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操蛋的人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第 46 章 cao蛋的人

    大业十三年六月初,天气已经变得很热,知了又开始了不知厌烦的歌唱,沉浸在属于它们自己的世界中。而李懒人安之,现在的燕王大人此时在干什么呢。

    又到了夏天。

    他有一张躺椅。

    校场上有一颗大柳树。

    他还有一柄黑刀。

    他的黑刀能当冰箱用。

    所以他看起来又在享受了,躺在垂柳树下的躺椅上,躺椅旁边放着一个水桶,水桶里有一柄黑刀,还有一壶只有夏天李闲才会喝的西域葡萄酒。手里有一卷册,不是兵法,不是史,而是杜如晦等人这段ri子整理出来的章程。既然已经称王,所以凡事就都要有所规矩。

    出行如何如何,言语如何如何。

    总之有很多的如何如何,这让李闲有些郁闷。他是一个差不多凡是文字就有阅读**的人,在前世的时候,他就有着在厕所里保持大量阅读的好习惯。可是今天他手里拿着的这个东西,他属实看不下去。在他看来,文字无论如何排列都会有一定的魅力。可一旦排列成他手里册的内容,就会无聊无趣到令人看几眼就忍不住昏昏yu睡。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如他这样的懒人,怎么可能对这些规矩章程之类的东西感兴趣?

    所以他一直在找借口不看这些东西,可一想起杜如晦那张黑脸,他就有些发憷,一想起那个家伙长篇大论说古论今,李闲就有一种想屎的冲动。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借尿遁屎遁之类的不入流招数逃之夭夭。

    所以他强迫自己看下去,虽然看在眼里也进不了脑子里。

    杜如晦整理出来的东西,基本上还沿用了大隋朝廷的惯制。比如官爵的封赏,比如官员品级的制定,比如军制。在这个基础上,杜如晦做了一些改正,可以说他是个极有思想的人,而且是个做事极认真严肃的人。

    可李闲最不喜欢的好像便是太严肃,所以在杜如晦看来他有很多地方需要改正。

    以至于李闲都有些怕见到杜如晦的脸,宁愿躲去水寨中和朱一石,陈雀儿他们钓鱼烤肉吃酒。

    再后来,杜如晦以燕王府长史的身份严厉的批评了朱一石和陈雀儿,李闲这才醒悟,原来自己的逃避是会连累别人的。无奈,他只好认真严肃的答应杜如晦,他所整理出来的东西自己一定会仔仔细细的看,并且全都记在心里。

    而说完这些话之后看到杜如晦那一脸孺子可教的表情,李闲就想把他胡子一根一根都拔下来粘成一个毽子踢着玩。

    实在看不下,李闲将册盖在脸上打算睡一会儿。正在这个时候,却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从远处传来。李闲唯恐是杜如晦那家伙又来说教,连忙将册展开装作看的有模有样。一直到脚步声到了近前他才抬起头来看,却发现竟然是来的原来是侯君集。

    “主公”

    侯君集施礼后说道:“军稽处送过来的情报我整理了一下,挑了最重要的几个拿过来请您过目。”

    李闲坐直了身子,示意侯君集在身边的凳子上坐下。

    他结果那几份情报看了看,随即笑了笑道:“李渊用兵确实不可小觑,这么快就打到了长安城下。”

    侯君集点了点头道:“留守长安的代王杨侑派了宋老生驻兵霍邑以拒李渊,结果因为轻敌被李渊切断了退路,他兵败想逃回霍邑城中,却被李建成带兵先将霍邑占了。他只得带着残兵往长安方向逃,被段志玄的伏兵杀溃了侧翼。他再转头往霍邑东门逃,试图从东门进城将李建成的人马再赶出去,又被刘弘基追上,他哪里是刘弘基的对手,被一槊戳死在了路边的深沟里。”

    “诱敌出城,然后抄起后路,这战术简单至极,也有效至极,李渊的指挥确实很有水平。”

    “听说这策略,是李渊次子李世民想出来的。”

    “哦?”

    李闲眉头挑了挑,随即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霍邑被攻破,李渊的兵马就能长驱直入,只怕这会已经兵围长安城了。”

    “东都那边有什么反应?”

    李闲问道。

    侯君集回答道:“东都也不平静,留守东都的越王杨侗听了卢楚,元文都等人的建议,打算招降李密。他亲自写了招安的信,派人给李密送了去。结果却激怒了王世充,也激怒了东都整个军方。”

    “是啊。”

    李闲微笑道:“杨侗还是太年少了,他想不到招降李密,东都那些守军的心里怎么可能好过?前阵子他们还和李密厮杀,被瓦岗寨杀死的袍泽尸骨未寒,杨侗居然要招降李密了,而且招降之后的李密官职肯定不低,轻而易举就能骑在王世充他们那些府兵将军们的头上随意大小便,王世充他们那些军中将领如何能答应?”

