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 不带遗憾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第四百八十八章不带遗憾

    如果一柄厚重的半米左右宽大的战斧都崩出了无数缺口那么这柄斧子到底染了多少人的血?劈碎了多少人的骨头?斩断了多少人的兵器?

    小腿还挂着半条长矛的伍天锡抹了一把脸的血借着短暂的空隙使劲吸了口气混杂着血腥味的空气钻进鼻子里他感觉自己jing神稍微舒服了些。仅仅是jing神他已经抡不动他的战斧由此可见他身体的疲劳已经到了一定地步。只一战伍天锡身的血腥味和杀气一辈子都洗不掉。

    太多的人死在他的战斧之下他脚下踩着的不是大地而是半人高的尸体堆因为战斧的巨大威力这些尸体基本很难找到一具全尸最完整的尸体竟然是没了半边脑壳的夏军士兵。

    他抹去迷住了眼睛的血下颌依然昂的很高。

    他的手已经在颤抖血顺着他手里的横刀不住的滴落下来。他将横刀缓缓平举指着那些距离他不足五步远竟不敢再往前走一步的夏军士兵横刀缓缓的转动刀尖挨着个的指过那些敌人的脸。

    没有言语但这一刻他就如同一个嘶吼咆哮着的地狱杀神让那些夏军士兵吓得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伍天锡笑了笑带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

    他虽然已经疲乏到了近乎极境的边缘但他嘴角依然挂着骄傲得意的笑意。扫过那些被震慑住不敢向前的夏军士兵伍天锡自豪的想着杀人而已不过如此。

    他知道自己的堂兄伍云召第一次战场有过什么样惊艳的表现只带三百骑杀入王薄数万大军中一条铁枪也不知道挑了多少战将三百骑刀子一样将王薄的大军切开一道口子骑兵队伍如一条游进了汪洋中的怒龙那些滔天的骇浪非但没有阻止怒龙向前反而有一种龙入大海后的畅快猖狂。

    只带了三百骑兵的伍云召一条铁枪无人可挡凡是出现在他面前的敌人没有人能挡得住他出手一枪。白马白甲杀入敌阵来回驰骋后早已经被血染成了红马红甲。也不知道身受了多少处伤的伍云召竟然在万军中直杀向王薄的中军大旗所在王薄不断的调集人马试图将这突进自己军阵的一支小股骑兵剿杀掉。

    但无论调集过来的人马有多少始终挡不住伍云召向前突进的步伐。

    终于当三百骑兵只剩下二十一个人的时候伍云召一枪将擎着大旗的敌军士兵戳死那大旗轰然而倒恰好砸向王薄所在王薄吓得掉头就跑身受重伤的伍云召带着二十一骑兵竟然对有数千亲兵保护的王薄继续发动进攻而王薄再也没有勇气去看那个血葫芦一样的燕云军将军掉头就跑。

    这一战便是燕云寨第一次被知世郎王薄瓦岗寨李密河北窦建德三方势力合围的时候徐世绩坐镇齐郡率领三万jing兵迎击王薄十五万大军时候发生的事。这一战李密几乎被大石砸死十几万大军被李闲打得崩溃瓦解而在距离李密惨败千里之外的齐郡王薄遭遇到的败仗似乎也不必李密好多少。

    十五万大军被徐世绩一战杀去十二万残兵溃逃中王薄只带着不足千人逃回济北郡从而成就了一番与燕云寨屡战屡败却总能神奇逃走的传奇。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命运故意的安排在隋末乱世中数次起伏的知世郎王薄最后放弃了自己争霸天下的梦想归顺了某人之后本打算心甘情愿的做个人臣然后再过几年就退隐做个富家翁。大风大浪都大难不死数次的王薄却死在一个人小小的yin谋诡计中。

    这一战成就了徐世绩的威名也成就伍云召的威名这个有小子龙称呼的虎将在万军中往来冲杀杀人无数自此之后其骁勇之名传遍大江南北。

    伍天锡自然知道这件事当时还在演武院听讲的他曾经幻想过无数次若是自己了战场的话会不会也如堂兄一样创造出这样的辉煌来?

    今天他知道自己做到了。

    所以他才会生出自豪在心中大声说道:杀人不过如此。

    他将横刀的血珠抖落朗声问自己身边的重甲陌刀手道:“我杀了多少人?”

    那个一直护在伍天锡身边的魁梧汉子愣了一下然后极干脆利落的回答道:“忘了。”

    伍天锡笑了笑道:“我也忘了。”

    那重甲陌刀手歉然道:“不敢分心本来数着的后来只顾着杀人没记住。”

    “从头数”

    伍天锡傲然道:“再杀一遍就是了。”

    ……

    ……

    苏定方回头看了一眼那面烈红se的徐大旗已经从城墙飘了下来就在自己队伍后面缓缓的压过来城中到处都是身穿黑甲的燕云军士兵而那面大旗就在黑chao中招展似乎是在得意的纵情欢笑。

    已经猛攻了南门半个时辰尸体已经将出城的路几乎都堵死还是没能攻破那几百重甲坚守的阵地而夏军也承受了身后身侧半个时辰的猛攻如今只剩下不足千人的队伍被挤压在一条大街而燕云军的士兵则将大街的两头堵死大街两侧的房屋屋顶也俱是燕云军的弓箭手还在不断的发箭杀人。

    别将李晨一一身血迹踉跄着到了苏定方的战马前面。

    李晨一用已经崩出了缺口的横刀支着地单膝跪下来抬头看了苏定方一眼又垂下头:“大将军……卑职无能一千兄弟……都战死了。”

    苏定方缓缓摇了摇头道:“起来吧罪在我而不在你。今ri之败全是我轻敌冒进所致徐世绩挖了陷阱等着咱们跳进来燕云寨的人马处处占了先机若是我能再小心一些也不会让你们跟着我陷入这绝境。”

    “大将军!”

