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死战(一)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ps:决战八月,还剩十五天,现在平均订阅八百六,只要达到一千,只差一百四十不到的平均订阅,知白真诚请求大家,八月,向我开火!

    第三百六十六章死战(一)

    翟让拉着李密的手难掩激动,李密却正se道:“翟大哥,是不是寨外的官军有什么异动?我进寨子之前仔细看了看官军那边的动向,看样子张须陀是要撤走?”

    翟让见李密初来就对瓦岗寨如此上心,心中也是颇为感动,他拉着李密的手走到城墙边,借着城垛挡住外面飞来的羽箭说道:“刚才伯当还说起,看样子张须陀是支持不下去了,他军中粮草不济,已经打了几个月,只怕也没几天的粮食可吃。只是张须陀老贼太过jian诈,我担心这是他的诱敌之计。”

    “就算是诱敌之计,大哥你怕他什么?”

    李密看着外面的战场说道:“你看,齐郡官军士气低迷,士兵战力不如全盛时一半,就算他用的是诱敌之计,大哥也无需太过小心。他军中无粮,又不想无功而返,说来说去也只有引得咱们瓦岗寨的人马出寨去与他决战这一条路可走。”

    李密笑了笑道:“可是,张须陀也太高估了自己,他兵不过一万左右,而且士兵疲惫,诱惑咱们出去他便真的能一战而胜?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大哥你且仔细想来,张须陀相比之于咱们瓦岗寨,他实力要弱,为何却如此自大?还不是因为之前他有些虚名罢了,他想一口吃了咱们瓦岗寨,那咱们就噎死他!”

    “密公有何妙计?”

    翟让连忙问道。

    李密微笑道:“咱们只需将计就计,他不是想引咱们出去吗,那咱们便出去,张须陀必然欣喜得意。他得意,便会露出破绽。大哥只需遣一员良将将他引住,我已经安排单二哥在三十里外等着,只带咱们这边打起来,他便立刻率军来抄张须陀的后路。出城的人马,只需坚持一个时辰,到时候两面夹击,张须陀必败无疑!”

    “可行?”

    翟让还是有些犹豫不决,他看着李密问道。

    “可行不可行,全在大哥一念之间!”

    李密笃定道。

    王伯当见李密虽然初来,但想法却与自己不谋而合,心中对其也是颇为钦佩,人都说蒲山公李密乃是当世第一等风流人物,果然不是徒有虚名。他才刚到,不如何了解战局,却已经能看的如此透彻,确实非一般人可比。只是王伯当却怎么知道,李密虽然初来乍到,可早就跟那送信的士兵将瓦岗寨如今的局面打探的一清二楚,再加上他要在瓦岗寨立足,自然急着立些功劳,所以倒也是用了些功夫来思量此战。

    而且,李密深知张须陀此人的脾xing,刚烈有余而灵动不足,正面交锋可以说罕逢敌手,但说到用计,此人并不如何擅长。齐郡官军越是急着决战,就说明其本身的问题越大。以李密对大隋官场的了解,又怎么会猜不到张须陀迟迟不肯退兵的缘由?

    所以李密虽然刚到此地,但却并不是胡乱出主意。

    若是正面与张须陀交战,他自然不会如此轻松自信,现在齐郡官军士气低迷,兵力不足,粮草不济,张须陀身边也没有秦琼和罗士信那两员虎将,就算张须陀依然xing烈如虎,却也不过是一只少了爪牙的残虎罢了。张须陀急,李密利用的就是他急,况且李密心中自有另一番打算。

    他力主出战,此战若是胜了,他将一举在瓦岗寨奠定根基站稳骄脚跟,若是败了,大不了一走了之。反正损失的是瓦岗寨的人马,也不是他李密的。东都城外二十万大军飞灰湮灭他都不曾心疼过,又怎么会心疼瓦岗寨这两三万人。虽然瓦岗寨的人马是他见过的绿林道中最为jing锐的,可此时,他还没有真的铁了心留在此地。

    他不过是在赌而已,赌注还不用他来下,他自然不怕什么,说起逃跑的本事这世间他也是第一等的风流。

    “我看可行!”

