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最严峻的危机。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第 42 章 最严峻的危机。

    从黄河边逃出来的飞虎密谍只有两个人,一组十二个人潜入后发现了瓦岗寨水军的秘密,撤出的时候却被巡视的瓦岗寨人马发现,知道秘密不能泄露出去,那些瓦岗寨的士兵们疯了一样的往前冲,断后的密谍接二连三的战死,最终只有陈虎和组率两个人杀了出来。

    负责接应的燕云寨骑兵一个团三百骑人马在二十里外,来的时候谁也不知道瓦岗寨的水军竟然只是个空壳子,所以不敢靠得太近,等陈虎和组率钟超两个人冲到树林外发出信号的时候,他们两个的身上最少也有十几处伤势。

    烟火在夜空升起的那一刻,两个人都已经没了力气扑倒在草地上。后面的追兵已经很近,隐约能听到后面追兵的呼喊声,两个人都已经脱了力再也爬不起来。

    陈虎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侧头看着钟超忽然嘿嘿笑了笑。

    “你他娘的还有心思笑?”

    钟超嗓子沙哑的骂了一句。

    他能感觉到自己胸腔里几乎要炸开似的,呼吸的声音粗重的让人听了能起一身的鸡皮疙瘩,那种声音,就好像拉动破烂的风箱一样。他贪婪的呼吸着夜风中清冷的空气,感觉四肢都好像断了一样。

    这个外表粗犷的汉子,骂完了一句之后就再也没力气开口。

    “我在你屁股上踹了一脚。”

    陈虎得意笑了笑,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追兵就在后面。他看着钟超,想起最初接受训练的时候组率没少踹自己屁股,这次终于找机会还给他一脚,他就觉得很高兴。他不是不知道自己或许会死去,他也不是恨钟超,或许仅仅是不想留下点遗憾罢了。

    陈虎毕竟年轻,还有力气说话:“组率,你说是咱们的人先来,还是瓦岗寨的追兵先到?”

    等了一会儿钟超缓了口气道:“估摸着是瓦岗寨的追兵先到,歇一小会儿,等追兵的脚步近了你就逃,我断后。”

    “组率”

    陈虎笑了笑道:“还是我断后,你身子骨不如我。”

    “正因为你跑的快,所以你得跑。咱们进飞虎密谍第一天的时候,团率是怎么跟你我说的?咱们拿着比别的士兵高三倍的军饷,咱们不必积累军功就能分到二十亩勋田,咱们死了之后的抚恤也比普通士兵高,因为咱们面临的危险大,时刻都要准备着送死。团率说过,咱们的命金贵,那是因为咱们的任务更重要。”

    钟超一边喘息一边说道。

    “可你违背了条例。”

    陈虎嘿嘿笑着:“飞虎密谍的第一条军规就是任务第一,在同伴xing命和完成任务之间做选择,任务永远排在前面。组率,你为什么还要杀回来救我们?”

    “若是还能活着回去,我会向团率坦白自己的过错。”

    钟超坐起来,将刀子捡起来说道:“不过……我想我不必去坦白什么了。”

    不远处瓦岗寨的人已经冲了过来,钟超抹了一把迷住眼睛的汗水,对陈虎说道:“我之所以杀回去,是因为我不想看着你们死在我前面。”

    他笑了笑,然后在陈虎屁股上踹了一脚。

    “现在你可以滚了。”

    他喊了一声,然后举刀朝着瓦岗寨的追兵们杀了过去。陈虎的眼睛一瞬间就瞪得很大,眼珠子上布满了血丝。他摸了摸身边的刀子,挣扎站起来。他刚要冲过去和钟超并肩作战,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了一阵轰隆隆的马蹄声。猛的回头去看,一眼就看到了在月se下有一队骑兵汹涌而来。

    “组率!咱们的人来了!”

    他惊喜的喊着,身体里神奇的又充满了力量。他朝着钟超狂奔了过去,只是才跑了几步就又停了下来。他的身子逐渐僵硬,手里的横刀缓缓的掉在了地上。就在他面前十几米处,钟超被数十个瓦岗寨的追兵围住,刀子暴雨一样落在钟超的身上,很快,那个粗犷的汉子就倒了下去,一只血糊糊的手臂还尽力往上伸着,似乎想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抓住什么。

    三百骑兵铁蹄踏过,瓦岗寨的追兵在铁蹄下被踏成了肉泥。陈虎表情呆滞的看着面前的厮杀场面,然后缓缓的跪了下来。

    组率不是个合格的组率,但组率是个好兄弟。

    ……

    ……

    夜已经很深,李闲披了一件衣服站在大帐中,看着桌案上巨大的沙盘微微皱眉,眼睛始终盯在黄河上。他就这样盯着沙盘,已经盯了很久,一动不动,如老僧入定。各路人马都没有发现瓦岗寨的人马有什么异动,所以很难猜到李密拖延时间是在为谁争取时间。

    叶怀袖从帐外走了进来,看着李闲眼神中都是心疼的神se,但这种心疼被她收了起来,她似乎并不想让李闲知道自己的真实感情。虽然她已经是他的女人,但叶怀袖从来不以他的女人自居。

    她叹了口气说道:“五部的密谍都在查,让各路人马增派斥候加大搜索范围的命令也已经派人送了出去。”

    李闲点了点头,忽然苦笑了一声道:“我有时候在想,我的敌人是不是真的太多了些?难道这次联兵而来的不是三支,还有其他人?李密的人马就在对面,翟让的队伍在黄河上,王伏宝的人马在北岸,王薄的人马在齐郡。会不会还有别人?”