    李晨一猛的抬起头道:“卑职的兵都死了可卑职还活着!”

    他的眼神中有一种决绝嗓音沙哑道:“卑职也没脸面再活下去了大将军再给我二百士兵卑职愿意带兵再去冲一下城门就算卑职战死也要将城门冲开给活着的弟兄们杀出一条血路来!”

    苏定方刚要说话忽然听到城外传来一阵惊慌失措的呼喊声。

    他叹了口气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徐世绩一定是趁着现在夏军全都集中在南门派人将其它几个城门打开燕云军只怕此时已经出城绕到了夏军背后别说城中夏军被困住出不去只怕城外的夏军也已经被人围了。徐世绩要的不是一场大胜他要的是绝对的胜利。从一开始徐世绩就是打算将自己的先锋军全灭。

    “我曾经劝过夏王不要南下。”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眼神中竟然带着几分绝望。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此番南下绝不会一帆风顺李闲突然进兵瓦岗寨本来就蹊跷毫无征兆突然起兵而且瓦岗寨正是内乱的时候李闲不会想不到这个时候出兵最多也就取得小胜反而帮了李密一个大忙。但我劝不动夏王身为夏王之臣既然王命已经决定我也只能服从。”

    “自古臣死谏武将死战。我没有死谏但却能做到死战。”

    他猛的抬起头大声喊道:“骄傲的战死还是屈辱的投降?”

    “毋宁死!不投降!”

    他的亲兵率先大喊道。

    这喊声一开始只是二百多名亲兵在喊后来整条大街的夏军士兵都在喊从凌乱嘈杂的呼喊渐渐变得整齐划一。

    “毋宁死!不投降!”

    就在这震撼人心的呼喊声中也夹杂着一些绝望的哀呼。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视死如归即便呼喊的人在喊过之后也不禁问自己骄傲的战死难道真的就比投降好吗?他们不由自主的想到虽败犹荣这四个也有人在心里想着虽败犹荣无论如何是败了哪里还有什么荣耀?

    这世间从来就没有什么虽败犹荣的事。

    苏定方将手中长槊举起来缓缓的拉下面甲。

    在他身后所有的夏军士兵都将兵器挺起来

    徐世绩站在一座木楼的二层负手而立看着几百米外重新集结列阵的夏军士兵忽然叹了口气。

    “毋宁死不投降……”

    他喃喃的重复了一遍不由自主的感慨道:“苏定方……你这是何苦?”

    ……

    ……

    “城门前那燕云寨的将军我乃夏王麾下先锋军大将苏定方你可敢出阵来与我一战!”

    苏定方跃马挺槊到了伍天锡背后高声喊道。

    已经挤进城门内却因为后路被断的夏军士兵们听到苏定方喊声纷纷往这边看了过来只是中间隔着伍天锡手下如今已经不足一百五十人的陌刀队很难看清苏定方。如今城外也被燕云军堵住夏军已经没了退路。不管是往城里冲还是往城外突围基本都是绝路。

    而到了这个时候伍天锡的任务其实已经完成。即便他带着剩下的陌刀手撤下去苏定方就算和城外的夏军汇合也绝冲不出去。

    但伍天锡却没有这样做他倔强固执的要战斗到最后。他知道自己已经一战成名今ri之后他的威名比起他堂兄伍云召绝对不会再有一分不如。但他却没有丝毫撤退的打算已经杀到了这个时候他告诉自己做就要做的彻底。

    听到喊声伍天锡慢慢的转过身子被身后的陌刀手搀扶着从尸体堆走下来缓步走向苏定方。

    “有何不敢?”

    伍天锡昂着下颌道:“正愁手下死的都是无名小卒缺一个大奖扬我的威名。”

    苏定方大声道:“可不可以打个商量若是我胜了我留下任你宰割你放我手下士兵离去燕云军已经大获全胜何必苦苦相逼?若我败了我无话可说。”

    “不可以!”

    伍天锡大声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有什么资格讨价还价?我答应与你一战是因为你好歹也是个成名已久的将军若是被乱箭she死窝囊了你的名声至于你手下的士兵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我家军师说过要的就是全胜你可知什么叫全胜?”

    “不带一丝遗憾便是全胜。”

    伍天锡大声道:“所以若不与你一战我有遗憾也算不得全胜。一则怜悯你二则成全我自己。”

    苏定方一怔随即催马向前道:“那我便先斩了你陪葬!”

    伍天锡哈哈大笑挣脱开士兵的搀扶缓步迎着苏定方走了过去虽脚步不稳但一往无前!

    ps:这几天家里的事情确实很多书评区朋友的质疑我之前也解释过写手也是普通人也有家事不可能每天都能保证十几个小时的码时间我只能说抱歉能用的码时间我绝没有偷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