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松林镇(八)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两排盾牌手举着半人高的盾牌,弓着身子往前推进,他们虽然害怕,可军阵后面的督战队已经顶了上来,退后也是个死,而且死了还没有抚恤,还不如往前压上去,只要不死就是赚到了。

    在两排盾牌手后面,就是已经列阵往前顶的弓箭手。张迁不断的大声呼喊,指挥着士兵们保持阵型。大隋的府兵,曾经创造过不少以步兵战胜骑兵的壮举,对于步兵战术的研究实践,大隋府兵已经到了近乎于极致的地步。

    在不断的与草原人的战争中,府兵步兵对付草原骑兵有着一整套的战术,行之有效。张迁算是个读人,对府兵战术推崇备至,所以他训练自己手下的人马,一直是按照府兵的训练方式来进行。

    所以他有信心,以盾牌手和弓箭手将燕云寨的轻骑顶回去。

    虽然之前长矛手大量的死亡让他失去了取胜的先机,但他觉得自己最起码能挽回局势,纵然不能取胜,也能保证不会再出现大量的伤亡。之前长矛手被燕云寨的骑兵大量杀伤,是因为张迁缺少和轻骑交战的经验,尤其是,他从来没有和突厥狼骑交过手,所以对山李闲这种根据狼骑战术而改进的战术,他一开始就吃了亏。

    突厥狼骑的战术,其实归结起来最大的特点就是快。

    他们风一样掠过,靠着绝对的速度优势,和他们娴熟的骑术,she艺来给敌人造成巨大的伤害。如狼群疯狂的撕咬,一口一口,每一口都能撕咬下来一大块血肉。

    李闲对于指挥轻骑作战情有独钟,所以格外重视骑兵战术的变化。他在草原上生活的时间并不短,专门研究过突厥狼骑的作战方式。仔细思索之后,取其jing华,去其糟粕,才有了后来燕云jing骑战无不胜的傲人战绩。

    但是突厥狼骑的战术,对于骑兵的素质要求极高。突厥人从小就爬上马背,五六岁的孩子就能纵马奔驰,十来岁的少年就能she中奔跑的野兔。他们对战马的cao控到了一种近乎于如臂使指般轻松自如的地步,而中原的骑兵大部分是参军之后才开始训练,起点本身就低了不少。

    而要让中原骑兵达到狼骑那样对战马cao控的熟练jing湛地步,这要求本身就已经极高。幸好李闲麾下的燕云jing骑都曾是大隋最jing锐的一批府兵,后来补充进来的士兵,也已经和这些府兵在一起训练超过了两年。

    所以,李闲能够指挥骑兵-运用改进后的狼骑战术。

    而张迁是 第 42 章 ,一轮箭雨过后,便有上百名骑兵被she翻。

    李闲确实没想到瓦岗寨中还有将领的指挥如此出彩,发现瓦岗寨人马变阵之后,李闲立刻做出了应对。

    如果换做一般人,最先想到的一定是迅速拉远距离,撤出羽箭的she程之内,但李闲却没有这样做。

    没人能看到,面甲遮挡着的李闲脸上露出几分浓重之se。

    他将黑刀往前一指,竟然迎着箭雨冲了过去!

    其实这道理极简单,撤出羽箭的she程,是顺着羽箭跑,羽箭从背后追来,撤退时候损失必然很大。而迎着羽箭攻过去,这个距离,弓箭手没机会she出第二箭!

    损失了数百骑兵,这让李闲心里冒出来的杀气变得更浓烈。

    他盯着盾牌手后面那些瓦岗军的弓箭手,杀意在眼神中流转。

    ……

    ……

    知道主人的心意,大黑马似乎变得更加兴奋起来,它高昂着头啾啾的叫了两声,然后猛的跃起,竟是硬生生的从两排盾牌手的头顶上跃了过去,直接踏进了弓箭手的阵列中!

    燕云寨的骑兵再次转弯,变横向为竖着冲向瓦岗寨的军阵。骑兵犹如一条蜿蜒飞行的怒吼黑龙,狠狠的撞进瓦岗军的方阵里。

    羽箭迎面飞来,最前面的骑兵接二连三的被羽箭she落下来。有的骑兵中箭之后身子掉落马下,可脚还挂在马镫里,战马拖着主人的身子依然向前急冲,士兵的脑袋不断在地上碰撞,头盔被磕落,头颅一下一下的摩擦撞击在地面上,没多久,头皮就被磨去,血肉也被磨去,头骨和地上的碎石沙砾啪啪的撞着。

    但是距离实在太近了,张迁的指挥虽然在第一时间挽回了一些劣势,可结果还是没有按照他预计的方向走,燕云寨的轻骑没有被逼退,反而直接撞了过来。

    虽然有不少骑兵被she翻,但弓箭手已经没有时间再she出一箭。前队的战马狠狠的踏在瓦岗军的盾牌手阵列上,战马将盾牌组成的单薄城墙撞开,刀子一样切进去,然后狠狠的将血口子撕开。

    盾阵被撞开一个缺口,撞飞了的士兵来不及站起来就被燕云寨的jing骑用马槊戳死。在钢铁丛林一般的马槊中,一柄黑刀格外的引人注意。

    李闲提马越过了两排盾牌手,落地之前回手一刀削掉了一个盾牌手的脑袋。在那断颈中浓稠的血喷出来的同时,李闲已经再一刀将面前的弓箭手砍死。后面的亲兵迅速的冲上来护住李闲的两侧,用盾牌挡住那些弓箭手临死前的反扑。

    李闲一刀卸去了一个瓦岗军士兵的胳膊,再一刀将另一人的半边脑壳削掉。黑刀刚收回来,一个瓦岗军盾牌手举着盾牌狠狠的撞向大黑马,他竟然试图用自己的身躯将大黑马撞开,但是很显然,运气并没有在他这边。

    早就已经将厮杀当做家常便饭的李闲又怎么可能给一个小喽啰得手的机会?