    “随意大小便……”

    侯君集讪讪的笑了笑道:“主公这句话说的真妙。”

    “孤……”

    李闲拉长了声音说道:“一直很妙。”

    ……

    ……

    “君集,杨侑招降李密的事,你怎么看。”

    李闲问道。

    侯君集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属下觉着,李密或许真的会答应。此人极好虚名,若是杨侑开出来的条件足够优厚,李密那样的xing格很难拒绝。况且,他手下那些人都是奔着前程去的,朝廷若是肯收纳他们,他们从草莽变作官军,身份上的改变会让他们觉得很骄傲,不过属下想,真心想干一番大事业的人,比如瓦岗寨的谢映登,王伯当等人应该会反对,他们辅佐李密就是为了将来能封妻荫子,若是李密答应被招安,谢王那样的人怎么能答应?只怕瓦岗寨的将领们之间必然会产生分歧。”

    李闲笑了笑道:“你可别忘了,李密还有个真命天子的名号呢。杨业封的官爵再高,还能高过皇帝去?”

    侯君集道:“话是这么说,可是李密围攻东都这么久了,东都城墙坚固,李密前前后后为了攻打东都损失的人马近三十万,只怕他也会气馁。再者……如今的李密早已经不是原来那个风华绝代的翩翩佳公子了,他是个残废,难免会有自卑。一个自卑的人,怎么可能还固执的认为自己就是真命天子?”

    “说的不错。”

    李闲笑了笑道:“李密残废了,所以难免心境上有了变化。”

    “属下认为,李密即便不想被招安,咱们也应该推一把,这样一来,不管是东都朝廷,还是瓦岗寨,都会内乱!主公留在瓦岗寨那伏手,也该动一动了。”

    “这件事你去做。”

    李闲笑了笑道:“你去见张亮,告诉他,想办法让李密答应朝廷的招安。”

    “属下遵命。”

    侯君集抱拳道。

    李闲嗯了一声,将最后一份情报拿起来看了看,是关于河北苏定方的。

    “牛进达已经过河两个多月了,还没机会将刘黑闼诓骗出来。不得不说,苏定方是个难缠的人,刘黑闼的小心翼翼更难缠。”

    “属下觉着……”

    侯君集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整理措辞:“是不是可以换个方向?”

    “说”

    “既然从苏定方那边着手比较难,想和苏定方拉近关系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牛将军又不好直接露面,万一被刘黑闼看出破绽也就前功尽弃。属下想,是不是打打窦建德的主意?牛将军那边继续拉拢苏定方,然后再派个得力的人手过河去,想办法进洺州。窦建德那人表面上看起来是个大度的,也仁义,可实则是个心地狭窄的人,他对谁都不是真的信任。他的宽宏和信任都是故意做出来装样子的,可以派人买通他身边的人,多说些刘黑闼的坏话,未必没有作用。”

    “刘黑闼是个惜命的人,只要窦建德对他产生了怀疑,他绝不会坐以待毙,斗又斗不过窦建德,他只能逃。只要他逃出军营,想抓他就不难了。”

    不得不说,侯君集这个没读过的人,头脑却比大部分读过的人都灵活好使。李闲赞许的点了点头问道:“你觉得派谁去洺州比较合适?”

    “本来属下去最合适!”

    侯君集自信的说道。

    他想了想建议道:“不过属下还要去东郡,不如……王启年?”

    ……

    ……

    王启年站在李闲身前,身上簇新的官服有些大,确切的说,是他的身材太过于瘦削。正四品的官服穿在他身上没有一点威仪,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如果说人靠衣装,衣服可以将人装扮的更加有气质,更加美好漂亮,那么不得不说王启年是个异类,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任何一件好衣服穿出丐帮的感觉来。

    “王启年”

    李闲笑眯眯的看着他问道:“你是个手紧的,管得住钱,所以孤才放心大胆的将辎重营交给你,孤想问你一件事,你这样贪财吝啬的人,喜不喜欢花钱?”

    “不喜欢”

    王启年如实回答道:“属下最不喜欢干的事就是花钱,钱在自己手里才是钱。除非必要,否则属下一个铜钱都舍不得花。”

    李闲点了点头问道:“那如果我给你找个花钱的差事干,你能不能干好?”

    “能!”

    王启年这次回答的更干脆。

    李闲诧异道:“你不是舍不得花钱么?”

    王启年吸了口气,极认真的回答道:“属下心疼花自己的钱,主公让我花的钱,反正也进不了我的口袋里,所以我舍得花出去。再说,主公找我来……不就是想少花钱,多办事么?这事,属下拿手!”

    “你回答的如此诚实,我都不忍心踹你。”

    李闲看着王启年严肃的问道:“可我为什么这么想踹你?”

    王启年迅速的跳开说道:“属下保证,花最少的钱,干最大的事!”

    “滚到河北去!”

    李闲笑骂道。

    “窦建德有个大舅子,你知道。你想办法把钱花在他身上,让他在窦建德面前多说点刘黑闼的坏话。明白了么?还有,如果有可能,将王伏宝救出来,此人是个将才,就那么憋屈的死在窦建德手里可惜了。”

    “属下知道!”

    王启年笑道:“窦建德的大舅子曹旦,一个cao蛋的人,总会干几件cao蛋的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