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河北那点事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第 42 章 河北那点事

    李闲站起来,自嘉儿手中将装调料的小铁盆接过来,蹲在火炉边,认认真真的将每一片肉上都刷好料汁,他的动作很轻缓,仔细的好像是在查看军事舆图,一点儿也不像是在烤肉,他的神情和动作,让人看了都会生出一种他是在挚诚朝拜的错觉。

    烤肉就是烤肉,吃食而已,何须挚诚?

    “天下无如吃饭难”

    李闲笑了笑说道:“没有什么比吃饱肚子更重要的事了。”

    叶怀袖和嘉儿都知道他从小吃的苦太多,很多时候一整天都不一定能吃上一顿饱饭,所以对于吃饭,李闲总是显得很jing致挑剔。当然,这种jing致和挑剔不是对食材的挑剔,不是奢侈,而是认真对待每一顿饭。

    “我倒是觉着,天下无如守成难。”

    叶怀袖在火炉边坐下来淡淡的说道。

    “守成?”

    李闲看了叶怀袖一眼,想了想说道:“你思虑的太远了些。”

    叶怀袖笑了笑,理了理额前垂下来的发丝说道:“怎么会这么说?守大成确实思虑的远了些,毕竟那是未可知之事。可守如今这小成,可是眼前最最紧迫重要之事。东平郡,济北郡,济yin郡,新扩充来的地盘到现在你还没有派官员过去坐镇,也没安排屯田养民的事,那边的情况虽然破烂琐碎,可毕竟如今也是燕云寨的领地,总不能就那么放着坐视不管。”

    “呵呵……”

    李闲笑了笑,将一些烤熟了的肉片分成两份,一份递给叶怀袖,一份递给嘉儿,他自己则坐在火炉边拨弄着炭火。

    “你说的有道理,如果杨广懂得守成之道,大隋的天下也不会破碎糜烂都这个地步,三十年繁盛强大,就这么被他玩的烂到了根儿里,也不知道他自己心疼不心疼。”

    叶怀袖见李闲岔开自己的话题,微微有些生气。

    “如果再不派官员去那些新扩充来的领地,也会破碎糜烂。”

    叶怀袖说的一点也不委婉,她知道李闲绝不会因为自己的提醒而生气。如果连这点谏言都听不进去,李闲也就不会有这么多,乃至越来越多的人辅佐。她只是有些想不明白,李闲不是个糊涂白痴的人,怎么会在这件事上表现的这么拖沓。如今这乱世,抢来的地盘如果不尽快稳固下来,说不得明天就会被别人抢了去。经历了之前一场恶战,瓦岗寨虽然损失极惨重,暂时无力东进,也无力抢回燕云寨占去的地盘,可这不代表其他人没这个胆子。

    徐元朗早就对河南诸郡有所觊觎,若不是前阵子瓦岗寨和知世郎王薄的人马败退的太快了些,只怕他也已经提兵南下了。

    还有窦建德,虽然将黄河北岸王伏宝的大军撤回去大半,可还留下了苏定方,以他为主将,带着两万人马在北岸驻守,随时都有可能进兵济北郡。王薄逃匿,济北郡虽然贫瘠,可只要好好经营两年就能恢复生机,如今绿林道上的豪杰都在疯了一样的扩充地盘,偏偏李闲对已经抢到手的东西表现的并不如何在意。

    “我知道你的意思。”

    李闲拨弄着炭火,整理了一下措辞后问道:“之前与瓦岗寨,王薄之战,看起来胜的简单轻易,甚至轻易到有些儿戏,可是其中的凶险我想你不会看不出来,其凶险之大,你也不会一点儿也不在意。”

    听到李闲说起这个,叶怀袖正了正身子点头道:“确实凶险,若是稍有不慎,你名下的三郡领地极有可能被李密,窦建德,王薄三个人瓜分掉……还有徐元朗,那个人的野心比李密一点也也不小。”

