欺负一次和欺负一世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ri期:~月2ri~

    更多好看的小说,txt下载~请上~-<  海 阁 >-~

    第四百九十七章欺负一次和欺负一世

    “你见过我?”

    李闲抿了一口青鸢刚刚煮好的香茶,抬起头看了一眼面前这个显得有些局促不安的瓦岗寨将领。

    “末将没见过燕王,却听说过燕王您的甲胄和黑刀。”

    元本一小心翼翼的回答道,他偷眼看了看李闲,却见对方只是微微颔首,脸上似乎有些疲惫。

    燕云军转战千余里,先是攻克了观城,然后突然回师向东攻克数百外的武阳,在武阳县一把火烧了楚千岁近两万夏军之后,李闲竟然又折返回观城,将刚刚才赶到观城的三千夏军杀了干净后,自顿丘和临河之间的缝隙里悄无声息的过来,骤然出现在黎阳城北门外。

    这样大胆的战术,简直疯的一塌糊涂。

    千里奔袭必撅上将军,这样的战术不但对将领的素质要求极高,对士兵的要求更高,若不是一支训练有素的jing锐之师,就是来回往返的急行军就足够把他们累垮了。

    仅仅是被燕王的眼神淡淡的扫了一眼,元本一就感觉自己的心脏被那眼神刺穿了一个血洞。那是杀过多少人之后才会具备的眼神?冷的就好像万年不化的寒冰一样。不同于王当仁刻意表现出来的yin狠,那黑甲男子的眼神十分平淡,偏偏是这平淡中有着一种令人心悸的东西。

    他刚要张嘴说话,忽然发现身前几十个身穿铁甲的将领都在冷冷的看着他。

    带着他过来的那轻骑旅率微微皱眉,语气不善的说道:“燕王面前,你怎么能不行礼?”

    元本一这才想起来,连忙躬身行礼道:“末将是魏王麾下黎阳城副将元本一,拜见燕王”

    李闲嗯了一声,看着手中玉杯中冒着热气的清茶,似乎元本一根本就不值得他多看一眼,不过元本一却连一点愤怒和不甘都没有,也不敢有。虽然说论年纪来说,他比燕王李闲要大上不少,可这个世界中人的地位向来都不是按年纪来排的,如果是的话,那绝对是一个美好到让人沉醉的梦。

    燕王,如今在大隋各路反王中实力也能派进前五的大人物!

    唐王李渊,魏王李密,夏王窦建德,燕王李闲,这几个耳熟能详的名字,无疑都是大隋的掘墓人。

    想到这里,元本一忽然发现实力最大的几个反王,竟然有三个姓李的。唐王李渊,魏王李密,燕王李闲,由此可见那首桃李子的民谣绝非空穴来风。其中有一句皇后绕扬州更是准确的让人心里发麻,如今大隋的大业皇帝和皇后都被困在江都出不来,由此可见,杨氏的天下真的极有可能被姓李的取代。

    幸好,我辅佐的主公也是个姓李的。

    元本一有些走神,骤然惊醒这才醒悟自己身处虎穴,怎么竟然还有心思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你也姓元?”

    李闲放下茶杯笑了笑问道:“和元务本有什么关系?”

    “没!”

    元本一连忙摆手道:“末将和元务本一个铜钱的关系都没有,倒是和东都的元文都算是本家。”

    “还没过七七”

    李闲淡然道。

    元本一怔住,随即点头道:“是,还没过七七。一个月前,王世充在东都兵变逼宫,将元务本杀了。”

    李闲微笑着说道:“元务本是极赞成招降瓦岗寨的,若是成功了的话,你和你那本家也算是同朝为官了。”

    “朝廷?”

    元本一见李闲说话和善并没带着什么杀气,他叹了口气说道:“如今还在朝中做官的,哪有一个好人?末将虽然不过是元家的一个分支出身,但也不屑于与那些所谓的名门出身的家伙为伍!”

    “哦?”

    李闲似乎是被这句话勾起了些兴致,只是看向元本一的视线中带着一些戏谑:“你觉着朝中没有好人,那么哪里有好人?”

    元本一想了想说道:“解天下百姓倒悬之苦,誓要结束暴君统治的魏王自然是好人。当然,在末将眼里,燕王殿下您也是好人!”

    “哈哈!”

    李闲开心大笑起来。

    他实在想不到,怎么在李密军中被委以重任的将领居然会是个如此白痴的家伙。莫说是这样的乱世,便是昌平盛世中人又怎么会简单的以好坏区分?一个张嘴能说出这么白痴幼稚话的人,竟然能做到黎阳仓副将,而事实上,在几天之前王当仁还没来的时候,他还是黎阳仓的主将。

    “好人?坏人?”

    李闲笑得畅快,缓缓收住笑容后忽然一本正经的问道:“你说解百姓倒悬之苦便是好人,那么何处的百姓正在承受倒悬之苦?”

    “自然……自然是我家魏王说哪里,便是哪里。”

    “那么孤呢?”

    李闲问。

    “燕王……燕王说哪里,自然也是哪里。”

    “那么”

    李闲笑着问道:“孤说你这黎阳城中的百姓正在承受着倒悬之苦,孤特意带了jing兵来解黎阳百姓之苦,你觉得,孤是好人还是坏人?”