    “李密不是神”

    叶怀袖想了想说道:“他能在短短时间内招募来十余万人马,能让不少绿林道上的豪杰投靠过去,但他终究不是神,不可能撒豆成兵。”

    “你的意思是,他的人马还是那几支,只是其中一支是为奇兵,是变故。”

    “很快就有消息传回来的。”

    叶怀袖安慰道。

    “我等不了很快!”

    李闲皱眉道:“这种局面不在自己手里掌控的感觉很不好,非常不好。我看不到暗中伸过来的刀子,我不踏实。这种感觉,就如同行走在塞北,你前后左右看到的都是一望无际的草原,明知道草丛中藏着一只恶狼,却不知道恶狼到底是在身前还是身后。”

    “草原上有句谚语。”

    叶怀袖顿了一下说道:“当狼准备吃人的时候,它总是会绕到人的背后。”

    李闲脸se变了一下,若有所思。

    “背后?”

    他喃喃的重复了一遍,忽然眼前一亮:“不可能在徐世绩的背后,在陈雀儿或是雄阔海的背后?陈雀儿都是水军,翟让的船虽然多,但他没把握打赢陈雀儿的水军。而且那也就不是背后了,而是正面对敌。所以翟让只可能有两个选择,要么绕到我的背后,要么绕到雄阔海和宇文士及的背后!”

    说到这里,他心里逐渐敞亮了起来。

    “按理说,翟让应该绕到我的背后才对。可他不知道我到了雷泽,所以他更有可能绕到雄阔海的背后。”

    李闲神情略微缓和了一些说道:“如果真的是绕路雄阔海背后,那翟让说不定会大吃一惊。”

    叶怀袖微笑道:“翟让不知道你来了雷泽,也不知道黄河南岸陈兵的不止一个雄阔海,还有一个宇文士及。”

    李闲难掩兴奋的说道:“立刻派人去告诉陈雀儿,不要再去管瓦岗寨的水军,立刻带兵往下游赶,赶去和雄阔海汇合。虽然我不知道翟让用了什么手段消失在陈雀儿面前,但我知道只要陈雀儿能及时赶回去,说不得能抄了翟让的后路。”

    叶怀袖点了点头道:“奇兵,用得好了出奇制胜,有时候可以换个名称,也可以称之为孤军。”

    “翟让打算接应王伏宝渡河。”

    想到这点,李闲却并不如何轻松:“希望陈雀儿赶去的足够快。”

    ……

    ……

    陈雀儿足够快,但他终究还是晚了。

    陈虎拼死带回去的消息,比李闲派人送去的命令要早了一ri一夜,即便如此,陈雀儿下令水军即刻开拔顺河而下的时候,翟让的人马已经绕过了他,六万大军想要隐藏踪迹其实并不容易,但李密这次想到的金蝉脱壳确实很漂亮。陈雀儿的注意力都在那千余艘船只上,谁会想到这么大的举动竟然只是个幌子?

    耗费这么多人力物力,上千条船只,规模如此之巨,竟然只是个障眼法,不得不说,李密有时候做事极有魄力。

    翟让的人马突然出现在雄阔海一万人马的背后,这让雄阔海大吃一惊。可翟让同样没有多大的惊喜,因为他发现在黄河上竟然还有一支庞大的舰队。宇文士及投靠燕云寨的消息还没有扩散出来,翟让没想到这里竟然有如此多的人马。

    但翟让没有别的选择,他必须将王伏宝的六万人马接过南岸来。

    自到了雄阔海人马的身后,翟让没有让士兵们休息就立刻发动了猛攻,梁师泰率领一万人马,分作三路杀向燕云寨在黄河南岸的大营。雄阔海是个看起来很粗的汉子,但他的心思其实很细。在翟让大军骤然出现的时候,他就敏锐的察觉到了翟让的意图。

    “去,告诉宇文士及将军,让他只管守住河道,南岸的战事他不必参与。只需挡住王伏宝,别让他渡河过来就成!”

    他吩咐亲兵去见宇文士及,然后留下五千人马守住营寨,又派两千人守住河岸,不让瓦岗寨的人马切断他和宇文士及之间的联系,他亲自率领三千人马迎战梁师泰。

    “弓箭手,三矢之后便退回军阵后面,抛she杀敌。”

    “盾牌手,长矛手结阵迎敌!”

    “重甲,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战!”

    雄阔海一连下了好几条军令,然后提了自己的陌刀走到高坡上,看着汹涌而来的瓦岗寨士兵紧了紧握着陌刀的手,心里难免有些紧张。因为他忽然发现,影响整个战局的战场竟然会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成了举足轻重的那个人。如果打赢了,这一战必将名扬天下,如果打输了,只怕燕云寨将面临有史以来最严峻的危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