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风刃 狼牙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第四百七十二章风刃狼牙

    飞熊军的弓箭手一边撤退一边不断的发箭可他们发箭的速度跟不燕云寨轻骑疾冲的速度。而在营门被撞开之后飞熊军中大部分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不知道昨ri燕云寨三万jing兵就已经到了距离他们只有二百多里的小山他们更想不到燕云寨之主燕王李闲竟然只带着三千轻骑一夜疾行二百多里不做丝毫休整立刻就对他们发动的进攻。

    轻骑来的毫无征兆在这头飞熊还没闹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已经一刀将飞熊最厚实坚韧的皮切开然后刀子没有丝毫停顿的刺进了飞熊健硕的身体里。

    闯营而入的轻骑保持着剔骨尖刀一样锋利的阵型跟在李闲后面狠狠的将飞熊撕开了一层皮肉之后随着尖刀一般的阵型越来越深入这血糊糊的口子被撕的越来越大越来越狰狞。

    程知节紧紧的跟在李闲身侧他的战马始终保持着落后大黑马半个身位的距离。用他手里的长槊将李闲身侧的危险尽数挡开还能抽空一槊一个将杀过来的飞熊军士兵戳死。他手里这条马槊的槊锋长达三尺能轻而易举的切开士兵们身厚实的皮甲能更轻易的切开飞熊军士兵的咽喉槊锋扫过防御力最薄弱的脖子就好像切开一块豆腐一样简单轻松。

    他的长槊斜向偏下jing准的戳进一个飞熊军旅率的心口里他身子向后顿了一下消除槊杆传过来的反震力度。然后借助战马向前疾冲的惯xing长槊向一挑坚韧的槊杆在弯曲后迅速的绷直挂在槊锋的尸体立刻就被弹飞了半空。在这个旅率落地之前被刺穿了心脏的他就已经失去了生机。

    一支羽箭she在程知节的肩膀这支从六十步之外she过来的羽箭力度虽然不弱却依然没能撕开程知节身那套jing制的铁甲箭簇在铁甲擦出一溜火花然后卡在肩甲和胸甲的缝隙里羽箭挂在那里随着程知节的动作而下甩动和铁甲碰撞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

    在程知节半个身位前那柄黑刀切开敌人身体后泼出来的血雾一样散开程知节的面甲已经被涂满了一层血红的se彩。他不知道这是第几个在自己身前爆开的血雾也不知道在那柄黑刀下有多少人身首分离。他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论起杀人来说自己的马槊虽然足够快足够锋利可和那柄入了魔一样的黑刀相比还是太慢了。

    他奋力的将所有从侧面威胁到李闲安全的敌人杀死沐浴在李闲杀人时候泼出来的血雾中。他甚至在越来越浓的血雾中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在他身前的那个黑甲少年就是一条在血海中翻腾冲闯的黑龙。

    “程大哥!”

    就在他恍惚了一下的时候他再次听到了熟悉的呼喊声。

    在李闲称王之前那个开朗的少年总是这样称呼他。可自从李闲称王之后程知节却再也不肯接受李闲这样亲切的称呼。诚如李闲所说人都需要有敬畏之心如今的李闲已经是燕王殿下他是属臣必须保持一颗敬畏之心。

    就在这血雾弥漫中他再次听到了那声熟悉的称呼。

    “程大哥别跟着我你带一半骑兵斜着往西北方向杀过去我带人往正北方向杀咱们把夏军大营劈开!”

    燕王还是叫我程大哥!燕王还是从前的那个兄弟!

    程知节心里一暖大声答应了一声然后带着三个团的骑兵从队伍中分出去斜刺里往西北方向杀了过去。这一刻他心中豪气澎湃热血翻腾。

    为了保证这次踏营的突然xing李闲和程知节等人商议后特意带着骑兵多跑出去十几里绕过飞熊军的大营从正东开始进攻借助太阳刺眼的光芒他们成功的在靠近飞熊军大营足够近的地方才被发现。

    分开的轻骑就好像一条钢叉狠狠的刺进了飞熊的胸口里。

    一条硬槊笔直的刺向李闲的面门他身子往一侧闪开黑刀搭在了那硬槊的槊杆借助大黑马急速前冲的惯xing黑刀顺着槊杆迅速的找了一条手臂刀锋将握着槊杆的手切开几根带血的手指滑落掉向地紧接着黑刀又剖开了那士兵的胸甲切开一条巨大狰狞的口子。

    在那士兵的哀嚎声中李闲手里的黑刀已经斩向下一个敌人。

    骑兵冲锋每个人对一个敌人就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无论能不能杀死对方都必须将对方甩在身后。这是李闲严令要求骑兵们必须做到的无论能不能一击杀死对方都不能再去补第二刀。甩在身后的敌人自然有后面的同伴来解决可如果他们停下来整个骑兵冲锋的阵型和速度就会受到影响。

    “别贪图杀人往前冲!加速!只管往前冲!”

    队正旅率校尉们大声的提醒着手下的骑兵他们一边杀人一边提醒着士兵们保持住阵型。

    太快了燕云轻骑杀入飞熊军大营后向前推进的速度太快了。

    ……

    ……

    刘黑闼从他的大帐里冲出来的时候燕云轻骑已经杀进了飞熊军的大营。第一眼看到眼前慌乱的场面刘黑闼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时隔多年他又看到了举着烈红se战旗的黑甲轻骑。他知道燕云寨轻骑的威力更知道一旦让燕云轻骑保持这个速度向前冲的话谁都没办法拦得住他们。如果再不阻止等燕云轻骑将大营切开一半的时候就算是孙武再生诸葛转世也没有回天之力。

    “长矛手!”

