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 僵硬在半空的手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感谢迦嘉的给力打赏!感谢天涯望雪,aetherat的月票!求订阅,顺便请大家甩几张红票。

    第四百八十四章僵硬在半空的手

    攻克了武阳县之后,李闲亲率的燕云军这次并没有再急着攻向其他郡县,而是在此地进行了短暂的休整,人马连续长途奔袭已经疲乏,再一味的追求速度最后也不过是强弩之末,短短的时间内,连克四五座城池,这消息传到窦建德的耳朵里已经足够震撼,李闲也没狂妄到以为凭着手里这三万人将整个河北打下来。

    就算他得到了神灵的护佑神奇的攻克每一座城池,就算窦建德手下的人马不是对手,可别忘了涿郡还盘踞着一头叫罗艺的猛虎,对河北诸郡觊觎良久的罗艺,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李闲自己把河北都吞进去?盟友的关系,在足够的利益面前不值一文,就好像一层薄薄的窗户纸,一捅就破。

    李闲需要缓一缓,之前算得上庞大的布局现在已经到了展开的时候。可不仅仅是河北窦建德,三月份的时候草原上的布置也该到了看看成效的时候。某些人前进的脚步太快了,需要拖一下。而李闲最大的布局,并不在中原,只怕一旦成功的话,必将震动整个天下。李渊,窦建德,罗艺,和那布局相比,都显得轻了。

    多年前有个老尼用余生布下了一个惊天大局,在她残年将死的时候捡到了一个孩子,这孩子就是她开启整个惊天大局的钥匙,她临死前知道早晚会有一天这孩子能洞察一切,但那个时候大局已经展开,就算是她这个设局的人也没办法阻止。而大局一开,充当钥匙的孩子是不是还有用,或许在那个老尼眼里已经不再重要了。

    谁也不知道当初文皇帝杨坚到底允诺了她什么,以至于最后没有做到之后会引起她如此大的怨气。她余年之际虽然没有出过长安城,却埋下了一颗一颗棋子。她辅助杨坚得了天下,死前却要亲手毁去这杨氏江山,其中到底有什么缘故,只怕已经随着老尼和杨坚的死再也无人知晓,就连大业皇帝杨广也未见得知道其中一二。

    多年以后,那个被当做钥匙的孩子或许猜到了什么,又或是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什么,所以他也开始布局,在老尼布置下的大局中再次布局,只是除了他自己之外谁又能知道,他的布局,到底是推动那老尼的局,还是在破掉那老尼的局?

    他自然是不会说给任何人知道的,这局到底会演变到什么地步,或许也只有他自己能稍微掌控一二分,因为他早已经不是那个在别人局中已经没了用处的钥匙,别人弃他如敝屣,他自然要将别人的布置捅一个通透。

    站在武阳县城的城墙上,李闲看着北方茫茫的原野怔怔出神。

    他将自己的思绪从久远的以前收回来,开始仔细沉思眼前的事。

    徐世绩被他从齐郡密调会东平郡,指挥燕云寨大军迎击窦建德,伍云召被他派去齐郡,假冒徐世绩的名号猛攻知世郎王薄。这一切都是他布置的迷局,为的就是让窦建德摸不清楚燕云寨的情况。而接下来东平郡将要发生的一切,李闲已经没有办法再完全掌控。他布置了这骗局的开始,如何让这局收官,就看徐世绩是怎么做的了。

    “懋功……”

    李闲喃喃自语道:“除了我之外,没人知道你在窦建德手下是吃过大亏的,虽然这耻辱还没有发生,但我还是希望你能自己去洗刷。我知道的历史中,你败了个一塌糊涂,而现如今我布置了这一切就是为了不让那事再发生,你别让我失望。我既然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而我现在有能力阻止一些事,那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什么都不做?”

    “正如杀刘黑闼,他就算ri后成就再大,只是结局或许依然不会有什么改变,但我不能容忍的是罗士信有可能身死,也不能容忍别人抢了我要做的事,而我特意给你这个机会和窦建德相斗,也是不想有什么遗憾。”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嘴角不自觉的挑了挑。

    命运么?

    他摇了摇头,昂起头看向苍穹。

    我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也改变着别人的命运。人都说人命由天早就注定,上天,你让我到了这个时代,有没有想到我会撕碎很多你已经写好了的命运?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李闲收回仰望天际的视线转头看过去。

    青鸢和凰鸾两个人一同到来,青鸢手里还捏着一个还封着火漆的信封。见李闲转身看过来,两个人同时俯身施礼。李闲点了点头,将信封从青鸢手里接了过来。

    “叶大家派人星夜兼程送来的,因为不知道大军打到了什么地方,所以耽误了些时ri,先是送到观城那边,可信使才到观城,主公率领大军已经攻克武阳了。”

    凰鸾轻声道。

    李闲嗯了一声道:“到了?”

    “到了!”

    青鸢点了点头道:“这信便是叶大家到了之后自草原上发回来的。”

    李闲笑了笑,将信封火漆挑开后取出信。

    “已到,已议,已开始。”

    就这七个字,连署名都没有。

    李闲看着这简短到让人有些无语的信,心里懊恼的想着难道多写几个字能累软了你的手么?就算什么都不写,难道就不能在后面加上勿念两个字?多写几个字自然是累不软手的,不写勿念两个字,或许是某人知道就算勿念两个字写一百遍,李闲也不可能不惦念,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他惦念着,毕竟她是个女人,再强大的女人还是女人,这小心思李闲片刻后也就想了个明白。

    他将信递给凰鸾,微微皱着的眉头缓缓舒展开。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也不知道她们三个凑到一起能搞出多大的戏。”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

    青鸢诧异道:“怎么除了主公之外,我再也没听别人说过这样的话?”

