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 草人的眼睛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感谢治感冒不用要,自嘲一笑的月票,感谢dudu的打赏,继续求订阅,今天不出意外三更。)

    第四百八十一章草人的眼睛

    信使将窦建德的话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一个字没有多加也一个字没有遗漏,事关重大,这信使可不想因此而担上什么责任。按照窦建德的布置,他命令苏定方即ri进攻郓城,务必在三ri内将郓城攻克,因为他将亲自率领大军攻打巨野泽燕云寨,攻克了郓城,大军便不必担心侧翼受到威胁,苏定方攻克郓城之后就地驻扎,与窦建德亲率的大军互为犄角。

    这命令看不出一点问题,甚至苏定方觉得自己应该高兴才对,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总是隐隐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担忧。他的先锋营只负责进攻郓城,不参与进攻巨野泽燕云寨,无论如何也要比进攻巨野泽要轻松简单的多,巨野泽是天下第一等易守难攻的地方,强攻之下,损失必然极重。而郓城虽然曾经是东平郡郡治,燕云寨攻克之后将其城防做了修缮加固,但依然不过是座小城。

    郓城的城墙只有不足两丈,城墙上也没有让人闻风丧胆的床子弩,也没修建马脸,箭楼也不多,苏定方有一万五千战兵,再加上辅兵民夫,兵力近两万,攻克郓城绝不是什么艰难到让人望而却步的事。

    而进攻巨野泽,窦建德就算有八万多战兵,两万多辅兵,依然没有多少胜算。

    苏定方推测不出窦建德的安排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可他莫名其妙的有一种胆颤心惊的感觉。他之前已经想好,没有窦建德的命令他也打算攻克郓城,在大胜之后迅速北撤,让燕云寨的人摸不清套路。然而窦建德的命令到了之后,他反而有些犹豫起来。

    召集了手下将领商议了半ri,众人也都觉着攻郓城和攻巨野泽相比要好的多了,既然主公也如此安排,倒是正合了大伙儿的心思。

    “拿下郓城就按兵不动!”

    别将杜理想了想说道:“既然主公让咱们先锋营只负责策应,这对咱们先锋营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坏事,何乐而不为?攻下郓城后便按兵不动,主公那边若是顺利,自然也不用咱们去凑热闹,若是不顺……咱们保证主公大军侧翼无忧,主公也怪罪不到咱们头上,毕竟这是他自己安排的事。”

    “你想的倒是轻易!”

    郎将任东成没好气的说道:“若是主公那边一旦进攻受挫,兵力消耗严重的话第一时间就会把咱们先锋营调过去!你以为能躲得过去?做梦,再说了,主公的军令中说让咱们三ri内务必攻克郓城,为什么这么急你考虑过没有?”

    “为什么?”

    杜理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先锋营。先锋营!”

    郎将任东成有些懊恼的低声喊道:“你什么时候见过,先锋营调做后队过?主公的意思显而易见,他是让咱们先打郓城,可为什么让咱们三ri内疚攻克郓城?主公大军按照正常的行军速度,到郓城只用三天!只怕咱们才打下郓城,主公的大军也就到了,然后先锋营的人马立刻就要继续往巨野泽进攻,你真以为主公会让先锋营殿后去?”

    “啊?”

    杜理吃了一惊,讪讪道:“你的意思是,主公在拿咱们当刀子用?”

    “不许胡言乱语!”

    苏定方斥责了一句后续说道:“先锋营本来就是一把刀子,是主公手里最锋利的刀子,若然不是如此,要先锋营有什么用?再说,主公历来令出必行,什么时候拿军令当过玩笑来开?”

    见主将表了态,苏定方手下的人也就不敢再放肆的说些什么。

    其中苏磊,任东成他们几个都是苏定方最亲信的人,他们自然知道苏定方为什么不让他们说下去。先锋营毕竟是大将军才接手没多久的队伍,谁知道军中有多少人是夏王安插进来的眼线?今ri这些话,说不得用不了几ri就能传到夏王耳朵里。夏王最近这段ri子xing情大变,接连几个曾经的心腹大将都被他拿了下狱,谁敢在这个时候触霉头?

    一想到这一点,任东成就有些后悔自己说了刚才的话。

    他下意识的看向苏定方,却见大将军脸se并没有什么不悦。

    “东成!”

    他正看过去,恰好苏定方也看过来叫他。

    “请大将军吩咐!”

    任东成站起来说道。

    “主公的军令不可延误,必须拿下郓城,你亲自带五千人马,明ri一早就去攻城,我亲自看过,郓城西门城墙最是低矮,也没布置狼牙拍,你亲自带兵上去,先锋营本来就是冲在最前面的,不能让主公小瞧了咱们,主公限时三ri,咱们便一ri拿下郓城,也好让燕云寨的那些人瞧瞧,什么才叫军人!”

    “喏!”