    ……

    ……

    李闲负手站在大军阵前,看着面前远处黎阳城。

    元本一已经回到了城中,李闲也没有立刻就攻城。元本一战战兢兢的带着李闲的话回去,估计着此时城中的人已经在议论纷纷了。已经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落ri的阳光洒在李闲身上,给他的黑甲涂上了一层金边。

    绕了一个大圈子将夏军吸引开后在观城与李闲汇合后,秦琼便再次做了大军先锋。他站在李闲身后也看着黎阳城的方向,心里想着的却是此时燕王在想什么?

    “主公,王当仁会不会老老实实的交出粮食来?”

    秦琼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如果他不肯就范的话,只需能坚守十天,李密派来的援兵就能赶到,咱们军中的粮草只够坚持七天的,如果五天之内不能攻破黎阳,咱们只能在黄河边上等陈雀儿的水师将补给送过来。”

    从话语里就能听得出秦琼的担忧,其实这也难怪,大军千里奔袭,最要紧的便是粮草辎重,当初大汉武帝的时候,骠骑将军霍去病曾经带着一万jing骑在匈奴人的草原上就上演过千里奔袭的好戏,粮草都是打到哪儿抢到哪儿。可如今燕云军的形势和霍去病有很大不同,中原腹地差不多百里就有一座城池,远不如草原上那样辽阔能发挥骑兵灵活快速的优势。那些匈奴人没有城池,霍去病突袭一个部落就能屠灭一个,将牛羊抢了做军粮。

    可中原多城池,打不下来就只能退走。

    黎阳城中有的是粮食,城墙也颇坚固,城中的守军人数也不少,坚持十天应该不是什么难事。而且燕云军重在突袭,根本就没带多少攻城器械。之前攻克观城,武阳等城,是因为城中的守军少的根本就组织不起来有效的抵抗。

    “等陈雀儿送粮食过来?”

    李闲笑了笑说道:“孤来打别人,自然吃的是别人的粮食,用的是别人的银子,哪有孤打人,还吃自己粮食花自己银子的道理?”

    这话听着很别扭,可李闲说起来偏偏这么平淡,就好像说的是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似的,自然而然。

    我打别人,别人自然要拿出粮草和钱财来,如果打别人还吃自己的东西,那岂不丢人?

    这便是李闲的无耻理论,可这理论靠的是拳头。谁的拳头大便是道理,没有道理也是道理↓如李闲曾经说过,他那个大胡子阿爷说过,拳头硬的人便是道理,他那个刀疤脸的师父说过,刀子快的人便是道理,李闲拳头也硬刀子也快,那么便是天下最讲道理的人。而李闲也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不讲道理的人。

    秦琼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不给怎么办?”

    李闲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咱们是来干嘛的?”

    想了一会儿,秦琼试探着回答道:“来抢粮食的?”

    “元本一不是说了么,咱们是来解黎阳城内百姓倒悬之苦来的,既然咱们是解救百姓的,黎阳城内的军民难道不应该感恩戴德?付出一点粮食做谢礼也不为过,如果不给……他们怎么能无耻到不给咱们饭吃?如果不给吃,那么打就是了,何必想那么多?”

    李闲认真的回答道。

    秦琼一怔,心说就这么简单?

    他侧头看了看程知节,又看了看雄阔海,却发现他们两个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甚至是……大义凛然?

    “咱们缺少攻城器械。”

    秦琼是个宽厚诚实的君子,他觉得如果自己不提醒燕王的话就是做臣子的失职,虽然他知道,燕王绝不会想不到缺少攻城器械的事。

    “没有攻城器械,那么便用没有器械的打法。”

    李闲摆了摆手道:“今ri先等一夜,看看王当仁有没有胆子觉着守得住黎阳,孤可没有时间在黎阳耽误太久,咱们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赶,若是误了围猎的时辰岂不可惜?好不容易将猎物引来,别人打的不亦乐乎,咱们却要错过这盛事,反正孤是会觉着很不甘。”

    秦琼听李闲听到了这件事,索xing将心中的不解问了出来。

    “主公,咱们为什么非要去狩猎那人?若是回军堵住黄河渡口的话,说不得就能猎到窦建德这头狼,属下觉着,按咱们燕云寨如今的情况来看,还是先打窦建德益处大些。”

    “窦建德可不是狼。”

    李闲微笑着说道:“咱们要去打的才是狼。”

    他转身看向北方,嘴角微微上扬:“等猎完了狼孤就告诉你们,为什么放着窦建德不去打,非要孤军深入千里迢迢的往北方跑,在告诉你们之前,孤可以给你们一个听起来有些虚伪的理由,当然,这虚伪的理由也是理由之一,虽然是次要到可以不说的理由。”

    秦琼,雄阔海,程知节三人立刻站直了身子,等着李闲先说出虚伪的理由。

    “大业十一年,杨广被阿史那咄吉世困在雁门,这件事杨广自己可能都忘了,也不觉得是什么奇耻大辱,可孤觉着是耻辱,他能围困我汉人的皇帝,就算是个让人讨厌的皇帝,也是中原人的皇帝,要侮辱也是孤去侮辱,哪里轮得到他来?杨广自己没办法报仇出气,那么孤便帮他将这口气出了。”

    “阿史那咄吉世欺负中原人一次,孤自然也要欺负他一次。一次不够,孤要欺负他一世,他困了中原的皇帝,那么孤就把他这个草原的皇帝脑袋割下来好了。”

    ps:纵横-<  海 阁 >-四岁了!每天订阅捧场还可以玩游戏赢取大奖哦,还不快来参加!

    地址连接:nel

    更多好看的小说,txt下载~请上~-<  海 阁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