    她看了李闲一眼,认真的说道:“若不是因为瓦岗寨中有张亮做内应,在最快的时间内击败了李密,若不是王薄手下的人马确实太弱了些,徐世绩领兵能力又太强,只要再耗一些时ri,窦建德肯定不会再表现的那么镇定,就算明知道渡河南下损失惨重,他还是会让王伏宝强渡黄河。”

    “徐元朗也绝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立刻就会率军南下。而李密也还有后手,他随时能将攻打阳武,原武,甚至攻打黎阳的人马撤回来。到时候燕云寨面对的,就有可能是超过六十万的联军。”

    李闲点了点头问道:“那么你觉得,以如今燕云寨的实力,正面击败六十万联军,有几成胜算?”

    “三成”

    叶怀袖想了想说道。

    “依我看,两成都没有。”

    李闲笑着摆了摆手道:“你别拍我马屁,说话要实事求是。”

    “确实连两成的胜算都没有。”

    叶怀袖并不介意李闲点出她说话并不诚实,脸se没有丝毫变化。

    “所以,现在你知道,为什么还不往新多来的地盘派官员和军队驻扎了。”

    李闲捏起一块烤肉丢进嘴里,感觉火候稍微老了些,随即有些懊恼,心疼于一块好肉却没有烤出最好的味道来。

    “我明白了。”

    叶怀袖点了点头,认真道:“是我考虑的太浅显。”

    “没事”

    李闲笑了笑说道:“女人处理事情比男人要jing细谨慎的多,也有条理,而且总是能比男人要早的预料到危机,只是在看大局的时候……xing格上的缘故,所以难免会看的有些浅显。”

    “多谢你夸奖。”

    叶怀袖淡淡道。

    李闲哈哈笑了笑道:“你怎么也不生气?”

    叶怀袖道:“你说的不错,我为什么要生气?”

    “便是大隋皇帝杨广,也没有你这心胸!”

    李闲很严肃的说道。

    叶怀袖这次却有些恼火,看着李闲郑重认真的说道:“不许骂人!”

    ……

    ……

    嘉儿看了看李闲,又看了看叶怀袖,不禁有些自卑的想到,小姐明白将军的意思是什么了,可为什么我一点也没想明白?将军为什么不派官员去新占下的领地,他之前说的和这件事有什么关联?什么李密,什么窦建德,王伏宝,什么苏定方,什么徐元朗,什么王薄,这些人又和新抢来的地盘有什么关系?

    她不解,所以她的脸微微有些发红。

    在寒冷的冬季,穿了一身水绿se棉衣的少女本来就显得清丽,再稍微有些脸红,看起来更是让人觉着赏心悦目。

    叶怀袖看了嘉儿一眼,随即抿着嘴笑了笑。

    嘉儿不明白刚才将军和小姐之间的对话什么意思,但却第一时间就明白小姐刚才这一笑是什么意思。所以,她的脸立刻就变得更加酡红起来,就好像刚刚饮了半斤桃花酒,醉的让人看了便会同醉。

    历来小姐嫁人,贴身的丫鬟也要一起嫁过去,就算没有个小妾的名分,也再也嫁不得别人了。所以嘉儿从很早之前就觉得自己处境很尴尬,可一个chun心初开的少女,明知道自己未来的夫君是谁,尤其是这夫君还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更是一个英俊帅气的男子,她如何会不动心?

    偏偏恼人的是,李闲对她似乎没有一点兴趣似的。一直表现都很尊敬,虽然偶尔开些玩笑,可始终保持着恒定的距离。直到……在江都江边,三百青衫刀客杀尽红袍暗侍卫的时候,李闲那一抱,让她瞬间就痴迷于这种感觉。

    这是一个男子的关心,是李闲的关心。

    诚然,李闲之所以去江都是为了将宇文士及拉过来,是为了打皇帝几个耳光顺便要挟来大批辎重甲械,可嘉儿却知道,若不是因为自己,李闲不会去的那么仓促。

    这种感觉很甜蜜幸福,就好像掉进了一池蜜糖中。

    自江都回来之后,在李闲面前她便没了往ri的飒爽洒脱,而是变得极容易脸红,往往指尖眼眸中的柔情都会在不经意间表露无遗。叶怀袖和她相处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所以嘉儿之前脸红,她以为这个小妮子是在想男人。

    嘉儿被叶怀袖笑得特别不自在,她有些尴尬的扭了扭身子,垂着头吃烤肉,可惜偏偏忘了肉烫,一下子被烫了舌头烫了唇,疼的她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

    “笨!”