    王伯当想了想说道:“密公说的极在理,如今张须陀的强势都是他装出来的,或者说是不得不做出来的样子,单二哥又已经回来了,咱们的兵力多他一倍有余,怕他作甚?”

    “那好!”

    翟让咬了咬牙说道:“那就一战而毕全功!”

    ……

    ……

    “报!”

    一个斥候骑着马快速的返回了齐郡官军大营,找到在营门口的张须陀大声报告道:“将军!瓦岗寨贼人大约万余人,从东西两门杀出,奔我大营两翼杀来!看旗号,翟让便在从西门杀出的贼人队伍中。”

    “来得好!”

    张须陀听到这个消息顿时jing神一震,他哈哈大笑道:“等的便是他耐不住,既然翟让敢杀出来,那就别再回去了。传我的将令,耿三和张元率领本部人马抵住东门杀出的贼人,我自带人马去杀翟让,告诉他们二人,只需坚持一个时辰,我杀了翟让便去与他们两个汇合!”

    “喏!”

    斥候应了一声,快速的起身离开又去寻耿三和张元。此时他们二人也已经看到了瓦岗寨中杀出来的人马,两个人正打算分兵去迎击,张须陀派来的斥候就到了。他们二人得了张须陀的命令不敢耽搁,立刻整点人马去阻拦从东门杀出来的瓦岗寨叛军。

    “弟兄们!”

    耿三大喝一声道:“胜败只在今ri一战,你们是想活着回到家乡去,还是死在这里,埋骨荒野?!”

    “要回家!”

    “要回家!”

    “要回家!”

    四千余郡兵齐声高呼道。

    “那好!”

    耿三大声喊道:“贼人已经出城,咱们若是想活着返回家乡,那就只有一条路可走,先把瓦岗寨平了,踏着反贼的尸体昂着头回齐郡去!”

    “杀!”

    张元暴喝一声,率先杀了出去。

    与此同时,张须陀将大营中所余全部人马都已经集结起来,他那一身也不知道染过多少人鲜血的铠甲在寒风中反she出一种异样的se彩,他握着铁枪的手也忍不住微微颤抖着,难掩心中的激动。在他面前,是六千多已经列阵完毕的齐郡子弟兵,是跟着他经历过无数次大战的铁血男儿,看着麾下这些铁铮铮的汉子,张须陀的表情肃穆而冷冽。

    “我只问一句!”

    张须陀大声喊道:“你们能不能杀光了那些反贼,然后带着骄傲回到齐郡的家乡父老面前!”

    “能!”

    知道今ri就是决战之时,齐郡子弟们也都变得亢奋起来。已经看到了回家的希望,谁不想一战而胜然后快些回家去与家人团聚?但是要团聚,他们知道就必须先战胜敌人,杀光敌人,因为回家的路,只有铺上敌人的尸体才能通过。

    “都活着!”

    不知道为什么,今ri张须陀临战前会说出这样三个字。而不是大隋官军进攻的口号,向前!

    “都活着。”

    士兵们喃喃的重复了一遍,然后不约而同的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大吼:“杀回家乡去!”

    “齐郡儿郎!”

    张须陀纵身上马,将铁枪往前一指大吼道:“灭瓦岗,回家乡!”

    六千齐郡子弟,高昂起他们的下颌,抽出他们腰畔的横刀,冷冽的眸子里都是杀意。虽然他们与迎面而来的瓦岗寨反贼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但却不得不尽最大努力的将对方杀死。在初冬北风下,大隋烈红se的战旗再一次飘扬起来。那大旗上的隋字残缺不全,旗帜在风中猎猎作响。稍微偏西的太阳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大战的气息,悄悄的躲在云层后面不愿去看。

    天空白云下,掩着一抹残红。

    ……

    ……

    “杀!”