    他猛的扬起右臂,看着那盾牌手忽然大吼了一声。

    “开!”

    这一声怒吼,是他心中杀意的宣泄。如晴空炸响了一个惊雷,震得那盾牌手身子一顿。

    嘭的一声,黑刀狠狠的斩在盾牌上,巨大的力度传到盾牌上,那瓦岗军士兵的两条手里立刻就被震的向后缩了回去。黑刀劈砍在盾牌上,直接将包裹了一层厚厚牛皮的步兵盾劈开,咔嚓一声,半人高的盾牌一分为二,那持盾的士兵也被刀锋上巨大的力度撞得向后连着倒退四五步。

    这士兵惊慌失措,已经被吓得脸se惨白。他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虎口已经被震裂,血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可这不是让他恐惧到脸都变得扭曲的地方,让他吓得啊的一声惨叫出来的,是他胸口上的伤势。

    他低头的时候,发现自己胸前的衣甲竟然被切开了一条笔直的口子,而在露出来的肌肤上,有一条同样笔直的红线。随着他退后的脚步,那红线忽然啪的一下子裂开。

    一道巨大的伤口出现,血口子自小腹到肩胛,就好像他的上半身忽然张开了一张大嘴,嘴唇殷红凄惨。

    然后自狰狞的血盆大口里吐出一条鲜红的舌头,只是那舌头却哗啦一下子掉在地上,再也缩不回去。仔细去看,哪里是什么舌头,分明是一大团血糊糊的肠子和内脏,腥臭味一下子就弥漫了开来。

    骑兵撞进瓦岗军的阵列中,如同一大块石头投进了平静的湖水中,立刻就溅起来翻腾的水花,湖面也被撞得支离破碎。

    数不清的马槊戳出去,将一个一个防御力极低的弓箭手戳死。弓箭手和骑兵肉搏,只有被屠戮的份哪里有反抗的余力?锋利的马槊戳穿了心口,戳穿了咽喉,戳穿了脑壳,瓦岗军的弓箭手们哀嚎着倒下去,更多的人则惊慌失措的向后退。

    “往回撤!”

    张迁焦急的喊着,嗓子已经沙哑。

    “不能撤!”

    就在这个时候,李密麾下大将李德仁找到了张迁。他看了看前面摧枯拉朽一般杀入军阵的燕云寨jing骑,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惧,却强自镇定的说道:“密公命令,无论如何你的人马也不能往后退,就算是战至最后一人,也不能退!”

    “可我的人已经挡不住骑兵了!必须尽快派长矛手上来,否则骑兵再这样冲,我不敢保证溃兵会不会冲击密公的中军!”

    张迁大声的嘶吼道。

    “你放心!”

    李德仁撇了撇嘴道:“你的人马绝不会冲击到中军,也绝不会有溃兵逃回去,我奉命督战,你的人绝不可以退回去,否则……杀无赦。”

    张迁脸se大变,一瞬间就明白了李密的意思。

    ……

    ……

    李闲带着骑兵在瓦岗军弓箭手人群中杀的血肉横飞,张迁部下的阵营已经完全混乱,溃兵疯了一样的往回顶,却被李德仁手下的弓箭手乱箭she过来挡住了退路。张迁脸seyin沉的看着自己手下的士兵被前后堵住屠杀,嘴角不住的抽搐着却一言不发。

    “张将军!”

    李德仁看了张迁一眼,叹了口气道:“这是密公的军令,兄弟我也是身不由己。希望你不要怪我,你也别太……别太在意,就算你麾下人马都拼杀尽了,密公也会补给你的,只要你还活着,何愁不能东山再起?咱们都在密公麾下做事,一切也都是为了密公大业,总要有付出对不对?再说,你麾下那五千人都是新兵,也没什么可心疼的,今ri一战若真是能将李闲格杀,死五千人又能算的了什么?”

    他滔滔不绝的劝着,却没看到张迁的脸se越来越难看。

    李德仁见张迁不说话,还以为他被自己说动:“其实密公也是迫于无奈,没想到李闲竟然不知死的自己闯上来……”

    他话没还说完,张迁忽然唰的一声将横刀抽了出来。

    “杀!”

    张迁红着眼厉声喊了一个杀字,然后催马朝前冲了出去。他身边的百余亲兵互相看了看,然后同时抽刀向前,紧跟在张迁身后,每一个人都红了眼睛。

    “生同生!”

    张迁嘶哑着吼着,然后催马笔直的冲向燕云寨jing骑最前面那个骑大黑马的杀人魔王。

    “死同死!”

    他的亲兵同声高呼,面容肃穆。

    李德仁诧异的看着张迁的背影,随即冷冷笑了笑:“白痴……”

    此役,第一个丧命在李闲刀下的瓦岗寨首领,名叫张迁。他为自己麾下人马陪葬,死而无憾。他只是个生,落魄不第的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