    李闲笑了笑,掏出一块洁白的手帕递过去。

    嘉儿接过来擦了擦嘴,却不敢抬头看李闲的眼睛。

    “我是笨……”

    嘉儿声音极低的说道:“到现在我还不明白,将军和小姐你们两个之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不往新占领的领地派驻官员,这和之前的恶战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

    李闲耐心的解释道:“之所以说之前那场恶战其实极凶险,便是因为咱们的地盘扩充的很快,可兵力却不足,jing细强干的人才也少。齐郡鲁郡有徐世绩守着,东平郡有我自己守着,看起来稳固如山,其实根本上还是立足未稳,尤其是齐郡和鲁郡,还没有完全控制下来,百姓们对于咱们燕云寨也并不是如拥护张须陀那般的拥护。”

    “三郡之地,数百万百姓,以至于我不得不分兵据守。正因为分兵,才给了敌人太多的可乘之机。如今大战才过,咱们燕云寨损失的人马不少,虽然抢了不少地盘来,可若是再分兵去镇守,兵力就变得更加薄弱。”

    “若是再有一次李密联合其他人来攻打,只怕到时候绝守不住那些新占领来的领地。非但站不住脚,反而会因为溃败撤退而影响了全局,溃败的多了,士气军心便会崩溃,到时候,再想挽回也就难了。”

    嘉儿仔细的想了想李闲的话,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

    李闲笑了笑,低头将烤肉翻转过来。

    叶怀袖补充道:“所以呢,与其将兵力分散出去守护各地,不如先将jing力都用在稳固齐郡鲁郡上,知道什么该取,什么该舍。东平郡,齐郡,鲁郡,还有大片的荒田没人耕种,官员还有军队本身就已经有些捉襟见肘,再分派出去的话,反而让根基之地都变得摇晃起来,一阵烈风就可能吹的坍塌崩溃。所以,倒是不如将那些新占领敌方的百姓尽数迁到齐鲁东平三郡,让他们去屯田养兵。”

    “还有件事。”

    嘉儿一边点头一边问道:“刚才小姐说,朝廷左御卫大将军薛世雄在拒马河中了窦建德的埋伏,全军覆没,薛将军也战没,可为什么你们都说,不是窦建德干的?”

    “窦建德没那个本事!”

    叶怀袖微笑道:“他如今面临的局面和咱们燕云寨一样,地盘扩充的太快,虽然号称有十几万军队,可大部分都是新兵,没有什么战力。他还要分兵据守各处,哪里敢轻易去招惹薛世雄?再说……拒马河距离洺州那么远,洺州军北上,还要经过几个如今还在朝廷手里的县,薛世雄怎么可能不知道?”

    “窦建德自封长乐王,洺州大总管,以朝廷官员自居,他如今还盼着杨广下旨承认他的地位,这段ri子一直派人在江都活动,使钱收买-官员帮他说话,他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去杀薛世雄?”

    “那会是谁干的?”

    嘉儿不解道:“河北除了窦建德,徐元朗,谁还有这个实力?”

    “绿林道上没有,官军自然还是有的。”

    叶怀袖问道:“若是朝廷真的封了窦建德为洺州大总管,承认他的地位,对谁的威胁最大?窦建德一旦摇身一变成了朝廷官员,那么谁会觉得这是扎在他心口上的一柄刀子?断了他的财路,也断了他的前途?”

    “是罗艺!”

    嘉儿恍然大悟,眼神也变得明亮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