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臣服 还是抵抗?

作者:知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将明最新章节!

    (感谢yuanjie9,sznr,罗辰何的打赏。求订阅)

    第三百五十九章臣服还是抵抗?

    远望过去草原绿油油的看起来格外的漂亮,一眼望不到边际的绿se让人心旷神怡。只是在契丹何大何部营地西面三里处,那整整齐齐的二十个方阵却让这草原多了几分肃杀之气。黑甲,红披风,这是突厥狼骑的标志xing装束,看起来这两个万人队和普通的狼骑没有什么区别,可若是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他们打着的不是代表着高贵血统的突厥狼旗。

    让草原人改变效忠的对象这并不是一件难事,可让他们改变信仰却难如登天。这两个万人队打着的旗帜并不是狼头大旗,但李闲却知道如果让他们不信仰狼神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们的打的旗帜依然保留了狼的图案,只是为了区别其他突厥人的队伍,原本狼旗上那个狰狞的狼头改成了一只生出了翅膀的飞狼。

    在飞狼的上面,还有一柄极具代表意义的黑刀。

    这就是这个被李闲命名为飞狼部突厥人的新旗帜,而他,则被部众们尊称为黑刀可汗。

    在飞狼军两个万人队的正对面,是契丹何大何部的数千骑兵,无论是装备还是士气,他们都无法和对面那杀气腾腾的飞狼骑兵相比。

    摩会脸se极为难看的停在契丹骑兵的前面,他看着对面那队列整齐的人马心中浪chao翻滚难以平静。之前他派莫思达去和突厥人交涉,可突厥人根本不理会。莫思达回到契丹人阵营的时候没带回来一个好消息,倒是打探清楚了答郎长虹死亡的原因。

    “他怎么会这么冲动?”

    摩会恼火的嘀咕了一句,然后回头看了一眼部族的方向。她的妻子陈婉蓉在看到答郎长虹尸体的那一刻昏了过去,这让摩会心中冒出来一股异样的情绪。答郎长虹是他最得力的住手,当年流浪到契丹部族的时候被他盛情邀请留了下来。这么多年过去了,答郎长虹帮助摩会做了许多事,立下了不少功劳。可即便如此,陈婉蓉的反应似乎也太不寻常了些。

    要知道陈婉蓉可不是个见了血,见了些小动物就会被吓的惊慌失措的小女人。她这些年一直跟着摩会征战,见过的死人太多了,甚至亲手杀死的人两只手掌加起来也数不过来。一个已经适应了战场看惯了生死的女人,怎么会被一具冷硬发青的尸体吓得昏了过去?

    可摩会此时没有心情没有时间去细细的想这件事,他甚至没有时间去想妻子是否已经醒了过来。他现在需要面对的不是普普通通的一场战争,而是事关部族的生死存亡。

    莫思达同样很惊讶愤怒,答郎长虹是去刺探突厥人的军情的,怎么就敢冒冒失失的去刺杀突厥大军的主帅?虽然莫思达没有打探来这次领兵而来的突厥将领是谁,但他知道,以突厥人的xing格,这种挑衅的行为他们是绝对不会轻易放弃报复的,更何况,这次突厥人本来就打算将契丹灭族。

    这就等同于,答郎长虹送给了突厥人一个立刻出兵的借口。

    “答郎长虹向来稳重,我想他是不会做出这么冲动的事吧?”

    想了很久,莫思达还是有些不相信答郎长虹会主动去刺杀突厥主帅:“会不会是他潜入突厥人大营的时候被发现了,然后被突厥人围攻杀死,突厥人再以此为借口对咱们发动进攻?”

    “围攻?”

    摩会懊恼道:“你难道没看到答郎长虹的尸体吗?他身上只有一处致命伤!”

    他回想起答郎长虹脖子上的伤口,一种恐惧开始在心里蔓延:“答郎长虹是咱们何大何部第一勇士,甚至可以说是咱们契丹八部的第一勇士,可是他却被人刺穿了咽喉,身上没有其他伤口,莫思达,难道你猜不到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

    莫思达叹了口气道:“这次率领突厥狼骑的将领,是一个真正的勇士。”

    “兵jing,将勇”

    摩会叹道:“这次或许咱们何大何部,真的要遭受灭顶之灾了。”

    “我再去一次吧!”

    莫思达咬了咬牙说道:“无论如何我也要见到那个突厥元帅,只要能阻止战争降临在咱们部族的头上,就算是让我匍匐在他脚下,我也没有什么怨言。”

    “不!”

    摩会摆了摆手语气凄凉的说道:“我是部族的领袖,这次,我自己去!”

    出乎摩会的预料,他只带着一个仆从到了突厥人的军阵之后并没有受到什么刁难,当他表明自己想求见领军元帅的时候,名叫柯察沁的万人队叶护告诉他,这次率领着部族而来的不是什么元帅,而是伟大的黑刀可汗。

    因为摩会亲自来了,所以柯察沁没有再隐瞒什么。

    黑刀可汗?