    任东成肃立,大声的应了一一声。

    苏定方点了点头,扫过众人的眼神有些复杂。他在心里安慰自己,拿下郓城再说,如果主公真的没有其他安排,在郓城驻守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

    ……

    在郓城内的一座废弃了的小庙中,几个燕云寨士兵装扮的人先后走了进来,留下一个人在门口望风,其他几个径直进去在小庙后院聚齐。

    看他们的装束和守城的燕云军士兵一模一样,但他们却是在几个月之前窦建德派入燕云军中的jian细。只是才到燕云寨没多久,正赶上燕云寨军稽处的密谍彻查军队违纪的事,他们几个一直没敢有什么动作,这次恰好随军到了郓城,知道终于有了建功立业的机会。

    前阵子军稽处的密谍查出不少各路义军派到燕云寨的jian细,大部分都被直接砍了脑袋,他们几个战战兢兢的过了几个月,幸运的没有被揪出来这让他们都觉得很庆幸。燕云寨的军稽处,瓦岗寨的哨探营,一直就是jian细们的噩梦,他们能在清洗中存活下来,不得不说是幸运女神的眷顾。

    为首的夏军jian细叫孟四,是窦建德的同乡,他也以此而感到自豪,虽然窦建德早就已经忘了他,但他还是觉着自己高人一等。这次他南下打入燕云军中,是纳言宋正本的建议,窦建德根本就不知道派去的人中还有一个自己的同乡。

    不过窦建德不知道,分派任务的将军却知道,所以孟四才会成为这些人的首领,但不得不说的是,这个人行事确实很谨慎。

    “苏定方大将军的人马就在城外不足二十里,说不得哪天就要攻城,咱们既然到了郓城,自然不能装缩头乌龟。”

    孟四扫了几个手下一眼,沉声道:“这几ri我在城墙上轮值的时候,能看到咱们大夏的斥候过来查探,可斥候进不了城,自然不知道郓城中的底细。苏定方将军迟迟没有进攻,肯定是没摸清郓城内到底有多少守军。大将军不知道,咱们知道!”

    孟四顿了一下说道:“这次从巨野泽出来守郓城的人马不超过两千人,却在城墙上插了不少草人做疑兵,咱们大夏的斥候远远的看不清,难免会以为郓城中守军不少。这个消息,咱们必须想办法传出去,只要苏定方大将军知道了郓城城防空虚的话,立刻就会进攻!”

    “咱们南下来为的是什么?为的是为夏王分忧,也是为自己谋一个好前程!若是咱们协助苏定方大将军将郓城攻克,你我的功劳难道还会小的了?”

    他低声道:“郓城内的文官和百姓早就撤了,咱们进城的时候看得清楚,连县衙都空了,李闲那厮分明兵力不足,只好想出这样一个办法来。”

    “可是,旅率,咱们怎么把消息送出去?”

    他手下王学郁闷道:“四门都封了,咱们根本出不去!”

    “笨蛋,城门出不去,就不会想别的办法?”

    孟四道:“今夜是我当值,我会想办法把你们几个带上去,准备好绳索,今ri子时,王学,我们几个用绳索将你从城头上顺下去,你去将郓城内的实情告诉苏定方大将军!”

    “啊?”

    王学愣了一下犹豫道:“我……怕高。”

    “那好,你留下,我亲自出城去,到时候苏定方大将军攻城,乱军中你们几个多加小心,可别被咱们的人误杀了,乱战中,谁也分辨不出咱们是自己人!”

    “那个……旅率,我想好了,还是属下出城去,属下虽然怕高,但更想报效夏王,别说高,就算死又怎么样?”

    王学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道:“旅率放心,我一定会完成您的交代的。”

    孟四等人都看着他,一脸讥讽的笑意。

    ……

    ……

    子时时候,除了偶尔经过的巡逻队发出的脚步声,城墙上显得极为安静,按照守郓城的骆傅将军的命令,城墙上每隔三步摆放一个草人,每三个草人之间才有一个士兵,骆傅将军手下的士兵都知道,将军这样做也是出于无奈,兵力严重不足,抽调出来守郓城的人马不过两千人,怎么能挡得住窦建德的大军?

    在他们跟着骆傅将军到郓城之前,郓城就已经搬空了。百姓们和县衙的官员都已经撤回了巨野泽内,这两千人似乎就成了一支孤军,这种感觉,让人很不安。

    孟四今夜轮值,他借口找人帮忙重新布置草人,带着几个手下上了城墙,白天的时候城墙上的守军还多些,每三个草人之间一个士兵,到了晚上,城墙上的守军更少,大部分都下城休息,所以孟四等人上了城墙也没几个人看到。

    因为草人的位置要不断变化,他找人帮忙移动也说不出什么来。等过了子时,孟四查看了一下四周没有外人,立刻带着几个手下将事先藏在草人里的绳索取出来,然后绑着王学的腰将他顺了下去。郓城的城墙不足两丈,没多久王学就到了城下,用匕首割断了绳索之后他立刻猫着腰冲进浓浓的夜se中,往苏定方大军营地的方向冲了出去。

    孟四看着王学消失在夜se中,他得意的笑了笑,然后让手下人将绳索拉上来收好,几个人用极低的声音商议着在苏定方大军攻城的时候,怎么想办法将城门打开,如果能顺利将苏定方大将军接进城里,他们几个论军功说不得都能混到旅率,孟四甚至觉着自己被升为别将也不是什么很艰难的事。

    我是夏王的同乡,我还立了大功!

    孟四骄傲的想着,从五品的别将怎么了,老子早晚要当冠军大将军!

    他却没注意到,在他不远处的一个草人忽然轻微的动了一下,草人的脑袋竟然稍稍转了转,似乎在看着他的背影。这场面在寂静的深夜中,昏黄的月se下,显得格外诡异恐怖,似乎还有一道yin森的目光从草人的眼睛里闪现,那眼神比清寒的月se还要冷,带着杀意。可草人怎么可能有眼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