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最不想看到的人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第 45 章 最不想看到的人

    大业十二年十月末,天气已经变得越发寒冷了起来,风向已经转为从西北吹过来,除了晌午前后还能感觉到一阵子让人舒服的温暖之外,一早一晚天气冷的都有些让人心烦。今年的冬天好像提前不少ri子来了,来的毫无征兆。

    到了十月二十七这天,一早起来人们骤然发现,一夜大风之后树木竟然变得难看了不少,光秃秃的好像被人有剃刀修理过似的。落叶铺在地上,走在上面脚底感觉很软和,还发出一声一声咔嚓咔嚓的轻响。

    从前ri开始辎重营那边就忙活着,所有的粮草和甲械都已经装了大车。辎重营都尉王启年已经忙了两天两夜,他本就有些发黑的脸se变得更加难看了几分。幸好他本来的肤se就不怎么有光彩,所以黑眼圈在他脸se一点也不明显。

    好不容易监督着士兵们将东西全都装好,看了看天才亮还有大概半个时辰才到将军升帐的时候,王启年索xing钻进一辆装草料的大车上睡觉,告诉亲兵记得叫醒自己,他躺下没多大一会儿便发出了鼾声。

    只是才睡下没几分钟,王启年便被人推醒。

    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着睡眼看了看,见将自己推醒的是将军封的云麾将军裴仁基。

    “老王,醒醒!”

    裴仁基推了王启年几把,见他醒了随即将自己的酒囊递了过去:“怎么在这儿睡了?这会天气这么冷,你也不怕受了寒!来,喝口酒暖暖身子。”

    王启年揉着眼睛说道:“连着忙活了两ri两夜,几乎没合眼。看见这一车的草料我就挪不动步子了,一头扎进来就睡着了。你还别说,在这躺着睡觉怎么就觉着比躺在床上还舒服呢?是不是我这个人天生就命贱?”

    “你就是累的!”

    裴仁基说道:“你都什么岁数了,比我还要大几岁,我要是两ri两夜没合眼,只怕比你还要不如。”

    “对了……”

    王启年灌了一口清冷的烈酒,感觉那酒进了嘴里之后犹如一股火烧了下去。胃里一暖,身上也变得暖和了几分。

    “裴将军找我什么事?”

    “我来领军粮。”

    裴仁基笑了笑说道。

    “领军粮?”

    王启年一怔,随即有些诧异的问道:“今天还领军粮干嘛?”

    裴仁基道:“连着五天了,主公都命我带人马去瓦岗寨大营那边叫阵,今ri想来也是如此,所以我就先来将军粮领出去,再过不到半个时辰主公就要升帐议事,时间还来得及,等今ri升帐结束,我便直接率军走了,省的耽误时间。”

    “今儿你就别准备出征了。”

    王启年笑了笑说道:“你没见所有的辎重都已经装了车?主公两ri前便令我整点辎重,昨夜忙活了一整夜终于都装完了,我估摸着一会儿将军升帐就要下令撤军了,你有领军粮这时间,还不如回去让人收拾东西呢。”

    “啊?”

    裴仁基惊讶的说道:“没听主公提起啊,你可莫诓骗我。”

    “我怎么会诓你!”

    王启年严肃道:“我说让你收拾东西就错不了,总不能装了车的东西还卸下来。只一样啊,你回去收拾东西千万别说我告诉你的,万一让主公知道了是我说的,再治我一个扰乱军心之罪,到时候我可吃不了兜着走。”

    裴仁基连忙道:“我知道,我知道,怎么会害你?”

    说完他转身就走,脚步快的有些不对劲。王启年看了看他的背影,笑了笑,随即再次躺在大车上,只是这次却睡不着了,看着天空上的浮云傻笑,笑的有些耐人寻味。

    裴仁基快步往辎重营外面走,恰好遇到他儿子裴行俨的几个亲兵急匆匆往李闲大帐方向走去,裴仁基认得他们,紧走几步追上去将那几个士兵拦下来。那几个亲兵见是裴仁基,连忙躬身行礼。

    “少将军现在在哪儿?”

    裴仁基压低声音问道。

    “少将军……”

    几个亲兵面面相觑,谁都不敢乱说。军律无情,就算明知道裴仁基是裴行俨的父亲,他们几个也不敢乱说话。万一让主公知道了,只怕立刻就会军法从事。

    “别怕,你们还信不过老夫?”

    裴仁基温和的笑了笑道:“我只是担心元庆,你们告诉我,老夫难道还会害你们?”

    为首的亲兵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左右没几个人这才低声道:“少将军奉了主公的军令,带着两千骑兵往巨野泽方向探路而行,我们猜着,是不是主公要下令撤兵了,不然干嘛派人探查退路?”

    “别乱说!”