    “都……曾经有一个很伟大的哲人名字就叫做都,是他说的,明白了么?”

    李闲随口扯到。

    “什么叫哲人?”

    这次是凰鸾问。

    李闲想了想说道:“哲人……就是那种整天没有别的事好做,吃饱喝足之后便看着任何东西都能发出一番感慨来的闲人,从一粒米,一根稻草他们也能想到很多事,从而说出一些听起来很有道理,但往往都是废话和扯淡话的人。”

    “我明白了!”

    青鸢点了点头,一脸的了然。

    “就好像是王启年那样的人。”

    李闲一怔,随即微微恼火道:“你为什么只从话里听懂了扯淡这两个字?”

    ……

    ……

    长安

    已经被尊为皇帝的杨侑看着大殿上站着的满朝文武,又看了看这大殿上唯一一个有资格坐在自己身边的大臣,随即快速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似乎唯恐激怒了那人似的。而在他看向那人的时候,大殿上所有的大臣们也在不时偷偷的看那个人一眼。

    如今在长安城中,有资格坐在皇帝身边的人自然只有一个,这个人叫李渊,封唐王,大丞相,总理全**马事。

    之所以所有的人,包括新皇帝杨侑在内都显得噤若寒蝉一般大气不敢出,都在偷看李渊,而又都不敢说话是因为在大殿上站着一个风尘仆仆的信使,这信使带来了一个让李渊愤怒的消息。信使自千里之外的河东太原而来,奉了太原留守唐王四公子李元吉的命令星夜兼程赶来的。

    李元吉留守太原,李渊攻克长安之后拥立代王杨侑为帝,改元义宁,李渊晋位唐王。李元吉被册封为姑臧郡公,后来善解人意的杨侑再三坚持,又进封其为齐公,总领十五郡诸军事,加镇北大将军,太原道行军大元帅。

    此时的李元吉,早已经不是那个在怀远镇的时候还扑在母亲怀里撒娇的小孩子。而说到李元吉此人,不得不提一件事,从此事就能看出他的xing格,当然,也就能看得出来李渊正妻窦氏,这个笃信佛教的女人的另一面。

    当初李元吉刚刚出生的时候,李渊不在家,窦氏生产之后让人将孩子带过来抱给自己看看,已经生过几个孩子的窦氏在看到李元吉的那一刻心里便一堵。或许是有李建成,李世民,李秀宁几个小时候珠玉一般漂亮可爱的孩子在前,出生时候相貌极丑陋的李元吉让窦氏第一眼就觉得很憎恶。

    说起来,李元吉出生的时候比他三哥李玄霸还要丑陋不少。

    窦氏看着心烦不愿意抚养,便命令侍女和产婆将其丢弃于荒野之中。陈善意于心不忍在晚上偷偷将孩子抱了回来自己秘密抚养。一直等到李渊回家之后才将实情说出来,李渊大怒,有生以来第一次对窦氏动了真火,窦氏被吓得昏了过去,自此身体更差了些。也不知道是丢孩子这事勾起了什么,自此之后窦氏便常年身处佛堂不愿意外出。而随着李元吉渐渐长大,窦氏对这个最小儿子的喜爱也越来越浓。

    这事到了此处算得上完美,毕竟孩子没丢弃饿死,李府里嫡出的第四子回到了父亲母亲的怀抱,只说到这里算得上人间喜剧。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人有些心酸悲凉。

    李元吉成年之后知道了这件事,为了帮母亲窦氏掩盖这段不光彩的历史,他下令将当时知道这个秘密的产婆和侍女全都勒死,其中就包括将他从野地里捡回来抚养的陈善意。

    由此可见,扔亲生孩子这种事,在李家真不算什么稀奇事,窦氏这个自那老尼进过李府之后便笃信佛教的人,内心中到底有个什么样的恶魔,只怕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便是佛法,也没度去她一身的罪孽。

    义宁元年八月,也就是代王杨侑登基之后的第一个月,太原留守齐公李元吉派人千里加急送来军报,七月中,始毕可汗阿史那咄吉世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亲率狼骑三十万南下,他封大贼刘武周为小可汗,领兵十万为先锋军,直逼太原。

    刘武周大军连战连胜,齐公李元吉难以抵挡,连丢七个郡,如今刘武周的大军已经距离太原不足百里,始毕可汗的三十万狼骑也已经入关,只怕再用不了多久,四十万大军就要围困太原,河东,河西诸郡岌岌可危。

    “把……把军报呈上来。”

    杨侑看了一眼李渊的脸se,然后声音微颤着说道。

    立刻有宦官下去从信使手里将李元吉的军报接过来,宦官快步走回龙椅旁边,杨侑伸出手去接那军报却接了个空,那宦官到了他身边忽然转了个身,躬着身子双手托着那军报,谦卑恭顺的递给唐王李渊。

    而端坐在皇帝身边椅子上的李渊,自然而然的伸手将军报接了过去。他yin沉着脸,看起来心情非常的不好。

    一瞬间,杨侑伸出去的手就那么僵硬的停在半空中。

    一瞬间,大殿上鸦雀无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