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下一个死的是谁?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王当仁本来是李密留下殿后的,他手下有一万生力军,其中还有一千多骑兵,而正是这一千多骑兵救了李密一命。张亮yu杀李密,却因为王当仁的到来而不得不放弃。他杀李密是为了建功立业,为了以后的好前程,可若是因为杀李密而自己也送了xing命,他怎么肯做这白痴事?

    他若真的不顾一切的杀了李密,王当仁立刻就会杀了他,然后打着为李密报仇雪恨的旗号,收拢败军,立刻就能成为一方大豪。张亮宁愿李密好好的活着,也不会做这亏本买卖。李密若是死了,王当仁绝不会是翟让和单雄信等人的对手,瓦岗寨用不了多久还是会稳定下来。

    李密若是不死,瓦岗寨的内斗才会更加jing彩。

    张亮明白这一点,所以他立刻放弃了杀李密的念头。

    王当仁自然也不敢再去招惹李闲,救了李密后转身就跑。也没敢在半路停留,陆续汇合了战败逃亡的郝孝德,李德谦,李士才等人,收拢了两万余残兵败将,一口气逃回了瓦岗寨。李闲以秦琼为主将,裴行俨为副将,率领四千jing骑黏着瓦岗军败兵的屁股后面追,一口气追到瓦岗寨,杀敌万余,裴行俨还阵斩了李密麾下大将李士才。

    李密在败退途中苏醒,立刻派人将进攻黎阳,还有驻守百花谷的兵力撤回来一部分,然后派人用最快的速度去见翟让,让其立刻退兵。李密知道,自己这边已经败了,翟让率领的数万大军就成了一支孤军,窦建德麾下大将王伏宝只要知道自己兵败之事,他立刻就会撤回洺州去,绝不会再渡河南下接应翟让。

    至于知世郎王薄,李密根本就没把他算上。那个家伙手下虽然号称有十五万jing锐,其实真正的战兵连五千人都没有,绝大部分都是他强掳了去的老弱百姓,每个人手里发一根削尖了的白蜡杆棍子就算是武器,莫说十万,就算这样的兵有三十万,也绝不是如今在齐郡坐镇的徐世绩的对手。

    李密虽然和徐世绩没有过多的接触,但对徐世绩极为顾忌。若不是如此,他也不会第一件事就是排挤徐世绩。徐世绩留下的破阵营是瓦岗寨最jing锐的人马,正是仗着破阵营,李密才能围杀了老将军张须陀。若是没有这支徐世绩训练出来的强兵,李密安排的就算再周密,也极有可能被张须陀带兵杀出重围。

    所以杀了张须陀之后的第一件事,李密就将破阵营的士兵打散重新分配,为的就是将徐世绩残余的影响消除掉,他绝不允许有人还怀念徐世绩的好处。

    但不可否认,李密论心机城府,论yin谋诡计,论辩才学识,论交际手段,或许都要比徐世绩强上不少,可说到练兵,说到亲自指挥大军作战,李密的才能不及徐世绩。

    李密担心自己战败的消息传出去之后,王伏宝率军北撤回洺州,王薄再被徐世绩击溃,到时候翟让的六万大军就会被李闲,徐世绩,还有雄阔海的人马包了饺子,杀都杀不出来。那样一直孤军,最后的结局不言而喻。

    而事实上,李密虽然在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件事,可还是晚了。

    翟让率领的人马,四ri内与雄阔海所部连战六场,但宇文士及和雄阔海唇齿相依,只要翟让一动,雄阔海抗住进攻,宇文士及立刻发兵抄翟让的后路。翟让若攻宇文士及,雄阔海也立刻会sao扰翟让的后路。这场面就好像一个民间经常被人提起的故事一样,两个猎人掏了两只狼崽子,然后分别爬上一棵大树,等母狼回来后,猎人就不停的拧小狼的耳朵,听到小狼的哀嚎声,母狼来回奔走最终累死。

    这段ri子,翟让疲于奔命,一战都没有打赢过,虽然说除了第一战的时候损失的兵力较多,之后的战争每一次损失都不大,可这样耗下去已经没了丝毫意义。就算李密没有战败,翟让也已经在打算退兵了。

    王伏宝是个靠不住的,翟让一时不击败雄阔海和宇文士及,王伏宝就一时不过河,眼睁睁的看着瓦岗寨的人马和燕云寨的人马厮杀,他就好像一个看客,对瓦岗寨和燕云寨的战争完全坐视不理,这让翟让气的几乎吐血。

    而更靠不住的则是王薄,他比翟让还要不堪一百倍。带着十几万百姓去攻齐郡,他如何能是徐世绩的对手?