    张须陀一枪将迎面而来的瓦岗寨骑兵挑飞,沉重的铁枪挥舞出去,狠狠的砸在下一个敌人的肩膀上,咔嚓一声,巨大的力度下,那瓦岗寨士兵的半边肩膀直接被砸的坍塌下去,胳膊被砸的向后折断,碎肉中夹杂着不少白se的碎骨。

    这瓦岗寨士兵哀嚎一声跌落马下,他身后的袍泽已经踏着他的尸体递补上来。这是个悍勇的武士,用一柄沉重的陌刀。他跃马而来,一刀斩向张须陀的头顶。张须陀见此人身材雄健,也不敢大意。双手举铁枪向上一磕,当的一声,陌刀和铁枪狠狠的撞在一起。那瓦岗寨的士兵显然是个有一身蛮力的,这一刀竟然震得张须陀虎口隐隐作痛。

    只是此人虽然力气很大,但动作笨拙缓慢。

    张须陀看准了机会,铁枪向上一推将陌刀荡了出去,他催马向前,借着与那使陌刀的士兵擦肩而过的机会,铁枪横扫狠狠的砸在那士兵的脖子上,咔的一声脆响,那士兵硕大的头颅往旁边一歪,脖子被这一枪直接砸断。

    耷拉着脑袋的尸体扑通一声掉在地上,张须陀一枪又刺在他的后心上,然后张须陀奋力一挑,竟然将那沉重的尸体挑了起来向前掷了出去,那尸体狠狠的撞在一匹高速而来的战马上,战马发出一声哀鸣扑倒在地,马背上的骑兵啊的叫了一声跌了下来,张须陀催马向前,一枪将其戳死。

    五十多岁的老将,连杀四五人依然脸不红气不喘。

    他抬起头看了看远处飘扬着的翟字大旗,以铁枪一指道:“随我诛杀翟让!”

    他身后百余名骑兵立刻应了一声,紧跟在张须陀身后杀了过去。齐郡的步兵在后面奋力的往前冲杀,瓦岗寨的人马被冲的不停后退。翟让骑在战马上也看到了张须陀杀来,他怒吼一声道:“老贼,还真当我怕了你不成!”

    他催动战马,带着数百亲兵直直的迎着张须陀杀了过去。

    翟让武艺不俗,拳脚功夫更是jing通,只是两军厮杀的打法却不擅长,他又不善使槊,所以用了一柄朴刀。这刀柄却比普通的朴刀要长上一半,堪堪与马槊长度相当。他手中这这朴刀足有三十斤沉重,迎着张须陀,翟让一声大喝一刀就斩了下去。张须陀竟然是不躲不闪,挺枪刺向翟让心口。

    翟让被张须陀这样以命换命的打法吓了一跳,朴刀横扫架开张须陀的铁枪,两个人双马交错冲了过去,分别与后面的士兵厮杀。两支骑兵一冲而过,张须陀这边损失了十余人,瓦岗寨这边倒是有二十几人落马。

    “翟让!若你受死,我不究你部下之罪!”

    “放你娘的屁!”

    翟让骂了一句,挥刀再次杀了过来。

    张须陀冷哼一声,一枪刺向翟让面门。

    翟让偏头闪过,刀锋横扫张须陀的咽喉。张须陀向后一个铁板桥贴在马背上躲了过去,起身后一枪刺向翟让的后背。翟让向前伏倒,第二个回合双方依然不分胜负。

    “我今ri誓杀你这老贼!”

    翟让怒喝一声,挥刀再战。

    “你有资格说我是贼?”

    张须陀冷笑,架开翟让的朴刀,顺势一枪刺向翟让的心口,翟让侧山闪过,挥刀砍向张须陀肩头。张须陀猛的催马往前一跳,竟然直直的撞向翟让的战马!这一下出乎预料,翟让惊的立刻拨马躲闪。只是两马相对而冲速度奇快,他虽然带马闪开了一些,但张须陀坐下那匹久经沙场的战马早就与主人心意相通,领会到了张须陀的意思,战马猛的转身,两条后退突然踢出,狠狠的蹬在翟让战马的肚子上!

    “翟让,受死!”

    张须陀暴喝一声,一枪戳了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