    摩会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所以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突厥王庭发生了叛乱,这是一支反出王庭的部族。不再尊奉始毕可汗的命令,也就是说,这是一支叛军。可当摩会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他非但没有轻松下来,反而更加的担忧了。突厥王庭还会讲一些道理,不至于做出太过分的事情来。可是一支叛军就无法来按常理揣摩了,为了抢夺一块肥美的草场,屠灭一个部族对于叛军来说似乎不算什么。

    “伟大的黑刀可汗是仁慈的,虽然你的部族武士潜入了可汗的大帐,但可汗知道这不一定就是出自你的授意,而且,以可汗的武艺,杀死一个行刺者简直就好像拔下来一根野草那样轻松。但可汗很愤怒,因为你迟迟没有来做出解释。你以为派来一个小人物可汗就能原谅你的罪行?”

    柯察沁撇了撇嘴道:“我可以告诉你实情,可汗的命令是,如果太阳升到最高处的时候你还没有亲自来请罪,那么我将率领战无不胜的狼骑将你的部族夷为平地。”

    摩会听到这句话心里缓和了一下,知道事情还没有到无可挽回的地步。

    他连忙谦卑而挚诚的说道:“叶护,我就是来请罪的,请您帮我在黑刀可汗面前说几句好话,我和我的部族都会感念您的恩德。”

    “好话?”

    柯察沁冷笑道:“好话留着你自己去说吧,我现在要做的仅仅是等着太阳升到最高处而已。我喜欢战争,因为每一次战争都会给我们带来无数的牛羊,还有奴隶。我们一路向东而来,已经灭掉了十几个部族,我喜欢用弯刀来说话。”

    “叶护”

    摩会请求道:“那么请您带我去见可汗。”

    “你自己去吧,看到最高的那面大旗了吗,黑刀可汗就在那里,我祝福你在太阳升到最高处之前打动可汗,因为我的弯刀已经等不及要去杀人了。祝你好运吧埃斤,虽然我并不喜欢你,也不喜欢你的部族。”

    柯察沁冷冷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去。

    摩会看着在高坡上飘扬着的最大的那面旗帜,深深的吸了口气,他没有骑马,而是带着自己的随从步行着走了过去。一边走,摩会一边在心中祈祷着,希望能化解这次部族的危机。他不骑马,不是因为他不急,而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要表现的足够谦卑才行,因为这个时候,他是个弱者。

    在草原上,弱者,没有资格高昂着头纵马驰骋。

    在高坡上那杆大旗的前面摆放着一张躺椅,在躺椅的左侧,插着那柄已经修好了的大黑伞,不得不说,叶怀袖的本事确实让人赞叹。黑伞遮挡住了阳光,处于黑伞的yin影下不会感受到阳光的刺眼,所以在躺椅上舒舒服服躺着的人似乎睡着了,而且睡的很香甜。

    在他的左右,各站着一个身材婀娜面容美丽的少女。一个背负着一杆大铁枪,另一个怀里抱着一个狭长的木盒。

    在躺椅上睡着的是一个面容俊美清秀的少年,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样子。

    在他的右手边草地上,插着一柄无鞘的黑刀。

    当看到那柄黑刀的时候,摩会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猛的跳了一下。他似乎觉得那黑刀上森寒冰冷的气息很熟悉,可是自己却明明没有见过。他缓步走到那躺椅的不远处,然后将右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上单膝跪了下去,用挚诚的语气说道:“契丹人摩会,拜见可汗!”

    那个俊美的少年却没有理会他,而是闭着眼微微侧头问身边的少女道:“怎么,太阳还没有升到最高的地方吗?”

    那少女点了点头道:“所以这个人还活着。”

    汉人!

    摩会的心里顿时翻江倒海一般炸开了锅,他猛的站起来往后退了几步,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俊美的少年,然后抬起头看向那面飘扬的大旗。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惊恐不安,那少年缓缓在躺椅上坐起来,打了个哈欠后缓缓的睁开眼看向摩会。

    “你是汉人?汉人怎么能成为草原上的可汗?”

    摩会的脸se变得更加的难看,他几乎是下意识的问了这句话。但是他说出这句话之后就后悔了,因为他忽然明白过来,无论是汉人还是突厥人,此时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强者。一个能左右他部族几万人生死的强者。他是一个汉人,可是他却统帅着一个突厥部族!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摩会后悔自己会问出这样一句蠢话。

    “知道为什么我要等你来吗?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你作为合作者吗?”

    李闲看着摩会笑了笑,语气温和的说道:“不是因为你强大,也不是你有什么让我刮目相看的地方,仅仅是因为我不想让青青太难过,我总不能真的杀光了她所有的亲人,那样的话她会伤心的。”

    “你是谁!”

    摩会惊恐的问道:“你把青青怎么了?!”

    李闲缓缓摇了摇头认真严肃的说道:“青青很好,所以你才会有资格站在我面前说话。哪怕你派了答郎长虹来行刺我,我依然给了你时间来解释。”

    摩会张了张嘴,还没有说什么就被李闲阻拦住:“你没有什么时间了,现在你必须做出选择,是臣服,还是抵抗。”

    “当然,因为青青的缘故,你选择抵抗的话我也不会杀了你,还有你的妻子陈婉蓉,但是我会杀尽你的族人。因为青青,我已经做出了最大的让步。摩会,现在你来告诉我你的选择,臣服,还是抵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