    裴仁基板着脸说道:“扰乱军心可是大罪!”

    那士兵连忙垂首,裴仁基道:“你们回来做什么?”

    那士兵道:“我们已经向前搜索行进了二百里,没有什么危险,所以少将军派我等回来报知主公。”

    “嗯!”

    裴仁基挥了挥手道:“去!”

    他看了看左右,随即yin沉着脸快步走向自己的大帐,他进了门之后便将自己的亲兵校尉裴善叫了进来,然后低声吩咐道:“去,现在就去找裴林,告诉裴林他们,立刻启程赶到松林镇东北的树林子里等着,一旦有战事,让他带着人接应我!”

    裴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被裴仁基的郑重且yin沉的脸se吓了一跳。

    “属下遵命!”

    他转身快步跑了出去。

    ……

    ……

    裴林是裴仁基的一个亲信家将,暗地里的事,裴仁基都是交给他去做,前几天带着百多个jing甲骑士埋伏在高坡后面的那人便是裴林,他从来没有进过燕云寨,即便裴仁基父子都在燕云寨中,他也一直带着一支人马游离在燕云寨之外。

    裴仁基让家将裴善去找裴林,可裴善带着几个亲信在早就约定好的地方找了很久也没找到人,倒是在那片林子里发现有不少密集凌乱的马蹄,树干上还能看到刀枪留下的伤痕,所以裴善的心立刻就紧了紧。

    他知道肯定出事了,必须回去告诉将军。所以他带着几个亲信转身就往林子外面跑了出去,才出了林子,就看到一排几十个骑马的青衫刀客等在那里。那些青衫刀客手里的举着连弩,随时都能扣动机括。

    裴善知道自己完了,所以他选择自杀。

    他猛的抽出刀子刺向自己的心口,一支弩箭飞来钉在他的手腕上,他抓不住横刀,然后他转身就跑撞向一棵大树,再然后两支弩箭she穿了他的双腿,当他艰难的坐起来回头看的时候,他手下的几个人已经都被连弩she死,身上扎着的弩箭密密麻麻的让人看了心寒心悸。

    一个青衫刀客从马背上跃下来,缓步走到裴善身边,蹲下来,然后脸se平静的打断了裴善的两条胳膊两条腿。然后捏住裴善的下颌扭了一下,下颌便被摘了下来。那青衫刀客看着裴善惊恐的脸,语气平淡的说道:“自杀都干不好,你还能做什么?”

    裴善被装进了一个口袋放在战马屁股上带回了燕云寨的兵马大营,青衫刀客们抓了裴善之后便换了一身衣服,进门的时候他们和守门的士兵微笑着打招呼,有人问口袋里是什么,为首的青衫刀客笑着说道:“一只野猪,闲的无聊在外面林子里猎到的,一会儿有空来吃炖野猪肉。”

    裴善听得很清楚,但他却发不出声音。

    他知道自己回到了大营中,但却不确定自己在什么地方。他被捆成了一团撞进麻袋里,从外面看确实好像一头猪。裴善不认命的挣扎了几下,想引起守门士兵的主意,哪怕自己不会脱困,最起码也能让将军有所jing觉。

    可他失望了,守门的士兵用长矛在他身上拍打了两下,然后笑着说了句不够肥啊就放了那些人进门。

    走了不算很长的路,裴善被人从马背上推下来扑通一声掉在地上,摔得他近乎昏过去,然后他就感觉自己被拖着走,还撞上了什么东西,正磕在他鼻子上,血一下子就冒了出来。当他觉得眼前一亮的时候,他被人从麻袋里倒了出来。

    等他适应了光线,缓缓扫视了一遍周围的环境之后,他立刻惊讶的瞪圆了眼睛,脸se变得比纸还要白。

    因为他看到帐篷里的木桩上绑着一个人,是裴林。

    恰好一阵风吹来,帐篷的帘子掀开一角,他下意识的往外看了看,随即看到了不少已经装满了辎重货物的大马车。就是门帘掀开的那么一瞬间,他似乎还看到了有个穿铁甲但身材瘦削干枯的家伙从一辆马车上爬起来,骂骂咧咧的走了。

    “让你叫醒我,你特娘的怎么没叫!”

    裴善听到那人在骂人,然后他神情恍惚了一下,随即明白了自己在什么地方。

    他将视线缓缓收回来,再次看向裴林。

    那个被绑在木桩上,与他自幼一起长大的同伴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折磨,身上看不到有伤痕,衣服都没有破损。只是裴林的脸se比他还要难看,垂着头,闭着眼,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昏了过去。

    还没等他再看向别处,忽然一个人影冲过来,狠狠的一个耳光扇在他脸上,直接将他的嘴角抽烂。

    倒在地上的裴善挣扎的抬起头,于是就看到了他最不想在这个时候看到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