    刘黑闼大声的吼着:“吹角!让长矛手顶去!”

    他一边大声呼喊一边让亲兵去牵自己的战马。

    想要阻挡住轻骑向前的步伐只能靠着长矛手集结起来组成方阵靠着长矛的锐利和长度再加阵型的厚度将轻骑兵的速度磨下来。而此时燕云轻骑才冲进来没多深刘黑闼知道自己还有机会挽回。

    他在燕云寨中的时间并不短他知道李闲最喜欢也最擅长用的就是轻骑兵。所以他下过苦功仔细研究过一旦自己遭遇到了李闲亲自率领的轻骑该如何应对。他冥思苦想了很久不是一次而是他在某一段ri子几乎整ri都在研究怎么对付李闲。但他的出来的结论却有些悲凉心酸在没有重甲步兵的情况下以步兵抵抗燕云轻骑若是想取胜只能用人命去填。

    这个结论曾经让他烦闷气愤了很久他了解燕云jing骑作战的方式。将中原骑兵的各种阵型和草原狼骑的狼群战术糅合在一起取各方所长最终形成了一种将轻骑的速度优势发挥到淋漓尽致的战术。一旦被燕云轻骑黏不适应这种战术的人即便兵力比轻骑多五倍也无济于事。只要燕云轻骑不停下来他们的敌人根本就找不到下手还击的机会!

    想要以步兵击败李闲亲自率领的燕云jing骑刘黑闼计算过最少需要五倍以的兵力以弓箭手和长矛手配合使用用人命堆死那些该死的来去如风的骑兵。

    就因为这个缘故刘黑闼养成了一个习惯。

    他习惯让长矛手驻扎在自己身边而不是按照惯例让长矛手驻扎在大营外围。因为他明白一件事将长矛手分散布置在外围如果面对的是燕云jing骑的话根本没有一点意义。只有将长矛手集中起来以长矛手组成枪阵的厚度磨去燕云轻骑的锐气这样才能有几分胜算。

    刘黑闼跃战马拿起了他惯用的钢叉。

    而此时燕云轻骑的两支队伍却如他手里的钢叉一样锐利凶狠。

    “弓箭手!”

    刘黑闼深深的吸了口气强迫自己镇静下来。

    “正前方一百二十步距离抛she!”

    他大声下达了命令。

    飞熊军别将吴卓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听错了刘黑闼的命令。

    “将军……一百二十步抛she都……都是咱们溃退下来士兵。”

    “妇人之仁!”

    刘黑闼怒道:“如果让溃兵撞乱了长矛手的枪阵咱们必败无疑!你难道看不出来如果再不阻止的话燕云轻骑就已经打出来倒卷珠帘的势头到那个时候神仙也没办法转败为胜!”

    “末将明白了!”

    吴卓听刘黑闼说完立刻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曾经听说过轻骑兵最犀利霸气的战术倒卷珠帘却从来没有见识过若不是刘黑闼提醒的话他根本就想不到这一层。

    “弓箭手放箭!

    吴卓大声命令着:“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停下来!”

    一瞬间羽箭密集的覆盖了过去羽箭之密集甚至在地形成了一大片移动的yin影。而在yin影和羽箭重合的位置则是数不清的飞熊军溃兵。只一轮箭雨就有数百名溃兵被自己的同袍she翻在地一时间哀嚎声怒骂声响彻云际。

    ……

    ……

    飞熊军迅速的由弓箭手和长矛手配合组成的防御阵型让李闲微微皱了皱眉头可他却没有丝毫减速的意思。大黑马在血雨中痛快的嘶鸣着它似乎极享受这种这种血腥的场面。披挂了一层全甲的大黑马身几乎没有破绽这让它肆无忌惮的展现着自己的速度。也只有如此雄骏的战马才能在披挂了厚重的链甲后依然在速度丝毫不逊于燕云轻骑。

    大批的飞熊军溃兵被他们的袍泽she死以至于燕云轻骑的前面出现一片空地。如果再这样高速直冲过去轻骑将一头撞进已经呲出来獠牙的飞熊军枪阵。

    “换弩!”

    李闲将面甲推去后大声下达了命令。随即他身后的骑兵立刻挥舞起传达军令的旗帜。呼啦啦抖动的战旗后面轻骑兵迅速的将横刀或是长槊挂好从腰畔将连弩取了下来。

    “掠过去!”

    李闲将黑刀擎在右手左手将连弩端了起来。

    随着大黑马猛的改变了前进的方向后面的轻骑兵忽的一下子往一侧闪了开去。李闲和程知节率领的两支轻骑就好像湍急的洪水撞一块巨石一样往两边分开两支轻骑一左一右擦着飞熊军的枪阵掠了过去。

    洪水绕过巨石但浪花依然拍打在巨石。

    但毫无疑问的是李闲的轻骑兵不是洪水飞熊军的枪阵更不是巨石。

    那浪花便是数不清的激she而出的弩箭。

    擦着枪阵向前疾冲的燕云轻骑肆无忌惮的扣动着连弩的机括肆无忌惮的将弩匣中的弩箭倾泻-出去肆无忌惮的收割着那些目瞪口呆的飞熊军士兵的生命。

    这才是燕云轻骑作战的真谛灵活迅疾风一样掠过狼一样撕咬。

    无论对手是谁也会被风刃切开被狼牙撕开血肉模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