    仅仅三战,徐世绩便将王薄再次打成了光杆将军,只带着几百溃兵一口气跑回济北郡,徐世绩趁势追击,倒是一鼓作气将济北郡抢了一小半过来。

    恰在此时,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缘故,涿郡通守薛世雄率军三万南下,袭扰豆子岗,窦建德只得将王伏宝的人马调回来在各郡布防。

    短短半个月之内,河南形式大变。

    本来来势汹汹的瓦岗军,顷刻间就变成了孤家寡人,翟让三面受敌,仗着单雄信勇武,仗着谢映登计谋出众,他才从三面围困的缝隙中杀了一条血路逃出来,六万大军,回到东郡的时候已经不足万人。

    看起来胶着恶劣的局面,很快就变得烟消云散。

    瓦岗军大败,依着李闲的xing子自然要痛打落水狗,他派秦琼攻入东郡,派徐世绩拿下济北郡,又派雄阔海率军南下济yin郡,一时间将之前参加过围困燕云寨的绿林道义军通通杀了一遍,燕云寨的地盘一口气增加了近两个郡十几个县。

    而本打算一鼓作气攻灭瓦岗寨的李闲,在得到一个消息后不得不暂停了西进的计划。

    ……

    ……

    东平郡郓城

    李闲回到了自己在郓城内柳华巷那个幽静的宅子里,已经进了腊月,再过不了几天就要过年,眼看着大业十二年就要过去,这一年似乎也没有做过多少事,可李闲偏偏觉得好像从早到晚没有闲下来的时候。

    正是中午,今天的天气出奇的好,没有一丝风,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让人忍不住就想就在这冬ri暖阳下睡一觉。李闲想起前世的时候,很多农村的老人都喜欢在冬天靠着墙坐着,一群人聊聊天,还有人裹着大衣说着说着话就睡着了,鼾声如雷。每次看到这个场面,他都觉得特别温暖。

    想到前世的事,李闲也裹了裹身上的貂绒大氅,将身子缩进躺椅里,看着嘉儿蹲在自己面前的火炉上烤肉。

    “为什么非要用果木的炭才行?”

    嘉儿一边翻转着肉片,一边好奇的问道。

    李闲笑了笑,认真的回答道:“也不是非得用果木炭才行,主要是在味道上有些差别,果木炭的烟不会把烤肉熏的发黑,也没有难闻的烟味,反而会让烤肉多出些许果像来,而且果木硬,燃烧的慢,我也说不好,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还有你不知道的事?”

    嘉儿有些好奇的说道:“小姐说,将军你懂得比谁都多,便是小姐走遍大江南北,所得来的阅历也不如将军你知道的多。”

    “我又不是神”

    李闲笑着说道:“怎么可能什么都懂?”

    嘉儿笑了笑,看着那肉片已经变了颜se,然后她动作熟练的将李闲配置的料汁刷在上面,然后不断的翻转着。

    “对了,早上的时候达溪将军又来过,将军去巡视新兵营不在,达溪将军说,请将军你有空就去演武院看看,他说你怎么也是演武院的缔造者,新入院的学生们都想一睹将军你的风采,达溪将军说让你有空过去和学生们见见面,顺便讲讲课。”

    “不去……”

    李闲嗅了嗅那烤肉的味道后说道:“演武院的院长是他,教习是铁獠狼他们,便是秦琼他们也要抽空去教课,何必非要我去?”

    “可是达溪将军说,你是演武院的jing神领袖,学生们对你的崇拜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现在铁獠狼他们这些教习,教授的战例都是将军你之前打过的那些胜仗。我听说,学生们最喜欢听的,便是将军你在辽东时候那些事迹。”

    李闲撇了撇,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嘉儿见李闲今天心情不错,索xing劝道:“既然达溪将军请你过去,肯定是觉得对演武院有极大的好处的。反正……反正将军这段ri子也不会出去征战,年前还是抽空去一趟。我想那些新学生见到你的话,一定会欢呼沸腾。”

    “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不去。”

    李闲闭着眼睛说道,然后伸出手指了指:“左边第二块肉可以吃了,再烤就老了,嚼起来会很费劲。”

    嘉儿见李闲明明闭着眼,竟然能知道那块肉烤好了,这让她觉得大为惊奇,忍不住一张樱桃小口微微张了开来。

    “我不去,不是因为我懒,而是因为我不去反而比去了要好,人总得保持一颗敬畏之心才行,不管是敬畏什么,都必须要有。那些学生若是见我见的次数多了,也就没了什么敬畏,这不好。”

    李闲微笑着说道:“英雄惯见亦常人……何况我本来就不是什么英雄?”

    “将军若不是英雄,这天下可还有英雄?”

    李闲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因为嘉儿已经张开樱唇将那块熟了的烤肉吹了吹,随即用筷子夹着放进李闲嘴里。鼻子里闻到香气靠近,李闲自然而然的张开嘴,咀嚼了几下后说道:“稍微有些淡,再加些盐。”

    嘉儿脸一红,吐了吐舌头。

    正在这个时候,叶怀袖缓步走进了小院。

    看到叶怀袖,嘉儿连忙起身让开座位,红着脸叫了一声小姐,叶怀袖微笑着摆了摆手,只是笑容的背后却隐隐有一种令人担忧的凝重。

    “两件事”

    叶怀袖站在李闲身边轻声道:“第一件,找到刘黑闼了,就在河北窦建德军中,直到前阵子才出来领军,之前一直做幕僚,在背后为窦建德出谋划策。”

    李闲点了点头,脸se没有任何变化。

    “第二件……十二天之前,左祤卫大将军薛世雄在拒马河中了窦建德的埋伏,战没……”

    李闲猛的睁开眼,眉头微微皱起。

    沉默了足足三分钟,李闲长长的叹了口气道:“不会是窦建德。”

    叶怀袖点了点头道:“我也这么推测。”

    李闲看着那烤肉,竟然直接在铁网上用手捏起来一块丢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说道:“有人坐不住了……要死了人了啊,只是不知道,下一个死的是谁?”

    [本文字由偶提供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